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国内要闻 > 时事

看西方国家卸任高官吸金:生财有道还是西式腐败

来源:人民网
2010年04月29日18:33

  “生财有道”还是“西式腐败”?

  ——看西方国家卸任高官的“吸金”能力

  陈文

  一直以来,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官员多以廉洁形象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制度健全,法纪严明,行事谨慎,循规蹈矩,薪水不算高,且处在众目睽睽的监督之下,偶有营私舞弊之事,即使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被媒体揪住不放、穷追猛打,而落得灰头土脸,甚至身败名裂。这方面的例子,近的如2009年5月媒体曝出的英国“报销门”丑闻(英国《每日电讯报》或简或详地披露了所有646名下院议员的报销项目,英国下院也在网站上“有限度”地公布了多达120万份议员报销单据的影印文档。金额高者达数万英镑,金额低者如弗兰克·库克报销了捐给教堂的5英镑),因舆论哗然引发政坛地震,首相戈登·布朗出面道歉,普内尔等多名内阁大臣先后辞职,迈克尔·马丁也成为300年来第一位被迫辞职的下院议长。远的如美国前贸易谈判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借来北京出差的机会给两个女儿买了43个中国玩具,回国时被海关截住——除1个玩具之外,其余42个属逃税,是假公济私行为,巴氏为此多次向国民道歉。这类事例,足以让人欣羡西方国家舆论监督的巨大威力,对西方民主法制保障下的政府廉洁也深信不疑。

  然而,有些事情却让人心生疑窦。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不久前报道,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自2007年卸任以来,短短两年多时间,收入就高达2000万英镑。布莱尔惊人的收入包括巨额的餐后演讲费、银行和外国政府给付的咨询费、自传的预付款等。报道称,这些巨额收入之所以没有引起公众关注,是因为布莱尔建立了一个由隐秘公司和伙伴关系组成的复杂网络,使其从商业活动中获得的收入明细免于公开。而在首相任上时,布莱尔的年薪只有18.4万英镑,卸任时还身背近500万英镑房屋贷款。同一个布莱尔,何以在卸任后的不长时间里由“负翁”摇身一变而成“富翁”?这不能不使人产生强烈的好奇心。

  无独有偶,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卸任时也欠下一屁股债务,但2000—2007年,他和希拉里狂赚了1.09亿美元。报道说,除了全球巡回演讲、出版回忆录的收入外,商业合作、资本投资也是他重要的“财源”。克林顿2002年开始以“高级顾问”的身份为尤卡帕集团提供咨询,从而获得上千万美元的报酬。而尤卡帕集团的实际运营者——美国亿万富翁罗恩·伯克尔,不仅是克林顿夫妇的老朋友,更是克林顿及民主党的重要政治捐款人。

  除了名满全球的国家领导人,还有一些西方国家政要离任后也“大展拳脚”,且大都收获颇丰。据《华盛顿观察》周刊调查,每一次换届选举之后,总有不少政府官员与企业家在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之间交替变换角色,该刊称之为日益加速的“旋转门”现象。上海《新闻晚报》刊登的《关注退休政要的“晚年”生活》的报道称,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退休后成为一大堆基金会和民间组织的主席,一年的演讲收入就达数百万美元,演讲主办方多为大公司、大学及其他私营机构。鲍威尔还被聘为硅谷一家著名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作伙伴,收益丰厚且只需每三个月与公司负责人见一次面。曾负责美国空军采购的前国防部高官达琳·珠云,后来到波音公司任副总经理。在日本,政府官员退休后到对口企业谋求一份肥缺已成为传统,被称为“下凡”;许多企业提供优厚待遇聘任经验丰富、关系网强大的政府退休官员,实现“双赢”。最近在日本曝出的有史以来最大的公共建设工程腐败案中,退休官员就扮演了“重要角色”。

  人们不禁要问:这些离任高官超凡的“吸金”能力是哪里来的?那些为他们提供丰厚酬劳的大公司何以如此出手阔绰?他们的钱赚得是不是太容易了点儿?

  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说,布莱尔“在任期间懂得如何精心培养各种关系,以应对卸任后的不时之需”。布莱尔两年来一直试图隐瞒同跨国石油巨头韩国UI能源公司达成生财协议一事。布莱尔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国和中东国家的资助人,这显然跟他在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攻打伊拉克期间与其建立了亲密同盟关系有关。今年初,布莱尔出任世界著名奢侈品公司路易·威登(LV)的品牌顾问,薪水相当诱人。该集团董事长、法国富豪伯纳德·阿诺特与布莱尔交情多年,他曾为布莱尔的长子支付在巴黎的公寓房租、保镖及私家车等巨额开销,还时常照顾布莱尔的另外两个孩子。而《泰晤士报》报道说,2009年布莱尔在菲律宾雅典耀大学发表演讲,赞助商PLDT电信公司就为他支付了20万欧元。

  另一位“吸金”能手克林顿,其大多数收费演讲的主办方实际上是希拉里竞选参议员时的赞助企业。据上海《外滩画报》援引国外媒体的报道,自2000年起,美国金融巨头高盛公司共向希拉里捐款27万美元,克林顿也在高盛作了四次演讲,进账65万美元。希拉里的最大竞选捐款人花旗集团不仅在2004年付给克林顿25万美元的演讲费,后来还向“克林顿全球倡议”组织捐款550万美元。

  非止布莱尔、克林顿等元首级要人“生财有道”,西方其他政府高官、国会议员同样精于此道。据新华社报道,今年3月有英国媒体在秘密调查中揭出,英国三名工党前内阁大臣利用自身“关系网”帮助企业游说政府,让政府做出有利于企业的决策,并收取企业的酬劳。其中,工党前内阁大臣拜尔斯自曝“业绩优良”,受雇费用每天5000英镑;另外两名是前卫生大臣和前国防大臣,收费标准为每天3000英镑。

  如此看来,西方政坛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干净,廉洁的表象下面涌动着污泥浊水,只不过这种污泥浊水有着西方特有的味道罢了。台上冠冕堂皇地“播种”,台下合理合法地“收获”,老谋深算的政客和精明的资本家之间配合默契、心照不宣,官商之间投桃报李、权钱交易的把戏玩得极高明,高明到公开、合法的程度,高明到西方的民主、法制也拿其没办法。

  这算不算“西式腐败”呢?(来源:求是理论网)

转发至:搜狐微博 白社会
责任编辑:lianzhang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