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南都周刊》 > 精彩报道

专家称报复社会案主犯具有反社会人格

来源:南都周刊
2010年04月15日09:44

  链接:反社会人格的特点

  美国精神病学家Cleckley归纳了16条反社会人格特征:

  ● 表面迷人和有良好的智力;

  ● 没有妄想或其他荒谬的思维障碍;

  ● 没有其他精神病、神经症的症状;

  ● 不可靠,没有责任感;

  ● 不真实、不忠诚;

  ● 没有悔过或自责的心理;

  ● 反社会行为缺乏充分的动机;

  ● 判断力差,不能从过去的经验中吸取教训;

  ● 病理性自我中心和不能真正地爱和依恋别人;

  ● 缺乏主要的情感反应;

  ● 缺乏洞察力;

  ● 在一般的人际关系中不协调;

  ● 无论是否饮过酒,都出现古怪而令人讨厌的行为;

  ● 很少有自杀行为;

  ● 轻浮而不正当的性生活;

  ● 对生活没有计划和长远打算。

  精神病学研究者Costa和 McRae则认为反社会人格者具有以下特质:

  低神经质:缺乏对健康或社会适应方面潜在问题的适度关心;情感空虚。

  低外倾性:社交孤立、人际疏离、缺乏支持系统;情感单调;对生活缺乏热情和乐趣;即使有资格也不愿坚持自己的观点或担任领导角色。

  低开放性:难以适应社会或个人的改变;对不同观点和生活方式的容忍度或理解力较低;情感空白;述情障碍;兴趣范围狭窄;对艺术和美缺乏敏感性;过分服从权威。

  低宜人性:愤世嫉俗、思想偏执;不信任他人,即便是朋友或家人;喜争吵;易打架;掠夺性和控制性的人际关系;夸张、不切实际的自我感觉,骄傲自大。

  低尽责性:成绩落后,不能发挥智慧潜能和艺术天赋;学业成绩低于其能力水平;对规则和责任的漠视会导致触犯法律;即使是治疗的需要也不能管束自己(如坚持节食或锻炼计划);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无目标。(据西南大学心理学院刘邦惠、黄希庭论文《国外反社会人格研究述评》)

  于建嵘:社会转型下的绝望

  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可能避免出现反社会的杀人狂,但一个不健康的社会将会促使更多的人走向这条道路。因为个体的力量对抗不了社会转型所带来的各种问题,这类行凶者产生了绝望,从而诱发反社会行为。要让潜在的郑民生们不再恐惧,以社区为代表的社会支撑建设,要提到重中之重的位置上来。

  南都周刊记者_齐介仑 北京报道

  没缘由的发泄是最恐惧的发泄

  南都周刊: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南平血案有什么特点?

  于建嵘:我们研究社会事件,一般将其分为群体和个体两类,南平血案属于后者。

  此种个体事件大概又可分为四小类:

  第一类为自卫性抗争,最典型的是邓玉娇。邓玉娇案件的发生背景是怎样的呢?有人侵犯她,她出于自卫而反抗,最后杀了人,引起很大反响,民间称这种人为英雄;

  第二类个体事件是自残型维权,最典型的是唐福珍,成都自焚的女企业家,老百姓很同情她。这种自残型维权出于何种心理呢?我对付不了你,那我对付我自己;

  第三类是报复性攻击。以杨佳为代表,更早几年的马加爵也属于这一类,杀了很多人。这类攻击者,有一个目标。比如马加爵,他杀的,是自己的同伴和同寝室的同学,之前因为打牌等问题,马与他们有过不悦的经历。而杨佳,他针对的是一类人,就是警察。

  第四类个体事件以南平郑民生为代表,他与前三类都不一样,我把该事件定义为宣泄性报复,他的报复没有明确目标。

  最近几天,有些媒体描述郑民生案件的时候说,他攻击的小学是一所贵族学校。我不赞成这种说法。南平案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我就到了福建,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这些媒体讲述的那样,它也并不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学校。

  我了解的情况是,这个学校就是一般的实验小学,充其量也就比普通小学稍微好一点点。而且,这所学校与凶手郑民生之间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不是说这所学校校长得罪他了,或者他之前医院院长的儿子在这里上学了,都不是,郑民生杀人是没有任何目标的,他完全是一种反社会性宣泄。现在看来,郑民生杀人,不只造成了福建当地众多家长的恐惧,他造成的是整个社会的惶恐。我在福建与当地人聊天,他们说,哎呀,这将来怎么得了呢。

  南平案件投射出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谁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这把刀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如果每个人对社会有了不满,都要发生这样一个反社会心理和行为,那是不可想象的。

  南都周刊:为什么郑民生会产生这种无目标发散性的报复行为?

  于建嵘:现在有人说,他杀人是为了引起整个社会对他的注意。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他的问题,是一个反人性反社会的问题。假若我们不能认识到郑民生问题核心的话,那么,日后我们当中的每一个都有可能遭殃。

  没有缘由的发泄是最恐惧的发泄。南平案件之所以发生,在我看来,是我们整个社会心理结构出了问题。但我要强调,一定要认识到郑民生作案的反社会性。郑民生的行为,没有任何可同情、可原谅、可赞扬的,没有。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要说,哎呀,他只是杀错了人,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有些媒体总在说,他多么贫困、多么弱势,而且找不到老婆、体制对他不公,等等。好吧,这些问题是不是存在呢?即便存在也无妨,大家一定要认识到,这种行为发生的机理是,他的心理结构上变态了。

  绝望的根源多是规则的不确定

  南都周刊:仅仅从个人心理、精神疾病的角度分析郑民生的行为,是否站得住?

  于建嵘:我们暂且不论郑民生有无精神病。仔细分析他这个人,首先可以看到,他有一种对自己前途的不确定感,而这种对未来的迷茫,则是因为我们社会规则的不确定。在不规则的权力面前,所有人都是弱者。

  郑民生觉得别人看不起他,他要开诊所也开不成,等等,于是他认为,有人在故意卡他,而他又将这所有不顺利,统统归结为规则对他的不公平。最终,他为反抗这种规则做出了这样一件泯灭人性的事情。

  规则的不确定往往给人们造成某种恐惧心理,对未来的恐惧,在某些人那里可能表现为懦弱和平庸,而在另外一些人那里,可能演变成仇恨,而由恐惧而产生的仇恨则是散发性的。举例来说,两个人发生冲突,你打了我,我仇恨你,当然我的仇恨是有原因和目标的,而且我要想办法对付你,郑民生的仇恨与此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他是反社会的。

  南都周刊:类似案件在西方国家也有出现,与郑民生一案存在哪些不同?

  于建嵘:社会在转型,在此期间,人们很容易产生绝望,郑民生产生绝望之后,将原因归罪于社会,于是要对整个社会进行报复,这是南平案件的一个典型特点。

  弱者的报复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比如杨佳,他也是一个弱者,但他针对的,都是比他更强大的人。你注意到没有,他只杀警察,因为他认为,是警察欺负了他,他要报仇。而郑民生不同,他杀的,都是比他更弱小的、手无寸铁的孩子们。

  从社会心理角度学分析会相对好理解。这类案件在西方国家也发生过。美国有赵承熙式校园枪击案,日本有宅见的池田小学杀人案、加腾智大的秋叶原无差别杀人,香港也发生过异曲同工的天水围伦常惨案,罪犯都是各自社会中的边缘人物,性格孤僻、生活失败、缺少安慰、怯懦厌世。这类行凶者心理基础相似,根源在于,个体的力量对抗不了社会转型所带来的各种问题,于是产生了绝望。

  在中国,绝望的根源多是由于规则的不确定,而在西方,可能更多的源于生存与生活的心理压力,但他们行为造成的结果都是反社会的。

  南都周刊:目前中国正处于一个加速转型时期,社会转型可能导致社会失范,造成社会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容易导致更多的反社会行为?

  于建嵘:社会缺少公平正义的环境,不能让守规则者得利,反而是不守规则者得利,这有可能带来弱者对整个社会的反抗。具体到南平案件可以看到,循规蹈矩并没有给郑民生带来好处,反而在事实上过得比同事们还差。换句话说,“强者”不守规矩,正是我们社会的问题之一。

  南平血案的发生及其暴露出的扭曲的社会心态,呈现出病态性的社会心理疾病,也意味着中国进入了一个社会心态更复杂的阶段。如果不及时调整和积极处理,必然会影响到和谐社会进程,甚至发生一些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而要让弱者免于生活无着的恐惧、免于被欺辱蔑视的恐惧、免于被社会抛弃的恐惧,让普通人免于成为无辜受害者的恐惧,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努力。

  要让潜在的郑民生们不再恐惧

  南都周刊:对于此类案件,防控看起来很难,你的见解是怎样的?

  于建嵘:最值得警惕的是,这种反社会心理具有传染性:你郑民生杀了这么多人,那么,我也有委屈,我也去杀。必须引起社会警觉。

  我认为,郑民生不但是他人恐惧的制造者,自己也是恐惧的受害者。从这个角度说,上述社会问题正是郑走向犯罪的外因,充满了社会转型期的独特色彩。因此,要消弭南平血案引发的社会恐慌,首先要让潜在的郑民生们不再恐惧。起码可以从下面几点入手:首先应调整社会分配体制,解决好民生问题;其次,应采取各种办法,使社会各阶层之间更容易地流动、更有规则地流动。再次,要加强社会建设,而社会建设中,关键的一个问题是社区建设,郑民生这类人,只有生活在他身边,你才会预知他是否可能会出现问题。

  我不断地讲,社区不但要成为一个生活的家园,也要成为一个心灵的家园。可能周围人一个很偶然的关怀、一个很善意的笑脸,就可以化解他这种心理。当然,根本地解决,还要从社会地位上给他信心,但我倾向于认为,心理干预可能比上述其他应对措施更重要。

  南都周刊:对边缘人群来说,社区的作用更直接和有效。

  于建嵘:对弱势人群来说,社区工作者要重视和做好这一工作。我们周围有不少类似的男女,他们逐渐与主流社会脱离,长期生活在某一个狭窄的空间里,慢慢地,他们变成另外一类人。对这个情况一定要加强关注,以社区为代表的社会支撑建设,要提到重中之重的位置上来。

  为什么其他弱者没有杀人,原因可能是,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圈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找人喝喝酒、聊聊天,情绪可能就化解了。

  当然,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可能避免出现反社会的杀人狂,但一个不健康的社会将会促使更多的人走向这条道路,这是最为关键的问题。

  他们在报复

  郑民生不是第一个,吕月庭也不是第二个,在他们前面,有熊振林、有郭云……在媒体报道的一系列报复性暴力犯罪中,这群滥杀无辜的凶手,到底在报复什么?是什么让他们将怒气发泄在与他们并无利益冲突的无辜者身上?

  记者_石宴瑜 整理

  陈正平

  2002年9月13日晚11时许,32岁的南京浦口区乌江镇商业村人陈正平,潜入汤山 “正武”面食店,将所携带的剧毒鼠药“毒鼠强”投放到食品原料内,导致300多人食物中毒,42人死亡。

  凶手特点:陈正平32岁,单身,性格内向,如果和人有矛盾,不会动刀动拳,而会选择暗暗下手。在汤山镇经营面食店期间,与正武面食店店主陈宗成在生意上存在竞争,在生活中也有矛盾。陈正平心怀恨意,于是投毒报复。

  行凶目标:竞争对手的顾客

  段金全

  2004年至2007年3年间,云南大理流浪汉段金全作案13起,14名女性被害,其中强奸了11名女性,杀害6人。

  凶手特点:段金全10多岁起就开始浪迹天涯。喜欢打麻将,性格孤僻,也很自卑,认为别人瞧不起他,他把在家庭中得不到的关爱,转化成了怨恨带到社会上。他喜欢走铁路,常常一走就是几个小时,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有“目标”出现,就立即下手。

  行凶目标:长发、1.60米—1.65米左右,年龄在未成年至45岁间、面容姣好的女子。

  熊振林

  2009年1月4日,熊振林陆续将和自己有过矛盾的店里的帮工、雇工陆续杀害。同时,他来到情人朱德清家,将朱德清及其两岁半的孙子杀害。

  凶手特点:熊振林喜欢看军事方面的书籍,前妻说他性格偏执、武断,不大与人交往,脾气暴躁,报复心强,即使他自己做错了事,也是死不认错。熊振林离婚后,因情人儿子的反对,两人无法结婚。房产没了,前妻也不愿复婚,生意也亏了些钱,对生活绝望,种种压力下熊振林一次次抡起了斧头。

  行凶目标:和自己有过矛盾的人以及相关的人

  郭云

  2006年9月2日,广州中山大道人行天桥上,3岁零9个月的小任湘被素不相识的26岁贵州男子郭云突然抱起抛落桥下。郭云对任湘的母亲留下一句“大姐,对不起了”之后,随即纵身跃下身亡。

  凶手特点:郭云性格较内向,对父母很孝顺,打工期间经常给家里寄钱,他曾想在老家盖房子结婚,由于父亲的压力选择再次出外打工。事发时他刚到达广州5个多小时。在短短的几小时里,他被拉客仔用假钞换了400元,并被追打,来不及拿其他行李,只背了一个编织袋逃跑,之后在上社治保会报警时被拒。

  行凶目标:幼女

  杨佳

  2008年7月1日,28岁的北京男子杨佳闯入上海市闸北区政法办公大楼,用刀连续袭击九名警察和一名保安,导致六名警察死亡,杨佳当场被捕。

  凶手特点:2007年,杨佳从北京来上海旅游,骑着租来的自行车在街上被闸北分局巡警盘查,杨佳被警察留置审问。事后,杨佳多次向市公安局和闸北公安分局督察部门投诉未果,最后,他选择用暴力报复。杨佳父母早年离异,他随母生活,从小性格孤僻,只有提及母亲时,他的态度才会比较温和。

  行凶目标:警察

  骆效记

  2008年11月5日,34岁的湖北随州人骆效记驾驶一辆“泥头车”,横穿珠海市斗门区城东中学,造成5人死亡,19人受伤,他被警察当场击毙。

  凶手特点:骆效记是倒插门女婿,有个两岁的儿子。邻居眼里他为人和气,脾气好。因为警察把驾照和摩托车收走,骆效记反复到交警大队试图取回未果,他气愤地打电话报警:不还我摩托和驾照,要当心你们的孩子在学校被撞!

  行凶目标:放学的学生、接送学生的家长和路上的群众

  邱兴华

  2006年7月14日邱兴华将陕西省汉阴县铁瓦殿内道士和香客等10人杀害,死者9男1女,最小的年仅12岁。

  凶手特点: 2006年6、7月间,邱兴华与妻子先后两次到铁瓦殿道观抽签还愿,与道观管理人员宋道成发生争执,同时还认为道观住持熊万成有调戏其妻的行为,因此决定杀人灭观。邱兴华的妻子说,案发前一年多,邱兴华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回到家里经常打骂她。

  行凶目标:道士、香客

  

[上一页] [1] [2] [3] [4]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高莹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