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河南访民“杀警”调查:官方否认刑讯逼供

来源:中国经济网
第1页 :派出所院子里,民警被刺
河南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
河南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
2011年国庆,张小玉夫妇在北京
2011年国庆,张小玉夫妇在北京
张小玉的儿子在自家未完工的房子外
张小玉的儿子在自家未完工的房子外

  7月17日,河南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院内,民警王军干被刚从北京带回来的当地访民用水果刀刺中下腹部,不幸身亡。

  “涉嫌故意杀人”的是辖区的一对老访民夫妇。此前,他们互不相识。而王军干从另一个派出所调到中站派出所不久。但这场致命邂逅之后,两个家庭被毁。那么,在此前后,发生了什么?

  120救护车呼啸着冲出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院门,驶向三百多米外的河南焦作市中站区医院。刚才喧闹的派出所院子,张小玉夫妇呆坐在刚刚“杀了人”的面包车内。

  这是2014年7月17日下午6时30分前后。此时,派出所门外的焦作市跃进路上,下班回家的人们行色匆匆。有两个家庭,在这个晚上,没有等来他们的亲人。51岁的民警王军干死于这个炎热的夏夜。一把长约20厘米的水果刀刺中了他的下腹部。涉嫌“杀人”的是辖区一对访民夫妇—54岁的许有臣和小他一岁的妻子张小玉。

  此前,王军干从另一个派出所调到中站派出所10天左右。致命邂逅之前,他和许有臣、张小玉夫妇并无仇怨,亦不相识。

  派出所院子里,民警被刺

  7月17日上午,27岁的许天龙接到母亲张小玉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大意说政府答应解决问题了,他们正坐火车,下午四点多就和爸爸回焦作了……

  下午3点56分,从北京开来的K269次列车到达焦作。6点左右,许天龙再次接到母亲电话,说他们已在焦作,但被带到了派出所。张小玉在电话中嘱咐儿子,如果自己24小时还没回来,就给常玮平律师打电话,并告知常的电话号码。

  此前,60岁的许凤莲也接到弟弟许有臣的电话,说他们被带到了派出所。电话里声音嘈杂,夹杂着弟媳张小玉尖利的声音。许凤莲没太上心,因为弟弟弟媳两口子上访多年,被带进派出所是“家常便饭”。

  没有人想到,悲剧随后就在派出所院子里发生:一把水果刀刺中了民警王军干,当晚不治身亡。而许有臣和张小玉夫妇则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焦作市公安局连夜刑拘。

  7月21日上午,在焦作市殡仪馆,逝者王军干的遗体被火化。

  对这起案子,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外宣办在《关于焦作中站“717”袭警案的情况通报》中这样描述:“7月15日,焦作市中站区许有臣、张小玉夫妇二人因在北京扰乱公共秩序,被当地警方依法训诫后,于7月17日由焦作市中站区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带回原籍。当日18时许,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一中队民警王军干在劝二人下车接受调查询问时,许有臣趁其不备突然持刀袭击,王军干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然而,在7月17日这个致命的下午,当李封街道办派出的面包车载着访民张小玉夫妇进入派出所,4点多到案发的六点多之间,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通报语焉不详。

  政府工作人员离开后访民与警察“对峙”

  这是位于焦作市中站区跃进路十字附近的一个小院子,门牌上写着“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但老百姓习惯称这里为“派出所”。在河南公安实行“大派出所制”前,这里是李封派出所所在地。

  在院子靠墙的地方,立着辖区划分和民警的照片,新调来的王军干的照片不在其中。常年上访的张小玉夫妇所在的李封东会一带,本来由另一位管片民警负责。

  华商报记者通过调查,试图还原张小玉夫妇“袭警案”发生之前的一些图景:

  今年6月下旬,正在盖房、等待房屋“灌顶”干透的张小玉夫妇,再次到北京上访。临走时,张小玉还发了微博。照片上,他们夫妻俩手拿火车票,像往常一样,虽然笑嘻嘻的,但面容透露着惯常的愁苦。

  这次上访,从张小玉微博上透露的行踪可见,他们曾到一些部委门前举牌,也曾穿着“支持反腐”的文化衫出现在北京街头。像往常一样,他们曾被制止,按照焦作方面的通告所说,“受到北京警方训诫”。直到7月17日,张小玉夫妇被中站区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女性),以及中站分局的一位民警从北京接回。

  这两人对张小玉夫妇表示,回去后政府就给他们解决问题。

  在老家,新房子还没盖完,儿子的婚事也迫在眉睫。这次两口子确实打算回家,他们收拾了几年来在北京居住的一些生活用品,带回来了好几件行李。

  一路相安无事。火车到焦作后,中站区李封街道办派了一辆面包车去接。但车没有将张小玉夫妇送回他们位于李封东会的家,而是直接开进了派出所。此时,大约是下午4点20分。

  据知情者透露,这不仅让张小玉夫妇感到意外,也让接他们从北京回来的两人感到意外。在派出所内,这两名接他们回来的公务人员还曾打电话进行过“协调”,但没有结果。这两人随即悻悻离开。

  就这样,张小玉夫妇由政府公务人员移交给派出所处理。而民警王军干,就这样被推到了双方僵持对峙的前沿。其后,围绕是否有传唤证、程序是否合法等问题,张小玉夫妇和警方一直僵持着。

  目前,能确定的是,在此期间,并非如“通报”中传递的,张小玉夫妇一直在车上。这期间,许有臣曾经下过一次车。

  派出所门外40多米处的一家电动车商铺门口,有亲戚在当日下午四五点看见过许有臣,只匆匆打了个招呼:从北京回来了?许当时应了一声,就走了。

  那么,在许有臣重新回到车上,和妻子一起拒绝下车,到6时许命案发生,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警方尚没有公布。

  水果刀从何而来?

  被警方认定造成王军干死亡的是一把二三十厘米的水果刀。刀从何而来?警方认定刀是许有臣买来的。但辩护律师认为目前尚不能确认。

  7月25日,李金星、刘金滨、刘书庆、刘浩四位代理律师,分别会见了许有臣和张小玉。

  会见完毕后,许有臣的代理律师李金星在微博中发布相关照片,照片可见许有臣身上伤痕明显。

  就可能的刑讯逼供,律师们于7月26日向河南省公安厅提出控告。后者当天就给予答复:不存在刑讯逼供,当事人身上的伤是案发后抓捕造成的。

  刘书庆说,在会见张小玉时,张称自己当时对刀的来源及民警如何受伤并不知道。因为她和丈夫许有臣被要求分别从车门两边下来,她还没下来时出了事。辩护律师认为,除了水果刀的来源,此案还有多处疑情:如水果刀即便是嫌疑人许有臣自己获得,那矛盾是怎样激化的?刀是如何捅向死者的?伤口的深度?是否致命?有无其他病理诱因等。

  对律师质疑火化尸体过于匆忙等问题,河南省公安厅曾对律师们给予答复,称尸检的病历与记录已经留存,火化并不影响以后的重新鉴定。7月28日,记者联系河南省公安厅有关人士无果,但一位负责宣传的人士告诉记者,就相关疑问,可参加公安厅做出的公开答复。

  律师一度成为“嫌疑人”

  “听到这件事,我感到非常震惊。其实这不管是对张小玉夫妇,还是死去的警察,都是一个悲剧。”7月23日,常玮平律师对本报记者说。

  常玮平是7月18日周五晚上从西安赶到焦作的。去年11月,张小玉因为上访,曾被焦作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今后张小玉委托常玮平向法院起诉行政违法,但焦作市中院至今未立案,也不给予答复。

  7月17日下午,张小玉曾给常玮平打去3次电话,据常律师介绍,除了第一次通话是讲她已从北京到焦作,如今在派出所外,其余两次都背景嘈杂,是她在用河南话向别人喊话。

  直到7月18日,常玮平接到许天龙电话,才知道张小玉夫妇因涉嫌杀人被刑拘,出于道义,他决定接受委托给张小玉担任辩护人。

  7月21日周一上午,常玮平到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小玉被拒绝。下午,他再次到中站分局时,警方向他下达了《询问通知书》,要求他提供案发前和张小玉的通话录音。这样一来,常玮平的辩护人身份就要转化为证人。

  常玮平认为,自己作为辩护律师,对当事人有保密义务,职业伦理要求他不能成为警方的证人。但警方坚决不放他走,一直僵持到晚上10点多,中站警方向常下达《传唤证》,以“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为由,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从他手机中强行提取了和张小玉的通话录音。并在当晚半夜1点到凌晨4点,对他进行了讯问。

  从7月22日开始,包括陈泰和律师在内的国内多名律师到焦作声援常玮平,并接替常玮平代理张小玉夫妇涉嫌杀人案。目前,张小玉和许有臣各自有两名律师担任刑事辩护人。7月21日到23日,律师们多次提出申请,要求焦作市中站分局乃至焦作市公安局回避办理此案。

  7月25日,河南省公安厅公开答复:刑诉法没有要求某个公安机关整体回避的情况,由中站分局立案侦查,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倒在信访冲突前沿的民警

  从焦作城区一直往西,穿过玉米田、老旧的铁轨以及那些低矮的灰扑扑的房屋,便到了朱村矿一带。朱村矿曾是焦作矿务局下属的四大矿之一。

  民警王军干的家就在这里。1982年转业后,王军干曾长期在朱村矿保卫科工作,后通过招考成为正式民警。

  王军干的家原来也是在矿上的棚户区。大约十四五年前,矿上修建住宅楼,王军干分到了一套,此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在邻居的眼里,王军干长得高大白净,不太说话,“面善”。他的妻子曾在朱村矿派出所户籍室帮忙,在2003年矿上“破产”改制后,办理了退休,女儿还在上大学。这个最基层民警曾经拥有的平凡日子,如今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打破了。

  7月24日,王军干的亲属婉拒了记者采访。事情发生后,王妻和女儿受到很大的精神刺激,至今无法见人。而邻居则告诉记者,王军干的父母都在农村,事发后他母亲就住院了。

  从王军干的家,坐2路车到城里,要穿过尘土飞扬的街道,以及有些荒凉的田野。打车10块钱的车程,就能来到他生前所在的中站公安分局。如今,分局门口的LED显示屏上,还闪烁着一行红字:沉痛悼念王军干同志,打赢夏季争锋。

  7月24日下午,在访民张小玉夫妇所在的向阳社区,一位社区的工作人员感叹着,这事儿把两个家都毁了。

  “这是一起悲剧,不管是对上访者还是警察。警察已死,而张小玉夫妇可能失去自由,信访本来是行政事务,警察的生命却成了维稳体制最前沿的牺牲品。”常玮平律师说。

  在北京那间永远开着白炽灯的地下室里,张小玉和丈夫一边打工,一边写着上访材料。她很少买菜,每次都是坐646路公交车去新发地(北京的一个大菜市场),在那儿捡回的菜够吃一个礼拜。

  近十年来,因为父亲的煤矿承包案以及丈夫交通事故后没上班被单位除名的事,张小玉一直在上访。但也因为如此,她的生活悄然改变。

  一棵高大的老树,已结满了青梨子。像往年一样,没有主人收摘。不同的是,往年,主人是流浪在北京上访,今年,他们是被关在家乡焦作的看守所。

  梨树下就是张小玉夫妇的家。低矮旧房拆了一半,还留了一半供主人暂住,等待着一旁的新房子完全盖好,再搬进去。

  四层砖楼的主框架已经完成了,黑洞洞的窗户旁,贴着一个“福”字。那是给房子打顶那天,张小玉贴上去的。第二天,她就和丈夫出门坐火车去北京上访,再回焦作时,已是7月17日。他们成了杀死警察的疑犯,此后再没有回家。

新闻加点料

  截访悲剧

  河南上访者杀死截访者 死者押送1次挣200元

  河南鹤壁人巩进军因拆迁事宜进京上访四年,多次被截访者强行送回原籍后,巩进军声称“如果截访者再敢抬我、打我,我和他们拼命。”11月15日,巩进军在被再次押送回原籍的高速路上,刺死刺伤截访者各一名。

  评论

  靠什么终结上访者杀截访者的悲剧

  上访者与截访者的紧张关系,与信访排名驱动下的“截访”机制不无干系。地方想方设法“截访”,而访民则因征地拆迁等民生问题而不断上访。问题无法纾解,矛盾只有激化,以暴制暴的互伤格局也就形成。

  将“非正常上访”数字与政绩脱钩,并强调“畅通和拓宽信访渠道,及时解决群众反映的合理诉求”,意在将矛盾化解前置,实现“源头治理”。可以想见,若信访改革能消解“法治堵点”,上访者和截访者间上演的“武斗”,势必会减少。

news.sohu.com false 中国经济网 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1407/29/t20140729_3245752.shtml report 10396 派出所院子里,民警被刺河南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2011年国庆,张小玉夫妇在北京张小玉的儿子在自家未完工的房子外7月17日,河南焦作市公安局中
(责任编辑:un649) 原标题:河南访民“杀警”调查:官方否认刑讯逼供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