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广州“局座”五十八九岁成卸任高峰 人大政协扎堆

来源:南方都市报
直接从“副局级”提拔成市直部门“一把手”的,共14位,占比4 2 %,其中又以本单位副职直接扶正较为普遍。

  直接从“副局级”提拔成市直部门“一把手”的,共14位,占比4 2 %,其中又以本单位副职直接扶正较为普遍。

另有19位局座在当上市直部门“一把手”前已都是“正局级”。其中,8位局座赴任现职前的上一份工作,在市委或市政府机关
  另有19位局座在当上市直部门“一把手”前已都是“正局级”。其中,8位局座赴任现职前的上一份工作,在市委或市政府机关

  简历可查的广州3 3位局座中,14位从“副局级”提拔成市直部门“一把手”,另有19位局座在当上市直部门“一把手”前已都是“正局级”。副局直接扶正的几率大不大?副局平均当几年就要提拔了?局座卸任爱去哪?南都记者从局座们升迁、交流、卸任等几个维度进行解密。

  揭秘

  1

  副局直接扶正的几率大不大?

  副局直接扶正占比42%

  从简历可查的33位局座情况可看出,直接从“副局级”提拔成市直部门“一把手”的,共14位,占比42%,其中又以本单位副职直接扶正较为普遍。

  杨柳(市环保局局长)、汤锦华(市农业局局长)、陈怡霓(市卫计委主任)、刘保春(市外事办主任)、邓佑满(市知识产权局局长)、谢博能(市府研究室主任)、杨承志(市城市更新局局长)等8位是从现单位副职直接提拔的。其余几位分别来自兄弟单位、高校、国企和区政府。丁强在做水务局局长前是市“三旧”改造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屈哨兵是从广州大学副校长的位置升任广州市教育局局长的;而吴明场在当法制办主任前是海珠区常务副区长。

  解读

  专业性强的部门更易内部提拔

  进一步观察可见,卫计委、外事办、农业局等专业性较强的部门更易出现副局直接“扶正”的情况。

  “专业性强的部门,一把手要想服众,必须懂业务,这就决定了他们首先必须是业务精英,”广州市财政局一名工作人员称。

  “因为部门的高专业性,外人也很难调进来,”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叶贵任分析。

  2

  局座易从什么岗位产生?

  市委副秘书长、市政府副秘书长等岗位易出局座

  另有19位局座在当上市直部门“一把手”前已都是“正局级”。其中,8位局座赴任现职前的上一份工作,在市委或市政府机关,有四个岗位爱出“局座”: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和驻京办主任。

  比如任职过市委副秘书长的有黄洁峰(市安监局局长);市体育局局长罗京军做过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正局级);任职过市政府副秘书长的有马正勇(市科创委主任)、危伟汉(市城管委主任)、郭志勇(市统计局局长)、朱力(市旅游局局长);潘建国(市发改委主任)和赵军明(市工信委主任)都是从驻京办主任位置上调任的。

  而且记者注意到,很多副局级升任正局的第一个岗位往往在市委或市政府机关“大院”。像潘建国先做了2年发改委副主任,然后“扶正”为驻京办主任,2年后又调回发改委任一把手。赵军明于2008年始任水务局副局长,后调任水投集团,3年后,也是借助驻京办主任岗位“扶正”,不到3年赴任工信委主任。危伟汉也是经历了黄埔区副区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岗位历练,坐到城管委“一把手”的位置上。

  解读

  市委市政府机关岗位锻炼协调能力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五十四条明确规定,实行党政领导干部交流制度。

  “市委或市政府机关的正局级岗位就好像一个交流站和中转港,一般锻炼个两三年就安排一个部门正职,”一位在政府机关供职多年的公务员告诉南都记者,“像市委、市政府副秘书长都会对口协助一位市领导,帮助市领导处理分管领域的工作,比较锻炼协调、沟通能力;市委宣传部号称体制内的’外向型‘部门,简言之,就是要比较频繁地和其他部门打交道;驻京办主任的位子,更加注重对外联络、招商引资、接待公关等,是十分锻炼人的。”

  3

  副局级当几年就要被提拔了?

  快则2年,慢则12年,平均6.4年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副局级提拔成正局级,平均需要6.4年。进一步分析可见,晋升年限差异很大,快的2年就提拔,比如陈小钢38岁就当上市委办公厅副主任,40岁就赴任天河区区长,据说当年是广州最年轻的区长。这个“进步速度”至今无人超越。彭高峰43岁当上规划局副局长。当时正值第十六届亚运会前夕,亚组委大量用人,彭高峰借调到亚组委任场馆器材部部长,凭借出色表现,在45岁的年纪提拔为正局级。借调大型活动组委会可谓晋升“加速器”,像体育局局长罗京军也是借任亚组委宣传部长的表现,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位置提拔成正局级,这一步晋升,他花了5年,低于平均年限。

  从副局走向正局,耗时最久的是危伟汉。他33岁任海珠区副区长,当年是海珠区最年轻的区领导。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8年,之后又在黄埔区副区长的位置上任职4年,于45岁升任市政府副秘书长。

  解读

  晋升有关个人能力,也关乎岗位表现力

  一位不愿具名的局级领导告诉南都记者,广州市的局级岗位约200人,其中,实职领导岗位就几十个,副局级至少五六百人。“提谁不提谁,除了个人能力,要看岗位表现力,”他称,“远郊区的表现力自然不如中心城区,中新知识城、南沙自贸区等新区就更显表现力。简言之,就是有些岗位容易出成绩,有些倾向‘看摊’,”他认为,有领导即使年轻得志,后续也未必步步提速,这里有‘时运’因素,赴任什么岗位很关键。

  一位曾在组织部门供职的人士提出另一观察视角。他总结,凡进步非常快的人,一定有三个原因:工作需要;年龄、学历等硬件完全符合条件;有班子成员力挺,没有人强烈反对。所以,他认为,被破格提拔是个人无法设计的,“甚至那一天来到的时候,个人是不自知的,是被动的。”

  话你知

  破格提拔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党政领导干部应当逐级提拔。特别优秀或工作特殊需要的干部,可以突破任职资格规定或者越级提拔担任领导职务。

  破格提拔的特别优秀干部,应当德才素质突出、群众公认度高,并且符合下列条件之一:在关键时刻或者承担急难险重任务中经受住考验、表现突出、作出重大贡献;在条件艰苦、环境复杂、基础差的地区或者单位工作实绩突出;在其他岗位上尽职尽责,工作实绩特别显著。

  因工作特殊需要破格提拔的干部,应当符合下列情形之一:领导班子结构需要或者领导职位有特殊要求的;专业性较强的岗位或者重要专项工作急需的;艰苦边远地区、贫困地区急需引进的。

  任职试用期未满或者提拔任职不满一年的,不得破格提拔。不得在任职年限上连续破格。不得越两级提拔。

  4

  想当局座,哪方面知识是必备的?

  经济、法律专业出身局座较多

  通过可统计的28位局座第一专业可见,约7成为文科生,3成为理工科。文科专业中又以学经济和法律的最多。经济相关专业出身7人,法学相关专业出身4人,其次为中文、管理、政治、历史等。理工科专业中,学土木建筑和医学的占了一半,其他专业比较冷门,像市环保局局长杨柳学的是仪表分析,郭志勇学的是植物保护。

  过半局座都有在职深造经历,常见的深造方式,比如在中央、省、市委党校短训或读研究生,就近在中山大学和暨南大学在职读硕、读博。还有个别的可以得到公派留学或做访问学者的机会,短则半年,长则1年。在职深造以经济、管理专业为主。深造时间宜早不宜晚,多在30岁至40岁之间完成。像罗京军在广州师范学院团委工作期间30岁左右,在市委党校中青班学习一年,成为他步入仕途的转折点。彭高峰在规划局建筑工程及设计管理处处长任上,被公派到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学习,那年他40岁。

  解读

  干部“培养为主”组织安排学习

  有10年公务员培训经验的职场达人、华图教育高级副总裁于洪泽称,我党政权的稳固和干部的组织培养密切相关。组织部门会根据下一阶段社会需要提前安排布局,也就是说,我党的干部是“培养为主”。组织部门是过程管理、个人成长管理,再根据组织安排去选人,并给干部时间和锻炼的机会。比如说,省部级干部提拔前必须去中央党校学习,处级干部提拔至厅局级必须去省委党校学习。这是一个有条不紊的培养过程。

  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有关文件规定,党政领导干部在任职期间五年之内,应该到党校、行政学院或其他相关的干部培训机构进行学习,这种学习是组织上的要求,也是晋升的硬指标。

  中央党校新闻发言人罗宗毅曾介绍,全国共有各级党校3000多所,党员领导干部究竟是进中央党校学习,还是进省级或地市级党校学习,要根据组织需要和个人的实际情况确定。比如,中央党校设置了很多班,有省部级班、地厅级班、中青年后备干部班等,学员来中央党校学习,究竟适合进哪个班,当然要根据他的具体情况和自己的需要来定。

  5

  局座卸任爱去哪儿?

  五十八九岁成卸任高峰,人大政协“局座”扎堆

  观察近三年卸任局座的去向,可得出两个规律。第一,五十八九岁是一个卸任高峰年龄;第二,多数局座卸任会调任市人大或市政协专委会工作。

  今年1月份,59岁的梁醒虾从安监局局长改任广州市政协港澳台侨外事委员会任副主任;60岁的罗家祥从原物价局局长改任广州市政协文史委专职常委。2014年,59岁的陈绍康从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局长位置上赴任广州市人大农村农业专工委主任;同年,59岁的张伟林从广州港务局党委书记位置上改任广州市人大华侨外事民族宗教工作委员会主任,在港务局之前,他当了2年市监察局局长。2012年,58岁的李廷贵从广州市城管委主任的位置上改任广州市人大城乡建设环境与资源保护专工委副主任,目前为主任。

  如果遇到类似机构调整等特殊年份,局级干部退休流动可能会更提前。像原人口和计生局局长黄炯烈20 14年2月改任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工作委员会主任,时年55岁。他赴任1年后,人口和计生局跟卫生局合并成为卫计委,主任是陈怡霓。

  解读

  为年轻人腾地方避免“59岁现象”

  “55岁是一道坎,局座的岗位变动几乎从过了55岁就开始,在五十八九岁时达到高峰,”广州市政府一名局级领导告诉南都记者,这主要是因为正职一把手干满一届是5年,根据党政领导干部相关规定,领导干部原则上要干满一届,如果年龄达不到干一届就要退休了,就要考虑给年轻干部“腾地方”。此外,也是为了避免临走“最后捞一把”现象,也就是俗称的“59岁现象”。

  为什么人大政协卸任局座“扎堆”呢?“根据相关规定,市人大和市政协的局级领导可以干到62岁退休,”他称,这些从市直部门下来的“一把手”们都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干了一辈子,所以退休前安排到人大政协“过渡”一下。不出意外,他们会在62岁正式退休,享受局级待遇。

news.sohu.com false 南方都市报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5-04/30/content_3414985.htm?div=-1 report 5796 直接从“副局级”提拔成市直部门“一把手”的,共14位,占比42%,其中又以本单位副职直接扶正较为普遍。另有19位局座在当上市直部门“一把手”前已都是“正局级”。
(责任编辑:UN625)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