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被拐婴儿获救后遇尴尬:亲生父母为钱不愿接回

作者:薛雷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亲生父母无人认领 收养户舍不得放 福利院不愿接收

  获救被拐婴儿:哪里是家?

  8月20日,徐州铁路警方宣布破获一起重大拐卖婴儿案,10名被拐婴儿全部获救。然而,看似皆大欢喜的故事,却很快又陷入到另一团矛盾和尴尬当中。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被解救婴儿的亲生父母并不愿将孩子接回,而链条另一头的收养户又强要挽留,孩子们有家不能回,民政部门又拒绝收留,目前只能留在买婴人家中。

  拐婴案虽被破获,但案件的善后工作却像这些孩子一样,陷入了无法退回,也无法前行的“烂尾阶段”。案件参与者无不困惑:凉山山区自己家中、东部地区养父母家中、社会福利院,哪个“家”能让孩子合法又幸福地成长?

  1

  家乡凉山:少一个孩子少一个负担

  年收入2000元的现状,让一些家庭觉得孩子是个负担。

  这些日子,徐州铁路公安处的民警们颇感困惑。“这就好像如果有人非法取得了一笔财产,我们把它查获了,但现在财产明明就在这人手中,却既无法退还给原物主,也不能由相关部门合法保存,只能继续留在这人手里。这尴不尴尬?”参与办案的民警们说。

  8月20日,徐州铁路警方向媒体发布信息称,经过两个多月侦查,他们成功摧毁一个横跨苏、鲁、川、黔四省的拐卖婴儿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7名,10名被拐婴儿全部获救。

  但随后问题来了:孩子都被解救了,但是没有一对父母前来认领。有参与破案的民警表示,这10名婴儿都是在凉山地区被亲人贩卖,他们的父母大多家境贫寒,年收入只有两三千元,“送出”一个孩子顶得上一家人10年的收入。如果孩子被送回去,他们就得退钱。孩子的父母不愿来徐州接孩子,甚至根本不露面。

  徐州铁路警方在6月3日于火车站附近抓获两名嫌疑人,并解救下一名还未及送往买家的孩子。除此之外,警方随后分别于丰县、沛县解救下的儿童,至今都还在买主家寄养,没有孩子的父母与警方接触。

  刑警支队的喻绍斌警宫前去凉山地区办案时,首先为这里的警力堪忧:在徐州,下辖各县基本上每个乡镇都会设一个派出所,负责该地区的治安和管理工作;而在当地山区,平均一个由4名民警组成的派出所,所辖地区竟然达到8个乡镇。“这里地界又大,就靠这么几个民警怎么管得过来?”他说。

  根据犯罪嫌疑人胡某交代的情况,徐州铁路警方派出了一个10人的专案组,前往四川凉山地区,缉捕该犯罪团伙中的其余案犯。“为什么父母们不愿接回孩子”的问题一直没有人正面回答,不过在此行中,所见所闻让警员们的问号一点点解开。

  为了缉拿嫌疑人,警员们分成三个小组,分头前往布拖县、普格县、宁南县。在海拔三四千米的山区驱车2000余公里,凉山地区的自然和人文风貌逐渐在警员们的面前展开。

  在从州府西昌市向各县进发的路上,喻绍斌看到道旁充斥着的许多孩子—5岁的领着3岁的,3岁的领着1岁的,七八个、十多个,一群群地跑着、玩着。凉山山区常年有山洪泥石流,山脚下往往积着泥坑,那些三五岁的孩子们光着屁股泡在里面玩。汽车一过,溅起一片水花,孩子们被溅一身泥水,却哈哈笑着。没有一个大人看管。

  “那个地方和我们城市生活有很大不同。他们不像城市的家庭模式,父母、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围着一个孩子转。在那里,孩子简直像牛羊一样被放养着,对于家庭来说,少一个孩子反而是少了个负担。”喻绍斌说。

  所谓负担,是相较于这个地区令人堪忧的经济状况而言的。“(村民的屋舍)从外面看着是个房子,刷着白,进去一看里面什么都没有,连桌子都没有。就有个砖头石块垒起来的土灶台,一口锅,两个吃饭的小盆。至于粮食,通常就有两小口袋的土豆,吃饭的筷子和碗都没有。”喻绍斌说。在高海拔地区,人们只能通过种植土豆和苦荞作为通常的粮食作物,条件好一些的地区能种玉米。一个家庭一年的收入在2000元左右。

  亲生父母:没有一家人肯露面

  至今,10个被解救婴儿中9个婴儿的父母未与徐州铁路警方联系,唯一一个联系的家庭是舅舅出面,解释说婴儿父母在外打工不方便接手孩子。

  村寨中所保留下来的部族式生活,让东部来的警员们印象深刻。

  外来人和当地人搭不上话,想找什么人,问什么情况,只有通过村长。颇具威望的村长站在村头一喊话,刚刚避开外人四下退散的村民立刻聚集起来。

  文化生活更是这个地区的奢侈品。电视、电脑、手机都没有,甚至连报纸也不存在。到了晚上,夫妇除了喝酒之外没有别的活动。

  据了解,根据当地政策,符合条件的夫妇最多可以生3个孩子。而实际情况是,多数偏远山区的家庭远突破了这个上限。

  这样的生活条件和家庭状况,让一些违法犯罪分子看准机会,钻了空子。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胡某就是这样一个从山区走出,并且见识过东部发达地区的人,他很快将“西部山区新生儿过剩”和“东部家庭往往缺孩子”的两端联系了起来。

  根据他的交代,自2012年3月以来,他先后十余次伙同他人从四川省凉山等地区,以两万至三万不等的价格在当地购买婴儿,再通过刘某和赵某,将婴儿以四万至五万的价钱贩卖至江苏丰县、沛县、山东微山县等地牟利。

  在这个贩婴链条的上游,胡某在凉山地区发展了多条“下线”,帮助他搜集潜在卖家的线索。这些线索人常年打探着自己所在地区的消息,谁家刚生了孩子,就前去询问卖婴的意向。

  就这样,很多山区的家庭就成了贩婴链条的起始端。他们出卖新生儿,在摆脱掉一个生活负担的同时所得的二三万元,相当于这个家庭10年的收入。

  由于胡某没能交代10个被贩儿童所属家庭的地址,警员们只有通过当地政府和派出所找这些家庭了解情况,但没有一家人肯露面。至今,10个家庭中有9个未与徐州铁路警方联系—唯有的一个,是孩子的舅舅,他表示孩子的父母都在外打工,不方便接手孩子。

  养父母:抱走孩子就像割肉

  买家们最忌惮的,就是政府把孩子收回,交还到亲生父母手里。

  2012年3月以来,在一个犯罪链条上,陆续有10个凉山孩子的命运悄然发生了转变。

  来自宁南县的犯罪嫌疑人胡某多次往来于成都和徐州,在丰县和沛县与当地买家频繁建立联系。直到6月3日,事情在徐州站派出所的民警面前败露,就此,一个分工明确、从偏远山区拐卖婴儿贩到华东地区的团伙被一举揪了出来。犯罪嫌疑人刘某和赵某是华东地区的联系人,胡某的手机中还存有刘某于5月25日向其发送的一条短信,称“有人要一个男婴”。

  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交代,徐州铁路警方前往丰县、沛县去解救这些被拐卖儿童。相比凉山地区,他们在这里遭遇到另一种阻碍。

  买家们最忌惮的,就是政府把孩子收回,交还到亲生父母手里。因为这短短一段时间以来,他们已经把这些来自西部山区的婴儿当成了心肝宝贝。

  当民警好容易找到了收养户的家时,要么遭到对方全家跪求,要么就被对方“躲猫猫”。沛县一位孙姓收养户得知民警前来,赶忙锁闭家门,抱着孩子跑到亲戚家中躲避。“有几个婴儿在同一个村子,我们都是分组同时上门,防止解救了一个惊动了全村,下一个不知该到哪里去找。”一位办案民警说道。

  目前看来,这些家庭多虑了—亲生父母根本没有出现,自然不会将孩子接走。为了掌握犯罪人的犯罪事实,民警们不得不向村委会、当地派出所和有声望的人士寻求帮助,动员他们一同劝说这些家庭接受调查:警方只是来了解案件相关情况,孩子可暂时在收养户家里害养。

  即便这样,终于露面的养父母也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沛县张寨镇的妇女张传乔(化名)给民警们打开门,一脸轻松地说孩子让她姐姐抱走了。在民警们好一番劝说和讲解之后,张才打开院子里一间厢房的锁,从里面抱出熟睡的男婴。

  丰县宋楼镇的孙长宗(化名)是一位37岁的离异男子,家中无儿的他,将这个去年端午节时买来的男婴视作自己的命根子。在与民警聊天时,孙长宗将怀抱中的婴儿抱的越来越紧,听到一位民警说“把孩子抱出来一下”(为拍照留作记录),孙长宗几乎要哭了出来。待民警说明意图后,孙的姐姐笑着打圆场说:“一听说要抱走孩子,把他给吓‘毁’了。”

  福利院:被拐婴儿“暂住”困难

  徐州市社会福利院表示只接收遗弃儿童,不接收公安机关解救的拐卖儿童。

  如果被拐儿童暂时没能被父母领走,哪里可以接收他们?

  过去,公安机关在认领未完成时,通常会责令买主继续抚养,并告知不得虐待、转卖。然而,有舆论认为:“买方市场的存在是拐卖犯罪屡打不绝的重要原因,这种安置方法不利于消除买方市场。”就此,2011年7月起,公安部作出要求:被拐儿童一经解救,全部送往民政部门的福利院安置,不得由买主继续抚养。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曾表示,这样做旨在让买主“人财两空”,表明对收买被拐儿童违法犯罪行为的零容忍,消除买方市场。

  然而到操作层面,这种安置办法实行起来却并非一帆风顺。

  据徐州铁路警方介绍,当专案组把6月3日解救出的那名男婴送往徐州市社会福利院时,得到的回答是:“孩子不是弃婴,也不是孤儿,无法接收”、“这孩子太小,我们接手以后怕有风险”。

  于是,警方只得辗转运作,将这名男婴送到了210公里外的连云港市福利院。至于另9名被拐儿童,再无福利院肯接收,由于办案需要,只能暂时寄养在收养户家中。

  北青报记者采访徐州市社会福利院时,相关负责人首先表示,不论儿童大小,“哪怕是刚出生的婴儿”福利院都应该接收。

  但是在谈到此次打拐行动解救的儿童时,该负责人先是称“警方没有找来过”,后又表示福利院只接收遗弃儿童,不接收公安机关解救的拐卖儿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系统人员则认为,福利院不接收被拐儿童的原因是费用问题。“孤儿被领养走时,福利院多少可以收取一笔费用。而这些被拐卖的儿童,其亲生父母随时有可能现身接回孩子,那么这段时间照顾孩子的支出,福利院就只能自己承担。”

  研究民政部相关的条例,记者发现,孤儿和弃婴确实是民政部下属福利机构兜底保障的主要对象,但也有对其他情况的各种规定,只不过,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机构资源严重短缺,对孤儿、弃婴都不能做到尽保,何况这些“暂住”的被拐婴儿。

  矛盾还不止这些。就算能安置在福利院,这个结果也未见得“妥善”。儿童福利院对孩子来说并不是最合适的成长环境。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也承认:将被拐儿童安置在福利院的时间不宜过长,家庭还是最有利于他们健康成长的场所。

  哪里是最好的家

  “现在看起来,这些孩子在买婴者的家里,貌似过得更好。这是最大的尴尬。”

  现在,9名被拐卖儿童仍然留在原地—那些有可能涉嫌犯罪的养父母家庭中。不过,9名孩子在那里都是家庭的宠儿。用民警们的话来说—从任人丢弃的板砖变成了怀中宝贝。这些西部婴孩普遍眼睛大、长,外貌与东部地区的人们有区别,但收养家庭的关爱,让那些区别丝毫没能影响他们融入环境。

  沛县张寨镇的张传乔,在大热天里悉心地给男婴的头顶上撒了痱子粉。在她的身后,三箱“努卡一金装致睿”奶粉,据称是300多元一盒的进口羊奶粉。张传乔自豪地表示:孩子缺少母乳喂养,所以他们打算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条件。同村里没有任何一家给孩子买进口奶粉的。“我们这孩子吃得可多了,一吃一小碗。现在他长得比同村的其他孩子要快。”张传乔说。去年7月,她从人贩子手中花6万元买来该男婴。张的家庭在沛县算是不错的,她家的院子进门后右手边有两个车库,各种农机具一应俱全。

  与她家类似,民警走访的多个收养家庭,都在用当地最好的进口羊奶粉喂养这批买来的孩子。“就生活境遇来讲,小孩子到这儿来是享福了。”一位全程参与办案过程的民警说。

  环境也默许着买婴行为。丰县赵庄镇的李威(化名)夫妇已年过四十,他们的儿子17岁时病殇,痛苦的父母将儿子房间的布置原封不动保存至今。临近的乡党村民们,都同情地表示买婴“也是没办法”。

  不管怎样,我国正在探寻一个妥善安置被拐卖儿童的方法,如果福利院的环境不够友好,则开放国内收养的大门。2011年,对于长期查找不到身源的被拐儿童,公安部开始同民政部协商修改有关规定,允许办理国内收养,并规定如果办理收养后,又找到这些儿童的亲生父母,可以解除收养关系,将其送还亲生父母。不过至今,相关规定还没有实行。

  为了打击买方市场、以“人财两空”来惩戒买婴者,公安部在相关规定和政策里不再支持将被拐儿童放在收养户中害养。然而这未能消除现实中的困惑。

  “最尴尬的,还不是这些孩子进退两难,只能留在收养户家里,”一位参与办案的民警说,“现在看起来,比起留在他们老家山区和在社会福利院的生活,这些孩子在买婴者的家里,貌似过得最好。这是最大的尴尬。”

  文并摄/本报记者 薛雷

news.sohu.com true 搜狐 http://news.sohu.com/20130902/n385621885.shtml report 5853 来源:北京青年报亲生父母无人认领收养户舍不得放福利院不愿接收获救被拐婴儿:哪里是家?8月20日,徐州铁路警方宣布破获一起重大拐卖婴儿案,10名被拐婴儿全部获救。
(责任编辑:UN638)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