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新闻1+1:取消失责父母监护权是万不得已的办法

来源:央视网

  《新闻1+1》2013年7月5日完成台本

  ——取消失责父母的监护权,可不可能?

  (节目导视)

  解说:

  赤身抽烟的孩子,智障失责的父亲。

  记者:

  旁边这位是谁啊?

  周龙龙:

  这是我爸。

  周龙龙父亲:

  这是我闺女。

  解说:

  女孩沿街裸躺,父亲拒绝救助,并非各例的遭遇中,谁才能给孩子该有的尊严和爱护。

  记者:

  他要回家呢?

  小强父亲:

  那我也不管,我不能跟前养一头狼。

  解说:

  家庭暴利辍学、流浪,石家庄救助站内的特殊小学里,他们是一个个深陷困境的学龄儿童。

  小强:

  写在砖头上,写到了50多次。

  记者:

  为什么还数着自己饿的次数呢?

  小强:

  我就是看看什么时候能够饿死,饿死我算了。

  解说:

  国家启动流浪孩子回校园活动,试点石家庄救助站面对家长的监护不利,决定第一个吃螃蟹,要把孩子的父母告上法庭。

  记者:

  如果救助站成了你的监护机构,你愿意吗?

  小强:

  愿意。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取消失责父母的监护权 可不可能?”

  视频来源:江苏电视台

  记者:

  你叫什么名字?

  周龙龙:

  周龙龙(音译)。

  记者:

  今年多大了?

  周龙龙:

  6岁。

  记者:

  旁边这是谁啊?

  周龙龙:

  这是我爸。

  周龙龙父亲:

  这是我闺女。

  评论员 白岩松:

  这两天这个女儿和父亲的故事呢,相信刺痛了很多人的心,最初人们看到的照片是这个小女孩什么衣服都没有穿,睡在路边,而且还在抽烟。后来,人们得知她的父亲其实是智障,一直在乞讨。很多人在内心被刺痛的同时,也在关心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如何帮着孩子把衣服穿上这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如何帮助她把尊严穿上,尤其是把给穿上。

  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那么针对刺痛我们很多人心的这个小女孩的故事,我们进行材料,了解了这样一些细节。其实这个小女孩不是6岁,她只有4岁,她的妈妈早就跑了,她的爸爸并没有好逸恶劳,而是因为是智障。这个孩子没有户口,原因是因为她是非婚生的孩子,所以没有上户口,但是最新的好消息,他们的村打算在2天之内给她上户口。这个救助没有原因不在于救助站,而是她的父亲多次拒绝进救助站,而救助站想要救助人必须是被救助者自愿的这样一种原则。最后是上学,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未来,父亲当时说我们就是想要钱,要点钱之后让孩子将来上学。

  母亲已经跑了,但是父亲是智障,不能很好地监护起这个才4岁女孩的未来,否则不会出现光着身在在街边睡,而且抽烟这样的一些镜头。可不可以取消这样父亲的监护权。接下来我们要首先连线北京青少年法律研究中心的主任佟丽华,佟丽华律师你好。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 佟丽华:

  岩松你好。

  白岩松:

  其实这个女儿跟父亲的故事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做这样的一个大胆的假设,不知道够不够大胆,是否可以取消虽然他本身可能有爱,有很多想去努力的地方,但毕竟是智障,因此很难维护起这个女儿的监护权,可以用法律取消他的监护权吗该怎么做?

  佟丽华:

  我认为如果单纯因为父母是智障包括经济上的问题,来撤销父母的监护人资格这显然是不合适的。撤销父母的监护人资格的前提应该是父母侵害孩子权益。你比如,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有严重的家庭暴利,也就是严重侵害孩子权益的情况。这种情况对政府而言,相关的当地的有关部门而言,更应该是给这样的家庭提供帮助。

  白岩松:

  那您觉得最好的解决方案不是要取消他父亲的这个监护权,现实中将来可能会遇到很多的挑战,他的父亲毕竟是智障,而母亲已经跑了。

  佟丽华:

  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来说到底谁来担任这个监护人资格,你比如来说,是不是其他的近亲属可以帮助照料,政府在经济上给予帮助,这个当地有关的这个部门是不是能给予这个在教育上包括父母的治疗上给提供进一步的帮助,我认为这些都是可以考虑开展的工作。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一开始佟丽华律师给了我们这样的一个建议。不过这个小女孩所引发我们的思考呢,这还刚刚开始。因为还有很多的孩子其实是流浪儿童,他们的父母可能是真的失责的父母,该不该取消他们的监护权,从今年6月1号开始,民政部等十部委开始推出流浪儿童进校园这样一个活动,石家庄的救助站就做这样的试点,不仅仅是办了学校,接下来他们有一个到现在为止还让很多人会觉得非常新鲜的动作,那就是打算动用法律的武器,对这些流浪儿童有一些已经失责的父母来希望用法律取消他们的监护权,可行吗?来,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记者:

  你为什么还数着自己饿的次数呢??

  石家庄市救助站未成年人保护中心 小强:

  我就是看看什么时候能饿死,饿死我算了。

  解说:

  在石家庄市平安公园一个凉亭旁的石头上,每饿一顿小强都会画上一个记号,不到一个月就记了50次,小强刚出生,母亲就离家出走,6岁时他跟父亲从东北来到石家庄。14岁的他已经辍学3年,最近一次被父亲毒打一顿后离家流浪。

  小强:

  反正他也不要我了,白眼狼、赶紧滚,就这样说我。

  解说:

  今年5月,流浪的小强第三次被送到救助站,经过多方打听记者在一个夜市找到了卖饮料水果的小强父亲。

  记者:

  孩子你还愿意接吗?

  小强父亲:

  说心里话,现在我不想接,我接他也没用,接回来他还走。

  记者:

  他要回家呢?

  小强父亲:

  那我也不管,我不能跟前养一头狼。

  解说:

  在石家庄市救助站像小强这样遭遇监护人遗弃的并不是个例,在103宿舍,4岁的亦寒(音)是被自己的母亲送到救助站,然后母亲就不知所踪。103宿舍的小飞是直接被遗弃在救助站门口的。

  记者:

  他就把你搁在这就走了?

  小飞:

  是。

  记者:

  路上你没有问他吗?

  小飞:

  不敢问。

  解说:

  14岁的小飞已经记不清被他的姐夫扔掉了多少次,以前是扔到火车站被救助站送回家,这次是直接把他扔到了救助站门口。

  石家庄市救助站 工作人员:

  (他)戴了一个小太阳帽,在我们这个墙这儿,算是徘徊吧,从这边走到那儿,这肚子前边全是紫的(伤疤)。

  解说:

  小飞说,贵州的父母早就没有了,姐夫经常打他,遗弃他,不让他上学,姐姐没有办法。

  字幕:记者给小飞家人打电话

  记者:

  你们能来接他吗?(电话)挂了。

  记者:

  你在唱什么歌呢?

  小飞:

  充满我的爱。

  小强:

  他不听话挨打了。

  记者:

  你还笑呢?

  小强

  我幸灾乐祸呢。

  小强:

  那会儿我爸拿个木头棍顶上带着钉子,把我脑袋这块打出血了。

  解说:

  小强还不知道,救助站正在做可能改变他命运的事情。他们正在向律师咨询能否打一场监护权官司,让救助站来获得监护孩子的权利。

  石家庄市救助站站长 白月成:

  他父亲不管他了说自生自灭,我想原来民政部,民政部一个副部长说,救助管理机构能不能打一个官司,说把这个监护权给夺过来给拿过来,说我们全国还没有这个案例呢。

  石家庄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苏跃龙:

  如果说父母就是有监护能力,就是不尽监护责任。那么咱们这个机构可以代表未成年人要求法院来撤销他(的)监护资格。

  解说:

  这天,救助站约小强父亲来商量监护权转移事宜。然而约定的时间小强的父亲却并没有来,记者找到他时,他说生意太忙,没有时间去救助站。

  记者:

  他又觉得你说话不算数,是不是?

  小强父亲: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实在没办法,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

  记者:

  他有三四年都没有上学了。您觉得作为家长,您有监护上的责任吗?

  小强:

  有,我也找学校了。说实话有的学校要钱,孩子户口毕竟在老家(吉林)。

  记者:

  外来打工这么多人,人家不都也上学了吗?

  小强父亲:

  也许是我没有熟人吧,人际关系不行。

  解说:

  小强辍学的三年,父亲曾拿铁链子把他拴在家里。

  记者:

  孩子毕竟不是动物,你拿铁链子拴他,您觉得对他好吗?

  小强父亲:

  当时没办法,他往外跑,跑完后没办法,只能找他。

  白月成:

  不保护孩子,他的一生就毁掉了,他只能再出去流浪。

  记者:

  (如果)救助站成了你的监护机构你愿意吗?

  小强:

  愿意。

  记者:

  如果(救助站)通过法律渠道争夺小强的监护权,您怎么办啊?

  小强父亲:

  他才起诉不了,只要是我不同意,那他也没办法。

  白岩松:

  小强的父亲明确地表态,最后话还很硬,监护权这事你拿不走,只要我不同意你还是没办法。我们还是要在法律方面去进行相关的专业咨询,继续连线北京青少年法律研究中心的主任佟丽华。佟律师,这个故事呢,相信您也了解了一点您也看了,那么现在他跟前面的不一样,就说他的父亲实质上已经把他推上了流浪之路,也用铁链子去拴他,而且拒绝说我才不接他呢,那不是养条狼吗?但是真要用法律武器要剥夺他的监护权的时候,他又不干,你觉得这条路走下去会成什么样,他的监护权会被取消吗?

  佟丽华:

  这样有几句话,第一个我鼓励当地的救助站来起诉这样的父母。也就是说,如果父母严重不履行责任,把孩子推向社会,或者实施严重的家庭暴利,也就是侵害孩子权益,包括我们说的像铁链子拴这种情况,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鼓励救助站依法提起诉讼来申请法院撤销监护人资格这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就像您说的,这个案子和前一个案子最大的一个不同,前一个案子是父亲自身就有病,自身这个监护能力就有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更多的需要的是帮助,但是在这个案子当中,更多的是需要的干预,也就是政府的职责是不一样的。第三个,当然我们一直在讲,就是撤销监护人的资格是最后不得以而为之的办法。

  白岩松:

  你觉得如果因为现在石家庄的救助站采用法律这样的方法可行度高吗?最后的结果能如愿吗?

  佟丽华:

  可行度非常高,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我们1991年的就已经明确规定了,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法院提出撤销监护人资格的诉讼,这个法律已经20多年了,但是非常遗憾这样的条款几乎再沉睡着。

  白岩松:

  没错,这正好是佟丽华律师我要问你的因素,为什么其实很多事情我们作可能都看不过去了,觉得该取消监护权,但是这样的案例、判例实在少之又少,背后有什么样的因素在吗?或者说我们传统的观念或者怎么样?

  佟丽华:

  三个问题。第一个谁来起诉,第二起诉了以后法院敢不敢判,第三法院不敢判的根源,是判了撤销监护人资格以后孩子谁来养育。那么这个案子当中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救助站在养这个孩子,法院判决没有后顾之忧。 救助站愿意来提起诉讼,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案子是一个非常好的案子,我们非常鼓励在司法实践当中能够对一些特别不负责任的父母采取法律措施。

  白岩松:

  还遗留一个问题,因为18岁之内小强必须还得有监护人的,如果过两年人父亲不管是真的假的,提出特好的方式再回来要监护权,法律怎么回答?

  佟丽华:

  法律现在规定了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程序,没有规定如何恢复监护人资格的程序。我想解释的是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我们说首先是血缘关系,其次是法律关系,如果因为父母违法,你比如侵害孩子权益,被撤销了监护人资格,那么从现有的法律程序上来说,是很难被恢复的。从未来的角度来说,如果说这个孩子还愿意来照顾看望你的父母,那是他的这种,我们说的你道德严因素在起作用,从法律上来说这种关系被解除了。

  白岩松:

  一会儿有相关的疑问的时候再向你咨询,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石家庄救助站并不仅仅说针对小强对孩子要帮着他起诉,取消父亲的监护权,其实要回到最本质的地方,救助站要建学校,让流浪的儿童有学可上,这是一种怎样的实践,可行吗?能长久吗?

  央视记者刘楠:

  “这少年便是闰土”。熟悉的教材,专业的老师,一到六年级的学生还有和别的学校统一的考卷。除了规模小点,这个学校看似与别的学校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有的孩子呢,会突然跑出来对着自来水管喝上几口,有的孩子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是已经有走南闯北的流浪经历。实际上这里是设立在救助站里的一所特殊小学。

  记者:

  人家都上课你在这睡觉?

  小强:

  要不就是上二楼看电视,我早就不上学了。

  解说:

  在石家庄救助站未成年保护中心的学校,14岁的小强特立独行。一个月前,在外流浪的小强第三次被送到了这里,然而别人上课他在玩耍,别人洗澡他堵下水道,事实上他已经三年没上学了。

  记者:

  这是什么?

  小强:愤怒的小鸡。

  记者:

  你评价自己是什么样呢?

  小强:

  倒霉小孩。它一飞就掉下来了。

  解说:

  今年6月,民政部等10部门联合部署了流浪孩子回校园活动,作为全国未成年保护工作的试点单位,石家庄救助站里的小学就是专为流浪辍学的孩子而设。然而学校有了,让流浪孩子恢复学习却并不容易。

  本台记者刘楠:

  设在值班室旁边的103宿舍很特别,这里的孩子都是反复流浪,饱尝过饥饿感。小强在来这里之后还在抽屉里藏过6个包子,13岁的他只上过小学1年级,而同宿舍同样是13岁的小飞,从来没有上过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小强:

  那个在这,白教你了。

  解说:

  学校的楼道里,常能听到小飞的歌声。他在一个月前,被姐夫扔到了救助站门口,来时身上满是伤痕。在石家庄救助中心这所特殊的学校里,25个孩子,有25个叫人辛酸的故事。他们有的曾流浪街头,有的就在救助站里出身,有的则是父母双亡,面临困境。

  小建:

  救助站不可能供你一辈子,你有胳膊,你有腿,你不能老在这儿。

  解说:

  小建、小强、小飞都在103宿舍,年龄也相当,而小建今年就要升初中了,在未保中心,小建是唯一一个在站外小学读书的,平常住校,周末回到这里。和小强一样,因为家庭原因他曾多次流浪拒绝回家,最终白站长和他的家长商议,由救助站临时接管他的学习生活,然而外面却没有学生愿意接受这个流浪过的孩子。

  白月成:

  一听说是流浪过的孩子,学校不愿意接收,怕影响这个班集体,有所隐瞒(流浪经历)才找到学校。通过一段学习以后,班主任发现了,我说这个孩子流浪过,绝对是非常聪明,没有恶习,当时我保了,我说(如果有恶习)随时给我退回来。

  解说:

  小建还是留在了白站长通过朋友联系到的学校,但是中心里的其他孩子怎么办?困境之下,去年救助站决定自己办一所小学,聘请专业老师,完全按照正规小学标准设置课程,这在全国首屈一指。

  白月成:

  老师可以根据(他的)水平自由决定(他)在哪个年级,比方说他流浪两年了,岁数大一点的话,也可以从一年级开始,也可以比较灵活一些。

  白岩松:

  这种实践非常温暖,但是在现实当中当然也会遇到一些尴尬,因为它学校不在教育体系之内,接下来涉及到升学等等的时候都会遇到一堵墙。但我想这也正是实践的意义所在吧,石家庄的救助站不仅停留在此,他还往跟根上找,寻找这些辍学可能流浪的孩子,如果遇到个别有一些真的失职的父母,是否也可以取消他们的监护权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解说:

  石家庄市救助转此次来到这里,就是要接辍学后可能会流浪的孩子到站里的学校就读。12岁的大儿子已经辍学2年,10岁的小女儿也面临辍学,这是石家庄救助站在元氏县一个农村摸排走访发现的情况。

  石家庄元氏县褚家庄村 村民:

  越大越花钱越多。

  解说:

  母亲有精神障碍,父亲早年打工遭遇煤矿坍塌,头和腰都受过重伤无法干农活,这个家庭的窘境,超过常人想象。吃不起菜,用不起电,电视机和电扇也都是坏的。

  救助站工作人员:

  你跟孩子说说上我们那儿上学行不?初中、高中、大学,他要是能考上大学一直想帮助他一下。

  村民:

  她主要是怕,没去过外面。

  解说:

  经过一番心理挣扎,妹妹终于决定去石家庄未保中心上学。但是辍学两年在县城的哥哥,家长却没有联系方式。

  央视记者刘楠:

  这可能是一次最尴尬的寻找,关于12岁的辍学男孩昆明,既然他所有的亲戚都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我们唯一知道的信息,就是他在县医院附近跟着一户人家蒸馒头,每几个月才回家一次。现救助站的人用了两天的时间,一户一户地询问,卖馒头的人家,终于找到了他。

  解说:

  原来12岁的哥哥昆明就在同村的一个婶子刘巧燕家里。

  石家庄元氏县 刘巧燕:

  馒头(蒸)出来以后,他就往这个笼屉上摆一下。

  记者:

  那您现在给他工资吗?

  刘巧燕:

  不给工资。跟俺闺女有时候闲下了,打扫打扫卫生。一个小时左右。

  解说:

  刘巧燕说昆明不是童工自己家已经有三个孩子,他是看昆明在家里可怜吃不饱饭,收留他在这里,然而邻居们却向记者证实,昆明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两年。

  刘巧燕的邻居:

  从早起下午,晚上有时间小孩还在这个马路旁边,还蹲着卖呢。

  刘巧燕邻居:

  四笼,这么高,都快翻车了,我看挺受罪。

  刘巧燕的邻居:

  假如用我们她一天给30块钱,我们还不干,他们雇佣童工。

  解说:

  石家庄未保中心的万站长希望能接昆明去救助站的小学读书。然而一上午的说服,昆明却不愿意离开。

  记者:

  为什么不想上学呢?

  昆明(河北元氏县褚家庄村辍学儿童):

  因为学不进去。

  记者:

  班里有要好的同学吗?

  昆明(河北元氏县褚家庄村辍学儿童):

  没有,有的还欺负我,看我家穷。

  解说:

  昆明还告诉记者,因为父母没有领结婚证,没有出生证明,他的户口一直办不了。

  昆明:

  最大的心愿是上户口,别人家的孩子都有户口,就我一个没有,别人都说我是黑人,长大了无法工作。

  解说:

  收留昆明的刘巧燕说,她当过七年代课老师,对于孩子的辍学,她认为应该是家长的责任,自己无能为力。

  记者:

  去年毕节有几个流浪辍学的孩子闷死在垃圾箱里的事你知道吗?

  刘巧燕:

  知道。这都是属于政策管理不严格,说起来是九年义务教育全免费的全免费的,家长们都不拿孩子的学习当事儿了,没什么约束。

  字幕:12岁的云南已到石家庄市未成年保护中心学校

  10岁的昆名留在元氏县继续辍学蒸馒头

  云南:

  一辈子卖馒头多没出息呀?以后长大还想干吗呢,还想蒸馒头啊?

  昆明(元氏县褚家庄村辍学儿童):

  别管了。

  云南:

  我是你妹妹,我管不着你的事,我长大以后真不管你的事啊。

  昆明(元氏县褚家庄村辍学儿童):

  没你事。

  白岩松:

  妹妹似乎在行使监护权,但是让人很心疼,接着来马上要继续连线佟律师。

  佟律师,如果要在去这个寻找辍学孩子的过程当中发现个别家长不是因为钱的确因为态度和其他的因素,不能很好地行使这种监护权的时候,谁该去起诉他,这个社会如何拿起这个权利来,帮助更多的孩子?

  佟丽华:

  我认为实际上一定要明确,通过法律来干预,来撤销监护人干预,这是最后不得以而为之的办法。我们政府更多的职责实际上是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监督发现孩子在家庭当中存在的问题,这是第一个方面。另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给家庭提供服务,无论是物质上的帮助,还是教育方法上的帮助,还是经济上的帮助,这都是我们服务的最主要的内容。只有通过服务,才能够有效地改善孩子家庭当中生活的环境,那是一个最主要的工作。

  白岩松:

  遇到个别万不得已情况下的时候又应该果敢地拿出法律的权利来。

  佟丽华:

  是这样,如果是万不得已那必须拿起法律的武器。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佟律师给我们带来的解读,希望这个问题也留给社会更好地去思考,我们应该如何更好地去做。

  接下来这个周末,我们依然要面对这些天来一直在做的就业有位来这样的一个公益活动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但是我们觉得最主要的是,让已经进入7月份,还没有找到自己人生第一份工作的高校的毕业生,赶紧透过就业有位来这样一个窗口推开这扇门,看很多的企事业也在提供就业岗位。如果能在这个过程中,找到适合你的第一份工作,企事业单位也拥有人才,何乐而不为呢?来让我们一起去关注就业有位来。

news.sohu.com true 央视网 http://news.sohu.com/20130706/n380853351.shtml report 10518 《新闻1+1》2013年7月5日完成台本——取消失责父母的监护权,可不可能?(节目导视)解说:赤身抽烟的孩子,智障失责的父亲。记者:旁边这位是谁啊?周龙龙:这是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