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要闻 > 时事快报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安倍下月访美 老兵组织讲述日军罪行并要其道歉

来源:法制晚报
▲日军押送战俘的照片显示,当时的日军竟都在微笑
▲日军押送战俘的照片显示,当时的日军竟都在微笑
▲“巴丹死亡行军”幸存者、现年97岁的本·斯蒂尔创作的画作,描述当年日军押送战俘时的暴行
▲“巴丹死亡行军”幸存者、现年97岁的本·斯蒂尔创作的画作,描述当年日军押送战俘时的暴行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4月26日至5月3日访美,已基本确定安倍将在美国参众两院首次发表演讲。安倍的演讲内容备受关注,多团体纷纷要求日本借此机会正视其在二战中的侵略历史,并进行道歉。

  美国二战老兵组织“全美巴丹与科雷吉多尔防卫军纪念协会”近日由其协会主席简·汤普森向参众两院发出信函,要求把安倍明确承认日本在战时犯下的错误作为同意其演讲的条件。

  《法制晚报》记者今晨连线该协会主席简·汤普森,他向记者首次披露了1942年的“地狱之船”内幕,以及当年日军虐待盟军战俘的暴行。

  首次披露

  战俘被困“地狱之船”因缺氧互相残杀

  法晚:您所在的二战老兵组织为何坚持让安倍在国会演讲中道歉?

  汤普森:这是一个紧急任务。因为在美国,这段历史正在被人遗忘。而在日本,这段历史正在被修改。安倍此前有过疑似否定“东京审判”判决的言行,我们对此非常担心。

  安倍在美国国会演讲应是承认日本历史责任的特殊机会。

  法晚:您是怎么跟战俘历史结缘的?

  汤普森:1942年,日军进攻菲律宾,日军押送投降的美军和菲军俘虏前往100多公里以外的关押点,途中许多人因日军虐待而死亡。这被称为“巴丹死亡行军”,死亡人数据称约有2万人。我父亲就是一名战俘,他当时在科雷吉多尔岛“被投降”。我的父亲没有参加“巴丹死亡行军”,但是作为日本帝国手里的战俘,遭受的苦难一点也不少。他最受折磨的时期是作为一个战俘在“地狱之船”上被转运的时候。我的父亲从来不愿提及他的战俘经历。于是我长大后,就开始自己做这方面的研究。我很惊讶地学到了很多东西,可悲的是,这些东西在我们的历史书里找不到。

  我采访过的很多老兵也都表示在“地狱之船”上的经历是他们一生中遇到的最可怕的噩梦。

  法晚:能详细讲述一下“地狱之船”上的情形吗?

  汤普森:当时的日本帝国将战俘转运到日本,让他们像奴隶一样做苦役。转运的船只拥挤得可怕,又肮脏不堪,携带有很多疾病。由于这些船未作特殊标记,难以辨认,因此盟军常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它进行轰炸、施以水雷,导致自己的战友无辜丧命。

  我的父亲当时一共在3只船上呆过,因为前两只被美国海军的轰炸机袭击了。他乘坐的第一艘“地狱之船”是声名狼藉的Oryoku Maru 号。日本军强迫1600多人呆在船的货舱里。当时的气温近40℃,船只被太阳烤得炙热无比,战俘们在拼命哀求日军给碗水喝,为稀薄的空气而哀嚎,而日军对此视而不见,竟将舱口封死了,导致很多人因窒息而死,还有很多人因为缺氧而变得神志不清,开始互相残杀。

  当时共有100多艘这样的“地狱之船”,1.4万多人死在了船上。而这些“地狱之船”上的故事并不为人所知。

  老兵回忆

  饥渴战俘到路边喝水惨遭日军刺死

  法晚:您采访过的战俘是怎么描述当时的日军暴行的?

  汤普森:我采访了近100位当时作为战俘的老兵。“巴丹死亡行军”和“奥唐奈集中营”的幸存者们都形容日军很“残忍”。很多士兵身上都带伤,有的感染了疟疾,但是他们依然在高温下被强迫行军。日本兵不允许他们互相搀扶,甚至不允许他们喝水。当有战俘跑向路边的水源时,日军就枪杀他们,用刺刀刺他们,甚至将他们斩首。日军还故意用货车或者坦克车从战俘身上碾过。

  当时的菲律宾籍战俘死得最多,几乎是美军的十倍甚至更多。当战俘终于抵达目的地,也就是“奥唐奈集中营”,死在营里的人更多。那个战俘营没有足够的水和食物。

  很多人死于痢疾,而日军拒绝提供药物。最坏的时候,也就是1942年5月到6月初,平均每天就有30多名美军战俘死亡。他们死后都被葬在万人坑里。在“奥唐奈集中营”,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就有2万多名菲律宾籍战俘死去,死伤数目惊人。

  日军放火烧战俘地堡海水被鲜血染红

  法晚:在您采访过的战俘中,最让您印象深刻的故事是什么?

  汤普森:每个战俘都有自己关于生存的故事。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尤金·尼尔,他是“巴拉望大屠杀”中几个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他的故事特别突出,因为他从来都不能平静地坐着讲完当年的故事,每次提起来都是非常激动。他时常因为激动而需要停顿下来,无法继续说话。

  1944年12月,当时有150名战俘在菲律宾的巴拉望岛为日本人工作。突然,日军急匆匆地将他们全部赶到防空袭的地堡里去。这种地堡很长,每一端都有口,顶上有几个通风用的小孔。其中一个战俘就从小孔那里想伸出头看看怎么回事儿,结果就被杀头了。

  随后,日军开始放火烧地堡,并且在地堡的每一个端口都支起了机关枪,只要战俘试图从火海中逃跑,日军就开枪扫射。只有几个战俘从地堡里逃出来,并且跑到了附近的一个沙滩上。但是他们依然遭到日本兵的追杀,并且被刺刀刺死。其中有几个在死之前还受尽日军折磨。

  尤金当时藏在了一堆树枝的后面,他当时想一口气冲进海里,但被日军发现了。尤金特别强调“当时的海水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因为战俘们试图游到其他岛而被刺死或者射死。尤金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成功游到其他岛屿的战俘之一,他遇到了友善的当地岛民,随后被带到了安全的地方。

  最大诉求

  不要一纸模糊的声明希望安倍承认历史

  法晚:您希望安倍在美国国会上如何道歉?

  汤普森:没有国家可以逃避自己的历史。我们将这样的机会视为不只是对日本,而是对全世界都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日本需要敞开心胸,让那段黑暗的历史得以见天日。

  我们希望安倍能承认日本战时的侵略行为,承认当时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比如当时发生的“巴丹死亡行军”、“奥唐奈集中营”,以及“巴拉望大屠杀”和“地狱之船”等。我们希望安倍能承认当时的大部分日本公司都使用战俘作为奴隶一样的劳工。

  2010年9月13日,日本外相冈田克也代表政府,向受邀访日的6位二战时期的美军战俘道歉。但是老兵们期待使用过战俘做苦力的私人公司作出道歉。但是没有日本公司回应。当时有60多家日本企业,包括三菱、东芝等日本名企都使用战俘来维持他们在战时的生产。

  我们不需要一纸暧昧模糊的道歉声明,借此直接略过二战中发生的事件,我们不希望安倍只是模糊地说一句“许多人失去了生命”,然后就将二战事件一笔带过。

  法晚:被日本侵略过的亚洲邻国也因为日本不愿承认当时的侵略事件,而深受困扰,您认为日本政府应该如何做出哪些行动?

  汤普森:日本需正视历史,承认侵略行为。我们希望安倍政府成立一个专门的教育基金,用于教授二战的准确历史。德国就设立了这样的教育基金,专门用来支持德国在学校开设介绍那一段黑暗历史的课程。如果日本能够成立一个教育基金的话,这个基金会将成为一个媒介,治愈曾遭受日本侵略的邻国的战争伤痕。因为这个基金会成为日本承认真实历史的象征。

  本版文/实习生何四芬记者张洁清

  供图/简·汤普森

news.sohu.com true 法制晚报 http://news.sohu.com/20150326/n410356965.shtml report 4120 ▲日军押送战俘的照片显示,当时的日军竟都在微笑▲“巴丹死亡行军”幸存者、现年97岁的本·斯蒂尔创作的画作,描述当年日军押送战俘时的暴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日本首
(责任编辑:UN652) 原标题:安倍下月将访美国老兵组织要其道歉协会主席接受专访讲述日军虐俘暴行 “地狱之船”首次被披露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