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精神病患者发病杀妻子孩子 称想杀几只“动物”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5月26日,前山的白云康复医院,病人在操场上活动。
5月26日,前山的白云康复医院,病人在操场上活动。

  2014年8月,广州天河发生一名精神病人当街砍人事件,8人受伤……

  今年5月20日,深圳罗湖区一名疑似精神病人跑进当地一家餐厅厨房拿菜刀伤人,酿成1死7伤惨剧,死者是一名过路的10岁女童。仅仅过了三天,5月23日,佛山禅城一名疑似精神病男子持菜刀袭击了当地一公交车站候车乘客,造成一死一伤。

  频频发生的精神病人伤人事件成为威胁社会公共安全的一枚枚“不定时炸弹”。珠海近两年也多次发生精神病人伤人肇事案,仅20 13年至20 14年,相关案件多达十余起,如儿子持钢管砸死父亲,母亲发病勒死儿子等恶性案件始终令警钟长鸣,但主要发生在家庭内部,伤害对象多为病人近亲。

  2012年,南都记者曾调查得知,珠海当时有4000多名精神病患者,其中3000多人不愿领药治疗。三年过去,珠海现在有多少精神病人?防治情况如何?还有哪些不足?南都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更多精神病人被隐藏

  南都记者从权威部门获得的一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31日,珠海发现上报各类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即通俗的“精神病人”4516例,减去已死亡的,在册登记精神病人4410人,该数字较2012年南都记者首次统计的“近4000人”的规模提高了约400人。

  需要警惕的是,其中同意纳入管理的患者只有3906人,管理率88 .57%,还有500多精神病患因为种种原因不同意纳入监管,为公共安全带来潜在威胁。

  “还有为数不少的精神病人隐藏起来,尚未被发现。”珠海多名从事精神病防治多年的资深人士均向南都记者表示担忧。

  这些游离在监管外的精神病人数量究竟有多大?按照珠海28名市人大代表今年2月联合提交的《关于进一步加快市慢性病防治中心建设的议案》,在重型精神疾病方面,按世界卫生组织的估计,我国重性精神疾病发病率在人群中的比率为百分之一,按全市常住人口156万计算,估计珠海约有1.5万病人。照此说法,珠海还有一万多精神病人未被发现并纳入监管。

  珠海市区目前唯一的精神病治疗机构白云康复医院专家透露,百分之一是全国平均水平,作为移民城市和特区,珠海大部分是高素质外来人口,因此全市精神病人发病率肯定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即便打对折,按千分之五计算,珠海现拥有常住人口160万,那么精神病人数量也应该有约8000人,但目前统计发现的只有4400多人,这也意味着可能还有近一半病患未被发现。

  珠海斗门慈爱精神康复医院红旗门诊部主任陈绪焕说,精神病一旦发病,必须终身服药,很多十几岁、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第一次发病,治疗后病情暂时控制后,家属就不愿承认是精神病,怕没面子,耽误孩子前程,有时医院做工作要他们登记,以便给予扶持,反而被痛骂,登记注册的大多是服药十几二十年,已经被人知晓身份的“老病号”。

  白云康复医院书记、副院长熊春来说,精神病人被隐藏起来的原因很多,有的担心身份曝光,在就业、结婚等方面受歧视,这一类最普遍;有的是家人缺乏相应知识,将精神病当成了偏执、过激,以为只是性格问题;在现实中,还有少数家属迷信,将一些狂躁、有攻击性的精神病人当成是“鬼上身”,不愿接受是精神病人的事实。

  医疗资源全国领先

  相比于深圳、广州等地精神病医疗资源捉襟见肘,精神病人得不到妥善治疗,珠海该领域的医药资源相对宽裕。

  “我们的床位数和补贴力度非常大,在珠三角地区乃至全国都是领先的。”熊春来介绍,目前珠海共拥有白云康复以及斗门六乡慈爱两所精神病院,提供床位总数800张,每万人拥有精神病床位数从原来的5.4张下滑至5张,但仍然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2010年全国统计的精神病床位密度1.71万张),高于4.36张/万人的世界平均水平,遥遥领先目前深圳0 .22张/万人(截至2014年)的精神病床位数。

  目前,白云康复医院正在装修新病房,预计明年增加400张床位;珠海首家公立的精神病医院即将建设,未来将增加500张床位,届时珠海精神病床位数将达到1700张,平均每万人拥有床位数10 .6张,几乎可傲视全国。

  业内人士说,充足的医疗资源保证了新发现的精神病人能得到及时、专业、有效治疗,从而大大降低精神病人发作危害社会的几率。

  “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珠海相比其它城市,精神病人在公共场所袭击伤人事件要少得多的一个重要原因。”熊春来说,珠海少数精神病人伤人事件基本上发生在家庭内部,与病患家属爱面子、讳疾忌医,有病不治、有药不吃有很大关系。

  补贴力度领先珠三角

  不光在医疗资源方面傲视珠三角,珠海市对精神病治疗的补贴力度同样处于领先位置。

  熊春来透露,珠海市卫生局、残联建立了相对完善的防控制度,并提供各类补贴,凡是珠海筛查出的精神病患者,有本地户籍的,可领取残疾证,每月领取免费药物,补贴标准这几年不断提高,2012年是70元,现在已提高到100元,能够保障精神病患最基本的药物需求。

  熊春来说,珠海还将精神病治疗纳入到社保体系,报销比例高达92%,而中山等城市通常只有80%甚至70%,患者只要购买了医保,发病后到精神病院治疗大部分都能报销,而如果有本地户籍,医保报销后,残联也会报销一部分,如果有低保,民政部门也会报销一部分,“基本上有低保的珠海精神病患治疗不用花一分钱,每个月还可以结余一两百块钱,因为各部门都有补贴。”

  触目惊心

  案例1

  为引关注残杀家人

  闲暇时,马东(化名)喜欢坐医院床脚,身材高大魁梧的他做事说话却很斯文,声音温柔,动作轻缓,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医生在一旁悄悄告诉南都记者,马东是个杀人犯,以前走私入狱,获释后因为分红的事情跟村里发生矛盾,问题没得到解决,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由于没有及时治疗,有一天马东在家里突然发病,竟然将呆在房间的妻子和小孩一起杀害,“他后来清醒过来才说自己发病时,把家人看成了动物,当时就想杀几只动物,让村里重视自己的事情”。后来,马东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因为背上了命案,存在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可能性,医生说他这辈子都很难再走出精神病院了。

  经过治疗,马东已基本恢复神智,但他害怕外面,觉得呆在精神病院里最安全。

  案例2

  母亲发病勒死儿子

  2013年11月20日下午,珠海斗门精神病人阿英的丈夫阿隆(化名)把儿子小平(化名)从学校接回家后就出去工作。阿英突然发病,将大门反锁,以给小平玩具的名义将他骗进房间后,在小平没有防备之下用网线勒其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案发前几年,阿英曾因出现疑被害、被跟踪、凭空听人语等病症,被多次送往珠海市红旗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均为“精神分裂症”。

  2014年,斗门区法院审理认为,经司法鉴定,阿英案发时具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应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小贴士

  面对发病精神病人,我们怎么办?

  对于近期珠三角周边城市频频发生的疑似精神病人突然发病伤人事件,熊春来说,社会既要警惕,以此加强对精神病患的监管、照顾,确保病人得到及时妥善治疗,也不要过分担忧,更不能因此歧视精神病患,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精神病患像其它疾病一样,是一种慢性病。”熊春来说,真正狂躁、有攻击倾向的精神病人非常少,在临床中约仅占1%,而且这些病人犯病时的本意不是伤害他人,而是因为产生幻听、幻觉,认为有人伤害自己,自己试图保护时致他人受到攻击,他们当时的本意并非伤人。

  面对突然发病袭击的精神病人,市民们该如何应对?陈绪焕说,春天以及秋天天气变化比较快的时候,通常精神病人容易发病,类似的新闻也增多,面对有攻击倾向的患者,市民首先要确保自身安全,其次不要惊慌大叫,或是失控狂奔而逃,后者只会刺激精神病人的情绪,使对方的行为更具攻击性,正确的做法是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保持镇定,同时报警,等警方来处置。

  陈绪焕同时表示,社会不要刻意放大精神病人发病时的危害,毕竟上述案件都是极端个案,相比正常人犯的凶杀案,这样的案件占比也很小,只是每一起都被曝光,引起的轰动效应太大,一方面医院、卫生部门、公安要重视,毕竟即便有1%的几率,每发生一起造成的伤害都是无法挽回的,另一方面市民也应正确看待、认识精神病,拒绝歧视,帮助精神病人积极介入治疗,康复后融入社会,减少精神病复发率。

  四大困境

  费用昂贵

  治疗不起

  尽管政府层面设立了针对精神病人的保障体系,但对于那些游离在医保系统之外的自费精神病患,特别是数量庞大的外地来珠精神病患,所需治疗费用高昂。“通常要一万元,珠海低廉些,但自费病人也要八九千一个月。”熊春来说。

  据国家卫计委调查,精神疾病占我国疾病总负担中排名居首位,约占疾病总负担的20%。新华社2014年开展的一次调查显示,广州市脑科医院普通精神病人每月治疗费用约一万元,使用进口药物则在两万元左右。

  熊春来介绍,由于费用昂贵,不少家属因病致贫,有的承受不起不愿意让病人住院治疗,宁可关在家里,“像这样的病人不少,有的病情太严重家里控制不住,才送到医院,但往往治疗几天情况刚有所好转,马上又被家人接回去,由于现在采取自愿原则,家属不同意,我们也没办法。”

  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谢斌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目前没有最新的权威数据,但根据他对全国前几年的有关数据的统计和了解,近年来全国应该只有20%的精神病人能够得到有效治疗,其他80%的病人都没有得到有效治疗。

  社会歧视

  加重“病耻感”

  社会歧视,病人自身的“病耻感”也成为阻碍精神病人得到治疗的一大障碍。

  2014年10月,一名30多岁的贵州女子李某在珠海工作,期间表现不错,后来因被发现之前曾患精神病而被辞退,该女子为了继续上班,多次交涉被拒绝后最终导致精神病复发,情绪失控,10月15日跑到三灶派出所吵闹求助,一度要跳楼,最终被民警送到珠海六乡慈爱精神病院红旗门诊部。

  白云康复医院的医生说,不少病人出院后想回原单位上班,结果要么被拒之门外,要么从其它好岗位调整到后勤;有的刚出院,面对的就是老公、妻子离婚诉求和邻居的指指点点,在这种环境下,哪怕是正常人的情绪都会受到刺激,“社会上对精神病患的歧视比较普遍,精神病人康复后,只要控制好,按时服药,其实完全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

  很多精神病人的家属同样对患者态度冷漠甚至嫌弃。

  “我们治好的病人,很多家属都不愿意接回家。”白云康复医院负责人说,送康复的病人回家,已经成了医院面临的一项挑战。

  仅千余人长期领药

  此外,我国当前“重治轻防”的医疗体系,也带来了精神病人治疗康复后,回归社会容易复发的“后遗症”。

  广东省残疾人康复协会精神残疾康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林勇强说,对精神病患的社区监管缺乏不仅是珠海,也是全国性难题,由于社区缺乏康复机构,也没有专业义工提供跟踪帮扶,病人出院后复发重新回到精神病院,然后出院再发病,陷入恶性循环。

  多名精神病领域资深人士告诉南都记者,珠海这两年虽在社区建立了大量康复机构,但基本上都只是针对身体有缺陷的残疾人,对于精神病人的社区康复工作基本上仍然是空白。

  业内人士透露,珠海注册登记的4000多名精神病人中,领取残疾证并长期坚持领药的只有1000多人。

  熊春来说,另外3000多人有相当一部分是外地人,不能领取残疾证,也有一部分是因担心拿到残疾证会曝光自己是精神病人的身份,受到歧视,不愿意领证,这部分人有的可能会选择通过隐蔽渠道偷偷买药服用,有的根本就没坚持吃药,但具体数量无从统计。

  某精神病院一名专家透露,去年曾应珠海一功能区政府邀请,到当地开展筛查,走访了当地100多个重度精神障碍者,其中只有40多个人坚持吃药。

  外来病人成“定时炸弹”

  来自白云康复和慈爱医院的统计显示,平均每天,珠海警方就会在街头找到一个流浪精神病人并送到医院,类似病人在两家医院长期保持在100多人左右的规模。

  白云康复医院相关人士说,多的时候,一天甚至连续收到警方送来的两三个流浪精神病人,很多是家在外地,来珠海工作期间未及时吃药,导致精神病复发的。

  “他们就像是定时炸弹。”陈绪焕称,对那些外来流动的精神病人很难掌握信息,他们在老家有人监督可能还会服药,一出来打工,就忘记了或是不愿意吃药,如何跟踪管理这类人群不止是珠海,也是全国性的难题。

  有些病情严重的“三无”精神病人因长期未得到及时治疗,社会功能退化,说不出家庭地址,身上又找不到任何身份信息,送到社会上又会继续流浪发病,只能一直呆在医院,成了“无名氏”。

  采写:南都记者 杨亮

  摄影:南都记者 吴进

news.sohu.com false 南方都市报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N/html/2015-05/28/content_3425600.htm?div=-1 report 6430 5月26日,前山的白云康复医院,病人在操场上活动。2014年8月,广州天河发生一名精神病人当街砍人事件,8人受伤……今年5月20日,
(责任编辑:un65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