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揭秘也门撤侨12天:撤离前使馆里流弹有一麻袋

来源:南方都市报
4月8日,田琦飞抵北京机场后接受采访。新华社发
4月8日,田琦飞抵北京机场后接受采访。新华社发

4月8日,在也门萨那,一名女孩在空袭中跑向避难所。过去几周,也门冲突造成540余人死亡1700人受伤。新华社/路透
  4月8日,在也门萨那,一名女孩在空袭中跑向避难所。过去几周,也门冲突造成540余人死亡1700人受伤。新华社/路透

  “最后撤离前,使馆院子里的流弹加起来差不多有一麻袋。”昨日,外交部召开记者会,多位撤侨行动的官方参与者向记者揭秘撤侨行动背后惊险12天。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昨日披露,从3月26日决定撤侨到4月6日最后撤走,也门局势不断恶化,如果室外走动,随时都有可能被流弹击中。

  3月26日空袭开始

  舰艇最快2小时可到也门亚丁港

  3月26日,也门开始遭空袭,两天之内39人死亡。当天,使馆召开党委会,基于当时安全形势的判断,决定向国内申报采取撤侨行动。

  此前,利比亚撤侨空军出力,这次靠近亚丁湾,使馆考虑动用海军。使馆武官刘永选说,得益于强大海军阵营的现代化发展,从2008年12月起亚丁湾护航,已经是第20批。“经过这么多年的护航行动,我们对亚丁湾地区的情势很了解”。

  刘永选回忆,他第一次跟亚丁湾巡航的547舰联系时问,“现在下达命令,什么时候能够集中到亚丁港?”对方答,两个小时。

  海军发言人梁阳介绍,除了在亚丁港完成部署的547舰,550和887两艘舰艇则在红海完成兵力集结,40个小时内完成兵力部署。

  3月27日制定具体撤侨方案

  “好在从中国使馆打出去的电话会接通”

  27日开始,驻也门使馆和中资机构为能够顺利实施撤侨到处协调。此时,处于战火纷扰中的也门政府已经很难开展工作。

  田琦回忆,空袭头两天还只是在夜间,白天相对平静,可第三天开始昼夜接连不断地空袭,让大家都感到不太安全。“找人办事都很困难”,田琦说,这个时候打电话联系也门的主管部门官员,都不太接电话,好在从中国使馆打出去的电话会接通。

  为了让海军舰艇能够进港撤侨,需要很多也门军方部门的签字并送达港务局。田琦介绍,大使馆联系的军方朋友在接到中方请求之后,自己开着车到上级领导的家里去签字,当天办下了许可。

  使馆方面又联系也门政府各部门,希望对中国车队从首都萨达到港口一路给予防空的保护和地面的放行。“230公里途中的9个检查站非常顺利,车队开到码头上直接等舰艇”,田琦说,这得益于我们对也门正确的外交政策。

  与此同时,国内领保中心作为撤侨行动的指挥中心,在3月27日下午召开“境外中国公民和中国机构安全保护工作的部际联席会议”,这一机制在2004年建立,几次撤侨下来,已经能够高效运转。在这个会上,政府作出撤离侨民的行动方案。“方案需要很细致很具体”,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说,哪一条舰往什么方向走,都要确定下来。

  最困难是交通安全

  40多辆车组成车队,要求最好的司机

  据介绍,撤侨威胁有三。第一来自天上,第二来自地面冲突,第三是交通安全的风险,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前两者使馆已经同也门相关部门做了工作。

  40多辆车,一路上行驶的荷萨铁路海拔在3000米以上,为了保证车队安全,使馆给每一部车都安排了一位车长。车长之间互相保持联系,以保持车队匀速前进。

  田琦说,行动前,使馆要求对车况进行严格的检查,对司机的挑选也非常严格要求最好的司机。海军方面也制定了各种方案,包括了区域境界、兵力运用、人员安置一共八大类17种方案预案。

  此刻,海军虽已获得也门的外交准入,但舰艇离靠码头需要引水和拖船协助,战乱时期这些都难以保证。此外,人员安置等后勤保障也是一大困难。

  侨民上船时

  一枚流弹击中舰艇20米远的吊车

  即使准备充足,意外仍然近在咫尺。4月2日上午,547舰靠泊在亚丁港。先是舰艇右侧5公里远的地方一枚炮弹落地炸开爆焰。7分钟后,军舰舰艏20米远的一吊车遭到坦克机枪的扫射,被数枚流弹击中。

  海军发言人梁阳表示,现场发生这一危急情况后,指挥者开始搜索警戒范围,对还没有来得及上舰的人员进行贴身护卫,启动应急措施开始舰艇备航,强行迅速上舰离开码头。

  对于撤侨来说,一旦错过时机,便可能酿成大错。指挥者本决定3月30日中午在也门的两个港口同时启动撤侨,但3月29日亚丁港突然变化,双方出现短暂的停火期。

  指挥团队临时决定快速撤离。既不能让舰艇等人,也不能让人等舰艇。黄屏介绍,为此整个团队搭建了两个专门的微信群,随时沟通保持联系。第一批撤侨547舰123人用时39分钟,第二批455人也只用了81分钟。“军方和使馆的协调达到了天衣无缝,”田琦说。 南都记者吴斌 发自北京

  细节

  田琦大使防弹车被流弹击中

  田琦昨日介绍,他临走前问使馆同事,院子里流弹的弹片有多少。同事告诉他,差不多有一麻袋,每天都有一堆。田琦大使的防弹车车顶曾被防空炮火的流弹击中。“我们在使馆每次空隙都能感觉到巨大的冲击波,整个建筑都在动。”

  使馆参赞胡要武回忆,3月30日晚上和31日凌晨是炮火空袭最激烈的时候,“所有炮弹都在头顶上肆无忌惮,想到已经送走了同胞,心里比较淡定”。早晨7点醒来发现,房间窗玻璃上打了几个眼儿,大家都不知道。

  田琦还说,如果室外走动,随时都有可能被流弹击中。他要求同事们到院子里去,也必须要戴防弹头盔。有一次使馆工作人员外出活动,就在活动现场十多米外,能看到两派武装人员拿着AK 47交火,馆员们在武警的护送下赶紧撤离。

  使馆武官刘永选介绍,从2013年起由于不断恶化的也门局势,根据外交部的指示,向也门派驻了两批武警小组,从3月26日-4月6日撤离期间,武警小组在炮火和空袭最激烈的时候,仍坚守在使馆大门站岗。

news.sohu.com false 南方都市报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5-04/10/content_3406767.htm?div=-1 report 3324 4月8日,田琦飞抵北京机场后接受采访。新华社发4月8日,在也门萨那,一名女孩在空袭中跑向避难所。过去几周,也门冲突造成540余人死亡1700人受伤。新华社/路透
(责任编辑:un658)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