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新闻-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贵州瓮安打砸抢烧事件 > 瓮安评论

风暴眼中的瓮安官员:政府面对空前信任危机

  这场意想不到的群体性事件,让瓮安县政府面对空前的信任危机。一系列应急反应中,放开媒体报道以及组织专人网上辟谣,被认为是化解此次危机的关键

  像一只不断膨胀最终炸裂的汽球,这场群体性事件在2008年6月28日下午爆发了。


  警戒线没能隔离开群情激昂的人群

  15点,约30多人从大堰桥出发,前往瓮安县县政府请愿。走在前面的是两名约十三四岁的男孩,“为人民群众伸冤”的白色横幅被他们高高扯起。

  目击这一过程的瓮安居民杨青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游行队伍经环市东路前往县政府,中间不断有人加入。大约15:30——队伍抵达瓮安县政府办公大楼时,已有两三百人的规模。

  请愿者在县政府门口停留了大约半小时,但无人接待。16时许,队伍涌向距县政府100米左右的公安局。

  此时,瓮安电信局会议室,县委书记王勤,分管信访、公安工作的副县长肖松正在参加“全国处理信访突出问题”电视电话会议。

  “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电视讲话刚到1/3的时候,我接到雍阳镇派出所所长的电话,紧接着玉华乡政法委书记也打来电话,称李树芬的家属和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在文峰大道游行。”7月5日,肖松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回忆,“跟县委书记王勤汇报后,我就带着县文明办副主任黄亚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守菊等人往公安局赶。”

  路上,肖松看到不断有人往县政府方向聚集。曾处理过多起群体性上访事件的他隐隐感到不安。李树芬一事已调解多次,为何突然有这么多人上访?果然,半小时后,上访演变成一起震惊中外的打砸政府办公区的恶性事件。作为此次事件中唯一公开露面的县级领导,肖松同时被推上风口浪尖。

  16:10,肖松一行人来到了公安局门口。

  “有什么事情可以按照信访条例办,大家推荐5名代表来对话。”肖松说。2005年5月1日起施行新《信访条例》规定,多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共同的信访事项的,应当推选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

  “我刚说完,马上就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冲到面前,拿一个矿泉水瓶指着我的脸,骂"对你妈的屁"!”肖松说。听口音,这个青年不是县城人。

  旁边的县文明办副主任黄亚华喝道,“不许说脏话,这是肖副县长!”人群中马上有人骂:“卵县长!”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在现场的官员们一时语塞。

  “包括黄亚华的干部都开始被骂,我们就进了大厅。”肖松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几分钟后,30多余警察在大厅外拉起了警戒线。

  然而黄白相间的绳子,没能隔离开群情激昂的人群。16:30左右,站在最前面的少年开始往警戒线里冲。警察们试图用警棍推走他们,但此时,后面的人群已经挤成一堵难以移动的墙壁。有少年在前后夹击中受伤,于是请愿者上前跟警察理论,一些人乘机用砖头等往警察队伍里扔。

  16:50,30多名警察组成的人墙被人群冲开了。一些人冲进办公楼,在一楼大厅打砸,并用花钵、砖头砸向警察。

  这一切,被摄影爱好者王诚用摄像机记录了下来。镜头里还包括一波波往里面冲的人群。十几台停在公安局门口的警车都被砸坏、掀翻,有人开始点火烧车。站在大厅里的肖松一边打电话给书记王勤,一边命令警察退向二楼。

  “冲进大厅的人越来越多,我只好让警察们戴上头盔,用盾牌边挡边往楼上退。”肖松说。撤到二楼的时候,他向州政法委书记打了第一个电话。

  “三楼有枪械库,要拼死守住!”

  此时,一辆警车及一辆民用车被抬进公安局一楼大厅,有人点燃了它们。还有人将一楼户籍大厅的门砸开,大量户籍资料被付之一炬。

  被迫撤到三楼的肖松只能向消防队求救。但闻讯赶来的消防人员也被人群挡在了百米之外。甚至有人开始登上消防车打砸,据瓮安县消防大队关于“6·28”事件的处置报告中称,被打的消防官兵有13人,包括指导员尤永忠。

  事态迅速恶化让肖松始料未及,他下令警察用摄像机拍下打砸人员“锁定证据”。

  公安局警务督察大队长罗邦平和两位负责摄像的人站在二楼走道口,用盾牌挡住机器。或许是摄像头刺激了那些疯狂的人,越来越多的砖头、空酒瓶砸向警察。最终,他们只好继续往三楼撤。

  “除了死死守住三楼楼梯口,别的什么也干不了。”罗邦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接到了肖松的命令:三楼有枪械库,要拼死守住!

  十几名警察手持盾牌,在二楼到三楼之间筑起人墙,终于挡住了打砸者的脚步。

  但“失守”的一楼、二楼内,几十个房间全部被砸,收缴的大量管制刀具被夺走,成为制造骚乱者的武器。

  “我害怕县政府大楼也被烧,赶紧打电话给县政府办主任,让他赶紧通知其他部门的干部来保护政府大楼,同时劝围观人员离去。”肖松说。

  但干部们的劝说收效果甚微。夜幕渐沉,有人开始冲到县政府里打砸,甚至抱来成捆的烟花礼炮,对着公安局大楼的楼顶“轰”。礼炮一个个在楼顶上炸开,站在马路边的摄影爱好者王诚用摄像机拍下了这一切,镜头中,隐隐可以看到警察和当地官员困在楼顶无处可退。

  三层高的县委大楼被点着了

  继公安局、政府大楼之后,官员们开始死保瓮安县委大楼。

  “但能抢回来的,只有一些公章和重要密码本。”县委办主任饶太明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饶太明回忆,事件发生时,他正在离公安局500米左右的县医院打点滴。听说有人在砸公安局,便拔了针头往外跑。

  回到位于县委3楼的办公室,饶太明打电话通知办公室的人集合——包括秘书科、信息科、督察科、行政科等部门的人都被喊了回来,大约有十四五个。饶太明把它们分成两组,一组赶往设在电信局的应急指挥部,另一组则守在办公室。

  16:50听说有人开始砸公安局,饶太明拔通了州委办公室电话。“四川地震后,大家都有一个应急意识,突发事件第一时间就是上报。”饶太明说,他负责对口上报的是州党委办公室。

  打完电话,饶太明开始组织留守人员把院子的大铁门锁上,同时派人在一楼把风。前面政府大楼的打砸声一阵阵传来。“这次事闹大了”,但他同样也不知道怎么办。

  大约21点,守在三楼办公室的饶太明从窗口看到一群手持砍刀、铁棍的年轻人开始砸铁门。饶太明一边整理密码本、密码机和一些机要文件,一边告诉留守人员,“大铁门一旦被冲破,大家就赶紧撤。”

  十分钟后,那群年轻人砸开了大门,手持砍刀开始往楼上冲。饶太明把公章藏在怀里,开始往楼下撤。起初,他想把公章埋在院子里一棵树下,但用手刨了几下没刨动,只好揣着公章悄悄地逃出大院。他的身后,三层高的县委大楼被点着了。

  “直至6月29日凌晨,事件才渐渐平息。”肖松说。凌晨1:30,他接到县应急指挥部的通知,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崔亚东率增援武警、防暴警察抵达现场。一直被堵在外面的黔南州武警也开始进驻。

  凌晨3时,随着近万名围观者散去,肖松和45名被困警察才下了楼。

  据瓮安县“6·28”事件处理小组事后统计,除县公安局办公大楼47间办公室被毁外,县政府办公大楼104间办公室被烧毁。

  漫天传言如何平息

  但官员们马上陷入了另外一种焦虑——事件发生后不到1小时,便有人把现场的视频、照片传到网上。6月28日晚,大量小道消息在论坛、博客里传播,不仅传言当地警方办冤案,还称死者一位叔叔已被警方“打死”。

  “互联网让每一个人都变成了信息的发布者,而且可以不经过审查。”一位传媒研究者称,“一方面,这可以让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同时,由于鱼龙混杂,你无法分辨它的真假。而对那些年轻的网民来说,情绪非常容易被煽动。”

  于是,这些传言引来了无数愤怒的跟帖。在中国最大的虚拟社区“天涯”,在著名的人民网“强国论坛”,有关此时的帖子都被狂顶。

  但一些反驳传言的帖子也开始出现了。这些帖子大部分出自瓮安“6·28”事件应急指挥部的“政策舆论法规宣传组”,组长为贵州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晓云。6月29日,事件应急指挥部成立,下设8个工作组,其中包括事件调查组、劝说疏导组等,而宣传组的主要任务是组织人员上网跟帖,“以贵州的媒体影响全国的舆论”。

  “当时政府网站所在地已被烧了,工作人员只好搬到县广电局的二楼。从全县部分机关、学校选调来的十几名熟悉网络的人每天负责收集信息,并对失实信息跟贴澄清。”“6·28”事件应急指挥部一位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除瓮安县外,黔南州每个县、市宣传部也都组织了5名网评员,每天根据新华社消息和公开发表的材料,以灵活多变的形式跟帖引导网络舆论。”

  6月29日一早,新华网发布《贵州省瓮安县发生一起打砸烧事件》消息,这与以往类似事件发生数日后才予以披露的做法形成了对比。随之而来的,是贵州省及黔南州等本地媒体关于此事的报道。

  政府针对性地辟谣在事件后第4天展开。7月1日19:40,贵州省政府新闻办、省公安厅、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在贵阳举行了“瓮安6·28严重打砸抢烧突发性事件”新闻发布会。公安厅新闻发言人王兴正表示,有证据表明当事女孩死于溺水,并非被奸杀。黔南自治州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罗毅也做出澄清:“县委书记王勤不是瓮安本地人,夫妇二人在瓮安没有任何亲戚关系。”此前,有传言说“奸杀少女的人,与当地县委书记有亲戚关系”。

  此次发布会上,瓮安县副县长肖松首次向媒体披露自己当天被困公安局时的细节。针对公安局曾多次硬抢尸体、破坏现场的传言,分管公安已两年的肖松说,自他分管此项工作,从未发生过公安机关硬抢尸体破坏现场的情况。

  一位舆情研究者认为,及时准确地公布真相,是政府成功处置“6·28”事件成功的原因。而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以及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等高层的批示,对舆情公开起到了关键作用。

  整治官场

  一场整治官场的风暴也开始刮起。

  7月3日,瓮安县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政委罗来平和县公安局原局长申贵荣双双被免职。次日,在瓮安县干部大会上,瓮安县委书记王勤、县长王海平被宣布免去党政一切职务。

  同样在7月3日,贵州省委瓮安“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汇报会召开。在这次由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主持的会议上,要求进一步稳定民众情绪;坚决依法追究违法犯罪人员。同时还要求纪检监察部门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查究瓮安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和有关领导的责任。

  此前跟瓮安居民谈话时,石宗源更直接批评当地官员。这位曾有7年省宣传部长、5年新闻出版署长从政经历的官员直言不讳:“公安局不作为,党委政府不作为,庸官、懒官、拿钱不干活的官多了,老百姓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全程参与“6·28”事件处置工作的副县长肖松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事件发生后,贵州省及黔南州的纪检部门便已开始介入调查。6月29日,原县委书记王勤向州委递交了书面检查;第二天,又开始组织县委领导班子“自查”。

  已退休的瓮安县人大副主任莫开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分析,打砸事件让瓮安县政府面对空前的信任危机,如何处理好这一危机,考验政府的执政能力。

  莫开祥认为,“迅速处理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可以稳定民心,同时也有利于各个系统进行反思、自查。”

  69岁的退休县长徐银芳在当地以敢于直言著称。7月6日,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感慨地说,如果这些干部能听他一些劝说,事情断不会如此恶化。6月26、27三天,他曾分别打电话给县委书记和县长,但两人均没有重视此事。(记者/王维博发自贵州瓮安 文中杨青、王诚为化名。王婧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中新网)
(责任编辑:高瑞)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章子怡 春运 郭德纲 315 明星代言 何智丽 叶永烈 吴敬琏 暴风雪 于丹 陈晓旭 文化 票价 孔子 房价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肖松 | 黄亚华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