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广州市民谈黑人:别对他们笑 笑了他们会求爱

2009年08月17日11:18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南都周刊

  从某种意义上说,来到广州的这些非洲籍人口已经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了,他们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城市的客人,而正在主动地参与这个国家和城市的发展进程,他们的需求、权利和存在的各种问题都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中国本地居民和非洲裔外籍人口这两个种族群体在身体和文化上有着巨大的差异。虽然目前尚没有出现种族的对立,但部分的、局部的紧张关系已经初现端倪。

  这一点从广州人现在对非洲裔外籍人口的称呼上也可以看出来。本用于泛指外国人的“鬼佬”,在广州现在几乎成了“黑人”独享的代名词,更多的人则直接称呼为“黑鬼”。笔者在调查中发现,很多本地人在提到非洲裔外国人时常常要极力表现出自己没有种族歧视,面对调查者询问时往往称呼其为“黑人”,但稍微不注意在讲话中就直呼“黑鬼”了。虽然这样的称呼在广州人那里并不带有歧视或蔑视的意味,但我们还是能够从人们的称呼中感觉出居住在广州的中国人对非洲裔外国人与其他外国人态度的不同。

  本地媒体和公共传媒对于广州非洲裔外籍人口的报道,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更能反映出公众对于黑人的态度。广州城市的开放性、文化的多元性和中国人固有的文化宽容性使得国人或公众对于非洲裔外籍人口相当包容,极少会表现出种族的或群体的歧视。但是从媒体的报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公众对广州市非洲裔外籍人口的形象塑造过程,以及在这个塑造中所呈现特点:

  其一是在报道过程中尽量避免出现种族歧视或族群歧视的口气和字眼,尤其是在传统媒体上,这个特点更为突出,而在网络上则表达得更为自由一些;其二即强调非洲裔外籍人口在广州的总数多,而且增长快,必去重视黑人问题;其三,即提示目前出现和可能出现的社会问题,如非法滞留、社区内的违法和犯罪行为、黑帮、毒品、艾滋病以及中非人种的混血等问题;其四是部分网民开始表达对大量非洲裔聚居广州的不满,并开始讨论种族歧视等敏感性问题,也有部分人在网络论坛上表现出对非洲裔的种族和族群的不满和歧视倾向。

  公众对在广州黑人的不满和负面评价情况在调查中也有所体现。在不同社区的对与黑人有过近距离接触或互动的10名本地人的访谈中,几乎全部被访者都提到了“黑人体味较重,不习惯与他们近距离接触”的问题,有一半以上的人表示不愿意跟他们做邻居。

  在小北路天秀大厦、环市中路陶瓷大厦中非商贸城、登峰街批发市场、广园西路迦南服装城等对10名中国商户的访谈中,全部都提到黑人缺乏诚信的问题,并提醒与非洲人做生意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其中有4人是自己遭遇过被骗,其余都是听熟人说起存在这种情况。

  在对10名随机抽取的出租车司机的访谈中,全部被访者都提到黑人体味的问题;全部被访者都说从礼貌和素质上来说黑人不如中东人、印度人和日韩人,中东人、印度人、日韩人不如白人(西方人);全部出租车司机都说黑人小气,打车的时候常常少给钱,并且不给1元钱的燃油附加费,而且还常常要求违规停靠;有8名出租车司机表示不愿意拉黑人,如果是其他外国客人和黑人同时打车,他们优先拉其他外国客人。

  由于是初步调查,很多更为深入的问题还没有展开分析。但这些情况表明广州市许多公众已经开始对部分非洲裔外籍人口表现出不满,并且有一部分人开始把这种不满投射到整个非洲裔群体上面。

  当然这些问题不是出于种族歧视或族群歧视造成的,其中有些是因为文化差异、生理差异、有些是因为沟通不充分或缺少沟通造成的。因此,在这些问题未激化为种族问题和族群冲突之前,我们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尽早出台一些方案,采取有效措施,以全面地或部分地改善族群紧张的程度与实际和潜在的种族冲突的强度。

  从某种意义上说,来到广州的这些外籍人口已经是这个城市的一部分了,他们已经不仅仅是我们城市的客人,他们正在主动地参与这个国家和城市的发展进程,他们的需求、权利和存在的各种问题都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包胜勇)

  广州市民谈黑人:“别对他们笑,笑了他们会求爱”

  旅居广州的广大非洲裔客人的存在影响着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与中国人交往的过程中,他们的形象也被日益鲜明地塑造出来。记者采访了部分与黑人有过亲密接触的普通市民。也许每一个人的观感都是片面的,只要综合起来,我们或可以得出一个比较完整的广州市民心目中的黑人形象。

  记者· 洪鹄

  罗欣欣 (小北路外国食品专营店Hayat店员)

  我男朋友是赤道几内亚人,在天秀大厦做贸易。前几年他还是跑腿的,现在算是老板了。他批发衣服带回他们国家卖,我经常陪他一起去三元里看货。

  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因为他懂礼貌、负责任,而且他中文很好,我们很谈得来。很多中国人对非洲人有偏见,觉得他们粗鲁啊,不讲礼貌啊。但我男朋友就是一个特别勤奋负责的人。

  我知道很多人对我有看法,觉得中国女生居然傍老外,还是个黑人。我不想解释。在美国,白人和黑人结婚的不是很多么?中国人有很多偏见和不信任,相比之下,我男朋友简单多了。

  江兴华(出租车司机)

  平时我经常跑机场。接的黑人那太多了,三元里这儿的角落旮旯我都熟。很多黑人不会中文,我也不会英语。大部分时候还算平安无事吧,但有种情况很讨厌。广州出租车你知道不能超载的,后面只能坐3个人。常常有一个黑人在路边招手拦车,我一停下来,哗,突然窜上来五六个黑人。他们多高大啊,把整车塞得满满的。我让他们下车,他们不听,在后面乱骂乱吼。反正只能是我拉他们走。

  有时几个人坐在后面一起唱歌,我挺受不了的。我儿子念小学,班上有黑人小朋友。他好像跟人家处得还挺好的呢。小孩子比我们少一些成见吧。

  谢晓娟(新白云机场安检处地勤)

  我在国际口做地勤,每天都和黑人打交道。几乎没有人不超重的,他们回一趟家不容易,中国物资多,他们总是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几十条牛仔裤、几十瓶洗发水的,超重了我当然要给他扣下来。他们特别能耍无赖,不高兴就不吵大闹,常常搞得我们地勤一点办法也没有。

  一来二去也熟悉了其中一些黑人,有些可以称作朋友吧。我对他们的印象就是,过分热情,有点吓人,和我们对感情的态度不一样,很容易就要约会你,向你求爱。也不能说这样就是坏人吧。感觉他们在广州,大部分都很寂寞,无论是三元里还是小北路,黑人多归多,但和整个广州当地社会生活并没有融入。

  江文婷(罗欣欣同事)

  小北路的中国女孩都经常被非洲人搭讪,千万不要跟他们有眼神交流,一交流就麻烦了。有次我搭电梯,对面站着个黑人老外,那时我小,又紧张,而且他长得还比较面善,我就朝他笑了一下,结果后来每次偶遇,他都缠着我要电话号码,还总说一些我爱上你了我可以约你吗我想和你结婚之类的话,太夸张了。

  张先生(三元里黄沙岗一带治安巡逻)

  (这一带黑人多?)是啊。(对你们的管理上有没有什么影响?)没有。矿泉派出所的事情,那是特例,你们记者不要一天到晚拿出来说事了。有几起偷窃、抢劫啊,那都是正常啊。中国人也干这事对不对啊?这一带很正常,你们记者不要渲染得那么恐怖。我巡的这一带没有黑人闹事,你不要乱写。

  陈老板(环市路报刊亭老板)

  我住的这栋楼,是广州远洋运输公司环市中路住宅楼,原来这里很安静的,现在住满了黑人!晚上吵死了!上次我儿子跟一个黑人吵起来了,他们大半夜的音乐放得好大声,敲门根本听不见,我老婆气得每夜睡不着。我儿子说,他们讲的英语里全是脏话,而且动不动就想挥拳头。

  李澳(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

  我们华工有很多黑人学生,我实验室里就有一个,是刚果(金)人。平时上课做实验很少见他来,上学期他挂了好几门课,导师让他暑假留下来补修,他说自己忙着去实习。其实我们同学都知道他又去满中国的玩去了。真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来中国读书,几年读下来还是一句中文不会讲,听也听不全,我们学校大部分课还是中文开的嘛,等于他们连课都上不了,不知道学校怎么会招收这么多非洲生。

  成伯(三元里工人)

  黑人后生仔挺好的!我们仓库很多临时工就招的是黑人啦。你看刚才那个,我们喊他马利啦,他们力气很大,干活勤快。

  下班了我们还一起喝过酒。我老头子也不会讲英语,就看他们几个黑人小年轻在那边喝得很开心啊。他们好像无忧无虑的,虽然没什么钱,又背井离乡。

  前年有个后生仔是卢旺达的,会说中文。他跟我说中国很好,又和平又安全。他们家好像还在打仗呢。我觉得广州不应该对他们有歧视,广州一向是包容的嘛。

  方师傅(出租车司机)

  我也载过一家黑人,住天河北,男的高高大大,彬彬有礼,女的安安静静,小姑娘黑溜溜的长得特可爱。他们行李特别多,我就下来帮他们搬了一下,然后人家又是握手又是拥抱的。这样的黑人太少了。

(责任编辑:李蕴贤)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