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大V御史在途辞职 向“金银花更名”宣战

来源:搜狐网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再次引发舆论风暴,他兑现承诺,宣布辞职。

  4月28日下午,新浪微博认证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的微博@御史在途发文宣布辞职。

  文中写道:这两天利用休假时间下乡调研,看着那么多种植金银花的百姓返贫,看着好好一个产业、一种药材被毁,十分心疼。更重要的是,这场人祸的制造者还一个个人模狗样地坐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办公大楼上班,没有一人被查处。鉴于此,我决定兑现自己的承诺,辞去公职,以一人之力调查金银花更名事件背后的腐败问题。

  一年前,微博大V御史在途因“金银花更名”事件与国家部委开战,那时陆群自称“普通网民”,但行动却始终囿于公职身份,他曾多次动了辞职的念头,终因各种压力而搁浅。

  如今,陆群决心走出体制,成为真正的“普通网民”,正式“宣战”。

  1 “为金银花请命”

  这个本名陆群的湖南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因为抨击腐败,敢言敢为一直受众多网民关注。

  因公开向国家部委“宣战”,陆群曾经掀起一轮舆论风暴。

  去年8月12日上午10点37分,微博大V御史在途突然开腔,剑指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

  他发表微博称,“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为利益集团代言,给数以千万计的百姓造成无比重大的经济损失,严重破坏民族团结”。

  微博中,御史在途称他将以“铁的证据”揭露问题,并公开敦促局长张勇同志引咎辞职。

  事件的质疑焦点集中在常见药材“金银花”上。御史在途称,2005年前后,国家药典委将把中国南方地区传承上千年的“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并把金银花作为邵明立老家山东“忍冬花”的专用名。

  公开资料显示, 2005年6月起,邵明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御史在途在微博中称,更名一事属邵明立“一手操控”,并称2005年前后,是国家食药监总局“历史上最腐败的时期”。

  此后他在数小时内连发5条微博,质疑此事,称更名后,南方金银花价格一落千丈,“北方金银花贩子趁机大量低价收购,冒充北方金银花高价卖出,谋取暴利。南方上千万花农则血本无归”。

  在更名事件背后,御史在途称有多家企业和公关公司牵扯其中,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官员涉嫌腐败,“金银花闹剧的总导演是国家食药监总局前任局长邵明立。现任局长张勇的主要问题是对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不闻不问”。

  举报微博发出后,引发网民巨大关注,截至下午16时,相关微博转发已超过6000条。御史在途表示,他对微博中涉及的事实承担法律责任,“我没有受到任何压力。也不会屈服于任何压力”。

  事件引发巨大关注,得益于御史在途的大V身份,在微博上,他的粉丝已超过17万人。而此事被主流媒体围观报道,则得益于御史在途的现实身份。御史在途本名陆群,目前担任湖南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

  网络上,他言辞大胆直接,与县委书记叫板、点名批评省级官员,颠覆着人们传统认知中神秘沉默的省委干部形象

  作为中国社交工具上为数不多的活跃官员,陆群特立独行的言行一直引发热议。人们好奇地打量着一个官员的网络形象,也猜测着他的仕途生涯。

  就在此次举报事件之前数月,微博上一度流传出陆群将辞去公职的消息。当时有人猜测,微博上一直以敢言著称的陆群,可能仕途不得志,才在网上发泄。

  “在机关,实事求是地讲,有人看我在网上流露出厌倦的情绪,以为仕途不得志,转而在网络中发泄不满,这是不客观的。我个人认为,我在机关,进步不算慢的。”陆群对此回应说。

  2 向往体制的年轻人

  1996年夏天,来自湖南中部农村的年轻人陆群第一次走进省委大院,苏式红楼掩映在参天古樟中,透着庄严又神秘的机关气场,他暗暗发誓:要好好表现,不为基层干部丢脸。

  那年他25岁,任职于湖南省双峰县组织部,正在村里蹲点搞扶贫工作,“6月29号,突然接到电话,通知我明天下午赶到省纪委报道,跟班学习三个月”。

  他的仕途自此迎来转折。但这位年轻人并不自知,“只是学习而已,没什么特别的”,次日,他用食品袋装上几件换洗衣服,匆匆赶往长沙。

  省委大院在长沙市韶山北路1号,双峰县组织部驻长沙办事处的同事,开车把陆群送到大院门口。一下车,陆群就感受到了这座省核心权力机关的独特气场,大门内,苏式红楼坐落在绿荫之中,有着几十年树龄的香樟树,几乎能让身处大院的人忘记夏日的炎热,“庭院深深”。

  在门口同时递交介绍信的还有一位郴州来的年轻人,“穿得比我还破旧,墨水点子都有上百个”。陆群有些不善交际,对方先搭话打招呼,这才知道两人都是来省纪委跟班学习的,这一批基层干部共有26位。

  陆群觉得自己只是匆匆过客,但自豪、惶恐和亢奋交织而成的复杂情绪,还是让他暗下决心:要好好干,展现基层干部的形象。

  事实上,从政当官,是陆群少年时便有的理想。

  陆群的家乡在湖南新化孟公镇双坪村,“穷乡僻壤”,他回忆,小时候在农村见多不平之事,甚至很多就发生在家族里,“当时懵懂觉得,将来当个官,可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也可以让自己的家族少些冤假错案。”

  对于乡村少年而言,读书从政几乎是改变命运的最佳方式。

  在学校,他一直是学生会干部,高中毕业后保送至娄底师专,1993年毕业时赶上湖南全省选拨选调生进入基层机关工作,陆群再次入选。

  “那个时代风气特别好”,陆群感慨,他没有任何关系和背景,最终成为学校3位幸运儿之一,被分配至双峰县洪山殿乡工作,此后又因为文笔突出,被调往双峰县组织部。

  他自此开始了一场马拉松比赛——他解释,体制内的生活如同马拉松,一旦进入跑道,就只能被裹挟着往前冲。

  获得参赛资格,站在起跑线附近,年轻人陆群感受到的,只是这场比赛带来的激情和优越——他实现了少年时代的理想,父母也为之骄傲。

  在省委大院,陆群再次因为表现出众成为幸运儿:他被留在了省纪委。省委组织部一度想留下他,但时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杨敏之亲自批示后,只能放弃。

  杨敏之对这位出身农村的年轻人评价颇高,“记忆力很强,而且善于独立思考”。在娄底师专,不善歌舞的陆群在一次元旦晚会上被要求表演节目,一口气背了圆周率的8000多位数字。

  3:省委干部的另一面

  省委大院里的“马拉松比赛”慢慢露出其复杂的一面。

  2009年,陆群通过竞聘上岗,出任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办公室副主任,变成“陆处长”。但他却越来越厌倦机关里的风气。

  “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太严重了”,去年4月中旬,坐在湘江附近的一间茶馆里,他皱着眉头感慨,这位浓眉大眼,头发略显稀疏的中年干部不爱笑,眉心时常皱成“川”字。媒体人邓飞与他相识十几年,评价其长相是“一张正派脸”。

  “官场太假!”他的声调不自觉地提高,“没几个人讲真话,也没几个人听真话,说假话的不脸红,听假话的也当真”。他形容,这好比“皇帝的新衣”现实版。

  他做不到,“不管对面坐的是什么人,我只讲真话”。他经常成为内部会议上猛烈抨击发言的唯一一人。“得罪人没必要,关你什么事”,有朋友善意提醒,但并不起作用,“不说难受,如鲠在喉”。

  机关之外,他还要找地方去说话。2010年,微博兴起,他注册,取了网名“御史在途”,“御史”即言官、谏官,陆的纪检干部身份,与其类似。

  他时常强调自己“普通网民”的身份,但他发言力度及影响,显然不是普通网民所能比拟。

  2011年10月,他为家乡农民工维权讨薪,点名叫板长沙县委书记,发狠话称“如果经公正调查证实民工诉求不合理,我立即辞职以谢天下”,炮轰之举很快登上各大门户首页;

  2011年12月,他批评云南红河州常委、宣传部长伍皓在微博上晒红河州广场和耗资数十亿的弥勒县某中学问题,“伍皓作为一个领导干部、知名网友,其思维根本没有跳出一个官僚的圈子。他在微博上津津乐道于红河广场云南第一,并炫耀红河有耗资几十亿、全国最豪华的中学,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思想,跟那些搞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的官僚并无二致。这是我反感并善意批评他的唯一原因”,再次引发媒体报道;

  此外,国家机关特供农场等食品安全、反腐等问题,都是陆群微博言论的重点。

  以体制内身份抨击现状,让陆群很快成名,截至2014年4月,他拥有粉丝15万。根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在所有实名认证的纪委官员中,陆群粉丝数排名第一。

  压力也随之而来。

  批评伍皓的微博发出后,曾有领导提出,陆群这样公开批评其他党员干部是“政治纪律不容许的”,要求他取消实名认证、停止在微博上发表任何与政务有关的观点。

  陆群没有理会,“我是个讲政治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政治纪律”。

  陆群并不愿过多细数在体制内外“讲真话”给他带来过的麻烦。一位熟悉陆群的媒体人透露,陆群因为过于耿直,在体制内发展受到影响,“领导们怕他”。如此真性情的官员,是该媒体人从业多年认识的唯一一个,“但是他留在体制内是好事”。

  一位曾在北京、长沙等地供职的媒体人则认为,湖南本地的政治生态环境不是特别开明,官员不愿出头,更别说为民伸冤,“即使让我站在他的位置,都未必能做到这样仗义执言”。而一位长沙本地媒体人表示,陆群比较敏感,本地媒体不太敢接触报道。

  虽然很少获得公开支持,但事实上,在体制内,陆群也有支持者。一位省检察院的官员,曾经把一起冤假错案的受害者推荐给陆群,“找下省纪委陆主任,他胆子大,可以在网上揭露一下”。

  4 归去来

  去年4月中旬,陆群一度在微博中透露“厌倦了体制内生活”、“机关生涯倒计时”,敲响离职前奏。

  然而,辞职的事情很快被搁浅:来自领导和家人的压力很大,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正在利用体制内身份,与不平之事“死磕”。

  透露消息的那周,他正在微博中为原郴州市药监局长左永玉呐喊,后者被认为摊上冤假错案,“郴州市及桂阳县检察长,你们领导下的检察机关可以不要这么不要脸吗?”陆群在微博中隔空喊话。

  周末,桂阳检察院工作人员就赶到长沙,陆群一直在与其沟通,查看证据,调查真相。纠缠中他越发清楚,暂时不能放弃体制内的这些资源。“微博只能造势,想真正解决问题,还是要走程序”。

  他决定把自己辞职的事情搁一搁。

  陆群喜欢读《左传》等古文,好友邓飞认为他骨子里就是一名“古代知识分子”: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刚进省纪委工作的那几年,省委大院门口时常有上访者,他们或站或蹲,举着“冤”牌或手写的告状信。陆群住在大门约100米开外的单身宿舍,上班经过上访者时,他时常驻足,接下靠谱的信件,并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很多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员,看装束跟我的父母亲都差不多”,一些信件看得他“怒从心中起”,但表述不清,他索性把上访者带进办公室,逐字逐句地帮忙修改。

  陆群自认的第一个“壮举”,是为一名在宁乡遭遇碰瓷敲诈的司机鸣冤,当地交警也参与其中。他请假三天,跟随司机去当地调查,最终写成3000多字的调查报告,送到几位主要省委领导的信箱——时逢全国交警学济南活动,交警素质正是关注热点,时任省委书记王茂林对报告作出批示,当地很快成立调查组,事情圆满解决。

  而开通微博后,他名气渐增,慕名而来的求助者也越来越多,“很多事情实在是管不过来,我毕竟是有工作的人”。

  “他的很多业余时间和精力都被这些闲事占用了,否则也不会只是现在的地位”,一位熟悉陆群的媒体人士称。

  此前,辞职的传言每每在种种压力下快速平息,但他喜鸣不平的习惯却一直并未更改,这一次他终于“兑现自己的承诺,辞去公职,以一人之力调查金银花更名事件背后的腐败问题”。

news.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news.sohu.com/20150428/n412062886.shtml report 5325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再次引发舆论风暴,他兑现承诺,宣布辞职。4月28日下午,新浪微博认证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的微博@御史在途发文宣布辞
() 原标题:大V御史在途辞职 向“金银花更名”宣战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