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晋宁征地惨案细节:4人被浇上汽油活活烧死

来源:综合 作者:北京青年报

  导读:昨天云南昆明市政府新闻办通报称,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的晋宁县晋城镇群体性突发事件有了初步调查结果。通报称,公安机关初步查明,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部分村民因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建设问题,与建设施工方素有矛盾纠纷,以至于项目于今年5月中旬以来陷于停滞状态。10月14日,项目建设方近千名人员进场恢复施工。当日,正在富有村吃早餐的8名施工方人员被村民非法扣押至村内捆绑手脚后殴打,并被泼洒汽油后,拖至村外项目施工现场附近道路上。之后,百余名村民持械冲向施工现场,施工方事前组织的数百名持械着统一服装人员与村民发生短暂激烈冲突。在此过程中,村民向对方投掷自制燃烧瓶,并点燃被扣押人员身上的汽油,施工方人员也持械与村民对殴,现场互殴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其中,建设施工方6人死亡(其中4人为被村民非法扣押人员,且均有烧伤痕迹),村民2人死亡,双方共计18人受伤。

  北京青年报记者实地采访了解到,这是一场纠缠了两年半的征地矛盾,引发冲突的项目晋城泛亚工业品市场自开工伊始便处于边批边建的状况,而4.3万元/人的征地补偿款难以让失去土地的富有村村民维持生计,于是双方多次爆发流血事件,不断升级的冲突规模终于导致了10月14日8条人命的惨案。

  富有村村民等待善后

  昨天的富有村村口,两排大棚仍支立在路边,大棚里四面透风,而富有村的老人们仍裹着厚衣服坚持在大棚里职守。大棚的外面是两条交叉相接的柏油路,路面上仍散落着玻璃、碎砖,四处可见起火后斑驳焦黑的痕迹。

  自10月14日的大规模械斗后,现场仍保持着当时的样子,但就在那一天下午,泛亚工业品市场开发商雇来的人中有4人被捆着手脚浇上汽油活活烧死在了这条路上,另有2人在冲突中被打死,而不远处2名富有村的村民也在冲突中丧生。

  这场8条人命的惨案发生时,富有村的所有村干部便逃离了此地,富有村的村民守住村口,不允许任何车辆进村,村民们在等待“政府的人”来处理善后。

  村民阿树荣称,10月14日冲突当天他便拨打了6次110报警,但直至今日也没等到一个警察进村。事发后大量警力开始集结在富有村附近,在昆磨高速富有出口外,数十辆警车封锁了直通富有村的道路,聚集着数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员。北青报记者上前询问,一名警员表示暂时没有接到进入富有村的命令。晋宁县公安局值班工作人员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当地派驻特警在富有村巡逻,截至昨天上午9点没有接警情况。

  北青报记者昨天在富有村看到,村委会大院无人办公,一旁的警务站也没有警察在场。村民们表示,自10月14日冲突爆发时起,这里便是这种状况。55岁的村民张胜和60岁的村民舒唤章在冲突中丧生,由于找不到“政府的人”,家属将两人的尸体停在村委会的会议室里等待说法。

  昨天北青报记者在村委会看到,2名死者均未入殓,也没有棺木,尸体盖着棉被置于会议室桌子上,头前点着长明灯。48小时过去了,尸体未经冷冻处理,已开始腐坏。“人被打死了,到现在没有公安来调查,没有法医来验尸,没法下葬,就只能这么放着。”死者张胜的兄长说。

  张胜的亲属允许北青报记者查看了死者的遗体,死者额部正前颅骨已被打碎,右耳后侧、头顶处均有伤痕。张胜当天出门戴着的一顶蓝色鸭舌帽沾满血迹。

  张胜的亲属表示,他当天刚从晋城镇赶街回来便遇上这场冲突。全程目击了张胜被打死的村民惠天运告诉北青报记者,张胜回来时正赶上村民与开发商雇来的这些穿制服的人对峙,当时现场双方都有数百人,都聚集在村口相接的两条道路上。张胜为了绕开人群从靠近泛亚工业品市场工地一侧通过,却被数名穿着制服的人追上来打倒在地。

  “他被打的时候就戴着一顶帽子,后来他爬起来在旁边捡了一个黄色的安全帽套在头上,结果追上来的人用铁棍把安全帽都打碎了。”

  20分钟冲突致8人丧命

  就在张胜被追打时,道路上的冲突也爆发了。数百名身穿统一深蓝色制服、头戴保安头盔或警用头盔、手持警用盾牌的人与富有村的村民们展开了械斗。穿统一制服的一方除了警用盾牌外手中都挥舞着铁棍、钢管,而村民一方则手持锄头、桑叉等各种农具。

  整场冲突持续了20分钟左右,按照昆明市官方通报的结果,死者除富有村村民张胜和舒唤章外,建设施工方雇来的人员中也有6人死亡,双方另有18人不同程度受伤。

  这场冲突并非不期而至,其中一方“早有预谋”,而另一方则已有准备。参与了这场械斗的杨进良属于“穿制服的”一方,他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的任务是“强制驱散”富有村的村民,这场行动早在一周前就已开始准备。杨进良说自己今年22岁,来自云南镇雄,在晋宁县一家石料厂打工,招呼他一同前往“帮老板打架”的是自己几名老乡,他称自己于10月12日在晋城镇领到这身统一的深蓝色制服,同时领到的还有一个军绿色挎包和头盔,他说自己的任务就是听到命令就动手打人,至于要打的人都是什么身份,以及为什么打架,他一点也不清楚。

  杨进良随同与其一样穿着制服的人们在10月13日来到了距离晋城镇不远的方家营,但他们这些穿着统一制服戴着头盔的人集结在一起便被发现了。杨进良不知道,当时正好有富有村的村民在方家营看到了他们,于是该村民打电话向富有村报告,他怀疑这些人是来对付村民们的。

  富有村村民周丽辉表示,接到同村乡亲报警的时间大约是10月13日下午1点左右,于是村民们便组织起来轮流在村口大棚中职守。10月13日夜里,富有村的村民们整整守了一个通宵,直到10月14日早晨,他们终于在村里看到了这些穿制服的人。

  8人“踩点”被扣为人质

  10月14日一早,一辆云F牌照的五菱宏光面包车出现在富有村中,车上下来8个穿蓝色制服的人,这立刻就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早晨8点左右,他们在村中逛了一圈之后停车到村里的一家米粉店吃早饭,饭还没有吃完,便被一群富有村的村民拽倒在地,随即被捆上手脚塞进了村口的一间简易棚里。

  北青报记者在富有村村民提供的视频中看到,这8个人被反绑手脚跪在地上,村民们呵斥着问他们是什么身份、哪儿的人、到富有村干什么来的?其中一个人回答说,他们是被人用钱雇来的,都是云南镇雄人,早晨到富有村是先来踩点,看看村里人多不多。

  随后村民又问:是谁雇你们来的,给了你们多少钱?

  那人又回答称,是一个叫做“杨老五”的人雇他们来的,“杨老五”也是镇雄人,在这边开石料厂,雇他们每个人350元。

  这8个人随后便成为了富有村村民手中的“人质”,他们开来的面包车也被村民砸毁。昨天北青报记者在富有村内看到了被砸的面包车,车内仍留有驾驶证和行驶证,车主名叫陈其东,1985年出生,来自云南镇雄县,富有村村民根据驾驶证的照片指认,此人便是10月14日早晨被扣留的8名人质之一。

  村民们提供的视频显示,从他们8人车内搜出了统一规格的军绿色挎包,里面满满的装着鸡蛋大小的石块,据此8人对村民表示,石块是用来砸村民的,而且后面来的几百人每人都有一套一样的装备。

  他们口中的几百人出现在富有村时已经是10月14日当天中午11点左右,这些人乘坐卡车而来,卡车均是教练车牌照,来自晋城镇一乘驾校。昨天下午一乘驾校行政部经理张满金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他们已得知驾校的车辆在此次冲突中出现的情况,但由于教学车都归各车队管理,目前校方正在彻查此事。

  “再不敢干这种活儿了”

  杨进良就是坐着一乘驾校的卡车跟随“大部队”来到富有村的,出乎他的意料,当他到达现场时,发现他们面对的是严阵以待的数百村民,这些村民中年轻人全部站在队伍前列,手中拿着锄头、桑叉和砍柴斧。

  杨进良描述,他们当时与村民相隔50米左右对峙,50米的空旷道路中央是8个和自己穿着一样制服的人,他们被反绑手脚跪在地上。杨进良说,自己看到这8个人身边还放着军绿色的铁皮汽油桶。这场静默式的对峙持续了近4个小时,其间杨进良听到自己一方带队的人不停地用无线电通报情况。而富有村村民阿树荣说,这期间他已开始拨打110报警。

  对于谁先挑起的这场械斗,冲突双方各执一词。而北青报记者在冲突现场发现,此地恰巧并未安装视频监控设备。这一点也得到了富有村村民的证实。富有村一方称冲突是从“穿制服的”向村民们丢石块开始,随后发生了村民张胜被追打致死。而杨进良则表示他听到动手的命令是在村民开始向这边投掷燃烧瓶之后,由于站在队列靠后的位置,他看不清前方发生了什么,但他表示自己听到村民一方喊“打死人了”、“出人命了”之类的话。

  杨进良说自己随人群冲上去,正看到2个被反绑手脚的人被烧成一团火球。“那人还没死,还在地上挣扎。远处还有个被绑着的在地上哭,我认识那个人,他外号叫‘点胖’。”看清了前方发生的情况后,杨进良吓得转头就跑。

  杨进良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之所以参加这场械斗,是因为老乡承诺老板事后每人给300元,这种活儿自己以前也干过几次,基本都是己方人多,甚至根本不需要动手就把对面的人吓退了,他一直感觉这活儿“挺来钱”,因而乐意参与,但10月14日这次让他彻底害怕了,他从没想到富有村的村民会以死相拼。

  昨天杨进良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已经辞了石料厂的工作准备回老家,他现在依然非常害怕。

  6月就曾爆发大规模冲突

  富有村村民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之所以导致这场矛盾闹到出人命的地步,根本原因是因为当初给的征地补偿款无法养活村里的人。

  一切矛盾的源头都是从两年半以前泛亚工业品市场的征地开始的,富有村一共有11个村民小组,常年来村民们一直以种植大棚蔬菜为生,每年每户依靠卖菜可以获得2万至3万元的收入。而2012年初,泛亚工业品市场项目开始了对富有村的征地,按照富有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泛亚工业品市场在富有村占地1730.469亩,这片土地从远处山脚的盘龙寺附近一直覆盖到富有村的村口,涵盖8个村民小组几乎全部的耕地。

  2012年2月开始,富有村所有在昆明市公职机关单位工作的人全部被要求回村动员家属做好征地工作,当时给出的征地补偿款是每人4.3万元,但对于富有村的失地村民来说,是买断了他们的全部收入来源。村民惠天运表示,村里绝大多数50岁以下村民从那时起都被迫寻找其他谋生方式,但这对于岁数大的村民来说根本就不可能。一方面没有文化,另一方面体力已无法承受重劳力工作。死者张胜的亲属表示,自征地后,张胜的儿子、儿媳被迫外出打工以养活全家,老人在村中无法务农也找不到任何工作。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今年5月,多数失地村民每人4.3万元的征地补偿款已经花完,富有村的村民走出村口拦阻了泛亚工业品市场的施工车辆,这直接导致了今年6月3日的一场大规模冲突,村民一方与施工方雇来的人员之间爆发了大规模冲突,双方各有数十人受伤。

  重点项目未批先建

  而泛亚工业品市场一方也有难言之隐,这个项目动工之日起便是未批先建,而且一直持续到今年5月才算办齐土地方面的所有手续。

  公开资料显示,泛亚工业品市场开工于2011年7月4日,原本预计于2014年春节前投入使用。但北青报记者在昆明市国土资源局网站上看到,该项目涉及的6宗地块(JN2013-42、43、44、45、51、92号地块)均是于今年3月才开始拍卖。而今年5月6日《泛亚工业品市场项目土地供应情况》中显示:“取得市政府供地方案批复的297.64亩面积目前尚未进入交易程序。”

  泛亚工业品市场在没有完成土地使用相关程序的情况下建设了两年之久,当初没有能够如愿成为资方的湖南商会一位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该项目之所以可以未批先建是因为它是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成为该项目主要资方的湖北十堰商会、成都商会、福建商会等都缴纳了上亿元的保证金,该项目因富有村村民的激烈反对已严重拖延了进度。

  文并摄/本报记者 倪家宁

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news.sohu.com/20141017/n405194785.shtml report 5162 导读:昨天云南昆明市政府新闻办通报称,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的晋宁县晋城镇群体性突发事件有了初步调查结果。通报称,公安机关初步查明,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部分村民
(责任编辑:un659)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