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新闻-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社会要闻 > 世态万象

长沙记者体验摊贩生活 闹市摆摊遭7次突查(图)

  

  黄兴南路上,城管队员在没收流动摊贩所摆卖的物品。
  黄兴南路上,城管队员在没收流动摊贩所摆卖的物品。

图/记者秦楼
图/记者秦楼

   记者体验流动摊贩生存状态 闹市摆摊连遭7次突查

  潇湘晨报记者 方瑜 李志宏 长沙报道

  城管和街头无证流动摊档的“猫鼠游戏”,一直是关系民生的热门话题。最近,上海不再一律封杀马路摊点,市民同意即可摆卖,引起各界叫好。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政治清醒,是对民权的重视。但就在前不久,广州市长张广宁称对待非法摊贩不应宽容,也反映了政府官员的另一种心态。

  长沙街头无证流动摊贩的生存现状究竟如何?他们的苦乐辛酸有谁知晓?市民对这些路边档到底是同情、支持,还是反对?政府部门的态度又如何?带着这些疑问,昨天,本报记者在长沙的闹市区摆起了地摊,体验了一回做流动摊贩的感觉,由此走进了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的生活。

  行走在长沙的大街小巷,不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无证流动摊贩,或肩挑担子,或推着小车,有的干脆席地而坐吆喝着买卖。这些在城市里四处游走的无证流动摊贩,整日里躲躲藏藏,和城管打“游击”。在方便市民的同时,也对城市的形象造成一定影响。

  昨日,本报记者在黄兴路东牌楼路段摆起了地摊,切切实实地体验了一回流动摊贩的艰辛。

  初次体验:

  记者摊位乏人问津

  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繁华的黄兴路东牌楼路口,这里据说是流动摊贩的天堂。“人多,生意好做,唯一的坏处就是城管来得勤一点。”一名在此摆摊卖玩具的中年男子说。男子自称叫张铁山,益阳人。记者紧挨着张铁山摆上了自己的摊位,开始了一天的生意。

  说是摊位,其实就是一块结实一点的布料,往地上一摆,放上从下河街批发来的小饰品,就等生意上门了。记者摊位上的货物是清一色的手机吊饰,8毛钱一个从下河街批发来的,据批发摊位的老板称,零售卖5元一个没有问题。记者一下批发了50个,还“美美地”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天之内按最低5元的价格全部卖出去,至少可以赚210元。

  街道旁的人渐渐多起来,此时从东牌楼到司门口,至少摆上了20几个摊位,卖什么的都有。一个烤羊肉串的小推车停靠在东牌楼路口,生意很红火。记者的摊位却少有人问津。

  首次遭突查:

  记者损失“惨重”

  “抓一把在手上摇晃一下,那样才有人看你的东西。”记者的失落引起了张铁山的注意。他的建议相当有效,记者手中摇晃的吊坠很快引起了两个女孩的注意。此时,身边的张铁山突然一闪就不见了,侧脸一看,眼前人影一片乱闪。“城管来了!”记者扯起摆在地上的布就跑,随着几个小贩撤到了马路上。

  远远望去,两个城管队员从司门口方向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大家站在马路边观察着,并不跑远,两个城管队员在街边短暂停留后,进入了东牌楼的巷子里。几个大胆的小贩迅速回到了街道旁,摆开了摊位。记者稍晚点也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张铁山已经摆摊开卖了,此时,记者才发现,张铁山摊在地上的布料四个角上都缝上了绳子,城管来的时候,抓住绳子一拉就成了一个包袱,提在手中马上就可以撤退。记者清点了一下,自己50个小饰品只剩下了43个,应该是刚才躲城管时丢失的。

  再次遭突查:

  几个小贩被当场堵住

  才过几分钟,几个城管队员又出现在马路边,几个提着桌子的小贩被当场堵住,记者再次将布料提起,跟着张铁山就跑,回头看时,城管队员已将几张桌子提走。“什么时候来的?”记者气喘吁吁地问张铁山,“我也没有注意,这个很正常。”张铁山似乎习惯了这种状况,“等会回去就安全了,他们至少一个小时不会再来。”

  果然,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再没有出现过城管,记者的生意也不错,以3块到5块的价格卖出了7个吊饰。11时许,张铁山去吃中饭,临走时交代记者,中午城管肯定会来一趟。12时许,3个城管队员准时出现在东牌楼路口,又是有惊无险。唯一不足之处就是记者摆摊用的布料不方便提起来,三次遭城管突查后,记者总计损失了11个饰品。

  多次遭查:

  记者已总结出了经验

  下午几个小时里,城管队员又来了4次,记者也总结出了不少经验:做生意的时候一定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有风吹草动就要将东西收拾好提在手中,情况不对就撤退到马路上,城管队员一般不会追,等等。

  晚上8时许,记者经受最后一次城管突查后,收拾东西离开了黄兴路。张铁山摆摊的货物换成了各种各样闪烁灯光的手机吊饰,他告诉记者,这段时间是生意最好的时候,10点左右他才会收摊。记者清点了一下手中的饰品,8个小时里,总共卖出了26个饰品,丢失了13个饰品,除去成本,净赚33.2元。

  [执法者言]

  对这些流动摊贩的感情很矛盾

  黄兴路步行街北入口至五一广场路段,一直以来都是无证流动摊贩集中的地方。长沙市城管支队芙蓉区大队解放路中队队长颜冰说:“恐怕长沙市20%的无证流动摊担都集中在这儿了。”

  颜冰感受到了肩上任务的沉重。每天当城管队员穿着制服在街头上出现时,摆在街道两边的摊担都闻风而动,逃到马路对面或背街小巷中。就像“猫捉老鼠”一样,城管和地摊之间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游戏”。

  颜冰说,自己对这些马路摊担的感情很矛盾。作为城管队员,这些马路摊担是自己的执法对象。在执法过程中如果碰到屡教不改或者抗拒执法的小贩,会感觉他们很讨厌。但是,如果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市民,对这些小贩又充满了同情,他们也是通过自己的劳动来谋生。因此,在执法行动中,颜冰总是告诫自己的队员们,“一定要文明执法,以教育疏导为主”。只有对那些屡犯不改的小贩,才会进行没收罚款。记者李志宏实习生胡蒿

  [有话您就说]

  城市到底需不需要流动摊贩

  城市到底需不需要流动摊贩?是给他们一个合理的生存空间还是完全清除?也许你的身边就有流动摊贩职业者,也许你每天都在关注他们的生存状况,也许你本人就是流动摊贩职业者,也许你有一肚子的委屈不知道该和谁说。那么请立即拨打晨报热线0731—5571188或者登录红网论坛:http://bbs.rednet.cn/1-2.dll?BoardID=10&ID=7608621,把你想说的告诉我们。

  [各方声音]

  流动摊贩:谁愿意被这样追来追去

  “如果有免费的场所可以做生意,我绝对不会到处跑。”在黄兴路摆地摊的张铁山表示,如果有关部门可以在一些人流比较集中的地方划出区域,统一摆摊,自己一定会遵守相关规定,毕竟每天跑来跑去很辛苦,也赚不了钱。

  “谁愿意这样被城管追来追去,如果将来赚了钱,搞个门面多舒服。这样在街上风吹日晒的,谁都不想。”在黄兴路卖玩具的陈文伟说,“这里做生意的大部分是家庭很困难的人,靠小生意讨点生活费而已。”

  记者在黄兴路遇到师大美术系的学生黄伟在卖艺术签名。“街上有了我们才显得有生机。其实只要规范管理,不会损害城市形象,反而会成为城市的一道风景线。”黄伟称,他一个签名虽然只卖2元,但一个月的收入已足够自己生活了。

  市民:

  完全取缔流动摊贩不可取

  昨晚10时许,记者采访了几位市民,对于流动摊贩,大家纷纷表示要视情况而定,不要一刀切,毕竟有些流动小贩还是方便了市民的生活。但也有市民表示,有些街边流动摊贩确实扰乱了市民的正常生活,比如烧烤摊位,烧烤产生的油烟污染环境并且对人体健康有害,对这样的无证烧烤摊点,一定要规范管理或者取缔。

  家住袁家岭的65岁市民杨继东告诉记者:“公园旁边摆设的菜摊就很方便,这里的小菜新鲜又便宜。没有了我还真的不习惯。”

  “擦皮鞋的我觉得可以保留,又不妨碍别人的生活。”黄越是一家公司的销售人员,他告诉记者,有时候皮鞋脏了要找个擦皮鞋的,确实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记者手记]

  这群走在城市边缘的人们

  为了体验流动摊贩的生活,我在街头和他们忙碌了一整天。我发现,他们身上有一种让人钦佩的地方,那就是勤劳。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也许只是一种无奈。为什么我们不能宽容一点?这群行走在城市边缘的人们,需要我们的宽容。

  当然,流动摊贩的存在,对城市的形象确实造成了一定影响,也给城市管理带来了不少问题。但是,一个完全没有流动摊贩的城市,是否就是一个完美无瑕的城市,是否就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城市?答案或许并非如此。那么,我们的政府部门在加强管理的同时,能否更注重人性化和科学化?这个问题,需要大家共同思考。记者 方瑜

  [作者:方瑜 李志宏]

(责任编辑:马俊茂)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章子怡 春运 郭德纲 315 明星代言 何智丽 叶永烈 吴敬琏 暴风雪 于丹 陈晓旭 文化 票价 孔子 房价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张铁山 | 颜冰 | 方瑜 | 李志宏 | 矛盾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