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计生卫生系统合并2年 业内:不意味对二胎放开

来源:综合 作者: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不再提“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这一变化引起了舆论关注。

  尽管业内专家对此释放的信号莫衷一是,但是放开二胎的政策已经呼吁了多年,2013年两会之后,在大部制改革中,计生部门和卫生部门合并为国家卫计委。

  计生系统和卫生系统合并两年之后,是否达到了当初的合并目标?计生干部在工作方向上又有什么样的调整?假设全面放开二胎,全国几十万的计生人员将何去何从?

  合并两年

  自2013年3月10日起,计划生育部门在大部制改革中和卫生部门合并,与卫生部一起合并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尽管业内人士认为,这一重组并不意味着对二胎政策的放开,然而群众对计划生育政策的监督力度不断加强,主张放开该政策或直接废止该政策的呼声也在日益高涨。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2013年12月,中央宣布启动单独二孩政策。按照当时测算,全国有1.5亿一孩家庭,9000万夫妇将再生,其中单独夫妇有1100万对,预计每年将增加200万对夫妇申请二孩。

  “但至今27个省区一年来总申请数不到100万,实际出生65万。实际申请量低于预期一半,说‘基本符合’难以令人信服,应该是实际情况大大低于预期。”陆杰华说。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贾康、王名等依然提出了放开二胎政策的提案。

  贾康长期关注人口政策,2013年,他在谈及人口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时,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改革提出了意见。

  贾康在提案中提到,对体制内人员进行以“双开”为威胁的生育控制“相当狭窄”,“已经不适应现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全盘考虑,也不再符合新时期我们推行的‘五位一体’社会和谐发展的导向”。

  在2013年年底“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前,国家卫计委预测实施后每年新增出生人口约200万。而根据国家卫计委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单独二孩”申请人数只有106.9万对夫妇,真正的出生人数仅为47万人。

  贾康分析,放开“二孩”政策实际影响的,仅是城镇体制内原受到相关约束的人群中的适龄人口,基数仅几千万对夫妇,而且对他们放开二胎后,由于种种主客观制约因素,并不会出现这些人一起马上生育的局面和“婴儿潮”冲击,但可在近期提振政府公信力和释放一部分消费潜力,中长期优化社会生活,长期缓解我国人口结构矛盾。

  “当下对于循序放开‘二孩’生育的政策,不可再拖延不决,应及早明确这一政策调整并进入实操。”贾康在提案中写到。

  计生干部的变化

  假如真如贾康所提议的,全面放开二胎,那么原有的50多万计生人员将何去何从?

  据国家人口计生委公布的《国人口发〔2009〕5号》文件显示:“2005年年底统计显示,国家、省、地、县、乡级人口计生工作人员50.9万人,总编制数42.3万个。其中:行政编制人员12.2万个,事业编制30.1万个。另外,约120万名村级管理员(服务员)和600万名村(居)民小组长承担村级人口计生工作。”

  河北省唐山市的刘玲(化名)是50多万名计生工作人员之一,做计生工作已经二十多年,如今被国家明令禁止的大月龄打胎、强制引产这些词,现在她回忆起来还觉得像噩梦一样。

  年轻时的刘玲义无反顾地参加了那时被她称为“有些残忍”的工作,为了追一个超生的孕妇,刘玲和同事们甚至过年也不休息,最后追着孕妇把7个月大的胎儿打掉了。

  “控制人口增长、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稳定低生育水平、提高出生人口素质”,这是刘玲从第一天工作就被要求谨记的工作目标。

  然而,在刚工作的那些年,刘玲觉得自己做的工作,更多的就是给超生家庭做工作、追孕妇、打胎。那些年,刘玲也承受了社会对计生干部的不理解。

  “一个不得理解但又势在必行的工作,总要有人去做,做了又被老百姓骂。”刘玲无奈地说。

  随着国家对计划生育工作的调整,刘玲直言自己的工作不像以前那么难做了。

  2013年,计生系统和卫生系统合并之后,让刘玲终于可以“不那么委屈”。

  “原来的计生工作肩负着太多不该承受的任务,现在有点回归到本质了。”刘玲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之前,很多地方特别是在乡镇一级,多建有卫生院和计生站,而计生站只是单纯的实行“上环”或结扎等计划生育手术,手术单一,医务人员业务也单一,不利于工作。

  刘玲介绍,在国家卫计委成立后,将妇幼保健从疾控处剥离出来,与计生工作融合,成立了妇幼处。

  同时,计划生育指导所、妇女保健所与儿童保健所三合一组建市妇幼保健中心,成为融服务、指导、管理等为一体的妇幼保健专业机构,负责指导全市各区县妇幼保健机构开展从婚前、孕前、围产期、产后直至婴幼儿保健的优生优育服务链,老百姓也不必再为盖章、拿证、建卡而四处奔波。

  “只是合并,并不是撤销,因此在工作内容上会有调整,比如规划和计生政策的制定等,现在不再负责了。”刘玲表示。

  “况且十八大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提高出生人口素质,逐步完善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以后的人口政策会不会调整,不是我这个层次上的人应该去想的,但是我相信,两个系统合并,人口计生事业也会更好的。”刘玲说。

  由管理到服务

  事实上,计生系统和卫生系统合并后,两者完全可以一起合署办公,减少职责交叉从重的问题。

  陆杰华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现在多数省一级的计生系统和卫生系统已经合并,极个别省没有合并,多数地级市,包括北京区县都已经合并。”

  尽管很多省市从机构上都已经合并到位了,但是否达到了预期的目标,陆杰华表示还需要观察。

  “特别是机构合并后,从国家角度上讲不仅是机构的合并,还是服务的融合,这个离我们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陆杰华说。

  陆杰华强调,过去计划生育是管理型的机构,以后要把服务和管理相结合。

  “过去比如生育服务证大家抱怨得比较多,以后通过简政放权,这个机构需要向老百姓提供便利,这是一个方向。”

  陆杰华指出,现在局部还是存在问题,包括生育服务证的发放、手续审批等,还有单独二孩整个的审批,在制度上还是相对繁琐,这就导致很多人因为程序过于复杂而不愿意申请。

  “这也提醒卫生计生部门,下一步怎么提供相对比较便民的服务。”陆杰华说。

  这其中包括审批以及整个信息系统应该完整,这样老百姓可以知道完整的政策,更方便地去办理证件,而不是媒体曝光的办一个证要盖许多萝卜章。

  “现在的有些问题是长期惯性遗留下来的,还需要进一步的解决。”陆杰华说。

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news.sohu.com/20150324/n410200963.shtml report 3123 法治周末记者高原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不再提“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这一变化引起了舆论关注。尽管业内专家对此释放的信号莫衷一是,但是放开二胎的政策已
(责任编辑:un65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