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揭秘超跑圈:专业赛道玩一次花一万 不齿马路飙车

来源:法制晚报

  11日晚在大屯路隧道内飙车的两名司机,已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刑事拘留,但事故的影响仍在发酵。近年来频发的公路飙车事件,将超跑、赛车圈推上了风口浪尖。

  昨天,《法制晚报》记者探访北京金港赛道发现,真正玩儿超跑和赛车的人,对安全的重视程度远超“马路车手”。他们会使用专业赛道、准备详尽的安全方案,一位运营专业比赛的负责人说:“马路上飙,不是英雄。”

  记者探访赛道设防撞墙急救车随时待命

  昨天,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的北京金港赛道,这里正在举办“我是车手大奖赛”。记者看到,一辆辆赛车在赛道上呼啸而过。周围一圈竖着金属网,还有专人在此值守,防止无关人员进出。

  金属网下方,有一层用轮胎堆起来的防撞墙,还有一片几十米宽的砂石路面。如果有赛车冲出赛道,会先被砂石路面减缓车速,再往前还有轮胎防撞墙作保护。赛道的拐弯处,还设置有专业的缓冲区,帮助车辆转向。

  除了专业的赛道,场内还有一群工作人员在紧张忙碌着。记者在中控室内看到,几名工作人员紧紧地盯着显示屏,不时用对讲机联系场边工作人员,以便了解监控死角的情况。他们要控制发车间隔和车速,掌握比赛的节奏。

  记者注意到,一辆急救车和一辆消防车,一直停在现场待命,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赛道周围,有数名工作人员不间断地注视着比赛,随时向指挥中心汇报。“平时赛道上的车不太多,我们还比较轻松。等周末车多的时候,一刻也不敢走神儿。”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揭秘赛车圈

  参赛要求赛车装防滚架赛手穿“安全套装”

  赛事承办单位巅峰拓速度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贾冰告诉记者,这几年赛车的门槛越来越低,普通老百姓也能参与,“但门槛再低也要严守底线”。他表示,国家对参加正式比赛的人和车都有严格规定,运营比赛还需要一支专业的团队,“不是一两个人临时组个局就能玩儿的”。做专业车手十余年的他表示,超跑、赛车圈儿里的人都很抵制在马路上飙车的行为,“那不是英雄”。

  贾冰介绍,参加正式比赛的车辆必须符合《赛车改装条例》。“要安装一般民用车辆所没有的防滚架,安全带也不是普通的三点式,多点式的才能把司机牢牢固定在座位上。”

  此外,所有参赛车手都必须经过培训。贾冰说,“我是车手大奖赛”普通老百姓也能参与,“但要先接受专业教练的培训”。内容包括理论学习、空场实际操作等,培训至少三天,合格了才能上赛道。

  车手的“安全套装”也必不可少,“像头盔、手套、赛车服这些都得有,否则不能上赛道。”记者在现场看到,即便是在赛道上训练的车手,也都戴了头盔。“最后,你还得有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协会颁发的赛车执照才能参赛。”贾冰说,持普通驾照的人只能参加正式比赛前的体验活动。

  以“我是车手大奖赛”为例,此次比赛是省级赛事。根据规定,承办方要到国家体育总局汽车摩托车运动中心备案,并经过北京市汽车摩托车运动协会批准,才可以举行比赛。而选手要分为入门、专业、高级三档。赛事活动分为体验、单圈计时和正式比赛。

  如果是单人报名,只能参加体验活动和单圈计时赛,要想参加正式比赛必须是一个团队。“一位车手的背后,有大量技术、安全人员作保障,一两个人玩儿不了。”贾冰说。

  揭秘超跑圈

  组织活动只去专业场地租拖车运超跑

  金港赛道除举办专业比赛外,也会承接超跑爱好者组织的活动。著名赛车教练翁世晶告诉记者,超跑的圈子并不像《速度与激情》里那么炫酷,更没有11日大屯路隧道飙车那么危险。

  他介绍,超跑圈玩儿车的方式通常有三种:参加俱乐部举办的活动、专业赛道的开放日,以及汽车品牌组织的试乘试驾活动。“这三种活动,都有俱乐部或品牌的专业团队进行后备支援,包括车辆维修、救援等。”

  翁世晶表示,只要有合法驾照,有超跑能开就能参加活动。但体验过超跑俱乐部活动的王女士透露,俱乐部对超跑的档次还是有规定的,“不是你随便开辆法拉利、兰博基尼就能参加,排量、速度不达标,得找人推荐才能来。”

  超跑的活动大多在所在城市的专业赛道中进行,如金港赛道就是超跑俱乐部和品牌活动的主要场地。负责金港赛道出租业务的张女士介绍,承办品牌活动和赛事是他们的主要业务,“做俱乐部的活动少一些”。

  张女士告诉记者,赛道方负责签订合同收取租赁费,“品牌或俱乐部自己对安全方面有严格要求”。要想在金港赛道玩儿一天,平时的租赁费为7万元,周末则要9万元。再加上其他费用,平均每位车主要花费1万元。

  除了金港赛道,超跑俱乐部还会到八达岭机场举办活动。“那里有很大的空场,如果要办活动,会在现场用锥桶圈出一个赛道。”去现场体验过的王女士说。她提到,参加活动的会员不是自己开着超跑去赛场,“都是租拖车给拖过去”。

  圈内人说比赛多是单车跑单圈

  《速度与激情》中,两辆甚至十几辆跑车在马路上狂飙的镜头屡见不鲜。大屯路隧道事故中,两名超跑司机也是在飙车。但翁世晶告诉记者,超跑俱乐部的活动远没有那么刺激,“安全是最重要”。

  他提到,活动主要是给超跑司机一个“撒开了跑”的机会。但大多是单车跑单圈,看谁的用时短。“也有让几辆车一块上赛道的时候,但会限制最高车速,超车、并线的方式也有严格要求。”

  翁世晶说,俱乐部通常会在活动前开个会,大家商量好在什么情况下,使用何种方式超车。如果要停车需要做什么动作,打什么信号等。活动中如果有个别人违反规则,俱乐部都会采取警告、罚款等措施,“严重的会暂停其参加活动的资格”。上赛道前,车主还要经过一些赛道驾驶的专业培训。

  对“马路车手”感到不齿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赛车、超跑圈的人,对几个人临时组局、在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情况下,直接上马路疯狂飙车的行为十分不齿。“玩儿赛车、超跑,图的不光是刺激,还要确保自身安全,更不能影响到别人。”翁世晶说。

  大屯路隧道豪车事故追踪肇事法拉利司机母亲曾是油企副总

  大屯路隧道事故中,肇事者唐某的身份已确认,另一涉案人于某的身世,今天也被媒体曝光。《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于某的母亲曾为一家石油企业的领导,而他驾驶的法拉利车登记的车主正是其母。

  据报道,20岁的于某是吉林省长春市人,他所驾驶的法拉利,登记的车主张某正是其母亲。张某曾在东北一家从事石油行业的公司担任副总。

  于某从长春来京后,在一家知名私立中学就读,该学校一学年的学费便在10万元以上。在校期间,于某热衷于参与社团活动,在该校一个社团里有他不少的好友。

  于某来京之后曾居住在位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侧的一处高档小区内,该小区建有配套的会所,但目前于某是否仍在此地居住尚待进一步核实。根据二手房交易机构的房源信息显示,该小区的目前在售的二手房根据户型面积的不同,价格从800多万到1800万元不等。

  早在3年前,于某就曾经在自己的微博上频繁发布各类豪华跑车的照片,并表示希望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跑车。记者获悉,事发时他所开的这辆红色法拉利大约购于去年5月前后。在他自己发布的相册中,还有一张深夜他戴着头盔坐在法拉利里操控方向盘的照片,对于照片的说明他也写得格外张扬,暗含飙车的意味。

  据报道,2014年3月,于某曾加入了一个在北京成立的某豪车俱乐部。该俱乐部的入会方式,除了要提交ID注册号和汽车的照片等资料外,还需要将购车发票或车辆行驶证通过网络发给相关负责人,得到审核后才能获得该俱乐部的QQ群号码。

  而对于社会大众,该俱乐部QQ群号码是属于对外保密的。该俱乐部的官方联络平台上有于某的账号,而且在于某入会时,该官方账号还发布新消息表示欢迎。

  本版文并摄/法制晚报记者范博韬

  ▲金港赛道外围设有金属网、轮胎防撞墙和砂石减速带,还有专人值守

  ▲主管消防的工作人员紧盯大屏幕,关注赛道上的情况

news.sohu.com true 法制晚报 http://news.sohu.com/20150417/n411429793.shtml report 3568 11日晚在大屯路隧道内飙车的两名司机,已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刑事拘留,但事故的影响仍在发酵。近年来频发的公路飙车事件,将超跑、赛车圈推上了风口浪尖。昨天,《法制晚
(责任编辑:un65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