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合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资料:张洁清和彭真生死相依

来源:综合 作者:成都日报

  彭辉

  《忠贞》开机几天后,我们冒着瑟瑟寒风来到北京市委斜对面的“台基厂头条”。这是一条僻静深幽的街道,路面上随意散落着初冬的落叶。街道尽头有一扇不算很起眼的青灰色双开大门,经常关闭着,透出几分神秘。院子里十分安静,偶见几名工作人员和武警战士在院子里穿行。一幢老式斜坡顶的三层小楼,是这个院子里的主要建筑。这里,就是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和他的夫人张洁清的居所。

  初见张洁清,这位87岁高龄的老人给我的印象是端庄高雅,和蔼可亲,脸上始终写满温情的笑容。这样一个气质不俗的大家闺秀能抛弃富贵的城市生活,踏上黄土高原,吃糠咽菜,其中有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啊。

  夫妻关系与上下级关系

  尽管是彭真的妻子,但张洁清从不把个人情感掺杂在工作中;彭真也对这位秘书要求甚严。他有条严格的规定:没有允许,包括妻子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都不准碰他的办公桌,更不允许翻动桌子上的任何书籍、材料。家里人都清楚,那个大办公桌就是一块“禁地”。

  2000年1月17日,经张洁清和傅彦同意,我揭开了覆盖在彭真办公桌上的白布。桌子上的一切都保持原样:深绿色的绒布上摆放着一摞材料和书籍;一副打开的老花镜旁是一本《毛泽东手书选集》,似乎这个办公桌的主人刚刚翻阅过;一个台式放大镜下是一本《AAA英语》,这是彭真晚年与病魔抗争时坚持学习的英语教材;一排羊毫笔悬挂在笔架上,仿佛还散发着浓浓墨香……

  彭真去世后,这个大办公桌再也没有人触动过。它作为一段历史被永久地尘封了起来;它也是妻子怀念丈夫,子女思念父亲的一块圣洁之地。

  公私分明,是彭真和张洁清处理夫妻关系与上下级关系的一个基本尺度。

  1964年10月16日下午3点,中国新疆罗布泊上空,一个巨大的核裂变火球以蘑菇云的形态向世人宣布: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继美国、苏联、英国 、法国之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五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喜讯极速传至中南海。回到家后,彭真一见到刚放学回来的女儿傅彦,就乐个不停。女儿和张洁清都很奇怪:“今天是怎么了?这么高兴?”

  卖了半天关子,彭真才用笑成了一条缝的眼睛看着妻子:“告诉你们吧,今天是听消息去了,咱们的原子弹爆炸成功了!”

  张洁清刚高兴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脸上的笑容转化成埋怨:“这么大的事,你事先怎么一点都没跟我提起过?我一点都不知道。”

  彭真歉疚地说:“是这样,这件事组织上要求高度保密,大家事先都不能说出去,我当然也不能说了。好啦,别生气了,等会儿罚我一杯酒,行了吧?”

  其实,张洁清根本就没生气。她十分明白,自己尽管是彭真的秘书,可毕竟是夫妻关系,这种高度机密的国家大事,组织上是有纪律的。她转身对女儿说:“去叫厨房准备一下,弄点好酒。”

  那些磕磕碰碰

  与普通家庭一样,夫妻间因性格差异总会有一些磕磕碰碰,彭真和张洁清也不例外。傅彦告诉我们说:“我父亲的性子很急,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不能耽误,必须马上解决。比如我父亲要找一个什么文件,找样什么东西,我母亲一下想不起来在哪儿;或者有个什么事,问我母亲这事当时是怎么回事,我母亲一时想不起来的时候,父亲有时就会跟母亲发脾气。”

  “我父亲和母亲有时候也有些小矛盾。比如说这个菜很新鲜,但又不多,两个人就互相谦让,让来让去,最后就恼起来了。有时候他们两个人一起吃饭,我父亲吃饭速度快,他嘴上在吃饭,脑子却在想问题,等他发现自己是在吃饭的时候,几盘菜都已经被他吃光了,我妈妈就什么也没吃上。这时候,我父亲又赶紧张罗,给我母亲再做点别的菜。”

  2004年夏季的一天,我来到张洁清的卧室拍一些镜头。房间不大,一张床占据了大部分空间;书桌上摆放了许多儿孙的照片。一只岁数不小的白猫懒懒地趴在书桌旁的窗台上,时不时地来两个幸福的哈欠。张洁清从小就喜欢猫。这个当年最爱漂亮、最爱干净的张家二小姐,可以让小猫睡在自己的被子和枕头上,小猫也总能在这位美丽善良的二小姐床上找到甜蜜的感觉。粗犷阳刚的彭真不太喜欢小动物,但自从与张洁清结婚后,受妻子的影响,彭真也渐渐对猫产生了感情。到后来,他竟允许小猫到他的床上玩耍。

  生死相依

  1991年4月,彭真因患脑血栓导致右半身瘫痪,许多事都需要依靠别人帮助,这对于生性刚强的彭真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从此,张洁清更是细心照料,并不断安慰和鼓励丈夫面对现实,顽强生活。

  右半身瘫痪给彭真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刚开始,彭真用左手拿筷子吃饭非常吃力,心里也很烦躁。张洁清看在眼里,她笑着对彭真说:“我是左撇子,你怎么也成左撇子啦?”这一句玩笑话把彭真给逗乐了。从此,在妻子的鼓励下,彭真刻苦练习,不到3个月,他竟能用左手夹黄豆吃了。

  接着,彭真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开始特别顽强地练习走路。每当这时,张洁清总是默默地陪伴在他身边,用微笑的目光鼓励丈夫。有时,按照医生的要求,彭真必须静卧在床上休息。这时,张洁清也一定是静静地坐在彭真床边,没有一句话,没有一点声响,两位相依相伴了五十多年的耄耋夫妻,用心领悟和享受着只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份默契与和谐。

  11月24日是彭真和张洁清的结婚纪念日。每年这一天,只要条件允许,他们都要在一起悄悄地喝点酒,以示纪念。这个小秘密就连一直在父母身边的女儿傅彦都不知道。

  1992年9月,彭真的病情突然恶化。感到不久于人世的彭真把家人和工作人员召集到床边。他说:“我们要快快乐乐地告别。”

  张洁清、子女、警卫员……大家依次来到彭真床头,握着他的手,亲吻他的脸颊。彭真用微弱的声音对妻子说:“我跟你……很幸福。”

  这简单明了,却包含深情厚谊的六个字让张洁清落下了温暖的泪水。

  也许是上天为他们的亲情所感动,彭真竟奇迹般地脱离了危险,又与家人相伴了近五年。1997年2月,95岁高龄的彭真病情再次恶化。张洁清用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陪伴在丈夫床边,她要尽可能地和丈夫多待上一分一秒。

  1997年4月26日23时40分,彭真平静地离开了妻子,离开了他眷念不舍的家。

  彭真遗体火化后,张洁清和家人决定,把彭真的骨灰盒在家里安置3年后再移放到八宝山革命公墓。他们要和彭真多待上一些日子。

  3年后的2000年4月,彭真的骨灰安放到八宝山革命公墓。我和助手跟随记录下了这感人肺腑的一幕。

  彭真墓坐落在一片苍松翠柏的掩映下,一块黑色花岗石墓碑上刻着金色的“彭真1902-1997”的字样。墓穴里有一左一右两个骨灰存放格。人们明白,张洁清将永远陪伴着丈夫。

  女儿傅彦下到墓穴,把骨灰盒小心地放入左边的空格里。张洁清默默地流着泪,坚强地靠近墓穴,向墓里撒下一把把黄色的菊花瓣。而身旁的女儿傅彦早已泣不成声,几近晕厥……

  作者后记

  因为篇幅所限,与共和国元勋夫人对话系列文章就此打住。拍摄人物传记片《忠贞》的过程中,我渐渐感受到了刘少奇、邓小平、彭真、陈云、习仲勋等共和国功勋在荣誉背后妻子的那份坚定的付出;感受到他们叱咤沙场时刚毅、冷峻背后强大的温柔;感受到他们在遭遇政治生命低谷时,身边那份坚定的援助和那道依依不舍的目光……

  也许,以往人们的目光里总是这些夫人们和她们丈夫表面的荣耀;也许,人们更愿意用别样的心理去判断红墙内的神秘,但人们不容易看到是每一个家庭,每一位夫人,都有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快乐与痛苦,幸福与磨难。她们是平常的,更是伟大的。我努力用平视的目光,从人性的角度去叙述一个个真实的“人”,让人们看到神秘背后的平常,荣誉背后的泪水。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www.cdrb.com.cn/html/2009-11/09/content_738675.htm report 3546 彭辉《忠贞》开机几天后,我们冒着瑟瑟寒风来到北京市委斜对面的“台基厂头条”。这是一条僻静深幽的街道,路面上随意散落着初冬的落叶。街道尽头有一扇不算很起眼的青灰色
(责任编辑: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