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港澳台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反对少数人制造香港动乱

来源:央视网

  《新闻1+1》2014年9月1日完成台本

  ——香港普选与“国家底线”

  (节目导视)

  解说:

  昨天香港特别行政长官普选办法表决通过,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就在香港解疑释惑。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李飞: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审议行政长官报告和决定草案时,也十分理解香港社会的一些忧虑。

  展开公共咨询,听取香港各界意见,香港普选自宣布之日起就一直在激烈正义中凝聚共识。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李飞:在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本着对国家、对香港高度负责的精神做出的(这个决定)。

  反对所为的公民提名;反对少数人制造社会动乱;反对另类诠释《香港基本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李飞:如果因为有些人威胁发动激进的违法活动就屈服,那只会换来更多更大的违法活动。

  《新闻1+1》今日关注:香港普选与“国家底线”

  主持人(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正在收看的《新闻1+1》。从昨天到今天谁最忙?学生?老师?或者校长?因为开学了。从新闻上来看,都不是。我们选择最忙的这个人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副秘书长兼《基本法》委员会的主任,他的名字叫李飞,因为在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2017年香港特首的普选办法。也被很多媒体称其为最终决定。但是在这个通过之后,很快的李飞就在北京要接连召开新闻发布会,然后连夜就飞到香港,今天在香港又有多个活动。为什么会这么忙?我们先听一下昨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有一个记者是这样提问的,这个问题本身是这样:近期我们也看到在香港有一些人用比较激进的言行,要求公民提名行政长官的候选人,并且要求特区的普选必须符合国际标准,还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不要对普选的办法作出这种关闸式的规定,所以我想请问人大常委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谢谢。看李飞先生是怎么回答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李飞:

  香港社会这一段在关于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讨论中,少数人出于其政治目的,以所谓国际标准来取代基本法。对基本法做出另类的诠释来混淆视听。还提出公民提名等,明显违法基本法的主张。企图误导社会。

  主持人:

  看着平平淡淡的几句话,但是背后却是并不平静的这样的一个过程。来我们开始关注。

  解说:

  今天上午十点,李飞和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荣顺一行,在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出席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发展简介会”。向香港各界人士深入的介绍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

  李飞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是以香港基本法的规定为依据,在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本着对国家、对香港高度负责的精神作出的,是庄严而审慎。

  解说:

  在题为“深入理解人大常委会决定,依法落实行政长官普选”的讲话中,李飞回应了当前香港社会存在的三个忧虑。首先是占领中环的忧虑,其次是对无法实现普选的忧虑,再次是对普选制度发展的忧虑。

  李飞:

  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如果有人真正发动占领中环,中央相信,香港特区政府,尤其是高素质的警队和执法机构,在广大香港市民的支持下,一定有能力加以处理。

  解说:

  李飞说有立法议员表明要否决特区政府提出的普选法案,如果出现这种局面,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将无法实现,他同时也回应了香港社会对这一方面的忧虑。

  李飞:

  从法律角度来讲,如果行政长官普选方案未获得立法会通过,就继续适用现在现行的行政长官产生办法,不会出现法律真空。

  解说:

  李飞说8月31日全国人大通过的决定,是香港民主发展历程中的一项重大决定,是一国两制伟大实践历程中一项重大决定,是维护香港当前和未来大局稳定、维护广大香港居民和各国投资者根本利益的一项重大决定。

  李飞:

  在民主派当中的不少人也是爱国爱港的,只要处于维护香港的根本利益,放下成见,就会看到按照香港基本法和全国常委会决定,落实普选,对他们来说同样是最好的选择。

  解说:

  李飞表示,真诚希望香港社会各界人士依照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理性讨论,凝聚共识,与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一起,为如期实现行政长官普选而努力。在这场简介会开始,香港特首梁振英就再度表达了对昨天全国人大相关决定的支持。

  梁振英:

  严格按照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如期落实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是中央特区政府和广大市民的共同愿望。我和特区政府对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表示支持。

  主持人:

  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了这个决定之后,有可能容易引起误解的两个层面。第一个误解是昨天全国人大针对香港特首2017年的诞生出台了一个新的办法,其实不是。我们回到1990年的香港的基本法上,就明确的能看到有这样的目标。第45条,我们注意到针对香港特首的产生,最后这儿有这样的一行半字“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因此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这个决定,完全是建立在基本法第45条这样的一个标准上,那这也就更容易理解香港的比如一些反对派,所谓他们的这种诉求,背后显然还包含着要推翻基本法为一个前提。那显然应该是有问题的。第二个容易引起误解的是,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出台了这样一个决定,那一切就照着这个办了。那可不一定。因为接下来还有一个环节,特区政府要形成立法方案,到明年的时候要提交香港的立法会,如果同意接受全国人大这样一个办法的话,超过三分之二,那就按着这个方法来进行2017年特首的普选。如果没有达到三分之二,也就是说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是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的这个决定的话,那就按现在的方法办。也就是按梁振英特首产生的这种方法来办。好今天李飞已经到达了香港,举办了多场活动。接下来马上要连线一下本台在香港的记者沙晨。沙晨你好。

  沙晨 本台记者:

  你好,岩松。

  主持人:

  今李飞副秘书长在香港所举行的活动当中,记者们比较关心的问题多集中在哪些方面?

  沙晨:

  应该说今天李飞副秘书长今天一天的行程很满,上午首先一大早就去了亚洲博览馆,位于机场附近。那儿因为场地很大,因为第一场活动邀请的人很多,第一场活动邀请的人主要是一些社会各界的各阶层的人士,包括了方方面面。他们有一场在简介之后有一个问答的环节,当然提问的不是记者,是这些与会的嘉宾。他们关注的问题主要在这个决定本身,当然他们关注的问题也没有出乎李飞副秘书长的意料,他之前所解说和阐释的5个他们主要关心的点,基本涵盖了他们后来提问的方向。当然还有一个细节,大家提问很踊跃,公平起见,他们是把自己的提问写成纸条,塞进一个票箱,然后又在现场由香港特区政府的官员来抽取,临时抽取。下午提到的记者的提问环节,是在下午,在香港特区政府,他在和特区政府的高级官员有一个闭门会议之后,然后出来见记者。

  但是记者提问和上午针对人大决定本身的这个嘉宾提问有小小的不同,更多的引申出了另外一层意思,比如说我们来听听这两句提问,比如说有的提问说,这样的决定出台,是不是意味着中央收紧了对于香港的管制权。另外,这样的决定他从题目入手,去掉了2017在行政长官普选前面,去掉年份的限定是不是要管的很长久呢,这是不是中央对香港的不信任呢,这样一些问题,引申出了一个暗含的问题就是中央和香港的关系,或者两地关系。而其实这样一个引申,确实我们也能看出记者的敏感,这样一个核心问题。确实在几十年以来,或者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香港社会出现的应该说是一个基础性的问题,岩松。

  主持人:

  接下来自然会去关心李飞秘书长,不管从第一场活动包括第二场活动,他谈到的最多比较核心的,你印象非常深的是什么样的观点?

  沙晨:

  提到他有几句话给我们印象很深,我概括了一下,现在大概有这四个字,第一个是诚,第二个是信,第三个是礼,第四个是法。第一个诚从行动本身,香港本身就说明了诚意,这完全没问题。因为经过了一周的紧张的人大常委会的开会,而且在北京,已经通过现场记者会的方式,通过向香港直播的方式解说了很多的疑问,而之后又马不停蹄赶到现场,再来在现场解说各界的疑问,这本身说明了一个诚意。

  第二,这个诚意是无筛选的,是普及而平等的,包括对持反对立场的所谓的泛民主派的人士也说,他也提到了,很重要地提到,而且是重申,而且要再次重申大多数的泛民的人士,应该也是爱国爱岗的范畴。我们并没有把任何人说特地排除在特除候选人之列,而是希望你们能够放下成见,大家一起来共同落实普选日程。

  第二个是信,通过两个回顾历史的方式,一个是显示了中央政府的信义,完全是有信义的,遵照中央政府对于香港推进它普选的落实的一步一步怎么走来非常清晰。

  第二个回顾历史是,中央对香港的这个信任,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强了。因为回归十七年,就把行政长官这样一个最重要的职位拿出来普选。过去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150多年都没有实现过,没有迈出过。

  主持人:

  纱晨,可能时间的因素,最后两个关键字,你要用一句话给我们概括了。

  沙晨:

  一句话法理,约定俗成的理时间长了就成为法,法不用说了,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来自于它的宪法,限制性的法律的规定。最后一个最大的礼是什么,如果不能认清这个特区和中央的关系,这个最根本的礼我想一切的问题,可能化解起来都要很困难。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你在香港带给我们非常清晰的这样一个最新的动态消息。接下来我们就要关注,这明明是一个在香港,不仅香港,我觉得对于大陆很多人看到的,也是对香港的未来是一个前进性的、推动性的方法,包括这种目标,为什么依然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他们是谁,他们提出的理由又是什么?

  解说:

  从200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可由普选产生,到昨天明确了行政长官普选的原则和制度框架。在这个被认为是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性进步的过程中,却始终存在着反对的声音。

  饶戈平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有个副教授,叫戴耀庭,在去年1月份发表文章,他鼓吹要公民抗命占领中环,他理由就是说,普选必须按照他们所期待的,而不能按照中央和基本法所规定的这种方式来进行。这种“占中”口号提出来以后,得到香港一些激进反对派人士的支持,国外政治力量也在支持这种政治诉求。

  解说:

  反对派一直在鼓吹,民主选举要符合国际标准,然而民主选举中,真的有所谓国际标准吗?

  饶戈平:

  并没有一种统一的固定的模式,你比如说英国,他们也在搞普选,但是他们的上议院还保留了委任议员。比如说美国也在搞普选,但是他们并不是一人一票来直接选举总统,他们的做法都没有被认为是违反了什么国际标准,都被认为是实行了普选。

  解说:

  正是因为这些人的言行,使得香港社会浪费大量时间,讨论不切实际的主张,用世界上无确切定义的所谓国际标准,去诱使人们陷入似是而非的混乱概念之中,使真正需要讨论的问题得不到充分的讨论。那么那些不惜冒着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的风险,而鼓吹各种言论,采取各种激进行动的反对派,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目的呢?

  饶戈平:

  把一个反对派的人士,甚至表现出和中央对抗、这样的人士,来出任行政长官,当然这个同我们实行普选的初衷是违背的。同一国两制的宗旨是违背的。

  解说:

  事实上反对者的企图,并不代表着香港社会的主流民意。今年8月17日,香港各界民众举行声势浩大的保普选、反战中大游行,约有10多万人走上街头,发出着自己的声音。

  邓社经 香港市民:

  其实我们都是属于香港的中产阶层,平时属于沉默的一群,很多时候都没走出来,作太多反应。但今天觉得需要出来,有一个和平参与。

  解说:

  由香港政界、商界、学界,1100多个社会团体发起的保普选、反战中大联盟,曾在一个月时间里,收集了超过150万香港市民签名,反对占领中环,他们希望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在和平法制前提下,实现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

  周融 “保普选 反占中”大联盟召集人:

  你想想,香港是一个700万人的城市,差不多5个多人有一个站出来了,所以我觉得“占中”那方面的声音,马上就低了下去,他们也明白了。反对派政党他们也知道,他们不可以置150万人的意愿不管。

  主持人:

  我们来分析一下,所谓反对派跟特区政府提出的行政改方案区别是什么,他说要一人一票,而特区政府这一块很重要,一人一票很重要,前面有个提名后普选。接下来看是如何提名呢,特区政府这需经提名委员会同意,但是反对派说是绕开提名委员会,实行公民政党提名。3.5万公民就可以提一个候选人,5%的立法会的成员就可以提一个,700万的香港,或者有500万投票权的人,大家想想会提出多少。

  这面说是2至3人特区政府,反对派说不限,最重要一个区别是特区政府这强调新的特首必须是爱国爱港,但是反对派说没有爱国爱港这一说,支持民主自由,而且这恐怕也是他的一个说法。针对反对派的声音,接下来我们也要连线的是港澳基本法研究会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的院长王振民,王院长你好。

  王振民 港澳基本法研究会会长:

  你好。

  主持人:

  其实怎么分析的话,这个针对未来的香港特首的产生的方法进行普选,都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但是反对派为什么还一意孤行,你分析他背后的心理状态和实质是什么?

  王振民:

  首先对于香港的普选,本质的分析不在于要不要普选,要不要民主。香港实行普选也不是某些反对派的人士争来的,而是中央在1990年制定基本法的时候,主动写到基本法里边,赋予香港人这么一个神圣的权利。主要的争议的焦点三个方面,一个是从政治上来讲,香港的普选是坚持一国两制之下的普选,或者是不要一国,只要两制的普选,这是一个本质的区别。如果你否定一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就不接受,中央有没有决定香港政治发展的宪法性的权利,这是一个焦点。

  第二个焦点从经济上,一方面要实现普选,我们还要不要香港维持他的资本主义制度,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我们不能因为香港实现了普选,香港的资本主义没有了,香港的繁荣没有了,投资者都走了,那么香港的社会的中产,社会的很多人失去了工作,我们常年陷入香港的普选,民主当中去,这是一个争议。

  第三个争议是法律上来讲,香港的普选是在基本法框架之内的普选,或者是把基本法扔到一边,我们另起炉灶,再搞一套规则,这是从政治、经济、法律上,它的三个分析。

  主持人:

  没错,其实表面上去看,他可能喊的是民主自由的口号,但是他选择了这样的一种说法,但是背后的实质已经不仅仅是香港的管理权和管制权这样一个问题,更核心的是“一国两制”这四个字其实谁也离不开谁,但是他要把一国给你摘出去,想想看,这当然是非常荒谬了。

  接下来我们听一段同期声,是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王光亚说的。来,一起听一听。

  王光亚:

  其实这段时间,我个人私下也和反对派的议员,个别的、单独的有过各种形式的接触,希望大家能够更多本着一种理性的立场,不要单纯从本政党或者个人的竞选的角度去考虑,采取一些脱离香港实际,脱离大部分香港市民需求的这样一种立场。

  主持人:

  接下来继续连线王振民会长。如果要是说人大出台的推动香港民主进步的一个方法,如果在明年的香港立法会上,没有超过三分之二这棵树,那您觉得是不是反对派就绑架了香港的未来,有没有这种可能的出现,那不就变成了维持现状吗?虽然没有倒退,但是也不能说是前进了。

  王振民:

  我们也看到香港绝大部分民众,是希望在2017年实现普选的,而香港社会各种民意调查也是支持人大常委会这么一个决定,但是确实存在这种可能,也就是说香港的普选因为少部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能会绑架整个香港社会,使得2017年实现普选。之前我也说过,香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这么近的去离普选只有一步之遥,这么近的离普选,只有一步之遥。也就是说我们努力一下,就可以实现普选,实现我们三十多年来一直讨论的香港的普选梦。

  但是香港的普选也从来没有这么遥远过,因为就这么少部分人,他们的极端的不负责任的这种行为,因为立法会明年也可能,因为它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三分之一的少数人他完全可以不通过,不通过香港700万选民,700万居民希望普选的梦就落空了,所以也从来没有这么近过,也从来没有这么远过,完全在他们一念之间,决定香港的前途命运。

  主持人:

  非常感谢王会长带给我们的解析,其实这个时候更要冷静下来去思考,如果大家懂得冷静,像一场好的谈判,是双方妥协才会带来更大的一种进步的话,我们就会看到2017年香港特首的代理,我们拥有了一种巨大的进步,否则可能变成一种怪圈,因为民主,所以反对派的声音很大。但是反对派的声音很大,缺乏民主精神,甚至以破坏民主的这种未来为前提。比如说战中,就侵害了相当多数人的利益,我觉得这个时候的确应该是很多人为未来冷静思考的时候。

news.sohu.com true 央视网 http://news.sohu.com/20140902/n403970255.shtml report 7740 《新闻1+1》2014年9月1日完成台本——香港普选与“国家底线”(节目导视)解说:昨天香港特别行政长官普选办法表决通过,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就在香港解疑
(责任编辑:un649) 原标题:香港普选与“国家底线”

我要发布

点击今日更多>>

朝鲜怎么开四中全会?

朝鲜抱紧核武,越南政改修宪。[详细]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风中奇缘

同步热播-风中奇缘

主演:刘诗诗/胡歌/彭于晏/韩栋/陈法拉
北平无战事

同步热播-北平无战事

主演:刘烨/陈宝国/焦晃/倪大红/王庆祥
极品女士第3季

季终-极品女士第3季

主演:于莎莎/大鹏/陈伟霆/姚晨/郭采洁

龙之谷:破晓奇兵

主演:胡歌/景甜/徐娇/夏梓桐
超凡蜘蛛侠2

超凡蜘蛛侠2

马克·韦布

《韩娱播报》

宋茜入选最恶心艺人榜

《跑男未播花絮》

王祖蓝搭讪唐艺昕要电话

《极速前进》

皇阿玛叫苦古惑仔惨被治

《柯南秀》

曝艾伦卡明午夜演出裸照

《艾伦秀》

莉娜打车被误认是妓女

极品女士第三季

温兆伦买女性内衣被揍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大鹏嘚吧嘚

帮女神打胎我光荣

THE KELLY SHOW

实拍兄弟乱伦糜烂情爱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