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男子喉咙疼去黑诊所挂水身亡 诊所:痛心但没钱赔

来源:现代快报
本是去诊所治疗喉咙,却没想到送了命,在南京鼓楼区做小生意的刘明突然离世,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伤心欲绝的家人。而给他治病的诊所,并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诊所的医生也没有医师资格证书,是一家黑诊所。因为涉嫌非法行医,昨天上午,黑医王爱华在鼓楼法院受审。现代快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市面上的私人诊所并不少,水平也是参差不齐。 (当事人均为化名)
私人诊所内,一般都可以治疗简单的发烧感冒,有座位可以挂水,但却缺乏急救设施

  本是去诊所治疗喉咙,却没想到送了命,在南京鼓楼区做小生意的刘明突然离世,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伤心欲绝的家人。而给他治病的诊所,并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诊所的医生也没有医师资格证书,是一家黑诊所。因为涉嫌非法行医,昨天上午,黑医王爱华在鼓楼法院受审。现代快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市面上的私人诊所并不少,水平也是参差不齐。 (当事人均为化名)

  现代快报记者 张玉洁 刘峻

  私人小诊所

  缺急救设施

  现代快报记者

  马晶晶 摄

  案情直击

  第三瓶水挂上后,他倒了下去

  昨天上午9点半左右,鼓楼法院的法官敲响法槌,这起涉嫌非法行医的案件正式开庭审理。被告人王爱华被带上法庭的那一刻,刘明的家属哭着冲上去要打她,被法警制止。他们双方的恩怨,要从去年9月说起。

  刘明在鼓楼区经营小生意,根据检察机关的调查,去年9月4日下午,他喉咙不舒服,店里的员工就送他去了附近的小诊所,诊所的医生就是王爱华。当时刘明喉咙疼得说不出话,王爱华看了看,认为是发炎了,就告诉对方,挂三瓶水就好了。

  前两瓶水挂得好好的,第三瓶是阿米卡星,没想到,刘明突然坐了起来,咳嗽,并指着自己的喉咙。王爱华看到他的脸憋得通红,以为他有痰。没想到,刘明咳了几下,突然倒了下去,没了意识。

  王爱华见状,赶紧喊人送他去了医院,然而很遗憾,医院抢救了两个小时,刘明还是没能再醒过来。

  刘明死亡的消息,王爱华后来才知道,事后她去派出所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因涉嫌非法行医,被警方刑拘。

  黑诊所非法行医,与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

  在法庭上,王爱华交代,自己是河南人,有个姑姑开了诊所,她从十八九岁时,就跟着姑姑学医,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也没有考取医师资格证书。2006年,王爱华来到南京,在鼓楼区开了这家小诊所,但并没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平时就给附近的人看看常见病。

  对于给刘明治疗时使用的阿米卡星,法官问王爱华,是否知道这种药物有没有禁忌,开始时她并没有正面回答,只在后来说“滴慢一点就行了”,并说年龄太大、体质太弱不能用。根据尸体检验鉴定书,刘明是急性喉炎致急性喉梗阻引起窒息而死亡,不排除由输液引起的过敏反应加重喉部水肿喉梗阻的可能。另外,对于王爱华的非法行医,专家论证认为,阿米卡星的不良反应可能会加重病情,刘明自身疾病并不必然导致死亡,如果能及时到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就诊,死亡可以避免。因此,专家论证结果为:王爱华非法行医与刘明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

  黑诊所老板:痛心但没钱赔偿

  虽然王爱华说自己不懂法,而且办证难,但对于检方控诉自己非法行医的罪名,她并没有提出异议。不过,她的辩护律师却认为,刘明的死亡是否与王爱华非法行医之间有直接因果关系,这有待商榷。

  昨天在法庭上,检方建议量刑10到12年,律师为她做了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刘明家里有两个不满十岁的孩子。而家人称,出事后,王爱华的家人只送来6万元,其他的费用一概没出,连句道歉的话也没有,因此,他们提出了近150万元的赔偿,并希望法院对王爱华从重处罚。

  说起刘明的死亡,王爱华称,那是她“一辈子的痛,心如刀割”。昨天在庭审时,她也几乎全程哽咽着在回答问题。对于刘明家人提出的赔偿,王爱华表示,自己想赔,但实在是没有能力。昨天庭审后,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记者调查

  私人诊所水平参差不齐,缺少急救设施

  一般来说,人们生病了会去医院治疗,但对于一些小的头疼感冒,有的市民图方便,会在家门口的小诊所挂个水什么的。因此,市面上出现了不少私人诊所。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就探访了两家。

  其中一家小诊所,在朝天宫附近,是一间小房子,摆了5张挂水用的蓝色椅子,昨天下午记者来到诊所时,里面没有病人。据诊所里穿白大褂的男子称,他曾在医院工作过十几年,这个诊所看的主要是常见病,挂挂水之类的。记者注意到,除了挂水的椅子和放药的柜子,里面没有其他的医疗设施,墙壁上也没见到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当记者询问挂水之前是否要做皮试、挂水出现异常反应是否有急救措施时,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他们都有考虑。

  随后,记者又来到河西一家诊所,当时诊所正有一位市民拿了药离开。这是一家中西医结合的诊所。诊所里有位老大爷,说是医生。记者注意到,虽然诊所里只有3张挂水的椅子,但与之前探访的诊所相比,这里更干净一些,而且对于医疗垃圾,他们也有专门的处理区域。

  老大爷说,自己已经做医生50多年了,退休在家无聊,就开了个诊所。记者问他:有家人想来挂水,可以直接挂吗?他回答说:如果以前有过敏情况的话,是要做皮试的。另外他也提到,他的诊所只治疗一些小毛病,至于其他的,他会看情况,建议患者到大医院检查。

  黑诊所依然有,服务对象大多是流动人口

  除了一些私人诊所外,还有一些无任何资质的黑诊所,依然存在。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去年一年,南京查处了146件无证行医案件,取缔了1家黑诊所。专家告诉记者,查出的黑诊所,往往设备简陋。

  一位专家告诉记者,从近些年来查处的案件来看,黑诊所大多集中在城郊接合部、建筑工地、农贸市场等地,这些地方流动人口多,“服务”对象也大多是流动人口。这些街头游医都没有医师资格、行医执照,大多没有固定场所。

  一些游医,号称有祖传秘方或者独家秘方,专门诊治疑难杂症,不少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轻信游医的医术,因此耽误病情。

  “有的是老乡看老乡,只做老乡的生意。很多人外出打工都是抱团的,有的成了建筑工,有点医药知识的就成了所谓的医生。”专家说。

  剖析

  条件简陋,为啥还是有人去?

  为什么黑诊所条件简陋,还会有很多患者去呢?一位专家说,主要有两点:第一是方便,第二是相当便宜。之所以方便,是因为靠近家,而且一到晚上,附近的一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下班了。现代快报记者发现,就在很多社区医院下班的时候,一些黑诊所迎来了生意最好的时候。南京主城中心区域的社区服务中心大多下午5点半就关门了,没有急诊。而就算有的医院有急诊,也不一定能提供挂水服务。这就给了黑诊所生存的空间。“很多人心想只是头疼脑热挂挂水,也就随便找家私人诊所了。”专家说。

  另外,一些黑诊所,往往没有挂号费、诊疗费,只收一点药钱,相比正规医疗单位,要便宜很多。

  取缔黑诊所遭遇执法难

  黑诊所的执法取缔往往也会遇到难点。“我们去查了,里面就几张桌子、几盒药品。损失不大,过两天,又开了。”一名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说,有的诊所还互通消息,一家查出,其他家立即关门歇业。黑诊所实行游击战术,让执法部门颇为头疼。

  目前,南京卫生部门也出台了一些对策。比如,栖霞区卫生局制定出台了《栖霞区打击非法行医投诉举报奖励办法(试行)》,对举报非法行医行为的举报者,经查实后给予100至2000元人民币的奖励。举报范围包括非法医疗机构、非法从事性病诊疗、非法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的终止妊娠手术、非法采供血液、非法医疗美容等行为。《办法》规定对举报人的身份信息严格保密。

news.sohu.com false 现代快报 http://kb.dsqq.cn/html/2015-05/07/content_397314.htm report 3914 私人诊所内,一般都可以治疗简单的发烧感冒,有座位可以挂水,但却缺乏急救设施本是去诊所治疗喉咙,却没想到送了命,在南京鼓楼区做小生意的刘明突然离世,留下两个未成年
(责任编辑:UN652) 原标题:喉咙疼去黑诊所挂水,他再没睁开眼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