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揭秘90年代乌鲁木齐第一起暴力恐怖事件(图)

来源:人民网
东突恐怖势力罪行纪实

  “2·5”爆炸案

  时间可以追溯到十年以前的1992年2月5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发生一起汽车炸弹爆炸事件,这是90年代以来这个边疆城市发生的第一起暴力恐怖事件,也是东突恐怖势力针对无辜平民进行的暴力恐怖活动的开始。许多人对此记忆犹新。

  这一天对新疆乌鲁木齐52路售票员李发玲来说,更是刻骨铭心的一天。那一声巨响在她心中留下了永远的创伤。

  她说:时间再长这件事情我也永远不会忘掉的。

  1992年2月5日晚上,农历正月初二,整个城市沉浸在节日的欢乐祥和之中。李发玲登上了16715号公共汽车,这是当天的最后一班车。

  李发玲回忆说:因为过年过节,那个时间嘛,人家都是到家里面去喝酒的,9点40分算是人多的。我们车到科学院那个地方,刚停完以后,人该下的都下去了,刚一起步就轰的一声,我就感觉我啥都不知道了。

  1992年2月5日北京时间晚上9点40分,乌鲁木齐52路发生炸弹爆炸。

  时间在那一刻停顿。

  等到李发玲把眼睛睁开以后,她只觉得耳朵嗡嗡地,什么也听不见。腿疼得直钻心,低头一看。一条腿砸了个洞,血肉模糊的。

  16715号公共汽车已惨不忍睹,整个车被炸得支离破碎,车厢里弥漫着硝烟和血腥味。

  一个30来岁的男的,看上去是少数民族,两条腿被炸掉了,正在那儿挣扎着要爬起来,李发玲努力让自己在恐慌中清醒起来,她跌跌撞撞地走过去,去帮助那个男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男的把李发玲袖子抓了一下,又躺倒了。李发玲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她使劲地喊了几声,却没有任何回应。

  然而悲剧还远没有结束。

  在52路公共汽车发生爆炸后两分钟,9点42分,30路公共汽车再次发生爆炸,这起发生在当年春节的系列汽车爆炸案一共造成3人死亡,9人重伤,14人轻伤。

  很显然,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恐怖行动。

  我们采访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杨德禄同志。

  杨德禄:后来犯罪分子交待,他们讲我们就是要在春节里放几炮来祝贺一下。

  记者:那到底是什么组织,什么人干的这起爆炸案?

  杨德禄:这就是在1990年的时候,新疆有一个暴力恐怖组织成立了,叫伊斯兰改革者党。它的宗旨,它的目标就是企图把新疆从祖国大家庭里分裂出去。

  新疆地处祖国西北边陲,早在公元前60年,汉朝就在这里设置了西域都护府,从那时起,新疆就一直属于中国疆土。到了隋唐时期,一支名为“突厥”的古代游牧民族曾经称雄于中国北方,公元8世纪,东西突厥汗国相继灭亡,其后裔逐渐融入了其他民族之中。19世纪末、20世纪初,国外一些殖民主义者为了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有意把新疆称做“东突厥斯坦”,编造了新疆是“东突厥人”家园的谬论。一些新疆分裂分子正是以这一谬论为理论依据,否认新疆自古以来是中华各民族人民共同家园的历史,鼓吹“东突厥斯坦”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就是所谓“东突”的由来。

  杨德禄:从历史上来讲,境内外敌对势力,对于新疆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破坏活动,特别是从1990年到九十年代中期,比如说1997年、1998年以前这七八年的时间,这种恐怖犯罪活动在新疆是一个高潮。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之后,各民族人民团结奋斗,共同建设美好的家园,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的经济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但是,一小撮“东突”分子全然不顾新疆社会稳定的大局,为了达到分裂祖国的目的,实施了一系列的恐怖活动。从1992年至2001年,“东突”势力在新疆境内制造了至少两百多起暴力恐怖案件,造成各民族群众、基层干部、宗教人士等162人丧生,440多人受伤。

  杨德禄:这里边是包括各族群众的,各个民族的都有,也有妇女,也有儿童。

  所以新疆的暴力恐怖问题,它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就是这么一伙穷凶极恶的暴力恐怖分子,为了达到分裂祖国的目的,进行的一种犯罪活动。

  一个恐怖训练营地

  早在“2·5”爆炸案发生两年前,从1990年开始,东突恐怖分子就在新疆喀什、和田、阿克苏等地陆续建立了十几个恐怖训练营地,培训恐怖分子进行犯罪活动。

  1992年,根据“2·5”爆炸案侦破中得到的线索,新疆警方在叶城县博克苏木乡发现了一个恐怖分子的训练营地,这也是东突恐怖分子最早开始恐怖训练的营地之一。

  今年1月15日,在当地警方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这个恐怖训练营地的射击训练常记者:为什么选这个地方作为他们的射击训练场?

  穆穆托拉·穆沙(叶城县公安局政委):这里比较隐蔽,别人看不到,所以挑选了这儿。

  记者:这周围没有老百姓住吗?

  穆托拉·穆沙:这附近没有老百姓,也没有牧民,因为这一片不长草。

  记者:他们在这个地方训练了多长时间?

  穆托拉·穆沙:前后训练了九个月,包括各种武器的射击训练。都在这里进行,他们有七九式小口径手枪,还有一种可以打小口径步枪子弹的手枪,他们还有像组装爆炸装置这样的训练。

  当年射击恐怖训练营地设在远离村庄的射击训练场,从1991年的10月份到1992年的6月份他们一共训练了三批62名恐怖分子。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们在新疆各地制造了数起暴力恐怖案件。

  今年1月5日,我们来到了卡让古托拉克村村民裴来善的家中。

  记者:这是做一天的饭,几个人吃啊?

  裴来善:一天四口人吃。

  记者:这是自己家种的吗?

  裴来善:自己家种的。

  记者:自己家种的,这米看来很好。

  裴来善:可以,新疆是个好地方,新疆没有这些坏蛋太好了。

  裴来善,今年已经52岁,1996年11月20日,他的儿子裴英华,儿媳杨易珍,在自己家中被恐怖分子杀害。

  裴来善:灭顶之灾呀,你看这娃这么小,我们老了,这种地全靠劳动力呀。

  记者:这俩孩子都是裴英华的孩子吗?

  裴来善:都是,这个当时是六岁,这个是四岁。

  记者:他们俩当时都在场吗?

  裴来善:这个不在,这个当时在上学,这个在。

  记者:那怎么回事啊?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裴兵兵(裴英华之子):门没有顶好,一些人冲进来了。

  警察:门还是这个门,你看。

  记者:这是刀印。

  警察:这就是当时拿刀砍的。

  已经被执行死刑的杀人犯伊比拉音·买买提和杜逊赛买提曾经在叶城恐怖训练营地受训。1996年11月20日,他们带领12名恐怖分子闯入裴英华家中。

  裴兵兵:我爸看到罪犯进来的时候,就把那个被子按到我头上了。

  记者:你爸把你藏起来了?

  裴兵兵:嗯。

  当时在家的人中,除了四岁的裴兵兵被父亲藏了起来,幸免遇难,其他三人全部被害。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裴英华来作为目标?

  戴光辉(莎车县公安局局长):他们一些组织成员大家在一块议论的时候就说,我们要找一个比较有影响的汉族大户。这样的大户找到以后,把他杀了,能够起到杀一赶千的这种轰动效应。杀一个有影响的汉族人达到使一千个汉族人离开这个地方。

  裴英华一家是卡让古托拉克村为数不多的几家汉族人之一,当得知我们到村子里采访后,周围的维族群众都自发地聚到了裴来善家的院子里。

  记者:在你的印象中,裴英华和你们有什么区别呢?

  群众:没有区别。

  记者:你觉得他是这个地方的人吗?

  群众:是这里的人。

  记者:跟他们家关系处理得咋样?

  群众:关系处得好,他从小在这里长大

  记者:那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你们害不害怕?

  群众:害怕。

  记者:他们不就杀汉族人吗?

  群众:但是我们和汉族关系好,他们还杀了维族干部,而且也杀宗教人士,我们是很害怕的。

  “东突”恐怖分子:“我们采取的是除奸行动”制造民族分裂,反汉排汉是恐怖分子的恐怖手段之一,但汉族群众并不是所有恐怖活动的唯一目标。1996年4月29日,八名恐怖分子在一个晚上连续闯入库车县阿拉哈格乡四户维吾尔族基层干部家中,杀死四人,杀伤三人。

  亚生·阿卜拉是“东突”恐怖组织的头目之一。1996年策划制造了“4·29”暗杀维吾尔族基层干部一案。

  记者:那么你当时是怎么确定你们(暗杀)的目标呢?

  亚生·阿卜拉:我们采取的是除奸行动,目标包括新疆在社会上比较有威望的基层干部,靠近政府的宗教人士等等。

  1996年5月2日,制造“4·29”系列暗杀案的八名恐怖分子在逃跑途中被警方包围,在抵抗十几个小时之后,恐怖分子采取了极端恐怖行为,自爆身亡;这八名歹徒中,有一个就是亚生·阿卜拉的弟弟。

  记者:你听说你弟弟的事了吗?

  亚生·阿卜拉:听说了,因为拒捕自爆身亡。

  在东突恐怖分子建立的数十个训练营地里,恐怖分子不仅学会了使用枪械和制造爆炸装置,而且还接受了极端宗教思想的灌输。

  1996年,警方在一个恐怖分子训练营地里缴获了一盘宣扬极端宗教思想的录音带。

  录音带内容:你能否参加战斗,谁不参战,不用生命和钱物去战斗,谁就没有信仰之心,不惜生命共同向他们开火。

  买买提·木拉乌西:主要内容就是主张圣战,完成一个穆斯林的义务。

  买买提·木拉乌西,今年只有28岁,曾经是喀什市一名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农民。1996年在接受了两个月的恐怖训练之后,他和几名恐怖分子仅仅为了试枪,就在乌鲁木齐枪杀了一名出租汽车司机。

  记者:谁开的枪?

  买买提·木拉乌西:枪在我手上。

  记者:你朝他哪个地方开的枪?

  买买提·木拉乌西:耳根子。

  记者:但是你们枪杀的司机,你们并不认识,而且无怨无仇。

  买买提·木拉乌西:当时没想到那么多,也没有多少文化,只想到按他们教的思想去办事就不会犯错误。

  亚生·阿卜拉:当时我们抱的态度和思想,就是最终成立伊斯兰政权,当然反对和阻碍建立伊斯兰政权的任何势力,都是被攻击的对象。

  记者:包括所有的非伊斯兰教的人士吗?

  亚生·阿卜拉:是的。

  买买提·木拉乌西:不管是自己的父母,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只要他不服从伊斯兰法律,他就是我们的敌人。

  记者:那你们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战斗呢?

  买买提·木拉乌西:不管采取什么方式,只要能杀掉他,就可以了。

  记者(在现场):这里是有着500多年历史的艾提尕尔清真寺,每天都有很多穆斯林群众来这里做礼拜,礼拜可以说是当地少数民族群众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就是说,正常的宗教活动受法律保护。但是就像公民任何其他的个人行为一样,宗教活动应以遵守国家法律,以不损害国家安全利益为前提。

  艾提尕尔清真寺位于喀什市中心广场,是亚洲著名的清真寺之一,每天都有许多穆斯林群众到这里参加礼拜;1996年5月12日,这座清真寺的主持,全国伊斯兰教协会的常委,已经七十多岁的阿荣汗·阿吉也成为恐怖分子的暗杀目标。

  记者:你有仇人吗?

  阿荣汗·阿吉:我从来没有仇人。我从事了55年的宗教活动,大家对我的工作都很满意,都很高兴,我从来也没有得罪别人。

  1996年5月12日清晨,阿荣汗·阿吉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在儿子的陪伴下,准备穿过门前这条小巷到艾提尕尔清真寺主持当天的礼拜。

  记者:你每天都是这个时候去寺庙里做礼拜吗?

  阿荣汗·阿吉:是的。

  记者:都是由你儿子陪着去吗?

  阿荣汗·阿吉:都是由儿子陪着去。

  惨案就发生在这不到50米的小巷里,1996年5月12日清晨7点30分,阿荣汗·阿吉和儿子在家门口被三名恐怖分子砍成重伤。

  阿荣汗·阿吉:我在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时候,一个懂维语的汉族医生对我说:我给你缝了22处的伤口。我的手也被砍伤了,到现在都不能抓东西。

  原来我的身体也很好,现在不行了,什么事也不能做了。

  由于伤势严重,阿荣汗·阿吉已不能再到清真寺主持礼拜。

  阿吾提·马吾提:当时他们命令说不杀不行。

  1998年,新疆警方抓获了曾经参与暗杀阿荣汗·阿吉的恐怖分子阿吾提·马吾提。

  记者:为什么要那么仇恨阿荣汗·阿吉呢?为什么要杀他呢?

  阿吾提·马吾提:当时我们认为他是宗教败类,他背叛了宗教,作为我们要纯洁宗教,所以我们一定要杀掉他。

  记者:他们这些人把你当作民族的败类我们很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阿荣汗·阿吉:他们这些人把我当作民族败类,这是不对的,我不是民族败类。

  记者:那是不是替政府做事的人就是异教徒,败类呢?

  阿荣汗·阿吉:这样说是不对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也是在为人民着想。

  张秀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厅长):事实上恐怖分子的活动,他们本身不知道多少宗教知识。我跟很多爱国宗教人士座谈的时候,他们认为他们这些行为也是直接违背教义的,所以不过就是利用宗教,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

  “和田会议”计划

  从1991年建立叶城恐怖训练营地开始,在不到七年的时间里,“东突”恐怖势力一共培养了数百名恐怖分子。

  1996年初,为了制定统一的行动纲领,确定了严密的组织纪律,“东突”恐怖分子在和田市召开了所谓的“东突伊斯兰和田会议”。

  记者:我看过你们一次会议的录像,这也是警方缴获的一个录像,为什么要拍这个?

  阿合买提·阿卜来提:主要是为了留个纪念,再就是让其他的一些组织成员也能了解会议的精神。

  阿合买提·阿卜来提被捕前担任“东突伊斯兰真主党”的联络员。

  记者:我当时看到参加会议的人穿着都非常整齐,是有统一的着装规定吗?

  阿合买提·阿卜来提:当时规定统一着装,也是为了提高会议质量,另外与会人员互相间也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都戴上了口罩。

  在这次会议上“东突”恐怖组织确定了这样一些组织纪律。每个成员加入时要宣誓效忠组织,不惜牺牲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下级要绝对服从上级,互相之间不打听身世,对于出卖组织成员,泄露组织机密的人要给予死刑的惩罚。

  亚生·阿卜拉:当时我们规定说,加入组织的人一切都服从命令,听指挥,不能擅自行事。如果有人违反纪律,要根据情节的轻重给予处罚。

  记者:如果说你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办事呢?结果会怎样?

  买买提·木拉乌西: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话去做,有可能就不会活着了,也许会死在他们手里。

  伊卜拉音·托尔提:当时他用枪指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头说:谁要想从这里退出的话,我就枪毙谁。并且记下我们每个人的详细家庭地址。

  在和田会议上,恐怖组织还制订了一个分阶段实施的行动计划。

  亚生·阿卜拉:这个计划一共分四个阶段,第一段主要内容是筹集足够的资金,培训人员。

  为了贯彻第一步骤的计划,恐怖分子在一些地区再次建立了训练营地,和以往不同的是,他们招募的训练对象竟然是一些还不谙世事的孩子。在这些训练营地里,他们对这些8到15岁的孩子集中管理,讲授极端宗教思想,并进行体能训练。

  亚生·阿卜拉:第二阶段是清除在新疆比较有名的一些败类。

  在和田会议上,“东突”恐怖组织制定了一份24人的暗杀名单;在他们实施的方案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的目标:就是消灭那些社会上的宗教叛徒和民族败类,通过打击他们来警告其他人,并削弱政府的力量,这就是炸桥赶汉。”

  亚生·阿卜拉:第三阶段是创造条件,开展游击战争。

  1996年和田会议之后,新疆警方一共捣毁了十几个“东突”恐怖势力设在各地的枪支窝点,缴获了大小枪支几百支,以及包括定时炸弹、炸药、雷管在内的大量爆炸装置。

  亚生·阿卜拉:最后是动员全民参战,决一死战。

  在和田会议形成的纲领性文件中,“东突”恐怖势力明确提出要通过制造更大的恐怖活动来宣传圣战与独立的主张,他们提出要“不惜一切代价在幼儿园、医院、学校等人口集中的地区制造各种恐怖活动,形成恐怖气氛,扩大自己的影响”。

  1997年2月25日,在和田会议召开不到三个月后,恐怖分子在乌鲁木齐10路、44路、2路公共汽车上再次制造了一系列公共汽车爆炸案。

  莫塔拜尔(“2·25”爆炸案受害者):当时正我站在那儿的时候,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这是发生过的,还自己掐一下自己,我还以为我一直在做梦。

  1997年2月25日下午6点多钟,刚刚放学的小学六年级学生莫塔拜尔和两个同学登上了10路公共汽车。

  莫塔拜尔:就是快要到设备厂那站的时候,马上就停车了,突然一下懵了,这时候才知道我晕过去了。当时肯定是发出一声巨响,但是我都没有听到。

  1997年2月25日下午6点30分,满载乘客的10路公共汽车在快要到达终点站时发生了爆炸。

  莫塔拜尔:我醒来以后一直在哭,一直停不了。当我要跨出我的左脚的时候,我死活就是提不了。

  记者:你脚怎么了?

  莫塔拜尔:我脚受伤了,就是动不了,我一看是我的腿,我的牛仔裤是整个湿掉了,特别恐怖,全都是血。

  当时12岁的莫塔拜尔在爆炸时炸伤了双腿,而和她同乘一辆公共汽车的两名不满10岁的维吾尔族小学生被当场炸死。

  莫塔拜尔的父亲:还有一个刚上小学一年级的七岁小女孩儿,维吾尔族女孩儿,在我女儿出院以后,她还没有出院,伤势严重,整个这个腰,好像断掉了。我在医院呆了将近三个月,这个女孩这两个月哭声从来没有断过。

  记者:制造这个爆炸案的目的是什么?

  伊卜拉音·托乎提:归根结底是一句话,当时我们都抱着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所以要通过实施这次爆炸来报复政府。

  参与制造“2·25”爆炸案的伊卜拉音·托乎提是1996年加入了“东突”恐怖组织的。

  记者:但是我们知道你们要爆炸的是一个公共汽车的点,那么多的公共汽车(乘客)可能有汉族人,可能有维族人,有其他少数民族的人,而且据现在结果来看呢,死者也有维族人,你作何感想呢?

  伊卜拉音·托乎提:当时杀他们的目的,具体我不清楚,我作为下属只能是服从命令,听指挥,他们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记者:如果是你的头让你去做这样的事,你也会去吗?

  伊卜拉音·托乎提:因为当时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头让干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所以我有可能去干。

  莫塔拜尔的父亲:10路这条,本来就是个民族聚居的(线路),而且是学校,文化(单位)比较集中的一条路线,你说选择这条线,最起码一点良心都没有,就是地地道道的一种恐怖行为。

  记者:你们的所作所为让很多人只想到两个字,就是—恐怖。你觉得是这样吗?

  亚生·阿卜拉:当时我搞反政府活动,搞了那些爆炸、枪杀的活动,这些和国际恐怖分子所做的基本上一样。

  1992年“2·25”爆炸案侦破之后,到1997年,新疆警方共破获在境内“东突”恐怖组织三十多个,抓获恐怖分子数百人。1997年以后,在境内“东突”恐怖组织的骨干成员,相继叛逃出国,同境外的国际恐怖势力勾结起来,继续在新疆制造暴力恐怖活动。

  记者(在现场):1998年4月6日,霍尔果斯口岸,有关部门从一辆过境的火车上查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它们包括AK—74冲锋枪、无声手枪、各类子弹、炸药、雷管等。而令人吃惊的是,在此之前,曾经有人16次偷运武器入境,那么偷运入境的武器弹药到底有多少,落到了谁的手中?而在境外,又是什么人组织采购了这些武器弹药,目的又是什么呢?

  1998年2月中旬到4月6日,境外的“东突”恐怖组织一共组织了15次运送武器入境。这其中就包括冲锋枪两支,手枪15支,以及大量子弹、雷管、手雷和炸药。

  五、武器从何而来?

  王明山(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公安局副局长):“四·六”偷运武器案,这是咱们建国以来从口岸最大批量的一次武器偷运案。

  记者:从你们查实的情况来看,这批枪是属于哪一个恐怖组织的?

  王明山:通过我们目前查证的这批枪主要是盘踞在中亚的买买提明·艾孜来提恐怖组织所具体组织和策划(运进)的。

  买买提明·艾孜来提,化名艾孜穆江,原新疆天山电影制片厂编剧,1989年出国后,担任境外恐怖组织,“东突解放组织”主席。

  海米提·买买提江:买买提明曾经来找我,让我看了几个章程,说:以后你们干什么事,都要按照组织的指示办事,不能擅自行动,谁要是违反了组织的规章制度,就会受到管制。

  海米提·买买提江1997年在埃及留学期间加入“东突解放组织”。1998年被买买提明·艾孜来提派遣回国,是“四·六”武器的境内接货人。

  记者:那么多的枪都由什么人来使用呢?

  海米提·买买提江:当时从买买提明·艾孜来提寄来的茶叶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命令我们要发展组织成员,并把民族败类的名单寄过去。

  1998年买买提明·艾孜来提预谋在新疆制造暗杀爆炸等一系列恐怖活动,向境内运输了大批武器,并先后派遣了30多名组织成员入境。

  海米提·买买提江:当时我们走的时候,他说你们回来以后,还要像以前那样,做你们自己的生意,但是一旦接到命令,就要整装待发。

  1998年4月24日追缴入境武器的过程中,警方曾与恐怖分子展开激烈的枪战,从这些现场照片可以看到当时战斗留下的痕迹。

  王明山:从当时抵抗的程度来看,他们很具有战术动作,非常精湛。通过我们后期的审讯,交待以后,这些人都是在境外,在阿富汗的军事基地,受过专门的军事训练。

  乌去文拉·肉孜:参加“东突解放组织”的人,都要出国参加受训。都要进行手枪、冲锋枪等各种武器的设计拆装,和学习制造爆炸装置的训练。

  乌去文拉·肉孜,化名塔吉尔·阿吉,新疆伊犁人。1998年4月在境外加入“东突解放组织”。2000年4月回国后,因非法制造爆炸装置被捕,是“东突解放组织”的骨干成员。

  记者:那这个组织的目的是什么?

  乌去文拉·肉孜:主要是在新疆反汉排汉,最后实现新疆独立。

  东突解放组织成立于1970年,是境外民族分裂组织中的一个。早在20世纪50年代,解放前出逃的原国民党新疆政府副主席伊敏,秘书长艾莎等人就在境外的反华势力的支持下成立了“东突党”、“东突侨民联合会”等分裂组织。1992年12月12日,这些分裂组织在境外召开了所谓的“东突代表大会”。在这次会议上,制定了前两年发展组织,壮大力量,后三年进行实际行动,从1997年开始大干,2000年独立等阶段性计划。正是为实现这一计划,从1997年开始,他们在境外建立了训练营地,培训恐怖分子,并分期派遣人员入境,伺机制造恐怖活动。

  1999年在“四·六”武器运输案侦破一年之后,新疆警方在和田地区破获一起非法制造爆炸装置的案件,查获了大批土制手雷。

  记者:这都是手雷吗?

  车玉平(和田地区公安局局长):全部都是手雷。

  记者:一共有多少枚呢?

  车玉平:我们总共缴获的手雷是5000余枚,就1999年一年。

  记者:那这种手雷的杀伤力有多大?

  车玉平:我们1999年3月25日,在围捕四名暴力恐怖成员的时候,其中有一个成员拒捕,向我们投掷了一枚手雷,当时我方有四名干警受伤。从我们感觉呢,它的杀伤半径大概在三米左右,杀伤力还是比较强的。

  记者(在现场):这里是新疆和田墨玉县的厄伊巴赫村,从表面上看呢,我身后的这座民居和普通民居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就在1998年的6月5日晚上和田警方就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制造手雷等爆炸的小型兵工厂。

  除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制爆装置和原料外,警方还发现了一个长达30米的地道。

  记者:当时就是这个情况吗?

  买买提·艾力(墨玉县齐尼巴克派出所所长):不是,(当时这里)压着门板,土放在上面,不容易发现这个地方。

  记者:我们下去看看好吗?(下到地道中)它这个地道有多长啊?

  买买提·艾力:这个地道29米。

  记者:这个电灯原来就有吗?

  买买提·艾力:原来也有。

  记者:你们当时在这个地道里发现了什么东西?

  买买提·艾力:乱七八糟的炸药,造手雷的壳,都在这个地方。手雷最早在这个地方发现的。—这是警方当时在地道中找到的模具、原料以及半成品的手雷。

  记者(在现场):这枚手雷就是当时警方在地道里发现的,现在已经被去掉了引线。据和田警方的调查,恐怖团伙在97年到1999年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一共制造了将近6000枚这样的手雷。那么制造这些手雷的经费到底是谁提供的呢?他们制造手雷的技术又是从哪学的呢?

  1999年底,新疆警方抓获了这起非法制爆案的主犯之一,斯迪克·哈斯木。

  记者:1999年初,你去和田做什么?

  斯迪克·哈斯木:买了氢化钠和硝酸铵等化学药品过去。

  记者:用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斯迪克·哈斯木:制造爆炸装置。

  记者:制造这个爆炸装置在哪学的呢?

  斯迪克·哈斯木:在阿富汗贾拉拉巴德。

  车玉平:境外派遣了八名骨干成员潜入和田。这些骨干分子潜入和田之后,立即在和田范围内,开始招募人员,进行制爆的培训。

  记者:哪他们具体的步骤和计划是什么?

  车玉平:具体的步骤就是建立一个军事据点,以便和我们长期对抗,打游击战。

  记者:那这次行动总的指挥是谁?

  斯迪克·哈斯木:艾山·买合苏木。

  艾山·买合苏木又名哈桑孙杜罗赫,新疆喀什市人。1997年出国。同年在境外成立了恐怖组织“东突伊斯兰运动”。

  记者:党的纲领是什么?

  木塔里甫·哈斯木:组织的纲领是,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一个以伊斯兰法律为宪法的酋长国家,首先在新疆建立。

  记者:通过什么手段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首先要用武力,通过战争。

  木塔里甫·哈斯木又名赛亚浦,新疆喀什市人,是恐怖组织“东突伊斯兰运动”的骨干成员之一。1999年6月被艾山·买合苏木派遣回国。

  记者:那艾山·买合苏木派你回来做什么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一定要我回到中国境内后寻找武器。其次是寻找有钱人,筹集资金,或是搞到他们的电话号码;第三是搞到阿富汗与中国的塔什库尔干接壤的边境地区图,或是去侦察那里的地理情况,然后让我向他报告。

  记者:艾山·买合苏木为什么需要这样一张地图?

  木塔里甫·哈斯木:因为艾山·买合苏木如果想和中国开战的话,就想从这里开始,塔什库尔干县是中国唯一和阿富汗接壤的地方。

  1997年逃往阿富汗的艾山·买合苏木在国内时就是“东突”恐怖组织的骨干头目。90年代初,就曾在新疆叶城县的恐怖组织训练营地里担任讲师,向恐怖分子传授“圣战”思想。

  1997年,艾山·买合苏木逃往正在内战中的阿富汗,并以这里为基地,继续招募人员进行恐怖训练。

  记者:那你当时是怎么出去的?

  木塔里甫·哈斯木:当时我有求学的欲望,去国外的人一是为了去圣城麦加朝觐;二是为了继续求学,充实自己的知识。

  出国之后,木塔里甫·哈斯木找到了一个公众经文学校,学习经文。几个月后就在木塔里甫准备参加考试的时候遇见了艾山·买合苏木。

  木塔里甫·哈斯木:因为我9月份要参加高考,当时离高考还有7个月时间,我正在做准备,这时,艾山·买合苏木等人来找我,说:你退学吧。

  

  “东突”恐怖分子:“我见过本·拉登”新疆地处亚洲腹地,与周边八个国家接壤。90年代以来,每年都有许多人出国留学经商,而这些人都是境外“东突”恐怖组织招募的对象。

  木塔里甫·哈斯木:这些人当初的初衷是好的,把不会的知识补充起来,去伊斯兰学校充实自己的知识。但是出去之后,受到了一些主张民族分裂人的诱惑,利用这些虔诚的穆斯林教徒,使他们迷路了。

  从1997年开始,“东突伊斯兰运动”等境外恐怖组织纷纷在中亚各国设立办事机构,以免费提供食宿、资助继续求学为诱饵,招募这些人前往阿富汗接受恐怖训练。

  木塔里甫·哈斯木:各个恐怖组织都有自己的办事处,艾山·买合苏木就有,在艾山·买合苏木的办事处履行了手续后,就被送往阿富汗,阿富汗也有相应的办事机构。到了阿富汗的办事机构后,办事处的这些负责人,就根据各个组织开的介绍信,把人送往基地。

  记者:那么通常来说,一个人到基地去受训,要包括一些什么样的科目?

  木塔里甫·哈斯木:到了基地之后,每个人都要进行体能训练、军事演习和各种武器的拆装、射击等全部项目的演习。在这中间,也有些人吃不了苦,受训结束后,那些被认为是靠得住的,被挑中的人就会被带到另外一个基地,接受制作化学爆炸物的训练。

  记者:通常要训练多长时间?

  木塔里甫·哈斯木:一般来说,全部项目内容完成需要一年时间。

  阿富汗位于中亚腹地,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恐怖组织在这个饱经战乱的国家建立了上百个恐怖分子训练营地。

  阿吾提·马吾提:我知道我去的地方叫霍斯特,也叫霍斯特专区,地点位于阿富汗西北部。但我不知道基地的名称。

  记者:那这个学校,除了教会你使用各种枪械以外,还有什么给你留下很深的印象?

  阿吾提·马吾提:戒备森严,四处都是岗哨,每天都在备战中度过。外面的人是不允许进来的。遇到陌生人就会被盘问,如果我们自己失踪的话,也会被马上找回来。

  记者:经艾山·买合苏木培训的人到底有多少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据我测算可能有500人,我是1999年6月回国的,那以后又增加了多少我不清楚。

  记者:有没有统计过一年的训练时间,要训练这样一个战士,需要花费多少钱?

  木塔里甫·哈斯木:没有,这个钱不是由艾山·买合苏木出的,是由阿拉伯人来资助。

  记者:培训的费用呢,由谁提供?

  木塔里甫·哈斯木:主要是本·拉登负责。吃、穿、医疗、生活及其它费用,全部由本·拉登负责。

  奥赛马·本·拉登1955年出生于沙特阿拉伯的一个富商家庭,涉嫌策划、制造了美国驻非洲使馆爆炸、“9·11”美国世贸大楼爆炸等一系列恐怖活动。

  记者:你本人见过本·拉登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我见过本·拉登一次,但是没有握过手。

  记者:是什么时候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1997年10月,我和艾山·买合苏木去本·拉登的基地时,本·拉登正在基地,艾山·买合苏木问我:你认识他吗?我说:不认识。艾山·买合苏木说:他就是本·拉登。

  记者:你和他说过话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没有,当时我离他有20多米。

  记者:他有没有看到你?

  木塔里甫·哈斯木:他看到我了。

  记者:你当时的印象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他头上缠着布,胡须发白,人长得很帅,身着军服。

  记者:手里有武器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手里没有武器。

  记者:有保镖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有,他们都有武器。

  本·拉登早在1979年阿富汗战争开始就来到了阿富汗,并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军事训练营地。

  记者:本·拉登在阿富汗到底有多少基地?

  木塔里甫·哈斯木:属于本·拉登自己的基地在阿富汗有三个。

  记者:哪三个?

  木塔里甫·哈斯木:第一个叫帕鲁克,第二个叫斯迪克,第三个叫贾哈特瓦里。

  记者:艾山·买合苏木可以使用这些基地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艾山·买合苏木正在使用这几个基地,他负责把人送过去,由本·拉登的人负责训练。

  记者:那在你看来,艾山·买合苏木跟本·拉登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他对艾山·买合苏木的帮助来说,什么都可以舍去。

  1997年年底,在本·拉登的指使下艾山·买合苏木在阿富汗建立了自己的训练营地,成为本·拉登基地组织的共同问题顾问。

  记者:塔利班给过他什么支持呢?

  木塔里甫·哈斯木:塔利班为他们的训练提供过各种武器。甚至还有坦克。在艾山·买合苏木的基地里,就有100多辆坦克,只要有汽油,他自己会开,也可以交给受训的其他人。

  “东突”恐怖组织不仅在本·拉登和塔利班的营地里训练恐怖分子,而且还直接参与了阿富汗内战。

  木塔里甫·哈斯木:在阿富汗有许多新疆籍的年轻人,都参加了塔利班的战斗,也有一些人战死,这些人都和艾山·买合苏木有联系。

  记者:这个数量有多少?战死的新疆人。

  木塔里甫·哈斯木:大约十个人左右。

  “东突”恐怖分子,不仅参加了阿富汗内战,还参加了车臣战争。1997年8月,在车臣战争中,被俄军俘虏的“东突”恐怖分子阿卜力克木·库尔班被引渡回国。

  记者:你在车臣打仗打了多长时间?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五个月,参加了20多次战斗。

  记者:遭遇到危险了吗?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当然有危险。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今年42岁,原新疆喀什毛纺厂工人,1993年出国, 1994年在境外加入“东突”组织,1996年底被派往车臣战常记者:你在战场上杀死过多少敌人?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打仗的时候无法计算自己杀过的人。人人都在顾及自己的性命。

  车臣战争爆发之后,恐怖组织“东突解放组织”派遣了骨干成员参加了对俄罗斯军队的战斗,并在战争中训练战斗指挥员。

  记者:谁帮他们训练?

  乌去文拉·肉孜:车臣的人。

  记者:有多少人参加车臣战争呢?

  乌去文拉·肉孜:一般在车臣受训人员的数量以及参战的名单是秘密不公开的。

  但是车臣战争爆发之前,他们就在那里开始培训了。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我那一批有三个人,我们去的人里面有一个也被抓了。

  还有一个在那里战死了。

  记者:那你觉得你这一段战争的经历,也是你们所倡导的“圣战”的一部分?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我是这样认为的,训练培训,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记者:你跑到车臣去帮杜达耶夫他们打仗,那如果有朝一日,按照你们的计划,当你需要为自己打仗的时候,你觉得车臣人会来帮你吗?

  阿卜力克木·库尔班:车臣人不知道我是什么族,他们以为我是乌兹别克族,他们说如果想在乌兹别克斯坦建立一个伊斯兰政权需要帮助的话,我们肯定会去。

  当时我们五六十人住一顶帐篷,他们说:只要你需要,我们一定会去。

  “东突”恐怖分子的活动不仅对中国国内的稳定构成了威胁,而且严重影响了周边国家的安全。2000年5月,境外“东突解放组织”为了筹集资金,在吉尔吉斯绑架了一名新疆商人并纵火烧毁了比什凯克中国商品市常5月25日恐怖分子策划袭击了中国赴吉尔吉斯处理绑架、纵火案的工作组,造成一人丧生、两人受伤。行凶后,恐怖分子逃往哈萨克斯坦,并于同年9月在阿拉木图枪杀了3名哈萨克斯坦警察。但是“9·11”美国遭受恐怖袭击后,“东突”恐怖组织陆续发表声明,声称自己和以本·拉登为代表的国际恐怖组织没有联系,从来不赞成暴力恐怖活动。

  记者:“9·11”后,为什么放话出来说“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和他们是完全不同的”?

  木塔里甫·哈斯木:主要是他们现在的处境也比较艰难,都想找一个避风港。

  所以在为自己辩解。

  记者:以你对阿富汗的了解,经过“9·11”之后,美国的军事打击之后,你觉得艾山·买合苏木现在会在哪儿?

  木塔里甫·哈斯木:我觉得他现在还在阿富汗。

  记者:是活着呢,还是死去了?

  木塔里甫·哈斯木:活着。

  记者:你那么肯定?

  木塔里甫·哈斯木:肯定活着,如果他死了,也不会是一个人死去,还有其他人,他们会同归于尽,我认为他和本·拉登在一起。

  记者:美国的军事打击对于他们的整体计划来说会有什么影响?

  木塔里甫·哈斯木:不,不会影响他们。

  记者:他们会继续他们的计划吗?

  木塔里甫·哈斯木:会继续他们的计划,因为本·拉登不是一个人,他是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一个恐怖组织。

  

  公安厅长张秀明:“我们有能力控制这种局面”1997年以来,境外“东突”恐怖组织一共派遣了100多名接受了专业训练的恐怖分子回国,在新疆制造了200多起,包括暗杀、爆炸、纵火、投毒在内的恐怖案件。

  记者:就这几年来所发生的这些恐怖活动,对于新疆的安定和繁荣来说到底造成什么样的危害?

  张秀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厅长):当然,出现这些案件,稳定和发展就要受影响,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就要受影响。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讲,我们有能力控制这种局面。

  记者:在新疆来说,打击恐怖犯罪的群众基础怎么样?

  张秀明:在这里生活着中华民族47个民族的人民群众,不管各种宗教、各种文化,在这里怎样交汇,它都没有使这个地方脱离过中央政权,新疆人有着一种维护祖国统一,维护这里的民族团结这么一种广泛的群众基矗近年来,由于坚决依法打击“东突”恐怖势力在境内的非法活动,新疆的暴力恐怖事件呈逐年下降的趋势,新疆目前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各民族生活水平逐年提高,新疆正成为西部开发过程中一片投资与发展的热土。 (来源:人民网-大地)
news.sohu.com false 人民网 http://history.people.com.cn/n/2014/0527/c372327-25069670.html report 18928 “2·5”爆炸案时间可以追溯到十年以前的1992年2月5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市发生一起汽车炸弹爆炸事件,这是90年代以来这个边疆城市发生的第一起暴
(责任编辑:UN643) 原标题:与亲历者对话:揭秘90年代乌鲁木齐的第一起暴力恐怖事件(图)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