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南大博士“物理情诗”惊四座 曲高和寡网络走红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11年07月06日10:44

  中国江苏网讯 有种流行,发乎于心却爱流连网络

  不知从何时起,每天都有新的词语、新的句式,“恐龙”“青蛙”已然远去,“神马”“浮云”满天飞舞;“凡客体”“咆哮体”仍在,“大概体”又大行其道;电影《非诚勿扰2》的“见,或不见”的诗歌仍在流传,电视节目《非诚勿扰》的“物理情诗”迅速蹿红。

  不管是新词也好、句式也好,或多或少总带着点感情色彩。或许,正处网络时代、快餐时代,网络成了大家晒心情的场所,也许这恰巧又戳中了众人的软处,这些发乎于心的词汇便越来越多地在网上流行开来。

  “那一天,你在我的参照系里静止,你透过我的瞳孔衍射,在视网膜上刻下一组爱里斑……”上周末,南大物理系博士俞杰作为男嘉宾在《非诚勿扰》念出的这首“物理情诗”这两天在网上迅速走红。虽然俞杰最后被全部灭灯,但因为他的风趣和才华,在南大小百合和微博上深受追捧,那首“物理情诗”也被网友们大呼“经典”,被疯狂转发。

  一首“物理情诗”艳惊四座

  但,曲高和寡

  俞杰有些瘦弱,貌不惊人,按照主持人的话,“就像每天来送快递的小伙子”。由于他的研究方向是粒子对撞,对于如此深奥的东西,现场女嘉宾们都很好奇,不停地问东问西,但是好像越问越糊涂。

  而全场最精彩的,莫过于俞杰在VCR里用一首“物理情诗”诠释自己的择偶标准,“我的理想女生应该是这样子的:那一天,你在我的参照系里静止,你透过我的瞳孔衍射,在视网膜上刻下一组爱里斑。于是我知道,事件经历了不可逆过程……”

  不过,爱里斑、闵可夫斯基空间终究还是太深奥了,女嘉宾们听得似是而非,无形中产生了一种敬而远之的距离感。最后的结果:所有女嘉宾的灯都灭了,俞杰没有牵手成功。

  网友竞相模仿高智商的小浪漫

  无意间,网络上走红

  虽然俞杰在《非诚勿扰》的舞台上失败退场,但他却在网络上火起来。他的微博被网友们迅速搜到,粉丝量一下子增加到千人以上。特别是他的那首“物理情诗”更成南大小百合网上的热门话题。

  “高智商理工男的这种浪漫思维和有点小冷的幽默感。”这是网友一句比较精辟的评价。一位看过节目的网友感叹:“节目上一边讲着闵可夫斯基和爱因斯坦、一边听着灭灯的声音,真叫人伤心啊~不过俞同学阳光、风趣又自我认知清醒,肯定能赢得合适自己的好女孩的。”

  “物理情诗”更是激发了网友们的创作欲,不少网友在微博上给俞杰留言时也套用了一些物理术语。“喜欢你所谓的爱里斑,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坐标里前行,都期待有天能和另外一条线相交。”“物理情诗”也为俞杰赢得了一大片女网友的青睐,其中不乏求交往者。一些爱慕者同样用物理术语向俞杰表达爱意:“我愿意进入你的坐标系与你相对静止。”

  情诗虽非原创本人仍很幽默

  粉丝说,他独具慧眼

  记者注意到,俞杰的微博也很特别。在南京上学、学习物理的他,却用繁体字来写微博,如同念“物理情诗”一样,体现了与众不同。在节目播出之后,他更新微博,“台上的十几分钟呈现的是自己的一个侧影,对于大部分看了节目的人,我横空出世活了这十几分钟之后,消失在了无形。然后,我还是在自己的坐标系里前行,哈哈”,还是幽默地用了物理术语。

  不过,据俞杰称,这首走红网络的“物理情诗”并不是自己原创。因为觉得这封情书很有意味,正好和自己的专业很契合,所以引用了。

  虽然“物理情诗”并非博士原创,但是俞杰在现场表现出来的幽默风趣,还是让众多网友看到了理工男的幽默细胞,颠覆了大家认为理科优等生呆板无趣的传统观念。“我觉得是否原创不要紧,他能独具慧眼地选择这首诗在现场表达,就体现了一种幽默和个性。”一位俞杰的粉丝这样说。记者 王晶卉

  南大好事者对“物理情诗”进行注解,而且还翻出了以往化学才子作过的“化学情诗”,与之一较高低。

  “物理情诗”及注解

  那一天

  你在我的参照系里静止 (注:我看到了自己的女神,我便停了下来)

  你透过我的瞳孔衍射

  在视网膜上刻下一组爱里斑

  (注:爱里斑,就是光透过一个小孔【瞳孔】后在视网膜上呈现的图案,一个圆透过瞳孔会呈现一圈一圈的样子,它成的像会比原本的圆看起来模糊一些。出现“爱”这个字眼也可以理解为一语双关,不但指爱里斑这个物理现象,也告诉你那是丘比特的箭。)

  于是我知道

  事件经历了不可逆过程

  (注:不可逆过程嘛,一经发生便无法不付出任何代价的回复到以前的样子。)

  ……

  我恨自己眼睛不够大

  以至于遗憾地丢失了许多高频次波

  又恨自己眼睛不够小

  以至于视网膜上你的样子出现象差

  (注:高频次波,越高频的波对应越小的距离,“遗憾地丢失了许多高频次波”,可以理解为恨不能看清你每一个细节。象差:自然象差会让你的样子变得模糊。)

  在这个熵急剧增加的世界里

  (注:“熵急剧增加的世界”应该指: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世界里)

  我的平均自由程越来越短

  我的生活越发缺少涨落

  ……

  期望在9点50分

  看到你10点钟的微笑

  (注:这是始终变慢效应,因为相对运动,我在9点50分,看到的是你10点钟发生的事情。男主角期望看到的是微笑。)

  然而你却给了我一个273.15K的表情

  (注:273.15K就是摄氏零度。就是说你并没有给男主角微笑,相反的,只是冷冰冰的表情。)

  ……

  可是所有的能量

  都像是被投进了黑洞

  (注:指自己被义无反顾地吸引进去,自己毫无顾及的付出,和自己从来不求回报。)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薛定谔的猫

  在真实和虚无之间简谐振动

  (注:这只著名的猫猫……就是半生不死的猫,暗指自己的心绪在真实和虚无之间摇摆。)

  “化学情诗”及注解

  那一日

  蓦然见到

  你微羞的容颜

  那瞬间

  腐草和尘土

  变成了美丽的洞天

  (注:腐草和尘土//炼金术的典型原料,化学的源头。)

  他们说

  翠玉录上的本原

  分离了凝聚和稀散

  一万年的等候

  只为相聚在今天

  (注:翠玉录//Hermes的《翠玉录》,是古老化学炼金术中的经典)

  ……

  对你的思恋

  一如德谟克利特的原子

  连绵无间

  对你的爱念

  一如克劳修斯的箴言

  永不削减

  (注: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古希腊人,认为世界只存在原子与虚空;克劳修斯的箴言//Clausius的熵)

  你露出的笑脸

  洋溢着幸福的火焰

  静静地流过门捷列夫的牌面

  (注:门捷列夫//Mendeleev 花了20年的时间玩元素扑克牌)

  ……

  你手心的温暖

  是斯图加特的前线

  在完备的希尔伯特空间

  勾画出一生的纠缠

  (注:斯图加特的前线 //Hückel 1931年执教于斯图加特,前线轨道,是电子最活跃的地方。希尔伯特空间 //Schr·dinger方程解构成的完备Hilbert空间)

  你嘴角的弯弯

  在费米的海平面

  拨起优美的布洛赫琴弦

  ……

  (注:费米//Fermi面和Brillouin区,固体物理最基础的两个概念;布洛赫琴弦 //Bloch波及Bloch振荡)

  “大概是他……而我姓……”

  “大概体”大行其道

  这种体,够摆

  “大概是他……而我姓……”

  “大概体”大行其道

  日前,一名网友在网上的一条状态引发了各大社交网站网友的追捧和模仿。大概体的固定句式为:“大概你们都正常人,而我姓封。大概是他打麻将不喜欢赢钱,而我姓胡。”

  句式,前后两句是相反的意思

  “大概是他打麻将不喜欢赢钱,而我姓胡。大概是他有乳糖不耐症,而我姓唐。大概是因为他喜欢文科,而我姓李。大概因为他喜欢银,而我姓金。大概他较喜欢喵,而我姓汪。大概他喜欢实在的姑娘,而我姓庄。”

  以上是网友们模仿出来的句式,从此可以摸索出该句式的规律:“大概是因为他+adv(副词)/v(动词)+adj(形容词)/n(名词),而我姓×。”

  其中“adv/v+adj/n”和“×”谐音所指之物属性相反,比如“大概是因为他不吃大米,而我姓范”,“姓范”中的“范”则取了“饭”的谐音。联系整个句子的语境,可以看出,两个句子之间的属性相反。

  流行,在不经意之间

  根据网友们留下的截图,几乎多数线索都指向了人人网上一个叫“范雨晴 y”的网友。于是记者便顺藤摸瓜,找到了她的主页。

  这应该是一个住在北京的小女生,这是一个叫“范雨晴 y”的网友。在2011年7月1日23点30分之前,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在网上和朋友交换着各自的喜怒哀乐。可在那个时间,她发出了这样一条状态:“ 大概是因为他不吃大米,而我姓范……”

  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她和所有人的意料,这个看似无厘头的话语迅速在网友之间流传,并被群众的智慧加以改编,出现了众多的“大概是……而我……”的句式。就这样,“范雨晴 y”火了。

  无数好奇的网友追根溯源来到她的页面,给她留言,表达对她的崇拜,和她交流自己创作的“大概体”。也有人开始要加她为好友,要了解她的方方面面。这一切都与明星无异。

  面对突如其来的众人的关注,一开始她还能保持淡定。“范雨晴 y”尝试着把每一个慕名而来的网友当作自己的朋友,和他们像往常一样聊天、交流。可渐渐地,越来越高的关注,也让她产生了恐惧。“呃,我都害怕了我。”这是她回复一位加拿大网友的话。互联网奇特而又巨大的传播力显然出乎了这个小姑娘的想象。于是她开始听从朋友建议,修改自己的资料,隐藏起自己的隐私,甚至关掉了页面的留言功能。

  也许,这里藏着一个悲伤的故事

  记者无意再为这件事情继续炒作,也不愿再打扰这个女孩的生活。所以,尽管人人网提示可以用站内信与“范雨晴 y”联系,但记者最终还是放弃了采访她的打算。

  “大概体”为什么会红,可能谁也说不清,记者不能,“范雨晴 y”恐怕也不能,也许对社会学专家来说也很难。不过能肯定的是,文字中展现的些许无奈和自嘲也许真的击中了我们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

  一个网友在微博上说,这个句式也许藏着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为爱所伤的小女孩的身影其中包含着作者在感情崩溃后的无力感以及对爱情最终走向的无可奈何。

(责任编辑:UN005)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