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新闻-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国内要闻 > 时事

大连一村野蛮拆迁农民失地 政府推诿账目糊涂

  大连市甘井子区的土地糊涂账

  ■本报记者 王小霞

  “村委会从1999年开始就卖地引资,从过去建设工业园到现在大搞房地产开发,村里的土地一天天在减少,村委会相关领导一会儿说卖了700亩,一会儿又说卖了1100亩,卖地的价格也是今天10万元/亩,明天20万元/亩。

”大连市甘井子区大辛寨子村村民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卖地不仅很多村民不知情,而且也没有给村民任何补偿。“我们就想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多少土地?开发商一次性占地上千亩有没有合法的审批手续?”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连续几天辗转采访了村委会、街道办、区国土局、市国土局、市开发办等各级相关部门,除村委会相关领导接受了记者采访之外,其他政府主管部门均以该问题不在自己管辖范围之内而拒绝接受采访。

  大连市甘井子区大辛寨子村到底被征用了多少土地,土地出让金又是多少,用来开发的土地有没有合法手续?至今,这些仍然是一笔难以理清的糊涂账。

  农民失地 利益谁得

  据当地村民介绍,大辛寨子村在1988年时共有土地12000亩(不含宅基地、荒地、林地),现在只剩大约4000亩(包含宅基地)。“村里从1999年就开始进行土地出让,当时,光工业园区就搞了十来个,后来都陆续倒闭或者出让给了个人。”当地一位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在2003年,当大连市新星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新星房地产公司”)进入当地搞项目开发时,村民才知道,村里又卖了不少土地。“但是,一直以来,村民并未得到任何土地出让补偿金。”

  在村委会卖地的过程中,很多村民都选择了观望。“因为大辛寨子村的集体土地一直由村委会集中管理,村民个人没有包产到户,所以村民虽然也关心失地情况,但并没有深入了解过。”大辛寨子村一位姓王的村民告诉记者,直到新星房地产公司开发的新星绿城项目要拆除近千户村民的宅基地和房屋时,大家才发现,不仅大家的集体土地没有了,连住的房子也要被拆了,“村民这才慌了”。

  为了搞清楚大辛寨子村到底卖了多少土地,卖了多少钱,2006年2月10日,大辛寨子村的全体失地农民向该村村委会提交了一份公开信,要求村委会在10日内召开村民大会,公开相关账目。当年3月31日,村民终于迎来期盼已久的村民大会。

  当地村民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影像资料显示,时任该村党支部书记的徐国友在此次大会上公布,1988年土地详查时,全境(村里)面积11499亩(其中国有2270.3亩,集体9228.7亩)。由于权属变化,至2005年末,全境面积为9109.5亩,其中集体土地6265.7亩,国有土地为2843.8亩。在此期间,共征用土地2612亩,其中国家单位征地895.6亩,开发占地1700亩,无批复占地15.6亩。

  这份资料还显示,大辛寨子村前后共引进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从1999年起与大连新星房地产开发公司合作房地产项目,征用土地703亩(其中耕地589.5亩,其他农业用地16.6亩,住宅用地60.2亩,非住宅用地37.2亩),当时合同单价为每亩12万元,共8436万元,已付清。

  2003年与新星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占地700亩(包括耕地、园地、住宅、厂矿),地价每亩10万元,共7000万元,已付清。

  与此同时,新昌小区占地105.1亩,地价共2080万元;万鼎银占地21.9亩,地价730万元;科宏(红港小区)占地47亩,地价1180万元;华昌支行占地46.1亩,地价553万元。以上六家共计地价19979万元。

  另外,民航扩建共占地228亩,土地补偿金3600万元,由于村里补偿动迁费200万元,净余3400万元。“总计,开发土地补偿以及民航土地补偿收入共23379万元。”

  那么,这些没有补偿给村民的土地补偿金究竟去了哪里?徐国友书记在随后解释这些资金的去向时表示,自2000年至2005年,村里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各种动迁费用、投资小学、道路升级改造等共花费24090万元,也就是说,卖地的钱不仅不够用,最后还赤字711万元。在这份资料的最后,该村党委书记表示将进一步运作土地,来搞活村里的经济。

  野蛮拆迁 激化矛盾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些村民表示难以理解,卖地收入有那么多钱,居然还不够村里的开支,实在令人难以信服。

  更何况,村里在征地时根本没有履行过公告与听证的程序,那些少数签字表示同意的“所谓”村民代表,大部分都是村委会领导的亲戚。“而且,从村委会领导公布的数据中就可以看出,1999年卖给新星房地产公司的地价为12万元/亩,而2003年卖给新星房地产公司的地价却变成了10万元/亩,在地价疯狂上涨的这几年,大辛寨子村的地价为何在下降?”村民们表示,每亩10万元的价格严重低于当时的市场价,是一种令人深思的集体资产流失现象。

  “我们还怀疑2003年征用给新星房地产公司的土地不止700亩。因为在2006年3月31日的村民大会之后,村里公布的另一份‘物流岛动迁可行性分析’报告显示,当时新星房地产公司协议征地1100亩,每亩20万元,共2亿2千万元。”由此可见,新星房地产公司项目占地绝不止700亩,地价也不会那么低。

  而据一位此前曾在该村委会任职的退休村民告诉记者,曾专业丈量土地的村民发现,新星房地产公司所占的地块面积至少有1200亩。“我们也曾经骑摩托车做过大概测量,确实不止700亩。出让的土地面积对不上,出让价格又如此低,而且村里说是与开发商合作开发,那自然也应该有利润分成,村民要求公布合作开发的合同,公布土地账目。”但是这一切都只是村民单方面的希望,并未得到回复。

  就在大辛寨子村的村民为土地流失问题愤愤不平时,随即而来的一场野蛮拆迁,则彻底激怒了失地村民。

  “2003年,新星房地产公司进入大辛寨子村开发新星绿城项目,项目共分六期,第一期拆迁于2003年展开,主要是一些厂区。2004年第二期拆迁范围涉及近千户村民的宅基地和房屋。”村民闫树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规定的拆迁补偿金为1800元/m2(有房照的面积),无房照的面积为200元/m2。随后又表示再奖励400元,变成有房照的2200元/m2(2008年3月的一份房屋拆迁裁决书显示,最终评估价为3720元/m2)。

  “我的宅基地上有房照的面积为69.42m2,没有房照的面积为350m2,按照拆迁办的补偿,根本无力再去买新房。”闫树礼表示,由于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所以他一直没有搬走。

  随后,野蛮拆迁发生。“2007年4月10日凌晨1点左右,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几十个人,进门就砸玻璃、砸门窗进屋后,把电话线也掐断了然后把我家里人以及院子里的租户一起赶到一个屋子后,用挖掘机将300m2的房子挖倒后扬长而去。”闫树礼告诉记者,这其间,他儿子用手机三次报警,直到这些不明身份的人离开后,110警察才到现场,此时距第一次报警过了两个小时。

  据了解,与闫树礼一样遭遇野蛮拆迁的村民还有几十户。

  “遭遇野蛮拆迁后,我们都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只是至今没有破案。”闫树礼告诉记者,这些原来只有在电影电视上见到的画面,如今却真实发生在当前的法制社会,他很难接受。而这些行为,也更进一步激化了失地农民与征地者之间的矛盾。

  政府推诿 账目糊涂

  据当地村民介绍,过去,大辛寨子村是大连市重要的蔬菜、水果基地。但后来,很多村民既失地又失业。如今,他们又面临着房子被拆迁。“农民上楼原本是件好事,但是,既失地又失业的村民上楼后如何生活呢?”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土地流失了多少,村民有权过问,因为这关系到失地农民的土地补偿金以及生活保障问题。

  面对这个问题,大辛寨子村党支部张副书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村民向记者提供的土地数据不准确。因为其从1998年9月接任管理村里土地规划工作时,辖区面积只有7.7平方公里(包括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由于大辛寨子村是城市化进程的前沿,所以土地减少的主要原因是行政征地、公益事业征地等,如修路就占用了不少土地,具体数据记不清楚了。”张副书记表示,剩余的土地面积大约有4800亩,其中旅顺北路以北剩1800亩,旅顺北路以南剩1800亩,山林用地有1200亩。

  “另外,村子里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土地征用手续都很齐全,完全按照招拍挂形式出让。”张副书记告诉记者,至于土地出让金低的原因,主要是征地过程中给村民地上物的拆迁补偿费用由开发商支付,村里只收取了土地的出让金。“而且,当时村里的地就值10万元/亩,贵了没人要。”

  至于野蛮拆迁,主要拆迁人是新星房地产公司,村里没参与。“当时村民被打伤后,村里领导还去看望,并给了抚恤金等,主要考虑这是对村民的一种关怀,而不是说参与了拆迁。”

  随后,张副书记向记者介绍了土地出让金的去向。“大辛寨子村全村有8000人,目前用土地出让金给3300人入了城市社保,每年需1300万元;还有1300人进行农龄补贴,每年需700万元左右。”张副书记这样表示。

  由于此次采访村委会领导向记者介绍的土地数据以及土地出让金的使用情况与当地村民提供的数据并不吻合,也与2006年3月31日村民大会上村党支部徐国友书记提供的数据不相符,因此记者随后要求该村村委会提供相关土地账目以及完备的土地出让程序。最后,村委会只向记者提供了几份2003年辽宁省人民政府下发的土地批件,其他的均以不方便为由拒绝提供。

  由于各方反映的数据差异较大,为了探求事实的真相,记者随后联系了区国土局以及市国土局,希望了解大辛寨子村近几年的土地利用情况、土地出让形式以及土地出让金的具体金额。但当记者2008年5月14日来到大连市国土与房屋局了解情况时,该局一位负责媒体接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具体情况由区国土局负责。

  随后,该工作人员联系了甘井子区国土局局长,但该区国土局局长表示不愿接受记者采访,只在电话里向市国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情况区国土局也不清楚,让记者找区政府和大连市开发办(房地产开发管理办公室)了解。紧接着,记者又赶到了市开发办,开发办一位段主任告诉记者,所有有关土地利用、土地出让等情况应该由区国土局负责,只是出让完成后在市开发办备案而已。

  从记者前往大连采访开始,辗转走访了大辛寨子村委会、辛寨子街道办事处、甘井子区政府、区国土局、市国土局、市开发办等相关部门,除了辛寨子街道办事处督促村委会接受了记者采访以外,其他部门均以以上问题不在其管辖范围内而拒绝接受采访。

  随后,记者又前往大连新星房地产开发公司,希望了解其开发的新星绿城项目的相关土地手续以及拆迁情况。该公司一位姓宋的副总经理告诉记者,该项目土地手续完全合法,可以去国土局查看。至于拆迁问题,新星房地产公司与拆迁公司签有协议,由拆迁公司在规定期限内拆迁,新星并不介入。

  于是,记者又从村民提供的一份2006年3月20日的有关拆迁“协调对话”会议纪要中找到了大连荣佳房屋拆迁公司,并通过114查号台查到该公司电话,在电话接通后,对方先表示是荣佳房屋拆迁公司,但当听到记者要求了解新星绿城项目的拆迁情况时,对方又表示不是荣佳公司,也没拆迁过该项目,随即挂断了电话。

  至此,大辛寨子到底出让了多少土地,还剩有多少土地,土地出让金又是多少,这笔糊涂账仍无法理清。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章子怡 春运 郭德纲 315 明星代言 何智丽 叶永烈 吴敬琏 暴风雪 于丹 陈晓旭 文化 票价 孔子 房价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