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女儿患重病生命垂危 离异父母决定为女复婚(图)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2010年09月27日07:42

  “幺儿,你快快好起来,我们跟你爸爸去昆明。”昨日,在川大华西医院重症监护室,39岁母亲伍英凑在女儿葛洪廷耳边说。

  病床上,13岁的葛洪廷始终没脱离生命危险。7月31日,她因红斑狼疮和急性重症胰腺炎住进了这里。

  洪廷的母亲伍英与父亲葛家明离婚已6年。近两个月来,他们形影不离地在医院守着女儿,一起流泪,互相安慰。

  破裂6年的感情,又重新黏在一起。两人约定,等女儿康复后,立即复婚。

  身患两种病女孩生命垂危

  昨日下午4点,又到了每天探视病人的时间。伍英和葛家明换好衣服后,迫不及待地走进了病房。

  为了减轻洪廷的痛苦,医生为她注射了镇静剂。此刻,她插着气管,输着液体,睡得很安稳。

  伍英用棉签一点一点拭去洪廷嘴唇上的唾沫。葛家明掀开被子,握着女儿肿得像馒头的双脚,俯下身亲吻。

  看着女儿浮肿、脱皮、长红斑的身体,伍英和葛家明的泪水再一次无法止住。

  “乖乖,爸爸答应你暑假去旅游的,没去得成;加点油,我们争取国庆假期去。”葛家明哽咽了。

  6年前离婚后,伍英带着洪廷住在内江。今年6月,她发现女儿脸上长斑,带到当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荨麻疹。

  后来,洪廷又出现发低烧、口腔疱疹等症状。7月22日,她们到了华西附二院,洪廷被确诊为红斑狼疮。

  当晚,葛家明乘飞机从昆明赶回。一见面,这对离异的父母就哭成一团。好端端的女儿,怎么就得了这个病?

  7月31日,洪廷腹部剧痛难忍,诊断出急性重症胰腺炎。当天,她住进了华西附一院重症监护室。

  截至昨日,洪廷已在重症监护室呆了快两个月。主管医生张中伟说,洪廷全身重度感染,多个器官功能受损,消化道出血,病情十分危重。

  离异的家庭思念从未停过

  “人为什么一定要死?我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但想得再多也没有用。只有生活得精彩,才不会有遗憾。”这句话,多次出现在洪廷给妈妈的信中。

  “这娃娃为啥总想生死问题。”伍英说,这个13岁的女儿,懂的事情太多,或许就是太乖了,才要受这种折磨。

  自从父母离婚后,洪廷就常常给妈妈写信。高兴时写,烦恼时写,伤心时写,母女俩吵架后也要写。写完后,就放在伍英的电脑桌上。这些充满童真的语言,陪伴伍英走了6年。

  洪廷住院后,伍英的朋友将这些信带到医院。葛家明用信封装起来,随身带在身上。

  他常常躲在角落,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然后默默流泪。“她们母女俩的生活,不容易,”他擦擦眼泪,“这些年,我对她们的思念从没停止过。”

  洪廷两岁时,葛家明去了昆明。夫妻俩出现一些矛盾,在洪廷7岁时离了婚。

  伍英在内江没有工作,葛家明每个月都给母女寄生活费,“如果我挣3000元,就给她们寄2000元,自己留1000元。”

  离婚6年,伍英和葛家明都一直单身。每年葛家明回内江看望洪廷1次。他与伍英的话题,大多数都在谈孩子。

  清醒时问妈:我花了多少钱?

  自从洪廷住进重症监护室,每天都有上万元的医疗费用。

  伍英把内江的房子卖了,葛家明拿出了全部积蓄,又向亲朋好友借了20多万。加上内江的学校、好心人捐助的8万元。

  截至昨日,洪廷的治疗费用已花去了50多万元。

  “妈妈,我花了好多钱?”洪廷清醒的时候,艰难地开口问。

  “不多,只花了几千元,妈妈还有钱。”伍英对女儿撒谎,其实,住院费已经又欠了2万元。

  每天打电话四处筹钱,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不敢离开半步,一天只睡几个小时。

  近两个月来,伍英、葛家明每天以泪洗面。“我哭的时候,他就安慰我;他哭的时候,我又安慰他。”伍英说,如果没有互相的支持,真不知能不能挺下去。这对曾经的夫妻,怀着对女儿共同的担心,重新找到了彼此。

  “等女儿康复了,我们一家人要一起去昆明生活。”伍英满怀期待地说。

  接着,她又眉头紧蹙,低声说:“我无法想象她会离开我们。”华西都市报记者刘晓娜程渝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周径偲)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