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专访广州区伯:我没嫖娼,继续监督公车

来源:搜狐网 作者:刘畅

1.你认为处罚决定书是否泄露了区伯隐私?

  • 是的,嫖娼细节等不应被公开。
  • 不是,嫖娼属违法行为理应公开。
  • 不关我的事。

2.从目前披露的相关信息来看,你是否认同区伯“嫖娼”?

  • 认同,警方证据确凿。
  • 不认同,未发生性关系,没有金钱交易。
  • 不能判断,事实不够清晰。

3.若区伯嫖娼属实,你认为是否会影响其后续对公权力的监督?

  • 有影响,先管好自己,才能保证公信力。
  • 没影响,私德有瑕,无损公义
  • 不关我的事。

4.针对目前网上有“区伯被嫖娼”的论调,你怎么看?

  • 很有可能,监督公权力易遭打击报复。
  • 不会吧,这是在设法为区伯辩解,应相信法治。
  • 不关我的事。

专访广州区伯:我没嫖娼,继续监督公车

    4月2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几辆警车相继驶离。守候在长沙天心拘留所门前多时的网友们和律师,未能接到区伯。

    据媒体报道,3月26日,广州著名的公车私用监督者区伯,在长沙某酒店因涉嫌嫖娼被行政拘留。4月2日被释放后,他随即被广州警方驱车带离长沙。对此,区伯的好友兼律师隋牧青称,无法接到人的情况早有预兆,此前几位律师曾前往拘留所,要求按照正常法律程序进行会见,一直被以“请示领导”为由拖延。

    在前往广州的高速路上,区伯接受搜狐新闻专访,回忆事件经过。

    区伯称,自己根本没有嫖娼,而是中了圈套,此前在电视节目中播出的“我错了”的道歉音频,也是长沙当地媒体剪辑过的。现年62岁的区伯称,在拘留所18个小时被连续问讯七次,因无法休息体力不支而晕倒。采访过程中,区伯情绪激动,数次哽咽哭泣。

应网友邀请 赴长沙酒局

    3月26日,警方公布区伯(真名区少坤)“嫖娼”后,该案一直成为舆论广为关注的焦点。

    长沙警方称"该案有群众举报、现场视频资料、区某某本人及其他涉案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据探监网友称,区伯坚称自己并未嫖娼。电话采访中,区伯也称,自己没有嫖娼,是“中了圈套,被设计了”。

    事发前的3月24日,他应一位网友的邀请来到长沙游玩。此前,这位网名为“春桑”的王姓网友主动联系上他,自称是珠海人,称赞区伯监督公车私用等行为“充满正能量”。此后,两人见过几次面,“他说是我的粉丝,支持区伯,支持区伯监督公车的行为。”区伯回忆。

    起初,王先生说要带他去湖南游玩。本来王先生计划3个人前行,区伯又叫上了朋友冼先生同行。

    他们在长沙爬了衡阳山,后来又参观韶山刘少奇故居等景点。按原计划,区伯将于3月28日回广州。3月26日,开车时,小王给朋友陈老板打电话,邀请几个兄弟“一块聚聚”。

    据区伯回忆,当天下午4点左右,陈老板的秘书开车将他们带到长沙市湘府大酒店。陈老板给他们几人订了房间。区伯称自己坚持要和冼先生住一个双人房,但陈老板说一人一个房间很舒服,还是订了单人间。

    当晚,陈老板在酒店三楼宴请区伯一行,席间拿出一瓶五粮液白酒,区伯以身体不好为由只喝了红酒。据冼先生回忆,7点钟左右,陈老板接了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要求对方快点过来,并解释是一个朋友。

    随后陈老板说去唱歌,他们又去了四层的卡拉OK。在那里他们又喝了啤酒。正唱歌时候,六个女孩在一个年龄稍长的女子带领下推门而入。区伯称,当时他推辞了,说“不需要”。

    一个自“小赖”的女孩坐在区伯身边,试图搂住他的腰。区伯告诉记者,为避开小赖,他当时还躲到包房的角落。后来,大家一起唱《敢问路在何方》、《涛声依旧》等歌曲,喜欢唱歌的区伯越唱越高兴,与小赖合唱了几曲,还跳了一会交谊舞。

    “这都是很正当、很健康的。” 区伯说。

“这是一个圈套”

    唱了一会,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的区伯感觉身体不适,胸口发闷。

    区伯回忆称,这时,女孩走过来问:“坤哥是不是不高兴了?怎么不唱了?”区伯回应说,自己不舒服。

    “陈老板称要女孩陪我到房间照顾我,我说不需要回房间。他不停地劝我,我坚决拒绝了。自己回了房间。”区伯回忆说,当晚10点左右,他正在房间里上网时,小赖来敲门,敲了几次区伯都没开。小赖说,担心他找错房间,“进去坐坐聊聊天可以么”。

    区伯觉得聊天没什么,便开门了。小赖一进屋就把门关上。区伯称,寒暄几句后,对方开始“用手摸我大腿”。

    “我问她你干嘛,她说你是不是害怕。我说这不道德,违反治安管理法的。”区伯回忆说,随后他便不再理对方,继续上网。

    后来,小赖提出借洗手间一用,“要洗洗澡,出了很多汗”。

    “她出来后,便脱了衣服,把围在身上的浴巾解开了,我急忙说干嘛,她便上来抱住我。”区伯回忆,小赖解开他的衣服,开始亲吻他。

    区伯坚称,两人仅仅是亲吻,绝没有发生别的关系。“还在亲吻时,房门被踹开了,警察冲进来说‘别动’,还不停拍照。我大喊‘陷阱’!”穿好衣服,警方把区伯和小赖都带走了。

    在另一个房间,冼先生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一名女子敲门称陈老板让她过来“照顾一下”。他事后分析,觉得从一开始就有疑点:“我们要求开一个双人房间就好了,但陈老板就是不答应。”后来,警察推门而入,区伯与冼先生几人被带走。

    “我没有嫖娼。”区伯说,“从法律上讲,卖淫嫖娼是要发生金钱交易的,我没有给她钱,我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我会继续监督公车私用”

    据区伯回忆,在长沙天心拘留所期间,曾连续接受七次问讯,几乎没有睡觉的机会。

    区伯称,虽未遭受身体上的伤害,但警方曾多次要求他“承认错误”,不然“将你在酒店屋子里的照片发到网上,让全国人民看到”。然而,区伯一直在拒绝:“你放吧,我不怕!”

    一天,警队队长和拘留所指导员告诉区伯,现在网络上的言论对长沙警方很不利,要求区接受他们指定的媒体采访。后来,区伯接受了长沙当地媒体的采访。他称,这便是后来网络上流传的区伯道歉音频的由来。

    区伯回忆,从3月30日上午9时至31日凌晨3时,警方连续七次问讯,反复做思想工作,让他承认错误,不给他休息的时间。

    冼先生回忆,区伯在一次起身受讯的过程中,因疲惫晕倒,当时自己想去扶,警方要求“不许扶”。冼先生称,第六次问讯时,62岁的区伯已经累得发抖,被警方撑着走到大厅,见到了一家前来采访的电视媒体。

    “当时我就给(记者)跪下了,喊冤,我将自己被设计的全过程都讲了。我说我没有嫖娼,错就错在跟那个女孩亲吻,结果他们把这段剪切了,变成了我为嫖娼道歉!”电话中,区伯再次哽咽。

    区伯称,在拘留所期间,他一直要求警方找到陈老板和小王等人作证,并提供了联系方式。然而,直到4月2日凌晨区伯获释,警方依然没有找到陈、王二人。

    针对区伯的言论,长沙市天心公安分局一位负责人接受搜狐新闻采访时称,警方办事肯定是证据确凿的,不可能存在冤枉的情况。关于区伯所说在拘留所长时间未能得到休息一事,该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

    无论如何,获释后的区伯表示,回到广州后将继续监督公车私用现象。“我不怕,我会越战越勇,继续监督公车私用,履行一个公民的职责”。

news.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news.sohu.com/20150402/n410713848.shtml report 4338 专访广州区伯:我没嫖娼,继续监督公车  4月2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几辆警车相继驶离。守候在长沙天心拘留所门前多时的网友们和律师,未能接到区
(责任编辑:王辰) 原标题:专访广州区伯:我没嫖娼,继续监督公车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