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媒体:各地殡葬市场垄断的根子无实质性松动

来源:华商报
又到清明,网上开始出现大量丧葬暴利的报道,新华社刊文炮轰“骨灰盒毛利率超50%”,这让很多人在追思逝者的同时,也开始担心自己的身后事。
“身后事”到底得花多少钱?

  又到清明,网上开始出现大量丧葬暴利的报道,新华社刊文炮轰“骨灰盒毛利率超50%”,这让很多人在追思逝者的同时,也开始担心自己的身后事。

  据悉,西安市墓位价格近几年一直以10%左右的速度上涨,很多人很奇怪:自古人生谁无死,过去死亡丧葬都是自家的事,有钱的风光大葬,没钱的薄皮棺材裹身,为何今天成了全社会讨论的“大事”。

  对西安市居民而言,按照政策规定,丧葬方式理论上只有一种:火葬。这就意味着,对家属来说,从亲人死亡之日起到安葬完毕,家属几乎别无选择,流程事实上早已被固定。但随着墓位价格大涨,国人在咽最后一口气之前,可能还得考虑最后一件事:死一次到底要花多少钱?

  火化遗体,花四五千元是常态

  殡仪价格一般分为公示价格和面议价格。前者包括遗体接运、存放、火化、骨灰寄存等基本服务,实行政府定价;后者包括遗体整容、防腐、吊唁设施及设备租赁等延伸服务。根据各地情况实行政府指导价。

  西安市殡仪馆一直是本地公民人生的最后一站。这里明确标价的包括:火化费用、殡仪车运尸接殡、租用会场、殡殓费等项目。作为收费门类选择最多的“殡仪车运尸接殡”下包含15个项目,诸如20公里内老爷车、奔驰车400元,金杯车200元,超过20公里每公里加价2.5元,灵车配黑纱哀乐每次8元,灵车乘人每人次2元等,名目繁多。

  面议费用包括接运费用、租用会场、个性化殡葬服务等四个项目和销售商品。其中,“个性化殡葬服务”包含特殊礼厅内外布置、特殊要求遗体防腐整容、制作幻灯片动画、上门服务和涉外殡仪服务。销售商品涉及骨灰盒、卫生棺和丧葬用品,标有“明码标价,自愿选购”字样。

  骨灰盒的材质有木质、石材、金属等,价格从两百多到七八千不等。即使是火化也有分别,如果选择平板炉,则为380元,家属如果想亲自捡拾,则可选择捡灰炉,880元。即使一切从简,一个骨灰盒和火化棺,加上一整套寿衣和棉被、枕头等,接着去鲜花商店选几个花圈等。如此,两三千元是最基本的殡葬花销。

  如果要搞个追悼会。那么,遗体整容200元,遗体防腐处理260元。告别仪式,最便宜的是惠民厅160元/场次,最贵则是8800元。加上其他花销,在殡仪馆花五六千元也是常态。

  孝心的“代价”,2.6万元起?

  遗体火化后,就会遇到骨灰存放问题,是入土还是上架。存放一般分两种:一种是公益类的免费骨灰堂(根据实际情况,会收1000元—2700元不等的护墓费,一般承诺20年),即室内存放,像书架一样,一排排定格了一个人或光彩或平淡的一生;一种是经营性墓地,骨灰入土并立碑,占地大约1-1.2平方米(非豪华墓地),价钱高低不等。

  公开数据显示,近两年我省累计投资7.2亿元,计划建设40个城市公益性公墓和135个农村公益性公墓,目前40个城市公益性公墓已投入使用。按照要求,城市公益性公墓坚持区域全覆盖,每个市、县、区至少要建一个公墓。

  西安市民政局殡葬处工作人员说,西安的21个经营性公墓,基本上都设置了公益性墓葬区,并鼓励开辟树葬、草坪葬等绿色生态葬。但不少公墓对亡者都有身份要求,如军人、烈士、见义勇为者、教师等。

  霸陵墓园在东郊白鹿塬,有新旧两区。新区占地400余亩,2004年开工建设,2010年正式开放,墓位5万余个。销售人员介绍,这里属经营性公墓,一个墓位0.8平方米左右,可双葬也可单葬,报价29600元至36600元不等,最高档的因位置风水等需4万-5万元。上述报价“包括大理石墓碑、基座和20年管理费”。如果要在墓碑上加配饰或相片等,价格另议。

  和新区紧邻的则是“老区”,墓位1.2平方米左右,报价2.6万元起,山门入口标志为一尊弥勒佛。

  西安高桥墓园在东郊鲸鱼沟附近,报价壁葬(在立墙上辟出方形墓位,有小墓碑)2900元,如果落地葬最少8900元,立碑合葬1.69万元,还有莲花碑、阳光碑可选,分别报价2.38万、2.68万元。

  西安市民政局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西安市级公益性公墓共6个,墓位约28.3万个;村级公益性公墓22个,墓位仍有大量空置(由于是骨灰堂壁葬,具体墓位数不可考)。经营性公墓21个,墓位数近80万个(据记者现场走访,由于扩建等原因,实际总墓位数可能超过此数)。

  生态葬值得提倡,关键是少花钱

  墓位价太高,树葬、草坪葬或许可以成为新选择。但实际上在许多墓园,树葬也花费不菲。比如被誉为“全省首个生态树葬区”的阎良某墓园,占地12亩,拥有2200棵塔形的蜀桧树,墓穴深40厘米,约0.5平方米,包括20年管理费、可降解骨灰盒在内的费用,至少需要9900元。

  至于其他经营性墓园的树葬也多在七八千元,树种也各自有别,家属可以挂一个小牌追思。

  虽然相比墓地便宜很多,但还是让人心生疑惑,“哪个树下不能埋人,凭啥你种一棵树,就要收我八九千元,我在公园里随便找一棵树行不行?”答案肯定是不行。实际上不少人自行将亲人骨灰带到山里找棵树安葬,老马就如此安葬了母亲,他振振有词“只要不被发现就行,反正也不影响任何人,凭啥不行?”

  现年74岁的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刘石民,近年一直在倡导“生态葬”:人体装棺材以后深埋,埋三米以下,上面不留坟头,当地可以作为旅游园区。他给华商报记者发来的数据显示:2002年我国土葬率49.4%,土葬遗体405.08万具。如安徽省1998年查明有坟头2500万座,占地42万亩,每年少收粮食1.3亿公斤。

  刘石民认为“火葬对于环境的破坏作用也应被关注”。 2002年我国火葬率为50.6%,每年414.92万具遗体火葬,要消耗6.2238万吨柴油,可能产生31.95万吨有害气体;火葬后还要修建大量墓园存放骨灰。所以,生态葬值得提倡,环保又经济,但关键是少花钱,不给丧属增加负担。

  殡葬何时变成了“市场”?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全中国死亡人口数为977万人,死亡率为7.16‰。庞大的逝者人群,倡导火葬的政策和“入土为安”的几千年习俗,夹杂在一起让“丧葬”这个本属家族内部的事情,变成了让大多数人头疼的一个问题,甚至某种程度上制造出了一个殡葬市场。

  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倡导火葬制度。此前中国人亡故,多在家族墓下葬。尽管倡导火葬,但此前农村人一般土葬;城市人大多火葬,存放在抽屉式骨灰堂或安葬在殡仪馆公墓。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发展,重殓厚葬风气渐开,火化率逐年下降,违规土葬、骨灰装棺再葬等问题日渐突出。针对此问题,198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殡葬管理的暂行规定》,首次规定在“人口稠密、耕地较少、交通方便”的地区推行火葬,并对不遵守该规定的国家职工实行处分。1997年的《殡葬管理条例》也有同样规定。

  近10年来,随着城市扩展和房地产市场火爆,土地成为越来越稀缺的资源,带有强制性的火葬规定,也渐渐被推行到农村。

  随着城市和周边地区火葬的严厉推行,一个庞大的殡葬市场开始形成。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经营性墓园70%以上都是1997年后陆续开建,2004年后开始暴增。

  民政部1992年颁布、2004年和2010年修改的《公墓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公墓分为公益性和经营性两种,前者为农村村民提供墓地,不许对外经营;后者为城镇居民提供有偿服务,是商业行为,属第三产业。但都归民政部门管理。

  很快,随着企业与地方政府、民政部门对接,大量资本介入殡葬市场,公墓数量开始激增。民政部网站显示,民政部管理的公墓数量:1985年24座,1995年209座,到2012年则是1597座,不到30年增长66倍。

  垄断的丧葬产业链

  据悉,公益性公墓一般为县(市、区)民政局根据规划,确定项目报设上级层层审批后修建。但这类公墓,一般都有入驻条件限制。如西安沣东仙乐苑,只接受沣东新城辖区三桥街办和建章路街办的亡者,费用只有10元手续费。

  而经营性公墓,大多由民政部门和当地村镇政府、企业合办,并由各级民政部门直接管理。如霸陵墓园,工作人员介绍虽然墓园是一家叫陕西××科贸发展集团公司的企业出资,但还是属联合经营,受民政部门管理;又如高桥墓园,由民政部门和灞桥区红旗街办高桥村合办。

  在丧葬过程中,如果考虑墓地花费多很多。殡葬行业的特殊性,决定其不能完全市场化,比如像其他服务业一样“遍地开花”。

  实际上,殡仪开销加上购买墓地的费用,俨然已经形成一个产业链条,并带有一定垄断性。新华社的一篇文章干脆直接指出如下事实:几乎所有殡葬产品,从墓地买卖、墓地管理到葬礼仪式、遗体美容,乃至仪式中的茶水、鞭炮,都由直属于民政部门的国有殡仪馆垄断经营。

  近年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各地殡葬市场相继向民资开放,但这种开放十分有限,垄断的根子并没有实质性松动。

  陵园暴利超银行房地产

  低成本拿地 一平方米卖几万元

  清明节即将来临。记者采访发现,在北京、上海等多地,由于墓地价格飞涨甚至超过房价,“阴宅”贵过“阳宅”,不少人无奈奔赴异地买墓。

  而在“一墓难求”的背后,一些经营性的陵园公墓通过囤地、超标等手段获取暴利,其业务利润率超过银行、房地产。有的陵园以低价甚至零价格拿来的土地,转手一平方米卖几万元。

  “一墓难求”催生异地买墓

  河北省三河灵山宝塔陵园距离北京50多公里,号称“A股首家上市陵园”,其北京办事处设在北京CBD核心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清明节之前这段时间,由于从北京前往河北陵园购买墓地的客户太多,公司安排实地考察的大巴十分紧张。

  “生于此地,葬在彼地”的现象也发生在上海。江苏太仓境内的双凤公墓位于204国道旁,距上海市中心区有40多公里。“购买者和墓主90%以上都是上海人。”在双凤公墓,销售人员许先生向记者介绍,墓地报价从三四万元到十余万元不等,最常见的是3万元至4万余元的双穴墓。

  在太仓境内另一处自称“主要面向上海客户”的经营性墓地,运营公司人员表示,由于临近清明节祭扫的人多,专门在上海市区内提供看墓在线预约接送、400免费电话等服务。

  多数购买者和墓地经营者均表示,“一墓难求”是异地买墓的主因。记者走访发现,以面积多数在2平方米左右的朝南中式双穴墓为例,在上海市区华亭某公墓的最低报价为6.5万元,且低价墓都已售完,已经是“有价无市”。即便是异地买墓,“大众墓”报价为42800元,销售也十分紧俏。

  墓价飞涨背后是囤地和超标

  业内人士透露,异地买墓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墓价飞涨。经营性陵园墓地超高的利润率超过银行、地产等高利润行业,在资本市场也表现突出:上述灵山宝塔陵园的母公司—“A股殡葬概念第一股”福成五丰此前发布的重组报告显示,该陵园2014年上半年综合毛利率高达80.61%;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生命、福寿园毛利率也多年超过80%。

  经营性陵园墓地超高利润率背后,还存在不少行业怪象:

  一是“囤墓”。记者发现,不少墓葬经营企业低成本囤有大量墓葬用地,但开发缓慢,从而实现边囤边卖。以灵山宝塔陵园为例,该陵园目前可用墓位面积达11.7万平方米,但截至2014年年中仅出售不到5%。业内人士表示,不少墓葬经营企业在大中城市周边大量“囤墓”,随着城市开发和地价高涨,造成“新企业进不去市场,老企业坐享暴利”。

  例如,记者获得的一份江苏太仓某公墓的“01657012号”国有土地许可证显示,该企业早在2002年就拿下开发墓园地块,“分期建设”却花了十余年。

  二是“超标”。根据民政部发布的关于贯彻执行《殡葬管理条例》中几个具体问题的解释,埋葬骨灰的单人、双人合葬墓占地面积不得超过1平方米。但记者多地采访发现,现实中特殊园区、特殊墓型却很常见。

  例如,在福成五丰收购三河灵山宝塔陵园的资产评估说明中,“标准单墓面积”为0.94平方米,但是该陵园北京办事处的一位“业务主任”却对记者表示,陵园内一块“自选定制”墓面积是8平方米起,如果想要更大还可以将两块墓合成一块,拿两个墓位证就可以。

  花不到200元买地,售价却一平方米逾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拿地”的低成本与“卖地”的高价格产生暴利。一些陵园原先低价甚至零价格拿来的土地,造好墓地后要卖几万元。

  记者从福成五丰财务数据中梳理发现,2012年至2014年上半年,其墓穴均价从2.84万元涨至4.17万元,涨幅接近150%。然而,从资产评估报告看,这家“北京以东地区规模最大陵园”的拿地成本却极低:截至2014年上半年,灵山宝塔陵园已规划标准墓位共12.5万个,共缴纳土地出让金2522.5万元。这意味着,以一个不超过1平方米的标准单位墓计算,一座墓穴只需花不到200元买地,售价却至少要1万元。该陵园取得的一处占地359亩的荒山使用权,当时的“有偿出让价”仅为1元。

  在上海、河南、山东、辽宁、安徽等多省份拥有陵园墓地的福寿园集团2010年至2013年毛利率都超过80%。这种暴利不少建立在低成本甚至无成本的土地上。该公司2013年在香港上市时曾公开承认,锦州市帽山安陵及上海福寿园建于政府免费划拨的土地上,倘若政策变化,该公司可能需就这些墓园按现行市值支付地价。

  早在2009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明确提出,要减轻群众负担,实现基本服务均等化。

  有土地税务专家指出,一方面,相关政府主管部门应该对经营性公墓使用土地进行规范,避免企业大量低成本囤地却高价出售;另一方面,政府应加强对经营性公墓的税收管理。根据福寿园的公开信息披露,虽然国家规定转让墓地使用权所得的收入须按5%税率缴纳营业税,但仍有地方表示免缴营业税。

  对此,有业内人士称,主管部门应该根据相关经营性企业对陵园墓地的开发使用情况,依据税务手段加强监管,多方面防止出现因“囤地”“超标”等导致的暴利问题出现。 据新华社

news.sohu.com false 华商报 http://ehsb.hsw.cn/shtml/hsb/20150403/493499.shtml report 6762 又到清明,网上开始出现大量丧葬暴利的报道,新华社刊文炮轰“骨灰盒毛利率超50%”,这让很多人在追思逝者的同时,也开始担心自己的身后事。据悉,西安市墓位价格近几年
(责任编辑: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