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湖南纪委干部陆群宣布辞职 将继续调查金银花事件

来源:大河报
往年这个时节的湖南隆回,正是给“金银花”除草、施肥的忙碌时节,但眼下很多花田里却杂草丛生,疏于管理,有些花的枝条已干枯。

  往年这个时节的湖南隆回,正是给“金银花”除草、施肥的忙碌时节,但眼下很多花田里却杂草丛生,疏于管理,有些花的枝条已干枯。

  特派记者王悦生文图

  核心提示|为调查“金银花更名事件”背后的腐败问题,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公开宣布辞去公职,并回应称,即便最后调查结果不理想,也无憾(大河报4月30日曾报道)。

  对陆群辞职“死磕”金银花更名一事,有人在网上拍手称快,赞其为民请命,也有业内人士称,湖南山银花价格跌落是市场原因导致,陆群将其归咎于“国家药典把南方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所致,有失偏颇。

  一朵小小的山花,为何会触动一名处级干部辞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银花更名事件背后,是南北方经济利益纠葛,还是另有他因?

  个案|价格下滑,有的“金银花”地里养起了鸡

  4月30日,湖南隆回县,天气潮热,公路边高低错落的山间田地里,不时可见当地人种植的“金银花”(现已被官方更名为“山银花”)。往年这个时节,正是给“金银花”除草、施肥的忙碌时节,但眼下很多花田里却杂草丛生,疏于管理,有些花的枝条已干枯。

  隆回县,位于湖南西南方,曾被国家林业局授予“中国金银花之乡”称号,高峰时,该县一年的“金银花”(干花)产量就达1.1万吨,几乎占了全国金银花市场需求量的一半。但从2013年开始,该县的“金银花”销量大幅下滑。

  邹明伟是隆回县小沙江镇的“金银花”经销商,做这行生意已十多年了。曾帮其赚了不少钱的“金银花”,现在对他来说,却成了“伤心花”。

  “之前,‘金银花’湿花能卖到6块钱1斤,现在最便宜的只能卖到7毛钱一斤。”他说,与前几年相比,现在小沙江镇的“金银花”种植农户减少了一半左右,“不少人开始把花拔掉种树,还有的直接在金银花地里养起了鸡”。

  邹明伟说的“湿花”就是刚采摘下来的“金银花”,而“干花”是晾干或烘干后的花,一般5斤“湿花”能产1斤“干花”。

  如今,他的仓库里,仍积压着上百吨“金银花”。

  困境|7万多亩“金银花”处于无人管状态

  “现在,全县的‘金银花’有21万亩,其中有7万多亩处于荒废状态。”隆回县特色产业办书记王志勇告诉大河报记者,荒废的“金银花”,都是农户自愿放弃管理的,虽然县里为扶持“金银花”产业,给了花农一些补贴,但很多人仍不愿再种。

  去年夏天,陆群正是到隆回等地调研发现“金银花”价格下滑农户遭受损失,才公开实名举报食药监总局。他指责相关部门“把南方传承上千年的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并称其“为利益集团代言,给数以千万计的百姓造成无比重大的经济损失”。

  此次,陆群决定辞职,也是缘于被花农的遭遇触动,“看着那么多种‘金银花’的百姓返贫,看着好好一个产业、一种药材被毁,十分心疼”。

  为啥价格下降这么厉害?王志勇及很多当地花农认为,这与2005年国家药典把南方的“金银花”改名为“山银花”有关。

  原来,在2005年版《中国药典》中,国家药典委把“金银花”和“山银花”从植物的种属名称上进行了分列,其中,湖南等地种植的“灰毡毛忍冬”被归列为“山银花”。

  据了解,国家药典将“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后,食药监部门规定中成药、处方药都应如实标明原料名称,使用“山银花”做药的企业,应向国家食药监部门提出更改审批。这使得原本采用南方“灰毡毛忍冬”的企业,也转而采用北方的“忍冬”。

  交锋|药典委与湖南花农各执一词

  把“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的依据是什么呢?

  去年8月,陆群通过微博发布质疑后,国家药典委回应称,金银花、山银花同属中药材,但金银花是忍冬科植物“忍冬”初开的花及花蕾,主种植产区在北方;而山银花是忍冬科植物“红腺忍冬、华南忍冬、灰毡毛忍冬和黄褐毛忍冬”的花蕾或初开的花,主种植产区在南方,湖南隆回等地种植的多是“灰毡毛忍冬”,所以归列于山银花。

  不过,这一解释遭到湖南当地花农的质疑:“2005版药典中,金银花和山银花的性味与归经、功能主治、用法用量都一字不差,为啥非要说是两种东西呢?”

  对此,国家药典委相关负责人解释,“是药三分毒”,药物要精确到克,甚至毫克,药物起作用的是其内在化学成分,既能治病也会有副作用,稍有差池,就会带来疗效差异和安全风险。

  国家药典委称,“金银花”与“山银花”虽然性味归经、功能主治等相同,但在药用历史、植物形态、药材性状、化学成分等方面都不一样,尤其是“山银花”中含有大量皂苷类成分,如用于生产中药注射剂,可能存在溶血等风险,因此才把两者分列开来。

  国家药典委首席专家钱忠直表示,2005年前,“灰毡毛忍冬”只在湖南的地方标准中被当做金银花。

  委屈|山东金银花花农直言“躺枪”

  陆群曾提到,金银花更名事件背后是因食药监总局有多位领导是山东籍,而山东也是北方的金银花种植大省。有人将此总结为南北方商业利益之争。此观点一出,不少山东花农纷纷表示“躺枪”。

  “不只是湖南的山银花价格下降了,山东金银花价格也降了。”4月30日,在山东平邑县种植金银花十多年的某农业科技公司的负责人王如献告诉大河报记者,湖南隆回等地种植的山银花以前价格较高,是因为很多外地销售商到那里购买后掺杂在金银花里,冒充金银花进行销售。

  但最近几年,相关部门对在金银花中掺杂山银花销售的情况查得比较严,所以,山银花的销量就下降了。

  “现在一些药厂来购货,都是点名要金银花,不再要山银花了,因为山银花里含的木犀草苷极少。”王如献介绍,木犀草苷是一种药物成分,有较强的呼吸道杀菌作用。

  中国金银花网的相关数据显示,金银花价格2003年时曾一路飙升,因为当时有非典,每公斤能卖240元甚至300元,受多种因素影响,2013年,北方的金银花价格也开始下降。

  王如献说,现在山东的金银花(干花)每公斤是110元,也比以前降了。

  探因|隆回县“金银花”种植面积过大致供大于求

  记者发现,湖南山银花价格下降,除了受更名事件影响,还受2013年初央视曝光“隆回县用硫黄熏蒸山银花”的新闻影响。隆回山银花种植面积盲目扩大,产量过高,也是价格下跌的原因之一。

  2010年,隆回县曾下发红头文件称“将进一步扩大金银花种植面积,其中南扩金银花32万亩,力争到2015年,总面积达到50万亩,年产量突破7.5万吨(干花)”。而据业内人士估计,全国的金银花市场需求量每年只有2.2万吨(干花)。

  对此,王志勇坦承,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种的人多了,导致市场供大于求。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土壤、气候等条件限制,当地种植其他农作物收成都不好。

  最新回应

  新版药典已定稿,金银花山银花继续分列

  据大河报记者了解,我国的药典每五年修订一次。前两次药典修订分别是2005年、2010年,2015年又到了修订药典的节点。

  4月30日,大河报记者致电国家药典委员会中药标准处,该处一位负责人称,2015版《中国药典》已经定稿,定稿前,就药典中是否把“金银花”和“山银花”合并,该委组织了4个专门委员会、100多位专家进行了专题讨论,最后决定还是维持2005版《中国药典》中关于“金银花”和“山银花”的分列事项不变。

  该处负责人称,至于为何仍维持分列不变,“我们网站上说得已经很清楚了”。

news.sohu.com false 大河报 http://newpaper.dahe.cn/dhb/html/2015-05/04/content_1257282.htm?div=-1 report 3832 往年这个时节的湖南隆回,正是给“金银花”除草、施肥的忙碌时节,但眼下很多花田里却杂草丛生,疏于管理,有些花的枝条已干枯。特派记者王悦生文图核心提示|为调查“金银
(责任编辑:UN65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