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新闻-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十七届三中全会 > 十七届三中全会消息

以可持续发展眼光关注乡村 实地考察才理解贫困

  以可持续的眼光关注乡村

  ■李梓

  勿忘乡村

  这是一个“平”的世界,至少,对于城市来说是这样。

在中国的600多个城市里,每个城市的街道都铺着图案相似的地砖,超市里卖着同样的商品,所有的中学生都穿着肥大的校服,理着标准发型,所有的年轻人都在追求差不多的时尚,电视机里播放着上百个频道,麦大叔和肯德基总是在两隔壁打架。你看到了这个城市,也就大体可以推断其中国的其他城市是什么模样。

  在2008年,中国约有6亿人生活在城市里,这是一个飞速发展的数字。今天,99%的传媒信息是关于城市的,报纸很少刊载乡村的内容,因为乡村的人不订报,网络也很少有关于乡村的内容,因为乡村的人不上网。

  在20年前,城市人刚刚从农村来,乡村意味着乡愁和牵挂。哪怕在10年前,《南方周末》和《中国青年报》上,还比比皆是农村问题的讨论。而在今天,乡村和我们的血缘关系渐渐淡了,希望工程和三农问题不再是一个让我们揪心的话题。年轻一代的城市人只见过城市附近几十公里的乡村,乡村渐渐变成一个模糊的词汇,逐步变成周末度假的农家乐,变成一个遥远的有风景的地方。

  这是一个危险的现象,中国另一半的人的生活和命运,正在被掌握了社会资源的这一半人遗忘。

  也有许多真知灼见者,不仅看到了这种严峻的现实,而且也在为之而努力。

  2008年10月,中共中央召开十七届三中全会,集中研究农村改革问题。这是国家决策者对农村发展问题强烈关注的一个重要信号。在会议议程中,提出了一个重要议题:在初次分配和再次分配中都要注重公平。

  在社会大竞争的年代,处于信息接收最弱端的农村,如何才能公平地接收到社会再分配资源,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议题,而你我、个人,以及企业,能做些什么呢?

  从2005年开始,中国政府开始在边疆贫困地区尝试一种新的扶贫方式,这项名为“兴边富民工程”项目,企图将社会优势资源直接送往闭塞的边疆贫困地区。其具体做法,是政府来发动社会力量,共同筹集资金,完成对贫困边疆地区的某些具体扶贫项目。这些项目有大有小,愿意出资者可以根据其出资规模来自由选择。

  和以往不一样的是,愿意参与的企业和个人,他们能接触到直接的项目,亲自监督施工,亲自验收工程。这种做法,大大消除了人们对投入公益事业中,对贪污、浪费等行为的顾虑。

  云南省,是中国绝对贫困人群最集中的省份之一,这里的许多企业也积极参与了这项工程。著名的红云集团参与了对其中4个国家扶助贫困县的公益帮扶,并将现金的项目管理和人才优势倾注于他们所帮扶的乡村,三年多来,在项目实施上取得了宝贵经验。从他们的身上我们能知道两个问题的答案:

  一:我们应该知道中国农村贫困的真正面貌;

  二:我们希望知道我们能够做什么、怎么做。

  每个人应该至少去一次农村

  云南,文山州富宁县,一个风景宜人的美丽边境县,与广西百色相邻,与邻邦越南接壤。看着车窗外一晃而过的山水风光,宛然一派世外桃源景象,偶尔来到的游客,很难将这幅风景联想起那个词汇:贫困。

  然而,贫困是不争的事实,沿着蜿蜒的公路一路前行,和10年前一样,窗外最好的建筑,还是希望小学。有变化的是,好多木板茅草的房子,变成了一种红瓦顶的方格房子,透着新气和洋气。“这些新的房子,都是政府实行异地搬迁后,给农民修建的住房,当地人自己根本没钱建房子。”华业顺说。

  绝对贫困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走到村子里是很难想象的,许多第一次来到这里的红云集团员工都震惊了。“我原来以为我很了解农村。”陈帆说,他在红云集团做宣传工作,平时也去了不少地方,自己也参与策划了许多公益活动。

  在中国,迄今为止,仍有7亿左右的人生活在农村,他们中间,有上千万的绝对贫困人口,也就是每天收入不到5块人民币。大约有1.3亿的乡村青年为了生活而到城里打工,而对大部分的农民来说,城市仍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的地。 2007年是中国农民收入增长最快的一年,但也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最大的一年,城乡居民收入比为3.33:1,折算成人民币则有9000多元的年收入差距。但是,如果你没有去过农村贫困地区,仅仅是阅读这些数字,你仍然不能理解,什么叫做贫困。

  “不仅仅是说你没有新衣服,没有明亮的房子,而是连干净的饮用水和干净的路都没有。”另一名工会职员张娅说,“而这种贫困,不是他们的责任。”

  乡村贫困,各有各的缘由

  富宁,是红云集团在云南对口帮扶的4个贫困县之一,也是第一批被列入云南省“兴边富民工程”的县。作为云南省最好的企业之一的红云集团,从2005年底开始加入这个工程,并最终确定了4个县作为对口帮扶对象:会泽、巧家、富宁、镇康。“这四个县,各有各的历史原因,但最终就一句话,绝对贫困。”红云集团的一名负责人说。

  富宁也许可以作为一个典型,这里高山耸立,曾经是革命老区,70年代末成为越战主战场,在战争期间埋下了无数地雷,至今未能全部排查。在一些特别接近雷区的村庄,几乎人人身带残疾,当地的政府只好将山都封了,禁止任何人上山。在当地的山口路边,到处都挂着“有地雷禁止进山”的标志。未能靠山吃山的农民,仅仅依靠门前一点点水田,连吃饭都成问题,何况是发展。

  会泽是另外一种典型,这里历史上曾经是中国的铜都,“天下银钱出会泽”,早在清朝,中央政府出于一种战略安全的考虑,放弃开采中原的铜矿,而把重心放到了会泽,一时会泽各地票号会馆林立。到清末,这种掠夺性的开采导致矿业枯竭,会泽的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从此一蹶不振。

  改革开放后,当地政府在这些地区进行了可谓“艰苦卓绝”的扶贫工程,尤其是最近几年,政府出资将那些条件最艰苦的村民,从无田无水的山中迁到了条件稍好一些公路边田坝里。但扶贫工作总的来说,也必须根据当地情况来制定,又受到资金、规模、成效等诸多限制,这些地方,依然有赤贫人口存在。

  在改革开放30年的今天,中国各地的乡村,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历史疼痛,在经济发展与资本流转中,他们赤手空拳,当整个社会都在跑步前进的时候,他们还停滞在历史的某处。

  华业顺第一次到富宁的时候,带去了企业员工捐献的各种东西:书、衣服,还有用现金买的大米和油等。“老乡们都很淳朴,得了一点东西后,左感谢又感谢,但我总觉得他们少了点什么东西。回来后我突然琢磨出来了,那就是希望。”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肖尧)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章子怡 春运 郭德纲 315 明星代言 何智丽 叶永烈 吴敬琏 暴风雪 于丹 陈晓旭 文化 票价 孔子 房价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