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崔永元:像爷们一样参加一场战斗

来源:搜狐网 作者:闫小青

  离开了中央电视台的崔永元,给人的印象是更加率性而为,甚至有些“任性张狂”。

  转基因、骂战、抑郁症、慈善、两会自拍……崔永元的身上有太多标签,带来了太多的话题,也自然引发无休止的争论。舆论的风口几乎成为他固定的舞台。

  这一次,崔永元担纲主持的《东方眼》节目开播三个月,便传出疑似停播的消息,崔永元在微博中似乎若有所指,“挺好的,正在站着洗脸”。

  1. “吓人”的东方眼

  接近子夜时分,还在接受搜狐采访的崔永元兴致正酣。夜晚,似乎就是属于崔永元的时段。

  在身边人的眼中,崔永元白天挺快乐的,天一黑就成了另一个人,满脑子都是这些事。

  崔永元自己这样总结,夜里不是在网上骂人就是在看电影,熬到五点钟再伴着安眠药的威力倒在床上,看看能不能睡着。

  “这几天挺忙,都是五点就能睡着,不用熬到天亮”。崔永元歪着嘴一笑,对于患有抑郁症的他来说,安眠药有效已经是一件幸事。

  离开央视后,崔永元首度重操旧业,主持谈话类节目《东方眼》,他似乎找回了战场。

  节目中有一组街头采访,问“知不知道哪档是原创的”,其中一名观众神回复说:“新闻联播”,让人们找回了节目中久违的崔式幽默。

  两会期间,崔永元每天拿着手机自拍,为《东方眼》收集素材,找到这样另类的新闻视角就能让崔永元兴奋起来。

  政协开幕的第二天,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参加无党派14、15组联席会议,列席委员崔永元不仅冲上去发言,还拿出手机自拍。

  会后,他跑过去和书记握手,王岐山说:“今天你不是把扩音器打开了吗?你还拿着自拍这个,《东方眼》吓人哪,你到时候把我这个讲话出去了,就是你(播出去的)。”

  很快这段视频传遍网络,《东方眼》的名字也跟着火了一把。只是那时,崔永元全然不知这档节目可能的命运。

  东方卫视中心频道运营中心副总监周捷称,“崔永元一直以来压力很大,现在是因为他的身体原因暂时停播,何时复播不清楚”。

  崔永元只发了一条短信解释:“一挣(睁)眼一闭眼一天又过去了。”

  停播的真正原因,外界猜测纷纷,但发生在崔永元身上,又觉得一切再正常不过,似乎那个“很拧的小崔”又回来了。

  崔永元说,自己一直想不通:“以前有那么多拍案而起的人,现在他们都上哪儿去了?”

  他做了那个拍案而起的人,为转基因和农业部叫板,和方舟子对骂,甚至决心离开央视。

  曾经那个崔永元,是中国难得一见的,姥姥也疼舅舅也爱的主持人,如今的他,早已腹背受敌。

  2. “刺猬”崔永元

  2002年,崔永元突然离开成名节目《实话实说》,当时没有人想到,荧幕上以诙谐机敏示人的小崔,竟会患上抑郁症,最严重的阶段常常想要自杀。

  两会间歇,深夜坐在搜狐化妆间的崔永元,和采访者谈笑风生,除了那一对重重的黑眼袋,神情中看不出一丝厌世。

  “后来我发现,是生理疾病,跟感冒、胃病差不多,和我的精神世界无关。”当被问道,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得病的会是自己,崔永元这样说道。

  这不同于十年前的崔永元,那时的他“炮轰超女”,商业化对于文化艺术的侵蚀让他怒不可遏。

  他已经是自己口中“中国最著名的抑郁症患者”,坚持认为自己有“道德洁癖”和过强的社会责任感是他病症的根源,“我要是把良心丢了,我的病就好了”。

  2005年的崔永元像一只痛苦的刺猬正在挣扎。对于那个被敏感、愤怒和悲哀包围着的病人,有人说,他以病体,向他所认知的堕落发起战斗。

  眼前的崔永元,仍执着地不肯离开战场,这一次却是为了转基因,转基因烂种他要管,错误的知识普及他也要管。

  “你自己会不会食用转基因的作物?”太多人认为崔永元在说转基因食品不安全,但这一次一如对“超女”的曲解。

  “你根本知道不了,我不断地说保证公众的知情权、选择权,只有标出来你才知道,通过我们的肉眼、品尝,都无法鉴别它是转基因的东西,你是看不出来的”。

  崔永元说自己接受不了的,不是国家批准种植转基因,而是明明只批准了两种,却种着各式各样的转基因,公众根本无法知晓和选择。

  “每次想到这些,我都急得睡不着觉”,说到这,他的眉头不自觉锁了起来。

  为了转基因的问题,崔永元一次又一次卷入骂战。互联网上的口诛笔伐,冲击着他二十多年攒下的好声誉。

  离开央视前,台领导曾希望崔永元不要在微博上参与骂战。崔永元却坚持自己必须参与,他跟领导解释骂战是对付文化人的手段,因为束手束脚放不下架子而败下阵来,他不愿意认输。

  为了继续骂战,崔永元选择离开央视。

  他说自此开始了非常残酷的嘶咬,几乎成了每天的必修课,开始有粉丝伤心离去,开始有人批评崔永元说话的方式。

  对崔永元而言,这就是生活。

  杨澜劝过他,钱文忠劝过他,太多人劝崔永元这样做根本不值得。

  这一刻,崔永元似乎又被点起了斗志,“没关系,我觉得我可以用一辈子,我可以把我前半生的积累的所有的名誉甚至金钱都搭进去,一个爷们儿参加一场战斗,这玩意儿过瘾,特别过瘾。”

  3. 下一个的战场

  今年是崔永元做政协委员的第八年,到2017年满两届。崔永元猜测自己应该不会连任。

  他说,很多老政协委员,甚至有常委私下跟他谈过:别这么尖锐,别这么刻薄,别树立这么多仇敌,对你以后的发展不好。

  崔永元反问:“以后的发展是什么呢?”

  “你还能当政协委员,你甚至能当常委,你还能当人大代表。”

  复述着这些,崔永元的表情却轻松自然,“我觉得这个社会有病,特别不正常,如果我要是如鱼得水了,舒服了,适应了,我就觉得就是我败了,我妥协了。”

  八年前,有媒体让崔永元给自己当的政协委员打分,他打了58分。

  “这是我高考的数学成绩,虽然不及格,但我尽力了,”而今天崔永元再给自己当的政协委员打分,他却打了98分,“当一天政协委员,就要履行一天责任和义务,如果说它仅仅是一个光环,是一份荣誉,我不会在意的。要不然我不会离开中央电视台,离开那个万众瞩目的岗位。”

  突如其来的停播传闻,像一颗炸弹,誓要击碎了崔永元的豪言,除了如今鲜少有人关注的微博,他能像爷们一样战斗的地方越来越少了。

  崔永元却不以为意,许是像他说的,还能“挺好的,站着洗脸”。崔永元坦言,自己在和黄西策划一档脱口秀节目,做全国的巡演。

  和黄西的相见恨晚,是在东方卫视的羊年春晚上,二人合作一场脱口秀表演,台下笑声不断。

  “感谢官员财产没有公示,否则马云王健林会很伤心,因为他们根本进不了富豪榜;感谢淘宝,他让我知道了中国最贵的车是购物车;我想感谢广场舞,让大妈不再热衷子女的婚配问题,而是热衷于自己的婚配问题;我要隆重感谢黄西,他让我知道有口音的英语也是英语,

  脱口秀不成,崔永元还可以做“拆亲节目”,他说,“真的在一起过日子非常平淡,柴米油盐酱醋茶,所以这个时候我要给你泼冷水,弄一个节目,一对儿一对儿拆,拆不开的就成了”。

  聊起这些,那个熟悉的崔永元仿佛回到了眼前,不为什么而战,依旧诙谐机敏却不带一丝戾气。

  他突然说起小的时候,父母亲和他谈论的事情就是,“文革时大人物都被整死了,所以你小心点,就是说你别那么招摇,别那么扎眼”,那时候崔永元觉得烦,甚至还有些逆反。

  如今,崔永元觉得父母是对的,但发现已经无路可退。

  好友钱文忠曾评价崔永元,“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生活”。

  52岁的崔永元开始跟着钱文忠学如何生活,在旧货市场淘东西,如何和人谈价钱,在网上找到不同口味的面条,出门遛弯可以顺便逗逗狗……

  一开春,崔永元在院子里养了一池子黄辣丁,“这些改变让我快乐”。说这话时,杀气终于消散不见,只剩下寻常烟火的气息。

news.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news.sohu.com/20150322/n410140371.shtml report 3652 离开了中央电视台的崔永元,给人的印象是更加率性而为,甚至有些“任性张狂”。转基因、骂战、抑郁症、慈善、两会自拍……崔永元的身上有太多
(责任编辑:王鹏) 原标题:崔永元:像爷们一样参加一场战斗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