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曝偷猎者投毒药死野生候鸟 卖给餐馆供食用

来源:解放网-新闻晨报 作者:张源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南汇东滩湿地迎接迁徙候鸟的高峰期。/晨报记者 殷立勤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南汇东滩湿地迎接迁徙候鸟的高峰期。/晨报记者 殷立勤

  晨报记者 张 源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南汇东滩湿地迎接迁徙候鸟的高峰期。作为上海为数不多的观鸟圣地之一,南汇东滩的野生鸟类,在遭遇人类活动侵扰的同时,还时刻面临着鸟网、毒药的威胁。11月23日,浦东新区南汇东滩石皮泐野生动物观测点的工作人员,在附近的积水洼排摸时,找到了13只野生候鸟的尸体。在判断这些鸟类系非正常死亡后,野保工作人员对样本尸体进行了解剖,在尸体的内脏中发现农药残留颗粒。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野生候鸟遭遇投毒的事件了,而这些被毒死的鸟类若被偷猎者回收,最终会流向那些敢违规售卖“野味”的餐厅,直至被吃进某些尝鲜的食客肚子里。

  13只野生候鸟遭投毒而死

  见到记者时,一身迷彩服的张永新刚刚才从附近的一个农场,收缴完违规捕鸟的粘网回到保护站。每年的11月份,几乎都是张永新等南汇东滩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最为忙碌的时候,成千上万的各类候鸟不远千里而来,过境南汇东滩湿地。与人类相比,鸟类实在是渺小的可怜。随着南汇东滩围垦的展开,湿地变农田,加之部分滨海湿地被划为建筑用地,能够供鸟类栖息的湿地面积正不断缩小。即便如此,这些远道而来的候鸟,还要时刻面临着偷猎者的猎杀威胁。

  11月23日,萤火虫环保志愿者姜龙和其余6名志愿者,来到南汇东滩湿地,在观鸟的木栈道旁,开挖一个1.5见方、深约1米的土坑。随着围垦的加剧,野生候鸟们赖以生存的水洼面积正持续减少,姜龙等人希望通过人工方式挖些土坑,将降雨时的水量储存起来供鸟类栖息。正在这些志愿者忙碌时,远处林业站工作人员的举动引起他们的注意。几名保护站的工作人员,正不断从湿地与稻田交界处的洼地里,捡起一只只鸟类的尸体……

  “看到鸟类尸体,我们首先会用肉眼初步判断,看是不是病死的。”每天都在为保护野生鸟类忙碌着的张永新说,11月23日他们通过摸排,一共找到了13只野生鸟类的尸体,其中有11只是来沪过冬的候鸟绿翅鸭。"眼睛没有流血,嘴角也没有血迹,这些都不符合病死的特征,但一下子死这么多只有些不正常。“随后,工作人员在监测点对尸体样本进行了解刨。在一直绿翅鸭的内脏中,发现了残留的红色农药颗粒。”农药就是俗称的‘克百威’,有很强的杀虫能力。一包一般是250克左右,足够毒死20只以上的鸟。”

  看到这么多候鸟遭投毒致死,姜龙等人很是痛心。“解刨的时候我就在场,死掉的绿翅鸭胃里几乎看不到食物,就剩些沙粒和毒药。”在姜龙看来,南汇东滩的野生鸟类栖息地已经在急剧缩减,再加上偷猎者的毒害,他很担心这些候鸟能否熬过在上海的这个迁徙季。

  偷猎方式五花八门

  11月25日,记者来到刚刚发生候鸟遭遇投毒的南汇东滩石皮泐观测点。绿翅鸭,小白鹭,灰鹭等等栖息在此的鸟类,对于人类的到来异常敏感。记者时常在经过一片芦苇荡时,激起群鸟的分飞。正像环保志愿者姜龙所说,在石皮泐观测点的附近,不少原本的湿地滩涂已经变成了农田,或者被改造成养殖用的鱼虾塘。由于缺乏底栖生物,鱼虾塘尽管有水,却也不适合鸟类生活,大量的本地留鸟和过冬候鸟,都集中在一片5面积较小的水洼处。中午时分,记者还只是偶尔能听到芦苇荡中的几声鸟叫。到了傍晚鸟类活动的高峰期,成群的飞鸟在芦苇荡中此起彼伏,场面甚是壮观。

  正因为鸟类的密集,每年冬季,都是偷猎者们活动的高峰期。在石皮泐观测点,工作人员拿出收缴来的兽夹、粘网等作案工作向记者展示。对于偷猎者而言,较为常见的偷猎方式就是设网。“一般是两种网。一种叫翻网,提前在一个地方架好网,里面有水,还会放几只家鸭当‘媒鸭’。鸭子是群居动物,看到有‘媒鸭’在就会过去,有时一网就能抓几十只;另一种就是粘网,直接架在芦苇荡或者林子里,鸟飞的时候撞上去就下不来了。”

  采用投毒这种极为狠毒的偷猎方式,偷猎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随着近年来野生动物保护力度的加大,采用传统的翻网、粘网等偷猎方式,很容易被野保人员发现,人赃并获。而采用投毒的方式,相对较为隐蔽,而且很难被抓个现行。“就算是抓到他们捡被毒死的鸟,他也不承认是自己投的毒;而如果看到他们在往地上撒农药,他们也说是为了杀虫,你也拿他没办法。”

  事实上,随着执法经验的积累,张永新等林保人员很清楚偷猎者投毒与正常播撒农药的区别。"他们投毒的地方,一定要选在半干不干的地方,农药不能洒在水里,但也不能离水太远。鸟类只有先吃了农药,再去喝水才会被毒死,所以投毒的地点很讲究。"张永新说,所幸目前发现并处理的投毒案例,大多都是直接抛洒农药,如果偷猎者采用拌食的方式投毒,后果不堪设想。

  取证难执法难困扰保护者

  “我们人手不多,几乎每天都在不断的四处巡视。鸟类的主要活动场所都是湿地芦苇荡或者林地,视线遮挡厉害,我们也没办法,只能靠肉眼仔细排查。”这次投毒事件发生后,石皮泐观测点的工作人员安排小组值了一夜班,希望能抓到投毒后来捡鸟尸的偷猎者,可是偷猎者并未出现。“这些人很会算时间,他们投毒的时间都选在下午,赶在黄昏时鸟类活动第一个高峰期,再等着清晨鸟类第二个活动高峰期过去,再择机去捡尸体。”

  对于张永新等保护人员而言,有时即便已经有人投毒偷猎,他们仅凭肉眼,也很难在大片的芦苇荡里看到被毒死的鸟尸。“说真的,有时我们真的不知道有鸟被毒死了,视线遮挡太厉害。”而对于架网、摆放兽夹等偷猎方式,林保人员也只能靠不断的巡视排查来打击。

  大部分被偷猎的鸟类,最终都会沦为一些餐馆的野味供食客品尝。对于偷猎的终端,林业保护人员却不能随便去进行执法。“涉及到农贸市场、餐馆等营业场所,我们一定要有工商部门配合才能执法查处。”除此之外,南汇东滩目前可用的监控摄像头几乎没有,要依靠监控打击偷猎行为的方法也行不通。“没办法取证,即便发现有人专门大量的捡被毒死的鸟尸,我们也不能认定对方就是投毒者。”

  农户留200亩稻田不收割专供候鸟过冬

  根据《国家林业局、公安部关于森林和陆生野生动物刑事案件管辖及立案标准》,非法狩猎20只以上野生动物可以立案,非法狩猎50只以上野生动物为重大案件,非法狩猎100只以上野生动物为特大案件。即便法律有明文规定,但偷猎行为仍是屡禁不止。当下有一句很流行的口号“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对于保护来沪的野生候鸟而言,这句话非常适用。“按照现在的价格,一只绿翅鸭卖给餐馆的价格大概在60元左右。”张永新说,偷猎者敢于以身试法,原因就在于利益诱人。在南汇东滩,单绿翅鸭这一种候鸟的种群数量高峰期就有2万只以上,最近这些天也稳定在1万只左右。如此庞大的种群数量,加上非常集中的活动区域,对于偷猎者而言是十分诱人的存在。

  环保志愿者姜龙说,被偷猎的野生鸟类,大多会被转卖至相熟的餐馆老板,或者在农贸市场内进行销售。“现在的餐厅都不会挂‘野味’的牌子,菜单上也不会写,但是有熟客去,还是会偷偷的售卖。”姜龙说,那些进入农贸市场交易的野鸟,因为数量较少,交易的极具偶然性,查处难度极大。“保护动物是个长远的事,光靠打击不行,还是要多宣传教育。”张永新告诉记者,随着近年来南汇东滩加大保护野生鸟类的宣传力度,当地的诸多农户和养殖户,对他们的工作都十分支持。离石皮泐观测点不远处,一位叫沈大明的农户,专门留了一片200亩的稻田不进行收割,专门给来南汇东滩过冬的候鸟提供食物。约20万元的经济损失,能让候鸟过个不挨饿的冬天,沈大明自己觉得很值。

news.sohu.com false 解放网-新闻晨报 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3-11/29/content_1121428.htm report 3722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南汇东滩湿地迎接迁徙候鸟的高峰期。/晨报记者殷立勤晨报记者张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南汇东滩湿地迎接迁徙候鸟的高峰期。作为上海为数不多的观鸟圣
(责任编辑:UN644) 原标题:被毒死的“野味”还有人敢吃么?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