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新疆代表团提案观察:从资源开发到反恐立法

来源:搜狐网

    “能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语气坚定,“尽管新疆这些年发生了暴力恐怖事件,但内地去新疆旅游的人还没有一个受到伤害。”

  在3月10日的新疆代表团开放日上,张春贤气定神闲,游刃有余地应对着记者的每一个提问。而对于新疆,多数提问都离不开暴恐。

  “我也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内幕,最近破获的一些暴恐案件中,有些人是直接参加(IS)回来的,但为了破案,为了减少人民群众伤亡,为了保证安全,有时候也是需要保密和时间的。”

  反恐立法

  张春贤的答记者问,阿迪力·吾休尔是在网上看到的。

  作为新疆团的全国人大代表,他已经料到,暴恐话题将会成为今年关注的焦点。

  对于暴恐,阿迪力有着自己独特的记忆。

  2014年3月1日,两会召开前两天,阿迪力正抓紧最后的时间,完善自己将要提交的提案议案。

  在宾馆里,手机突然弹出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的新闻,更让他揪心的是,消息中写着“行凶者身穿黑袍”。

  阿迪力愣住了,停下手头的工作,一直跟踪最新的消息,直到深夜。最终,这起恶性事件被确认为新疆分裂势力策划的暴恐案件。那一夜,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阿迪力和其余59名驻疆代表一起,从乌鲁木齐乘机飞赴北京,参加全国人大十二届二次会议。

  他注意到,飞机上,很多代表面色沉重。那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新疆代表团集体提议,制定《反恐怖法》。

  其中,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乃依木·亚森是该法最坚定的支持者。

  “为了在裁判文书中正式引用法条,为了彰显法律尊严,建议考虑制定专门的反分裂及惩治暴力恐怖犯罪法律,明确罪名及量刑幅度,便于今后在审判暴力恐怖犯罪案件中执法标准更加明确统一。”

  让阿迪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昆明火车站的暴恐袭击,只是那一年暴力恐怖事件频发的开始。

  总结2014年工作时,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谈到,“各级法院审结煽动分裂国家、暴力恐怖袭击等犯罪案件558件,判处罪犯712人,同比分别上升14.8%和13.3%。”

  今年两会,新疆代表团开放日,张春贤承认,全世界范围内,暴恐事件发生都有上升的趋势。

  “对于增量问题,目前新疆处于‘三期叠加’,治理有个阵痛期,无论是去存量还是控增量都要忍受这种阵痛,但趋势向好。”

  两会期间,在和其余新疆代表团代表交流时,阿迪力注意到,加强维稳和严惩暴恐,已经成为大家提案议案中最关注度的议题。

  但在17年前,“恐怖主义”一词仍是一个遥远的存在。

  最稳定的时期

  自从1998年当选为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以来,阿迪力·吾休尔已经担任这个职位17个年头了。

  从建议开发资源、发展经济,到呼吁环境保护,再到维护稳定、打击暴恐,阿迪力亲历了17年来新疆代表团提案内容的变化。

  1998年3月12日,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记者招待会,时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王乐泉,重点介绍了新疆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尽快建成我国最大商品棉基地、石油基地和石油天然气化工为主的综合性化工基地,以及西北最大的纺织工业基地和主要的粮食、畜牧业基地。”

  除了西部大开发环境下的经济发展,环境保护也是新疆代表关注的议题。

  2003年的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新疆代表团提交了“尽快治理中国四大浮尘源之一——新疆艾比湖”的议案。时任全国人大代表、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党委书记栗智认为,对艾比湖的治理,关系到新疆的可持续发展。

  时隔两年,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疆代表团提交大会审议了关于尽快出台《西部开发促进法》的议案。油气资源的开发利用,得到了代表们的普遍关注——52人联名建议修改《税法》,以促进新疆石油、天然气大开发。

  在2006年的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时任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同样重点介绍了新疆的资源状况。

  重视资源开发和环境保护,成为十届全国人大一次到五次会议上,新疆代表团的主题。

  那时,新疆的社会稳定情况只是偶尔被提及。

  司马义·铁力瓦尔地曾表示,当前新疆社会秩序良好,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是新疆历史上发展最稳定最好的时期。

  “来新疆旅游的人数达到33万人次,国外企业家来疆投资达到66家,有200多名国外专家在新疆从事长期的科研教学工作。”

  “恐怖主义”一词,只是当时新疆代表团提案议案中的插曲。

  2007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时任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委书记史大刚,曾在当时的记者招待会上介绍新疆的反恐和反分裂情况。

  在阿迪力的印象里,那时并没有听说太多的暴恐袭击事件,如何开发资源、发展经济是人大代表关心的主题,直到2009年的7月5日。

  治疆新风格

  阿迪力觉得,“7·5”事件是这些年来新疆最惨痛的记忆。

  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市发生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大量店铺被打砸抢烧,车辆被纵火烧毁,行人被无端袭击,共有197人不幸丧生。

  次年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7·5”事件成为了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

  谈到“7·5”事件后新疆的社会状况时,时任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表示,“中国有句古话,百闻不如一见。希望我们各位媒体记者朋友们,有时间到新疆去进行采访、报道。”

  从那以后,阿迪力发现,更多代表开始注意调研关于维稳的问题,谈论打击暴恐的话题增多了。甚至媒体记者,对新疆代表团的提案内容中的维稳内容更感兴趣了。

  那次两会闭幕不足一月,中央宣布调整新疆人事安排,原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调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

  已经离任多年的原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在湖南省委机关报《湖南日报》上刊登了自己的诗作《送春贤》,其中最后一句写到,“新疆历史请熟读,民族团结保边疆”。

  据媒体报道,坊间普遍认为,被公认为“温和、开放、亲民”,履历基本在民生、发展和党务等领域内的张春贤,将为新疆的治理带来新的风格。

  2011年,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张春贤成为媒体记者“围追堵截”的明星。他表示,“7·5”事件,对各个民族造成了较大的伤害和影响,恢复民族之间的感情还需要一段时间。

  然而,令人措手不及的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让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再次隐隐作痛。

  2014年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发生后5天,两会期间的新疆代表团举行媒体开放日活动。会议结束时,记者们一拥而上提问。从会场到出口,本只有50米的距离,可在记者们的“围堵”下,张春贤用了20分钟才走完。

  再次谈到“7·5”事件,张春贤态度乐观。“人民群众的心跟我们更贴近了,各民族更加团结了,这个结论是现实的。尽管‘7·5’事件后民族隔阂大大加深,但是现在大大地缓解了。”

  张春贤说,新疆现在是反恐的前沿阵地和主战场,又是处于暴力恐怖活动活跃期、反分裂斗争激烈期、干预治疗的“阵痛期”。

  “新疆一直在强调要‘反暴力、讲法制、讲秩序’。”

  打击不是唯一手段

  阿迪力十分赞同用“讲法制”来“反暴力”,“现在每一天都会担心新疆的安全,如果颁布《反恐怖法》,会更放心新疆的安全。”

  同样作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新疆代表团代表,热汗古丽·依米尔同样认同需要加强维稳。

  在她准备的7条意见建议中,第一条就是“建议加大对新疆维稳重点县维稳经费的扶持力度”。

  阿克陶县是热汗古丽的故乡,也是全国贫困县、全疆维稳重点县。县城位于新疆西南端,西面与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两国接壤,常常出现偷渡等不稳定现象。

  在她看来,解决社会稳定问题的关键,是经济。

  在浙江打工学习的经历,让热汗古丽深刻地意识到,家乡剩余劳动力多,易成为潜在的社会不稳定因素。通过引进工厂吸收劳动力,可以通过就业消除不稳定因素。

  作为新疆达瓦孜艺术的第六代传人,阿迪力·吾休尔更重视文化内容的传播。在他看来,减少恐怖分子的数量,除了依法严厉打击之外,更需要通过文化的力量。“通过文化下基层,对思想不好的人,用文化来纠正他们的思想。”

  用文化教育的手段来解决暴恐问题,这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车俊的想法不谋而合。

  “由于之前,民众的文化生活单一,一些极端宗教思想也容易乘虚而入。”“以现代文化引领去极端化思想,组织文艺表演、乡村技能大赛等活动冲淡极端思想的影响。”车俊说。

  他认为,对于新疆的治理,既要打击暴恐,同时还要加强对民众的教育和民生改善。

  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对解决暴恐问题也有着同样的看法,“打击不是唯一手段,更重要两手抓,打击要硬、教育疏导也要硬。”

  阿迪力明白,无论是打击还是疏导,反恐对于新疆来说依然任重而道远。开放日上,张春贤已明确表示,新疆目前处于阵痛期,无论是去存量还是控增量,都需要付出代价。

news.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news.sohu.com/20150313/n409757456.shtml report 4275   “能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语气坚定,“尽管新疆这些年发生了暴力恐怖事件,但内地去新疆旅游的人还没有一个受到伤害。”在3月1
(责任编辑:王鹏) 原标题:新疆代表团提案观察:从资源开发到反恐立法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