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瞭望东方周刊 > 最新文章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广东药交所蹒跚起步

来源:新华网-瞭望东方
原标题 [广东药交所蹒跚起步]

  【编者按】

  2013年5月底,广东省药品交易新规公开征求意见,却遭遇多家医药行业协会和众多行业人士的炮轰。

  原本有消息称广东方面将适当调整,7月正式试运行,不料因探索落地不顺,新规并没有如期施行。广东新规最大亮点就是创建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药交所”),实现竞价、交易、支付、融资、监管全程在线。

  2013年1月,广东就曾传出消息,称将摒弃目前各方都有意见的集中招标采购方式,花大气力调研、攻关,寻找新出路。

  他们或许不曾料到,这一呕心沥血研发出来的,旨在减少政府干预、加强市场作用的新出路仍然招致各方抨击。行业组织批评它“政府主导”色彩太重,甚至阻碍了市场竞争。

  最近一年来被炮轰的不止于广东新规,之前湖北、安徽等地的新尝试都曾深陷争论。各地方政府或许各有考虑,从喧嚣中也能看到药品企业的利益诉求。

  目前的集中招标采购令各方不满,究竟怎样的招标方式才能调和众口?彻底取消就能令各方称心如意吗?现实的做法又将如何?利益博弈的实质是什么?未来又将如何发展?

  广东药交所蹒跚起步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十多年来一步步被异化,将错就错走到今天,钱花了,事情却没办好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刘武 | 广州、北京报道

  2013年6月21日正式挂牌成立的广东药交所,因交易规则存在较多争议未正式定稿,未能在7月1日如期试运行。

  广东是最早启动医药阳光采购平台的省份,作为改革先锋一直备受称道。而这次对药品招标采购制度的改革,却广受质疑。

  现行药品招标采购制度并没有完全达到设立之初的预期,甚至被指责已经异化成一项“腐败工程”,各方都有较大意见,但一时也难以改换。

  药交所能否理顺复杂的利益关系?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宪法对本刊记者表示:“做好做细药交所这件事,需要一批人去拼命,包括官员、学者和行业人士。”

  广东药招金蝉脱壳?

  “广东是最先开展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省份之一,现在又金蝉脱壳了。”李宪法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

  李宪法认为自己“所言有据”。2013年5月17日,广东医药采购平台公开发布药品交易新规的征求意见稿,其中已找不到“招标”字样,取而代之的是“交易”,同时负责解释的机构也指定为“广东省药品交易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筹)”。

  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后,被多家行业组织称为“唯低价是取”,要求作“根本性修改”。此外,一些医疗卫生领域的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集中讨论后,也向广东省提交了修改建议。

  药交所建设主体之一的南方产权公司党委书记胡军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药交所平台系统已测试完毕,只等省里的交易规则定稿后试运行。”

  据悉,广东省相关部门在6月初递交了经过微调的送审稿,但至今未知进展。7月4日广东省卫生厅发布基药增补目录,超预期大幅扩容基本药物品种,使得行业分析人士一片惊叹,推高了对广东药交所正式运行的预期。

  事实上,在年初召开的广东省卫生工作会议上就传出消息,广东将改革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探索建立第三方医药全流程电子交易平台。

  当时,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陈祝生对外界表示,该系统跟现行阳光采购最大区别是,政府以主导和监管为主,不再参与医药采购的具体事务。在政府给出的价格范围内,由药品买卖双方在第三方平台上竞价交易。这个第三方交易平台就是现在的广东省药交所。

  广东省自2006年开始实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多年来效果有限。分管卫生的广东省副省长林少春曾在谈及此事时说:“医生不满意,药商不满意,各级领导也不满意,吃力不讨好。”

  同时,检察机关的数据显示,由于政府行政参与太多,近两年来广东省药品采购过程中腐败案件多发。2012年以来广东医疗卫生系统商业贿赂犯罪,无论是案件数量还是涉案数额都远超2011年同期。

  相关决策层遂决心放弃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模式。

  2013年1月初,时任广东省卫生厅厅长的姚志彬向外界透露:“广东省药品采购将不招标,而是建立第三方医药电子交易平台,让大家在上面竞价。”

  此举被寄予遏制腐败的期望。同时,药交所也被期待能降低药价。

  “药交所模式”最早于2010年在重庆出现。公开信息显示,重庆药交所正式上线交易一年后,药品采购价格平均降幅达28.07%,单品种最大降价幅度达81.54%。直接降价累计近10亿元。这个降价水平,对一些以“降药价”为首要目的的地方政府而言,无疑具有巨大吸引力。

  广东省医改办和其他相关政府部门以及民间机构,都曾到重庆药交所实地调研,也有部门考察了国外做法。

  于是,广东决定探索建立这种“政府主导、市场运作”模式的第三方医药电子交易平台。政府负责建立平台,并发挥产品入市价格制定和行业监管的职能;医疗机构通过药交所平台直接与医药企业在线交易,也减少了一些中间环节。

  广东省药交所为企业和医疗机构提供“在线交易、在线竞价、在线结算、在线融资、在线监管”的“五个在线”服务,以及其他衍生金融、信息等服务。为此,据悉药交所拥有各大银行给予的药品交易捆绑授信500亿元。

  逼出来的药交所

  2013年6月底,本刊记者在广东调查期间,多位业内人士称药交所规则的修改集中在卫生厅进行。卫生厅内部人士却说,卫生部门并没有最终决定权,只是担当组织者角色。

  此前在广东业内有传言称,国家卫计委相关司处官员对广东药品招采新规持反对态度。而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宪法在接触卫计委官员之后说:“他们没有表达态度。”

  正因如此,广东省卫生界有人士认为,广东药交所受到了国家层面的鼓励。

  业界对药交所模式褒贬不一,有专家认为该模式正在为国家医改积累经验,提供重要参考。

  也有人泼冷水。

  2013年6月8日的行业座谈会上,澳利达医药集团董事长周有财说:“药品是一种特殊商品,用股市这种电子交易平台来操作是一个不严肃的行为。网上交易最终将导致企业恶性竞争,把医药产业推进陷阱。”

  梳理广东药品招标采购历史,可以看出,药交所实际上是被逼出来的。

  2007年前后,药品企业为抵制招标采购的专家评议环节对药价压价过低,七成品种采取乱报价、高报价的方式,让各方左右为难。

  此外,由于这些年药品价格形成机制不完善,药价虚高和药价虚低同时存在,其根源均指向招标环节。

  2011年广东省两会上,致公党广东省委提交了一份名为《药品招标后实际价格变化趋势调查及建议》的提案,用翔实的数据直指药品“越招越贵”。

  与此同时,医药采购环节成为贿赂犯罪的重灾区,占查办贿赂案的九成以上。检察机关据此认为,医疗产品价格虚高是一个重要原因。

  曾经被卫生界高层高度评价的广东高州医院模式,后来因为“回扣门”被拉下神坛。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也表示:“现行药品招标采购政策被异化。广东探索建立药交所的一个原因,也是为了斩断医药灰色利益链。”

  药价虚低则可能导致药害事件。2012年年初,“毒胶囊”事件震惊全国消费者,被曝光的多个品种多个批次出现在广东药品采购目录中。有药企说,“毒胶囊”是被低价中标“逼”出来的。

  “现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很多措施,都是通过政府红头文件实施的。”李宪法对本刊说,“企业一般又不会告政府。谁会去找死?”

  不过,现实中真有较真的人。

  2010年,因怀疑自己旗下三家公司受到药品招标不公对待,且投诉无果,重庆长龙实业集团董事长刘群将重庆市卫生局告上法庭,刘群公司一审胜诉,重庆市卫生局为此受到批评。

  刘群曾直言不讳地称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已异化成一项“腐败工程”,形成了一个包括以卫生部门为主导,各政府部门和企业、医院共同参与的庞大利益链。

  这样的药品交易环境,以及新医改新政策的影响,一定程度上促使了药交所模式的出现。

  不能承受之重

  广东省对“药交所”寄予厚望。在决定放弃集中招标采购之前,广东省医改办等部门曾前往重庆考察药交所等国内外机构实地调研。

  无论是广东还是重庆,政府的初衷都是希望通过严密、系统的制度设计,挤掉药品流通环节层层加价的“水分”,乃至逐步建立药品价格发现机制和合理的价格形成机制。

  一些专家分析,当前医改局面复杂,突破口非常有限。一些地方政府希望通过深化医药物流体制改革闯出一条路,也就选择了从解决老调常弹的“中间环节过多”问题入手。

  因此,药交所不仅被当做药品的“交易平台”,还往往被附加规范医药流通、降低药价的功能,甚至嵌入监管平台的职能。

  重庆药交所就希望借助药交所平台搭建一张监管网,食品药品监督部门、卫生部门、物价制定部门、纠风办等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管控。甚至还有监管部门希望通过药品交易,促使行业提高集中度,改变小散乱的现状。

  但是,药交所能否背负得起如此之多的期望?

  显然,一条完整的药品流通供应链,从企业生产到医生处方,涉及环节众多,需要各环节共同做到阳光、合理。即便招标采购降低了药价,也不意味着患者医疗费用一定会降低。

  2013年6月24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药学部副主任邱峰对本刊记者表示:“药交所的反腐效果还是很好的,也能够降低药价。”但他不愿透露关于医疗费用等信息,该院相关负责人也不愿意回答。

  刘群则对本刊表示:“药交所创新之处在于规避了以前药品招标的暗箱操作,打破了医药企业窝里斗。它的不足之处在于,仍然没有跳出‘唯低价是取’的怪圈,仍可能成为医疗腐败的保护伞,仍然会带来大量的浪费。”

  李宪法肯定药交所的方向,但也有所担忧。他认为,十多年来药品招标采购制度一步步被异化,将错就错走到现在,钱花了事没办好。药交所如果做细做好,将是药品招采最后的归宿,也是最好的归宿,但不能纵容各地自行其是,重复建设。

  他向《瞭望东方周刊》解释:“药交所是组织化程度更高的药品流通方式,专业性更强,要是路再没找准,又做不细,将面临更大的失败,造成更大的浪费,甚至地方保护主义还会割裂全国统一市场。”

news.sohu.com true 新华网-瞭望东方 http://news.sohu.com/20130805/n383387875.shtml report 4609 【编者按】2013年5月底,广东省药品交易新规公开征求意见,却遭遇多家医药行业协会和众多行业人士的炮轰。原本有消息称广东方面将适当调整,7月正式试运行,不料因探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