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揭秘纪宝成在人大的“帝王”办公室

来源:综合 作者:海外网

  在人大读书四年,其中三年时间的校长是纪宝成,临毕业前换成了陈雨露校长,多多少少听到和看到过一些事情,汇总一下,以怀念这个本该安享晚年却前途未卜的老校长。

  1、全校师生服服帖帖

  首先,公平地说,纪宝成校长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校长,政治手腕非常高,全校师生对他服服帖帖。之所以如此,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纪宝成校长深谙领导之道:为手下的人谋到福利。

  纪宝成的前任李文海校长,清心寡欲,不爱搞基建,校园破破烂烂的,据中文系某位老师说,“抠得很”。而李文海校长恰恰又是国内顶级的灾荒史专家,很多师生往往拿这开玩笑:李校长灾荒史看得太多了,现在能吃饱、有课上就是天堂了。而此时确实其它高校快速发展的时期,最引人瞩目的是清华的校长王大中,对领导软硬兼施,明谋暗取,疯狂扩充清华校园,大搞基建,说句公道话,哪个老师和学生会希望校园是个老破小呢?

  这一切,在纪宝成上任之后改变了。尽管当时已经错过了扩张的最好时机(人大已无财力购置旁边昂贵的土地),但在纪宝成的主持下,第四教学楼、世纪馆、知行宿舍楼、明德建筑群、新图书馆一个接一个建起来,“几乎每一寸人大校园都被翻起来过”。

  2003年非典时,人大宜园五楼住着59名“被隔离”的学生,纪宝成在宜园五楼对面组织了一场露天音乐会,为他们送来勇气和温暖,59名学生趴在窗台上泪如雨下。学生毕竟是图样图森破的,有的人从此便开始“近乎神明般崇拜他”。

  而对学校而言更为重要的老师,纪宝成则通过世纪城的几十套房子,彻彻底底赢得了所有人的支持。

  纪宝成在上任伊始,就提出“带着感情去解决教职工住房问题”,给了所有教师一个盼头。不得不说,纪宝成找到了老师们苦逼的根源,同时也找到了拴住老师们的绳索:房子。纪宝成直言不讳自己要给老师们“来点实际的”,而这么大一个福利,接的所有老师都服服帖帖、心生敬佩。纪宝成如何建成的教职工住房,我不大了解,但只知道这基本解决了当时校内所有教师的住房问题,纪校长一时间拥趸无双,成为人大办校来支持率最高的校长之一。

  2、跑路失败的高徒

  蔡荣生,人大招生就业处原处长,去年因在招生时存在重大受贿问题而被调查,据说蔡荣生本想用个假护照逃往加拿大,没想到在机场还是被抓。

  蔡荣生是纪宝成的爱徒,掌控招生就业处长达8年之久。蔡为人比较高调,入学的时候给全体师生讲过话,说话牛气冲冲,具体内容忘了是啥了,我只记得有人边听边骂他臭SB。

  他在学校里开一辆保时捷(也有人说是路虎,也许是有好几辆车吧),着实让很多洁身自好、专心学术的老师很不满:有点权力就这么嚣张,你早晚有那么一天。没想到还真有了那么一天,很多人该拍手称快了。

  关于蔡的钱是哪来的,真真假假的,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大家自行百度吧。

  3、公开的秘密爱徒

  2011年,人大组建了教育学院,胡娟出任院长,年仅39岁。胡娟也是纪宝成的爱徒。

  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搜一下胡娟的个人简历,一份天纵奇才的简历。博士(在职)没毕业就是副高,一毕业就是正高,第二年就转为教授,第三年就当院长了。诸位还在读博的童鞋们,膝盖有没有碎裂的感觉?关于胡娟的科研水平嘛,没看过她的论文,不好下判断。

  我一直以为胡娟也被抓了,刚搜了一下,教育学院网站上还有她的介绍,看来是我多想了。

  胡娟本人也比较高调,爱拎名牌包,据说有好几万,不过我不大识货,不懂。

  4、学术风波

  2005年5月,纪宝成主持设立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个国学院。纪连续发布数篇文章并接受记者采访,提出要“脊续文脉,重振国学。”

  然而“脊续”一词却很快引来业内学者的质疑。中山大学哲学系袁伟时教授毫不留情地指出:“我弄不清‘脊续’是什么意思。查收词最全的《汉语大词典》也没有这个词。后来才想到谅必是‘赓续’之误。”一位专家称,“赓续”应是五笔输入法笔误成“脊续”。

  后来人大有教授专门发文论证“脊续”的正确性,为纪校长辩护,打了次不大不小的嘴炮。不过再怎么维护,这件事儿也沦为了人大内部茶余饭后的笑谈。

  两个月后,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到访人大,纪宝成在欢迎词中说道:“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但学过语文的都知道,七月流火的意思是天气要变凉。如果说上次的“脊续”还能以字代意糊弄过去,那么这次却着实让人大丢了脸。

  不过这并不妨碍纪宝成成为了“一级教授”。一级教授什么概念呢?在文科中就相当于院士。去年人大教授、中国性学第一人潘绥铭因科研经费问题被大家讨论了一番,他当时是二级教授。可见一级教授不仅要是本学科内的超级大牛,还得对整个学术界产生强烈的影响。至于纪宝成有没有这个学术实力呢,坊间传闻一致认为,没有。

  相比于最后这件事儿,前面的都只是渣渣。西南王落马前,大搞重庆模式,毁者有之,誉者有之,还有不少人专门跑去捧臭脚,纪校长就是其中一位。网传纪校长拿了四千万的课题费,写了本《重庆新事》,“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认真总结了重庆经验,将重庆市委市政府所作出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政策调整和创新,放在‘民生为本’、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中,透视重庆经验的核心价值。”

  可惜没过多久,西南王就因为一巴掌被拉下了马。纪校长带头站错队本身就要担责任,这可苦了温铁军、秦宣等知名教授:只是被抓来干活,没想到竟捅这么大一个篓子。

  关于此书的下落,据说人大图书馆还有存本,有条件的童鞋可去验证下。

  5、权力之巅

  当然,在一个小小的学校说什么权力之巅本身就是个玩笑,我只是比喻一下纪校长的办公室。

  明德楼盖得很有官味儿,很多人说像把“官椅子”。主楼顶层正中间,就是纪宝成的办公室。

  据某中文系老师说,那个一个很大的套间,大大的办公桌,背后是书橱,实木地板,窗明几净,隔壁房间是他休息的地方,里面好像是有床,总之,“很有味道”。

  人大的校歌歌词是纪宝成写的,换掉了以往的老校歌,随随便便改校歌这种事儿,估计清华、北大、复旦这种老牌学校根本做不出来吧?有权就是任性,是那几年的风气。

  歌词就不放了,纪校长博学多才,也喜欢写写诗词,放一首我认为最代表纪校长真性情的几句词:“老夫岂发少年狂?陋平房,烂楼房,陋烂成堆,统统拆精光”。文才一般,但壮志雄心,气吞河山。

  纪宝成爱题字,遍地都是,不知道纪校长知不知道乾隆的故事:题字多了就不值钱了啊。今天有新闻说这些字已经铲掉了,兔死狗烹,留着这些东西反而是落人话柄。当纪校长再次走过校园,战战巍巍地登上明德楼顶层的时候,不知是否会有一丝伤感?

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news.sohu.com/20150402/n410736949.shtml report 3219 在人大读书四年,其中三年时间的校长是纪宝成,临毕业前换成了陈雨露校长,多多少少听到和看到过一些事情,汇总一下,以怀念这个本该安享晚年却前途未卜的老校长。1、全校
(责任编辑:un65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