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空巢老人生活现状调查:愁的不是生活,是寂寞

来源:青海新闻网
2010年08月04日09:44

  孤独,空巢老人的心病——空巢老人生活现状调查之二

  由于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和竞争的日趋激烈,年轻人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工作、学习、教育子女上,却或多或少地忽视了老人……

  “我不怪他们”

  这是一间收拾的非常整洁的屋子,房顶和四周的墙壁显出斑驳的样子,显然很久没有粉刷过了,屋子里的家具也很陈旧,虽然上面的油漆已经脱落了大半,可是依旧被擦得非常干净,桌子上几盆常见的花,迎着一楼仅有的一点阳光,顽强地生长着。这就是郎佩茹老人的家。在尕寺巷社区,大家都叫她老奶奶。

  别看老奶奶已经84岁了,没想到,她还抓过小偷。

  两年前的一天,两个男青年在院子里找人,老奶奶见了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就在说话的当中,他们中的一个乘机溜进了老奶奶家。老人觉得不对劲,连忙回家,看见床上放着一把菜刀,柜子上的两块钱不见了,一个神色慌张的男子正准备出门,老人一把抓住他,问:“你在我家里干什么?”男子威胁说:“你不放手我就砍死你。”老人一点也不怕:“你砍吧……”任凭男子怎么挣扎,老奶奶紧紧抓住他不放,这时,楼上的邻居拨打了110,警察赶来后直夸老人勇敢。

  老人没有子女,年轻时收养了一子一女,现在他们也已经六十多岁了。“儿子很多年没来看过我了,我们没有什么来往,有时候很伤心,可是想想我也不怪他,现在就算是亲生的儿子,也不一定会来看我。女儿还好,每年来一次,给我把床单和沙发套这些大件洗一下,我自己的衣服还可以自己洗。”说起儿女,老人很豁达。

  为了省煤,她用早上的一炉子火做好一天的饭。早上做米饭,中午随便吃点馍馍。晚上就用开水泡米饭、吃剩菜。“一年下来,我的取暖费至少要1000元。我平时舍不得用煤。”“卢沟桥事变那年,我和家人一起从上海逃难,路上我和家人走散了,从此再也没见过我的亲人。我没有亲人,我最怕过节,别人家都是团团圆圆,可是我二十多年来一直就一个人……”一提起此事,老奶奶十分难过,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吃过早饭,老奶奶要去院子里拾垃圾。

  这是一位可爱的老人,她坚强乐观,用每个月二百多元的低保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生活。

  老人在老伴去世后一直独自生活,21年来,她没买过一件新衣服。“我有衣服,不用买,还能穿。”老人说着,扯了扯自己的衬衣,衣服上面有几个小洞。“不过我的毛衣全部烂了,还有一件可以穿。”老人的衣服全部洗得干干净净,整齐地叠放在柜子里。两床蓝底白花被子也很干净,全部叠好放在床上,还被老人细心地用毛巾包着。

  老奶奶告诉记者:“我出来进去总是一个人,习惯了,邻居们对我都很好,他们可能是怕我闷,喜欢和我开玩笑。”

  社区就是她唯一的依靠。老人说:“社区就是我的娘家,我有什么困难,首先想到的就是社区,上次电视坏了,也是社区找人给我修好了。”

  社区的工作人员也喜欢这位坚强乐观的老奶奶,她们下班后路过老奶奶家时总要朝屋子里招招手,因为他们知道,孤独的老人这时总是在窗户边微笑着看着他们。

  好在现在她的身体挺健康,到了晚上,还能在灯下穿针,看报纸。临走时,老人紧紧抓住记者的手说:“你一定要常来啊,来看看我……”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盼着儿女来看我

  下午的阳光斜射过来,穿过阳台昏黄的玻璃之后,已经不再那么刺眼了。

  在刘奶奶五十多平方米的家里,记者见到了刘玉珍老人:“人老了还能有什么盼头呀,瞎过呗!”74岁的刘玉珍老人的一句话道出了许多空巢老人的心态。家住尕寺巷的刘玉珍老人是一位空巢老人,她的丈夫去世快三十年了。这么多年来,她硬是靠着挖土方、干体力活把6个儿女拉扯大了。供他们上学、给他们找工作、结婚,等忙碌完了,自己也老了。儿女们工作忙,每个星期来看她一次,每次都提着好吃的,“以前生活困难,想吃好点没有条件,现在生活好了,可是好多东西吃不成了。”因为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她要忌口。

  刘奶奶最高兴的事就是儿女们来看她,说起儿女,刘奶奶一脸的高兴:“我的娃娃们把我领上飞机也坐了、北京也浪了、澳门也去了,我还是挺幸福的。”刘奶奶每个月有五百多元的退休工资,儿女还给她钱,钱是够用了。可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心里发急、发慌。

  和记者聊天的时候,刘奶奶手里捏着一顶凉帽:“你看,家里我一个人坐不住,想出去走一走,孩子们都有工作,都忙,周末回来看看我后就都各自回去了,平日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我一般都是转到天黑才回来,随便吃点就睡。”

  得为儿子想办法

  有的空巢老人生活本来就不容易,可是,他们还不得不为生活困难的儿女想办法。记者见到张生兰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弯下腰在垃圾箱里找饮料瓶子。花白的头发有些凌乱。今年65岁的她原本和丈夫相依为命,丈夫退休后又在一家单位看门房,每月有五六百元的收入。日子还算过得去。3年前,丈夫因病去世,留下了张生兰一个人。为了生存,张生兰把房子收拾了收拾,自己住一间,把其他两间租了出去,“这样能有点收入,我的两个儿子都没有房子,小儿子今年35岁了,还没说上媳妇,我得为儿子想办法呀……”张生兰摇摇头说:“我的腿脚不好,还要看病抓药,我心里急啊……”

  “我们院子里有好多人帮我。”说到这里,张生兰的眉头展开了些:“有时早上我开门,看见邻居把不用的书报放在我家门口,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张生兰家里的房客告诉记者:“老太太很可怜,儿子已经好几年没来看她了,偶尔打个电话回来,还要在电话里和张婶吵架,埋怨张婶……”

  还是自己过舒心

  在虎台小区,退休老人王勤正在家里画画,除了书桌以外,家里的家具全都蒙着一层灰尘,盆子里的花草也蔫了,因为很久没浇水了。王老的衣服上还有些油渍,可是王老的脸色和精神状态很好。

  王老也曾尝试着和儿女们一起生活,可是,生活在一起总是有些不方便。王老告诉记者:“自从6年前老伴去世后,我和儿子一起住过一段时间。他们的身上,总是有很多我看不惯的地方,我最痛恨浪费,有时我们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饭,那些剩下的菜他们就要倒进垃圾篓,我不让倒掉,下顿热热再吃,可是他们说什么吃剩饭有害健康,不听我的。这让我非常生气,结果弄得大家不高兴。”

  “儿子一家住在我这里,说是给我做伴,可是我很累,我得为他们准备中午饭,我孙子总是嫌我做的饭不好吃,一吃饭就要下饭馆,儿子竟然就依着他,我更是看不惯……住了两年,我要睡觉,他们要看电视,我起床了,他们睡懒觉不起床,也可能是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时间一长,大家都不自在,后来儿子一家搬走了,我还觉得轻松了,想吃自己做点,不想吃就凑合一下。我也不整天呆在家里,早上出门打太极、上老年大学学书法,参加各种社区活动,日子安排得很紧凑。”

  “我不和儿女一起住,现在他们能够经常来看我,给我做做卫生、陪我说说话,我就满足了。”王老说。

  想和人说说话

  “我最喜欢过年,过年的时候,我的5个儿女全围在我的身边,还有那些孙子外孙,看着他们热热闹闹地说话,我插不上嘴,可心里高兴。我也最怕过年,过了年娃娃们全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心里空啊,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想哭……我真怕哪天我突然死了都没人知道……”

  今年70岁的王秀兰老人独自生活着,老伴去世已经十几年了,儿女们纷纷长大离开了家。两居室的房子里堆满了东西,“我总觉得这些东西还有用,就没舍得扔,儿女们每年回来总是埋怨我把家里弄的像个废品收购站。”老人无奈地说。

  “5个儿女,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两个在外地,其他的三个虽然在青海,可是都在州县工作,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儿女们对我好,我没有工作,他们总是打电话或者寄钱给我,让我想要什么就买什么……我一个老太太,对穿衣服和吃什么都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了,就想和人说说心里话。”

  “我有高血压,眼睛也不好,不敢一个人出门,整天就是看电视、躺在床上发呆。”王秀兰老人说。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在空巢老人中,最值得关注的是独居的老人,他们的儿女不在身边,老伴又先走了,平时在家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他们甚至把活着就当成挨日子,活过一天算一天。这样的老人最需要社区的帮助,也最需要社会的帮助。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叶田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