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经济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起底汉能“黑天鹅”事件始末

来源:民生周刊

  股市“黑天鹅事件”不断上演。5月20日上午,在20分钟内,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股价直线下跌47%,其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的财富瞬间缩水1000多亿港元。

  由于此前对于汉能有着太多的疑惑和猜想,社会对于这个“意外”并未报之惋惜。在网络股吧中,有股民笑称“20分钟与首富拉近了千亿港元距离”。一家媒体则类比此前CYNK公司高层推高股价引发股市暴跌的事件,认为李河君和CYNK的总裁、执行官兼秘书Javier Romero一样,知道炒热一家公司时会发生什么,知道手握大把公司股票时会发生什么,更知道抛售时会发生什么。

  20分钟折腰四成

  5月20日10点15分,汉能薄膜、汉能控股旗下的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的股价停顿在7.37港元。一分钟后,股价出现异常,屏幕更新,股价开始往6点钟方向下行;20分钟过后,股民开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只股票已不是在下行,而是跳崖式下坠。10点35分,汉能股价停留在3.91港元,跌幅为47%。

  短短20分钟,李河君的身家从2486多亿港元跌至1319.34亿港元,1167亿港元灰飞烟灭,首富瞬间易主。

  直到11点44分,汉能薄膜发布公告,宣布了发生的一切。根据《华尔街日报》的分析,在这20分钟里,越来越多的股票试图清仓离场,但显然,当股票报价迅速下滑,市场中的买家已越来越少。《华尔街日报》称,根据电脑自动化交易系统显示,在股价开始下滑后,一系列从8000到30000股的小卖单开始被触发,最开始的买单在6.69港元成交。1/40秒后,有笔交易在6.10港元成交。当这笔交易成交后,下一个最高报价在3.45港元,接着在1/100秒后,大家祈祷能在4.50港元抛掉股票。

  “那时股票交易非常猛烈,片刻间,数百万股票从买家到了卖家手中。最后,卖家卖出的股份比买家的需求超出很多。”据《华尔街日报》回忆,“有一投资者正千方百计抛出手中的筹码,吓得高频交易员选择离场观望,这波暴跌行情才得到了喘息机会”。随着股价的极速下跌,汉能薄膜股票在上午10点40分被迫暂时停止交易。

  当天上午,汉能控股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正在北京主持汉能清洁能源展示中心揭幕仪式,并发表了演讲。短短20分钟千亿财富灰飞烟灭,一位参加该活动的记者在朋友圈中说,首富在现场情绪很低落。

  当天,汉能还按期在香港召开股东大会,汉能薄膜发电首席执行官代明芳主持会议,会议中他突然离席接听电话,直至会议结束才返回。这一天,汉能控股还发布了其便携、移动、专业三大系列共12款薄膜发电充电新品,公司对外表达了对太阳能应用市场的信心。一切正常运转,股价的腰斩似乎就连汉能自身也始料未及。

  自我“看空”

  到底是谁引发了汉能股价的暴跌?这次事件之前,汉能一直处于水火交融之中。一方面,过去3年多时间,汉能股价暴涨了近30倍,这让持有汉能80%股票的李河君资产超过2000亿港元,今年3月成为中国首富。另一方面,随着汉能股价的暴涨,股民将这只股票称为“妖股”,而汉能变成了一家公众“看不懂”的公司。

  在4月股价的高点上,汉能薄膜的市值比其他中国太阳能上市公司市值总和还要高,是美国最大太阳能组件制造商First Solar市值的6倍,外界对此充满疑惑。在质疑中,媒体进一步对汉能资金、运营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揭露,引发了近期汉能与《中国企业家》、《第一财经日报》之间的相互指责。

  知名经济评论人陶短房撰文表示,尽管汉能薄膜及其母公司汉能控股还在不断“澄清”,但“移动光伏发电”的盈利模式仍是一笔糊涂账,到底赚钱与否,怎么赚,赚了谁的钱依旧不详。

  “5·20黑天鹅事件”是汉能带给社会的又一声惊叹。难道是纷繁的舆论压力下,资本大鳄做空汉能引发股价剧烈跳水?事件发生后的头两天,很多投资者都在做如此猜测。

  5月22日,美国福布斯网站披露,有两只对冲基金一直在做空汉能,这两只基金分别是辩证资本(Dialectic Capital)和伍德资本(Lakewood Capital)。而国际资本的这一动作似乎顺理成章,更早之前,法国巴黎银行今年3月16日发布了一份针对汉能薄膜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的主题为《估值过高,维持“减持”评级》。

  然而,即便资本大鳄看空汉能,时间为何选在5月20日这天?

  资本市场一直希望从汉能自身寻找答案,因为在公司资本面、资金链和资本运作方面,无人比李河君更清楚汉能的现状。5月21日,针对媒体报道,汉能集团进行了回应,大体意思是,公司运营情况及资金状况良好,不存在因汉能集团股票折仓导致股价大跌,集团和关联人士没有出现减持套现行为。

  仅从声明中,无人看出汉能有何不妥。但很快,媒体发现汉能控股有重大资本动作没有对外公布。

  5月25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公开披露的信息中发现,5月18日李河君手头持有的股份中,淡仓股数突然增加了7.96亿股,淡仓的持股比例从5.81%增加到7.71%。淡仓,一般意味着股东“做空”手上的股份,将股份借予他人,或者是投资者有义务交付标的股票,例如用于融资的股权质押。这笔被李河君“做空”的股票股价为7.28港元,合计57.9亿港元。从股票数量上,这笔股份占该集团总股份数的1.9%,是汉能股票日交易量的5.3倍。

  这笔交易发生在汉能薄膜股价暴跌的一日前,然而直到5月26日截稿,汉能尚未对外公开披露。

  用股权质押贷款?

  据报道,李河君这笔“淡仓”的股份与汉能控股相关企业的一笔股权质押贷款有关。

  5月18日,汉能向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做了一笔股权质押贷款。而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上述被质押的股票出现在汉能旗下3家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投资公司监管申报文件中,这3家公司分别是汉能投资、ChinaGencoInvestment和GLWindFarmInvestment,之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港交所的信息中也发现了这笔新增“淡仓”的记录。

  《金融时报》称,股价暴跌的两天前(5月18日),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一家汉能子公司担保了一笔两亿美元的贷款,质押品为7.95亿股,当时价值58亿港元(合7.47亿美元)。业内人士分析,这笔7.47亿美元的淡仓,实际是为汉能子公司做担保的股权质押。两亿美元贷款对应7.47亿美元股权质押,质押率为26.6%。这也是媒体所报道的,汉能股票以三折进行质押。

  数年中,李河君一直是汉能薄膜股票最坚挺的支持者,他持有汉能薄膜80.8%的股份。过去几年,李河君多次增持汉能股票。就在5月15日,李河君刚刚斥资对汉能股票进行了回购,共计3372万股,每股价格7.18元,总资金额2.4亿元。彭博新闻社的曝光截图显示,李河君最初5.81%的空头头寸集中在中国Geiko投资和汉能投资这两家他所控制的空壳公司,头寸数量约24亿股。但是,同时他还持有大约306亿股的多头头寸。

  作为汉能股票的看多者,李河君激进做空7.47亿美元汉能股票,只是为了获得两亿美元的贷款,这是为何?有媒体描述,“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比任何因素都要关键——公司把钱耗尽了”。

  李河君的战略梦想是让光伏薄膜产品用于任何与阳光接触的表面,包括移动的物体,最终要引发一场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报道显示。2011年至今,汉能在全国建立了超过9个汉能薄膜生产基地,2015年还将建立500家薄膜产品门店,这个规模与速度令行业咋舌。

  然而,这一战略的实际操作性并不被业内看好。光伏行业专家认为,目前光伏薄膜技术仅停留在技术层面,虽然李河君声称汉能薄膜技术超过传统晶硅太阳能电池板的转化率,但业内认为这将付出巨大的成本,导致产品经济性不足。因此,目前我国的薄膜太阳能市场份额还不足整个光伏市场的10%。

  在这样的背景下,媒体曾对李河君充满质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外界对他并不了解,对他的宏图韬略也未吃透”,“资本高手才是对他的真正定位”,这也引起汉能控股的反感。

  这一战略下,毫无疑问,汉能需要巨大资金支持。为了筹集资金,近年来,除了获得境内外各大商业银行授信外,汉能还曾在内地通过民间融资渠道进行短期、高息借款。《第一财经日报》此前的报道指出,2014年10月,汉能方面曾向民生信托融资两亿元,使用期限分为4档,其中最短的只有3个月;两个月后,又向五矿信托融资7亿元,期限也只有1年。而在P2P平台“爱投资”进行的应收账款转让,期限则全部为3个月。

  这些融资虽然期限不长,但资金成本并不低,在民生信托的两亿元融资,3月期部分仅投资者年化收益率就达7%。而在“爱投资”的融资,年化收益在10%以上。

  “黑天鹅”的绑定者

  李河君的看空操作直接带来了资本市场的震荡,导致股价剧烈下挫,一家西方媒体认为,对于这一切李河君并非不知道后果。

  但是,这也有可能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在“汉能发电吧”的论坛上,网民贴出一篇《一毛钱汉能故事》的文章,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大学课堂,一位教授用100元真钞做游戏道具,玩法是全班学生可竞投这张钞票,1毛起叫,叫价最高者得到这100元,但出价最高及次高者都要向教授支付出价实际金额的购买资金。同学们最终将这个钞票叫到500元,教授付出百元钞,换来逾千元回报。

  这就是耶鲁大学教授苏比克设计的一美元拍卖游戏,一美元拍卖在多国大学进行多次实验,最终的平均喊价介乎20至66美元之间,较成本价高出最多65倍。

  文章表示,翻查自2010年至今共20余份通告,汉能大股东李河君或相关人士,涉资约43亿元认购了240余亿股汉能股票,每股平均价一角多钱,而汉能最高股价超过9元,超越了长和及港交所的股票。文章表示,散民经常犯的一种错叫“计错数”,以为股价100元跌至40元叫平,四折平卖,但有否想过股价是由1元升至100元,然后回到40元,累积升幅还有30多倍。此意为,李河君虽然三折将股票抵押贷款,仍然赚足。

  这也是股本市场推高股价的常见结果。然而,随着过去3年汉能股价近30倍的增长,汉能抵押了多少股票作为银行贷款不得而知。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在股价暴跌前几天,汉能控股发起了一项面对内部员工的持股计划。《第一财经日报》了解到,员工持股价格为6.08港元/股,部分员工申购数从2000股起步,最高不高于3.6万股,申购截止日为5月24日。

  然而,5月20日,持股计划尚未完成,持股员工已被套牢,为此,汉能内部不得不召开沟通会进行维稳。而对于另一些曾经追捧汉能股票的投资者而言,这则是一个没有“维稳”的惨痛教训。(特约撰稿 李凤桃)

news.sohu.com false 民生周刊 http://www.msweekly.com/news/jingji/2015/0601/25247.html report 4831 股市“黑天鹅事件”不断上演。5月20日上午,在20分钟内,汉能薄膜发电集团股价直线下跌47%,其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的财富瞬间缩水1000多亿港元
(责任编辑: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