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地方人大“反核”背后:两大核电巨头十年恩怨

来源:南方周末
防城港众多市民参观正在建设的红沙核电站。这个西部首座核电站的背后,是两大核电巨头、地方两级政府的十年恩怨。
防城港众多市民参观建设中的红沙核电站。这个西部首座核电站的背后,是两大核电巨头、地方两级政府的十年恩怨

  2014年7月18日,“威马逊”来袭,广西防城港市仅有的三趟火车悉数取消。而在两月之前,防城港市人大也制造了一场“台风”。

  “台风”来自一份人大决议里的一句话。5月20日,这个北部湾核电重镇的市人大通过了《防城港市人大常委会关于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其中提到:“请求上级解除白龙核电站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民间反核并不少见,但这次是地方人大以正式决议的方式站到了核电对立面,实属罕见。

  《决议》迅速在网络上发酵。7月18日,防城港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黄民韬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并非是针对核电项目,而是如何促进江山半岛旅游业的发展。”

  稍许,他话锋一转,“但是,在我们调研的过程中,老百姓反映最大的问题便是白龙核电项目,担心影响到自己的生活。”

  然而,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这场反核大戏的主角并非“老百姓”,亦非地方人大,而是中国两大核电巨头在广西的十年较量,夹杂了地方政府的利益诉求,直至如今人大决议请求“屠龙”。

  双核之争

  “它们现在老死不相往来。”防城港市人大一名不愿具名的副秘书长称。

  “它们”指的是两家央企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投)和中国广核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广核)各自在防城港的代表方。

  2014年7月15日,在白龙核电项目办公楼内,聊了不到十分钟,程舒(化名)就再也控制不住愤愤不平的情绪:“我们可以说作出了巨大的牺牲,非常巨大。”他是中电投工程公司白龙核电项目的项目经理。

  白龙核电站项目位于防城港市江山半岛南端的白龙村附近。十年之前,中电投已经签署白龙项目的合作协议。在电力部解散后,中电投于2002年继承了前者的核电资产,拿到核电“牌照”,但中电投并无核电施工建设经验。

  因此,在中电投获得广西核电项目之后,核电主管部门决定“拉郎配”,引入有成熟的建设、经营管理经验的中广核。2006年底,广西白龙核电站一期工程筹建处挂牌成立,中广核、中电投、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按40%、40%、20%的比例投资。

  据核电行业人士透露,因中广核不满意持股比例,双方的蜜月期不到两年。但令中电投始料未及的是,中广核很快另起炉灶。

  这场变故在2008年8月达到高潮。前后两天,中电投、中广核分别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不同的是,中广核的协议全称为《合作开发建设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项目合作框架协议》,而中电投的协议却没有实质性内容。

  南方周末记者获悉,这给了中电投当头一棒。“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当时我们同意,红沙先开工,我们后开工。”程舒透露。

  红沙项目位于这座城市的红沙村,距离白龙项目四十公里之外,不在《决议》所言的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之内。它的获批确实出乎多数人意料。中电投一位人士表示,项目在预可研报告还未获批时就开始干了。当地一名媒体人士提供了部分细节,“征地的压力非常大,因为项目非常紧”。

  实际上,自2008年后,中电投也开始无心恋战白龙项目,转而突破广西的桂东核电项目。后者靠近广东,位于西江上游。然而,桂东项目似乎进展不顺—国内内陆核电项目尚无建设先例,先有日本福岛核电事故的干扰,后又遭遇广东省江门市人大代表的抗议。

  在2011年之后,中电投重回白龙项目,在原址上建设了一座设施更为现代的办公楼—在北部湾的核电布局上,中电投将赌注重新押在白龙项目上。

  但已时过境迁。7月15日,在前往红沙项目的双车道柏油路上,沿途不少建筑都挂出带“核”字的招牌:“欢迎来到中广核红沙核电站”。群山环抱中,一个新型的核电小镇雏形已现。而在通往白龙项目的路上,几乎见不到车辆。“项目停了三四年,都以为他们不会回来了。”白龙村的一位渔民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广西十年“核战”。 (何籽/图)
广西十年“核战”。 (何籽/图)

  盟友变对手

  显然,中电投再一次误判了白龙“战局”—对手由中广核变成了防城港市。

  中电投和防城港市也曾有过一段蜜月期。2007年全国“两会”期间,广西三十多名全国人大代表还联合建议国家发改委尽快核准白龙项目,并纳入“十一五”核电建设计划。

  五年之后,防城港的态度发生偏移。2012年2月,时任防城港市委书记刘正东会见中电投副总经理时透露,“本地群众以及外来投资者对于了解核电、接受核电尚需一个过程。面对大众恐核、拒核心理,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大对核电科学知识的宣传力度。”

  据熟悉广西政情的媒体人士透露,当时支持白龙核电项目的一位广西壮族自治区领导已外调任职。

  这是防城港市第一次公开说“不”,措辞克制温和。但要拒绝这份投资千亿的核电大单,显然防城港市也是经过了一番艰难取舍。

  “第一,防城港已经建设了红沙核电站,如上马白龙核电,防城港将无任何发展的腹地也会影响我们的发展;第二,福岛事故那个画面印象太深刻了。”防城港市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解释。

  防城港极为重视的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1994年就获批为省级旅游度假开发区。“核电从来就没有出现在江山半岛规划之中。”黄民韬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在防城港市发改委能源交通科工作人员小赖处得到印证。在他办公室,一张巨幅地图标注着“十二五”期间防城港的项目,南方周末记者也未能找到白龙项目。

  2014年3月,国家发改委批复《广西东兴重点开发试验区建设总体规划》,江山半岛将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国际滨海旅游胜地。在防城港市政府看来,旅游和核电是非此即彼的选择,要发展旅游,必须搬掉白龙核电这块“绊脚石”。

  此外,防城港不少官员还认为,两个核电站相隔40公里左右,存在安全隐患。但中国工程院院士、秦山核电二期工程总设计师叶奇蓁对南方周末记者举了日本旅游区和核电站相邻的例子,认为这种看法不科学。

  而真正的隐患可能是过于靠近国境线—白龙项目距离越南仅约20公里。当初红沙项目获批,“也是考虑到越南边界的问题,红沙离越南边界远。”国家核安全专家委员会成员吴宗鑫透露,“如果越南提出不同意见,你到底建不建、停不停,很棘手。并非国防安全的问题,主要考虑可能有事故。”

  重金血拼

  《决议》通过已有两个月,南方周末记者获知,在市人大决议获得通过之后,由防城港市发改委一位副主任对接,负责向上级发改委反映。

  白龙核电项目搁置近十年,为何在2014年一次普通的人大会议上,防城港打响“反核”第一枪?

  “颇有深意。”中电投广西核电有限公司一名不愿具名的人士说。

  2014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李表示,要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设。

  显然,在核电重启的政策关口,防城港市人大的《决议》准确“卡位”。

  不仅游说,防城港市政府在江山半岛的实际动作也接连不断。

  7月18日,在连接白浪滩与白龙村的柏油路两侧,高大的桉树被一棵棵伐倒,这是为将来拓宽道路做准备。“周末来白浪滩的游客太多,两车道要改成四车道。”防城港港务局职工小周说。

  防城港市正在有计划地投入重金。“累计投资快超过四十亿。”上述小赖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不断拓宽的马路、正在兴建的度假酒店以及滨海别墅,原本如世外桃源般的小岛正在迅速迈向城市化。

  在十公里之外,中电投正警惕地盯着这一切。

  《决议》将双方的冲突公开化。“防城港市政府的眼界太狭窄,只为一己之私。”中电投广西核电公司上述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核电的资源,不是防城港的,也不是中电投的,而是国家的、社会的。”

  7月15日,面对南方周末记者,程舒数次赞叹白龙项目厂址资源“太珍贵了”:“基座在一块大的花岗岩上,地质条件非常稳定;北部湾地区从来没有发生大的海啸;而且江山半岛的常住人口只有一万。中国的海岸线,从三亚到丹东,条件这么好的几乎没有了。”在环保部组织的核电厂址普查中,白龙项目曾被评为最高级别的一类。

  中电投核电广西公司员工吴磊十年前就进驻白龙项目点。“项目论证都做了两遍。”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一直在等待发改委的路条(同意批文)。”现在他们所做的就是看护住这片厂址。在中电投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2008年签订的合同中,最核心的条款便是“场址保护”。“所谓厂址保护,说得通俗点,就是不让地方上在附近盖房建厂。”

  面对地方政府的旅游布局,中电投同样志在必得。2014年4月11日,中电投发布的“中电投广西核电有限公司白龙核电厂AP1000核电项目TG包设备招标”显示,广西白龙核电厂第一台机组核岛第一罐混凝土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第二台机组为2016年10月31日。

  此外,中电投还与上海电气等多家核电站主设备制造商签订长周期设备采购协议,白龙核电是福岛核事故后首个进行主设备招标的新项目。“核反应堆等核心设备价格常过百亿。”中电投广西核电公司人士透露。显然,在国家发改委的“路条”正式拿到之前,中电投如此花血本,一方面展示信心,另一方面也是向防城港市政府施压。

  反核新局

  防城港原本有望成为继秦山、大亚湾、福清之后的另一个核电基地,在中电投与中广核,以及防城港市不断上演令人咋舌的剧情之后,北部湾的核电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相比以上的核电基地—在同一地区由相同的一家公司建设的模式对比,中广核与中电投在防城港的斗法,采取了不同的核电技术。“假如是两个不同的部门和单位,这个矛盾、问题就多了。”核反应堆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永茂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

  他还认为,因为有不同的核电站堆型机组,管理上有比较大的问题。“不同的单位、不同的部门,建在同一个地方,要去搞两种不同的机型,国家层面也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此外,7月17日,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新闻发言人郭宏波对外披露,该公司正在与中电投推进合并重组。而中电投内部人士认为,这可能给白龙核电项目带来变数。

  不过,核电公司需要面对的,除了国内越来越残酷的竞争,还有日渐强大的反核浪潮。而更让核电公司忧虑的是,一向在GDP和大项目前俯首帖耳的地方政府,也公开站在反核浪潮之巅。

  2012年以来,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中核工业集团公司先后在广西开展核电项目厂址普选和审评工作,并分别筛选了北海市数个地方。但次年,同样是地方人大,北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并决定批准北海市政府暂不发展核电的议案。

  在动辄数千亿的核电项目之前,地方政府变得越来越理性。“央企的项目,我们发现,其实地方上获得的税收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大。大部分都交给自治区以及中央政府了。”黄民韬说。

  自200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与中电投合作开始,白龙项目的全部决策过程,防城港市几乎没有参与。“天字号项目,我们没有话语权,只有执行。”防城港市发改委人士透露。

  与基层政府的隔阂,为日后的冲突埋下了伏笔。

  与财政收入不对等的则是巨大的维稳压力,央企项目常常由于体量大,征地拆迁面积巨大,尤其是敏感的核电项目,基层官员承受的维稳压力则更大。防城港人大的另一位官员回忆,在红沙核电开工之前,拆迁工作让大家“几乎脱了一层皮”。显然,没有人愿意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news.sohu.com false 南方周末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2572 report 6184 防城港众多市民参观建设中的红沙核电站。这个西部首座核电站的背后,是两大核电巨头、地方两级政府的十年恩怨2014年7月18日,“威马逊”来袭,广西防城港市仅有的三
(责任编辑:UN006)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