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郭敬明回应炫富质疑 坦言最想改变的是身高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 [郭敬明回应炫富质疑 坦言:我最想改变的是身高]
郭敬明
郭敬明


郭敬明在片场给郭采洁说戏
郭敬明在片场给郭采洁说戏


《小时代》里的场景包括女生宿舍都极尽奢华
《小时代》里的场景包括女生宿舍都极尽奢华


郭敬明承认为身高问题而困扰
郭敬明承认为身高问题而困扰

  羊城晚报记者 余姝 通讯员 石珊珊

  作为当下国内青春文学的代表人物,郭敬明自出道以来就伴随着无数争议。如今,迈入而立之年的他,又多了一个称号新晋导演。6月27日,由郭敬明执导、改编自其同名小说的电影《小时代》登陆各大院线,截至昨日,票房已经逼近3亿元。一边是打破各项纪录的数据,而另一边则是排山倒海的质疑,有影评人公开表示:“《小时代》的炫富和堆砌达到一种病态的境界。”

  1

  关于片中角色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们”

  《小时代》的故事发生在上海,杨幂、柯震东、郭采洁等帅哥美女的加盟使该片阵容星光熠熠。谈到当初为何会选择这些演员,郭敬明说:“我自己写的这个故事,没有人比我更知道角色长什么样子。”

  羊城晚报:在确定演员的过程中,有没有跟投资方、制片人发生过分歧?

  郭敬明:我想到哪个演员,会让(柴)智屏姐帮我联系,因为很多演员是台湾的,我们之间是协作分工的关系。在选“唐宛如”一角的时候,他们本来不同意用“hold住姐”谢依霖。当时有很多质疑:她很红,但她不是电影演员,能演吗?而且投资方也有一个他们的演员想放进来。可是,我觉得她就是我心目中的人选,我写了这个角色,不可能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我就不断说服投资方,后来大家都同意这个原则最了解这个故事的人就是我,所以大家也就比较迁就我。

  羊城晚报:几个男主角怎么选出来的,一开始就想到他们了吗?

  郭敬明:柯震东是最早定的,因为他是柴姐的艺人,各方面都觉得很适合,所以没有太多的纠结。但是凤小岳演的“宫洺”选了很久。

  羊城晚报:有观众认为片中好多人物似乎都能找到你的影子,比如宫洺和周崇光。

  郭敬明:有一点吧,但是我的性格不像宫洺,我没有那么冷,也没有那么偏执,我可能更圆滑一点,更柔软一点。宫洺比较自闭、文艺、忧郁,对商业的东西很抗拒,而我一点都不是这种居家型的艺术家,我反倒是一个比较社会化的人,可以有足够多的应酬,可以有很商业的运作。我跟他只是有一些小习惯会比较像,比如像拖稿(笑)。

  羊城晚报:上海被你拍得很漂亮,甚至成了影片里的一个“角色”,你在拍这个城市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心情?

  郭敬明:我很喜欢这个城市,觉得它很有魅力它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其实就像我们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从19岁开始在上海生活,今年30岁,已经10年了,上海已经变成我的第二故乡,我是发自内心热爱这个城市,所以在拍它的时候也会有很多自己的情绪。

  2

  关于首次执导

  “我不会排斥商业的一面”

  从作家转行当导演,郭敬明面临着不断妥协的痛苦,而面对质疑和压力,他称有着自己的底线:“我的底线是不能动的,否则片子可以不拍。”

  羊城晚报:这次决定做导演,与中国电影市场的迅猛发展有关吗?

  郭敬明:其实也没有。我去年接触电影的时候,《泰囧》还没上,根本没有好的国产电影,大家都被好莱坞打得一塌糊涂。我们快要杀青的时候,《泰囧》上映,才改变了国产电影的格局。其实《小时代》开拍的时候也不是很笃定可以赚钱的,更多地还是想完成一个梦想。

  羊城晚报:第一次当导演,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郭敬明:当导演需要具备很多方面的能力,关键要有控制力。所以说,艺术家不一定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不是每个作家都可以当导演的。我还好,虽然是新导演,但不是新人,这么多年,该接触的都接触了,该认识的人都认识了。在跟柴智屏或大老板沟通的时候,别人也不会把我当做一个新人,他们明白我的能力,我的权力可能会比其他导演大得多。况且我做了多年公司,在图书的出版上也有了一些相关的经验。其实图书跟电影一样,都是艺术品,但不会排斥它商业的那一面,图书是要标着定价摆在书店卖,电影也是摆在院线,观众买票去看,所以再怎么艺术也不可能完全不商业,导演只能在中间做均衡。

  羊城晚报:你曾经说,从作家到导演,其实是一个不断妥协、扣分的过程,这个过程对你来说痛苦吗?

  郭敬明:对,但是我觉得首先要明确自己到底要什么。拍电影永远都不是想象得很完美拍出来就那么完美,很多东西是客观条件做不到的,但是有一些东西、一些层面是一定要坚持的,比如说“唐宛如”,我就一定要坚持那个演员来演,哪怕跟投资人翻脸我也不会妥协。我心里要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底线是一定不能动的,其他能舍弃的就舍弃。

  羊城晚报:你在片场有抓狂过吗?

  郭敬明:几乎没有,因为我本身的性格比较理性,不太会有那种比较焦虑或者暴躁的表现,不太会失控。我觉得你要在片场给你的团队足够的安全感和稳定感,如果导演失控了,那大家肯定就更害怕了。

  羊城晚报:私底下也没有发泄情绪?

  郭敬明:没有,我的性格就不是这样的。我遇到问题不会去纠结这个问题怎么样,我想的是如何来解决它。如果是我确实解决不了的问题,再纠结、痛苦也没有用。

  3

  关于观众群体

  “粉丝的作用只是一部分”

  “小四”郭敬明有一批人数众多的粉丝“四迷”。有人说《小时代》是一部“粉丝电影”,票房就是靠这些读着郭敬明小说长大的90后来支撑。对此,郭敬明回应:“电影就是造梦,看过的人就会喜欢。”

  羊城晚报:影片最让你得意的是什么地方?

  郭敬明:我觉得它带来了一种新的电影类型,而且最关键的是,它是一部很年轻的电影,你看完之后真的可以感受到年轻的气息,而不是一个年纪大了的导演拍了一部青春的片子,这个还是很有区别的。

  羊城晚报:有人说这部电影就是给中学生看的。

  郭敬明:其实很多年纪大的人看了也很喜欢,像我们的制作人,是一个40多岁的女士,她看了之后也很激动,她说她不觉得成年人会不喜欢。可能会有人说你这个电影太浮华、太不接地气,但是从电影的角度来说,电影本来就是一个梦,像《红磨坊》、《芝加哥》那些,更浮华、更不接地气,《钢铁侠》那些更是梦。《小时代》就是一个造梦的电影。

  羊城晚报: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是否已经把这个考虑在内了?

  郭敬明:我其实不太考虑观众什么的,其实都是我自己喜欢的东西。我的审美本身就是很主流的,说服了我自己其实也就说服了一大批主流的观众。

  羊城晚报:有人说《小时代》就是一部“粉丝电影”,你认为呢?

  郭敬明:我觉得“粉丝电影”是很难制作的,其实《小时代》也不是一个“粉丝电影”,如果它只有粉丝看的话,没有办法产生这么高的票房和关注度。粉丝的作用只是一个部分。

  羊城晚报:在内地作家里,你算是跟粉丝的关系处理得很好的那个吗?

  郭敬明:我其实不太接触粉丝,但他们对我很好,很爱护我。我平时太忙了,实在没有办法有很多的互动,跟他们私下聊天、吃饭、喝茶是不可能的,你能对着多少个人啊?一千个还是一万个?我跟他们的交流还是靠作品,他们喜欢你也就是喜欢你的小说、你的电影。

  4

  关于种种争议

  “物质本身并没善恶之分”

  对郭敬明的争议从来就没有断过,有人说他是“物质的奴隶”,而《小时代》中处处出现的名牌奢侈品更是将他推上了风口浪尖。对此,郭敬明回应道:“物质是我们这个时代避不开的问题,只不过我是第一个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人。”

  羊城晚报:这两天你频频在微博上说“放过我吧”,是因为压力很大吗?

  郭敬明:压力最大的应该是在电影跟公众见面之前,我会担心大家喜不喜欢、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第一场点映之后,看到大家的欢笑和眼泪,我就放心了。对我来讲,只要票房正常、不让投资人赔钱就好,没有多大的野心。我更注重观众的体验,而那些没看过电影就批评你的影评人,不用去管!

  羊城晚报:有人统计过,《小时代》里出现了近百个奢侈品的镜头,因此影片遭遇了很多批评,有人说它炫富,宣扬物欲。

  郭敬明:其实这部小说五年前出版的时候就已经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所以电影一定会放大这种争议。但我觉得,人们会渐渐意识到物质和名牌是避不开的,满大街都是,你转个头就会遇到。如果小说不写、电影不拍,这些东西就不存在了吗?我觉得可以勇敢一点,大家来讨论它是好是坏,你是凌驾它还是做它的奴隶,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看法。其实捅破这层窗户纸不可怕,问题就是我是第一个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人,大家第一次赤裸裸地去面对关于物质的讨论,大家可以开放一点,不用觉得物质、财富都是洪水猛兽。

  羊城晚报:你说有的人成为物质的奴隶,有的人掌控物质,这二者之间的分界线在哪里?

  郭敬明:这要看你的灵魂有没有强大到去征服它,抑或是被它征服,这是一个人格建立的过程。我刚开始接触奢侈品的时候觉得那些东西很厉害,有一种被臣服感。但当我接触更多之后就发现,那些LOGO并不重要,我在乎的是它的品质、文化,那些商品上真的凝聚了很多心血。奢侈品文化在中国流行不超过十年,一定会有一个激烈的对抗阶段,其实美国上世纪70年代也是这样,大家都对抗,在这个社会浪潮里面你会经历阵痛,但是你不可能拒绝物质。

  羊城晚报:你对物质的看法是不是也融入到电影里去了?

  郭敬明:我觉得物质不需要特别去定义好或者不好,就像一把枪在警察手里和在杀人犯手里是完全不一样的功用,但这支枪本身是没有善恶的。有些人是通过犯法或者违背道德去敛财,这种的确是应该抨击的;但有些人是辛勤工作赚到钱的,干吗要被仇视呢?我怎么去享受自己赚到的财富是我的权利,你不能剥夺人家的权利,不要轻易审判别人。不过,这些观点在这部电影里表达不了,它有三本小说,这部电影讲的只是第一本小说的前半部,年轻人为了梦想去奔跑追逐,很美好很梦幻,但青春到最后还是得面对残忍的现实,这些要放到后面几部电影慢慢去讨论。

  5

  关于自身问题

  “我最想能改变的是身高”

  郭敬明的身高一直让他成为许多人取笑的对象。对此,他承认自己会介意,但不得不学会接受这个现实。

  羊城晚报:你是不是一个不管外界评价、内心很强大的人?

  郭敬明:我头两年比较脆弱一点,后来就好得多了,越来越不在乎了。现在依然会有些影响,但要看那个非议是什么,如果人家讲得很有道理,比如“小四,你这个光用得不好、那里剪辑有问题”,这种客观的评价是一定要听的,我甚至希望听到更多这样的信息,我可以成长得更快。而面对无端的非议,我会更冷静,也会更释然。

  羊城晚报:如果你可以改变你的性格、外貌等方面中的某一样东西,你会想改变什么?

  郭敬明:身高。

  羊城晚报:身高对你有很大的困扰吗?

  郭敬明:在早几年会困扰,当时自己也没有那么强大,到今天已经稍微好了一点。每当别人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都会说,我能怎么办呢?你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吗?这个不是可以改变的缺点,我觉得拿这个说事的人,本身在道德上是有问题的。就像你去问一个瞎子:“你为什么看不见东西?你为什么要靠拐杖走路呀?”这不是你人性的缺点,也不是你能够改变的道德上的问题。那你要去骂我爸妈吗?我觉得这个东西讲多了就没有意思了。

  羊城晚报:父母会为你现在的一切感到骄傲吗?

  郭敬明:他们很骄傲,但是看到关于身高这些议论,他们也会难过,他们会觉得很对不起我。我就安慰他们说,没事,没有关系。但作为一个母亲,她可能会觉得比较内疚。

  余姝、石珊珊

news.sohu.com false 新华网 http://www.zj.xinhuanet.com/newscenter/2013-07/02/c_116377762.htm report 6366 郭敬明郭敬明在片场给郭采洁说戏《小时代》里的场景包括女生宿舍都极尽奢华郭敬明承认为身高问题而困扰羊城晚报记者余姝通讯员石珊珊作为当下国内青春文学的代表人物,郭敬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