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新闻-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综合 > 人民日报

姓钱不爱“钱”

  《钱学森书信》1—10卷刚刚由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在《书信》第1卷第125页有一封1969年9月20日钱老给中央文史馆陈君五同志写的信,信中执意要将文史馆补发给他刚刚去世的父亲钱均夫的3000多元工资退还给组织。


  起因是,钱学森的父亲钱均夫老先生解放后任中央文史馆馆员。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即停发工资。1969年钱老先生因病过世,动乱中的文史馆这才给老先生落实政策,把扣发的工资补发给钱学森。作为钱老先生的独生子,钱学森当然有权继承这一笔在当时看来为数并不算少的钱。但钱学森认为,他父亲是一位爱国人士,把这笔钱上交组织是先父的心愿,他自己不能要这笔钱。

  从这封信的内容推断,钱学森在前几天,即1969年9月16日已给文史馆写过信,说明此意。遗憾的是,我们尚未找到此信,这也许与当时社会动乱,档案资料保存不好有关。

  9月16日的第一封信连同3000多元的支票寄到文史馆以后,陈君五曾答复过钱学森,说此事需请示上级,把支票退了回来。

  今次出版的《钱学森书信》中收入1969年9月20日信,实际上是钱老给文史馆的第二封信。他在这封信中说:“现在我再次把支票附信寄上,仍恳请收下。我希望上级能够批准,允许先父和我们表达这个心意。如果上级不批准,也请留下这笔钱,就作为我自己,一个普通中国共产党员向党组织交纳的党费”。短短数笔,钱老的思想、党性、人品和倔强性格跃然纸上。

  由这封信,使我联想到钱老这一生对待金钱的态度。

  钱学森1935年去美国留学,1955年回国,在美国20年的时间使他从一名普普通通的留学生,成长为世界著名科学家。他在美国,不仅是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理工学院的大教授,还兼任喷气推进中心(即现在美国宇航局下属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前身)主任、美国海军炮火研究所顾问和美国航空喷气公司顾问等职。像他这样著名的科学家,在美国的物质生活可以说是十分优厚的。他的主要工作和工资收入暂且不说,单说他兼任的这两个顾问职务。美国的顾问可不是挂虚名的。他每个星期到这些单位去一次,指导他们解决工程中的难题。钱老的夫人蒋英教授告诉我,每次回来他都给我一个信封,里面装一笔美元。他们一家的生活,在当时一般美国人眼里是优越的,就是在美国科学界也是上乘的,因为他从事国防研究,拿钱比一般教授多。美国海军炮火研究所当时可不是搞火炮的,而是搞火箭导弹的。钱学森能帮助解决重大技术问题,他们付的报酬自然不少。

  1949年,钱学森获悉新中国成立,他立即为回国作准备,先是辞掉美国海军炮火研究所顾问,而这一职务是钱学森收入中最多的一项;接着他又辞去喷气推进中心主任职务,这一职务是钱学森科研经费最多的一个渠道。他只保留了在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的教授职务,就这样美国政府还千方百计阻挠他回国。

  经过千辛万苦,钱学森回到他深深热爱的祖国,祖国和人民也给予他热情的欢迎。但他的物质生活待遇却不能与在美国的生活同日而语。钱老回国后被定为一级教授,月工资到1982年我接任秘书时都一直没变:每月331.50元。这在上世纪50—60年代的中国可谓“高工资”。这一工资与他在美国的生活水平有多大差距?蒋英同志给我讲过一个小故事。她说:“刚回国的第一个月,我们也不知道这331.50元值多少钱。学森喜欢摄影,我们在美国就有一个照相机,他一踏上祖国国土,到处看到新气象,异常兴奋。于是买些胶卷,看到高兴的事就拍照。一个月下来,光他买胶卷,冲洗照片这些事,就把当月的工资花光了。这时我们才明白,不能像在美国那样花钱了,从此他再没有动过那个相机”。

  钱学森回国之前,当然知道他的祖国非常落后,人民生活贫穷困苦,但这丝毫没有动摇他立志回国,用自己的知识改变这种状况的坚定意志。回国时间长了,他逐渐了解到,自己的生活其实比一般人好得多。于是只要有需要,他就接济有困难的同事和朋友。他的一位老朋友、清华大学教授徐璋本在反右斗争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被捕入狱。徐家的生活遇到困难,徐夫人王锡琼给钱学森写信,请求帮助。钱老给王锡琼回信,答应第一个月给她40元,以后每月逐减10元。到第三个月,王锡琼从工会申请到了救济金,钱学森才不再送钱给她(见《钱学森书信》第1卷第15至20页)。

  据我掌握的情况,钱学森自回国以后,直至晚年,他除了将自己的知识和智慧无私地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同时还将他一生中较大笔的收入统统捐了出去。

  1958年,他在美国出版的《工程控制论》一书被翻译成中文,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同时《工程控制论》获自然科学一等奖。后来他参与组建中国科技大学,并亲自到科大力学系授课。钱学森发现,听课学生大部分来自农村,家庭贫困,许多人连计算尺都买不起。没有计算尺和其他必备的学习用具怎能学好力学?于是他毫不犹豫,将《工程控制论》一书的稿酬,加上奖金,共计1.15万元捐给科大力学系,给学生买学习用具。这笔钱的金额是一个有据可查的数字。

  上世纪50年代的1万元可是一个惊人数字,也许比现在的100万元还值钱呢!

  1957年,钱学森个人应苏联科学院邀请,赴苏访问。苏联人很清楚,虽然中国科学技术落后,但钱学森却是世界一流科学家。所以他们对钱学森的接待规格很高,苏联科学院院长全程陪同。钱学森在莫斯科苏联科学院、莫斯科大学、列宁格勒的科研机构和学府,新西伯利亚科学分院等作学术报告,每次作完报告离开会场上车,在汽车的后座上总是放着一个信封,内装一笔卢布(苏联的纸币)。访问结束,钱学森得到一大笔卢布。他在离开苏联前提出,可不可以用这笔钱买一幅苏联博物馆的油画。钱学森自幼喜欢绘画,也十分欣赏苏联画家的油画。但苏联人告诉他,那些油画为国家珍藏,不出售。钱老回国后就把这笔钱上交给了力学所。

  上世纪60年代初,钱老又有两本学术著作问世。一本是《星际航行概论》,一本是《物理力学讲义》。对第二本书名,出版社曾建议把“讲义”二字去掉,钱老不同意,说物理力学还在创建之中,不成熟。这两个大本头学术著作的稿酬是多少?至今尚未查到准确数字。如果以《工程控制论》中文版稿酬来推算的话,至少不下于1万元。这笔稿费由秘书代他取回来,钱老连信封都没打开便说:“现在国家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人民吃不饱饭。这笔钱我不能要,把它作为党费交给组织吧!”

  上世纪80年代初,出版了钱学森等著《论系统工程》一书。钱老将他自己的那份稿费交给了当时的秘书王寿云,说:“你们现在开展系统工程研究,连一点活动经费都没有,这个钱拿去当活动经费吧。”据我所知,王寿云对这笔钱管得还是很好的。系统工程研究小组开会用这个钱,有人出版学术著作,也用它作出版经费。

  钱老晚年曾获得两笔科学奖金:一笔是1994年何梁何利基金奖,100万港元;另一笔是霍英东设的“科学成就终生奖”,100万港元。这两笔奖金的支票还没拿到手,钱老就让我代他写委托书,将钱捐给祖国西部的沙漠治理事业,把支票交给了中国科协科学技术基金下面的“沙产业奖励基金”。由于这次我们确定出版《钱学森书信》的原则是只收录钱老的亲笔信。像我们代拟的委托书之类,虽有钱老亲笔签名,也不收录此次出版的《书信》。

  顺便讲一个有趣的故事。2001年12月初,钱老90岁生日前夕,霍英东基金会通知钱学森去广东领奖。卧床多年的钱老自然不能亲自前往,由他的夫人蒋英教授代领。蒋英出发前对钱老说:“我代表你去领奖金了”。钱老说:“你去领支票?”蒋英说:“是的。”钱老幽默诙谐地说:“那好,你要钱,我要奖。”他这是在谐音夫妻二人的姓氏:“钱和蒋。”一句话,把我们周围的人全逗乐了。

  以上所说,都是钱老的大笔捐款,小钱儿不在其内。他平时和别人联名发表文章,总是把稿费都给合作者,说:“我的工资本比你高,此钱留给你买书用吧!”有的报刊重发了他的文章,寄来稿费,他总是让我把稿费退回去,说:“重复收稿费不符合国家规定,我们一定要严格按规定执行。”

  有时别人送他一点小礼品,他或拒不接受,或作价付钱。他的故乡浙江省杭州市的单位给他送来两斤茶叶。他立即写信说:“我从来不接受别人馈赠的礼品。况现在茶叶价贵,如果你同意按市价付款,涂秘书将给您汇去。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只好把茶叶退回了”。中国展望出版社来信,诚聘他担任中国市场出版公司顾问,同时赠送他《孙冶方社会主义流通理论》和《英汉对照国际金融和贸易词汇手册》。他拒绝担任顾问,但留下两本书,并让我邮汇书价4元9角5分钱,一个子儿不多,一个子儿不少。这也体现了科学家的作风。

  所有这些事都在《钱学森书信》中有充分反映,读者可以慢慢翻看,从中领略钱老的人品风范。

  金钱有时候是用物质形式表现的。上世纪90年代初,深圳一位大老板建了一个“中华养生文化庄园”,拟在园内为钱学森立功德碑和塑半身像。他们的这一意向托当时国防科工委主任丁衡高和政委戴学江转致钱老。钱老于1993年8月28日给丁主任、戴政委写信(见国防工业出版社2007年5月版《钱学森书信》第7卷第334页),讲了他的三点意见:(一)立功德碑和塑半身像,只能为已去世的人才相宜,还活着的人怎能最后定其功德?又怎能塑像?(二)所以立功德碑和塑像的对象,在国防科学技术(领域)应是钱三强、邓稼先等人;(三)我现在行动不便,给我一幢远在广东的别墅我也去不了,我不会去的。还是别人接受别墅为好。

  如果离开《书信》,还可以从另一个侧面了解这位钱姓老先生对待金钱的态度。钱老曾对我说,他这一辈子管过许多大型科研项目,但他只管技术,不管钱,从不签字批经费。只有一次例外,那是在国防部五院成立初期,王秉璋已任五院院长,他是副院长。一次王秉璋出差,科研部的人拿着一个急办的科研设备经费报告找到他,请他签字。他说,你们去找别的副院长吧。工作人员说:“这套技术设备所需经费太多,别人签字怕财政部不给钱,只有您代签,这笔经费才会尽快到位”。在这种情况下,钱学森才签下他的名字。从此以后,他再没批过一个子儿的钱。

  当然,在那个时代,上上下下对钱学森都很尊重,他说的事机关立即去办,也用不着他亲自批钱。这位姓钱的老先生一生既不爱钱,也很少与钱打交道。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章子怡 春运 郭德纲 315 明星代言 何智丽 叶永烈 吴敬琏 暴风雪 于丹 陈晓旭 文化 票价 孔子 房价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钱学森 | 王锡琼 | 陈君五 | 钱均夫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