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中国获亚投行26.06%投票权 或从IMF、世行“挖人”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周艾琳

  千呼万唤始出来。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亚投行前五大股东依次为:中国、印度、俄罗斯、德国、韩国、澳大利亚(其中韩国和澳大利亚并列第五)。

  按现有各创始成员的认缴股本计算,中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具备一票否决权(vetopower),随着新成员的不断加入,中方和其他创始成员的股份和投票权比例均将被逐步稀释。

  值得注意的是,申请亚投行国家覆盖五大洲,其定位更是瞄准国际多边机构最高标准,因此今后亚投行行长、董事会人选和研究人员招聘无疑将按照国际最高标准。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近日表示,亚投行会对国际治理形成挑战和刺激,其中就包括人才挑战——亚投行的人才招聘很可能会来自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世行)。

  此前曾在IMF有工作经历、现任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的章俊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亚投行对部分身在IMF或世行等多边机构且想回国的人才颇具吸引力,但这些中国人仍是从事研究居多,进入核心部门担任核心职务可能性待考。”

  中国初获26.06%投票权

  上述协定显示,就备受关注的投票权而言,中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

  同时,就股本认缴来看,亚投行的法定股本为1000亿美元,分为100万股,每股的票面价值为10万美元。实缴股本的票面总价值为200亿美元,待缴股本的票面总价值为800亿美元。据目前消息,德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分别将在未来向亚投行提供约9亿美元、9.3亿澳元(约7.2亿美元)和1.25亿新西兰元(约合8720万美元)。

  域内外成员出资比例为75∶25。经理事会超级多数同意后,亚投行可增加法定股本及下调域内成员出资比例,但域内成员出资比例不得低于70%。域内外成员认缴股本在75∶25范围内以GDP(按照60%市场汇率法和40%购买力平价法加权平均计算)为基本依据进行分配。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2014年10月,首批22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投行备忘录》。随后,先后有35个域内外国家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了亚投行。5月下旬,经过四轮专业、高效的谈判磋商,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如期商定了上述协定文本。该协定签署仪式的举行是亚投行筹建进程中的又一里程碑。

  他也强调,各国签署协定后,还需经本国立法机构批准。年底之前,经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后,协定即告生效,亚投行正式成立。下一步,各方将按照此前商定的时间表,积极推进各项筹建工作,“确保亚投行如期在年底前正式成立并及早投入运作”。

  人才从哪来?

  李稻葵近日在“2015年陆家嘴论坛”期间表示,金砖银行和亚投行的大量人才招聘可能会来自IMF和世行。

  某来自俄罗斯的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因为亚投行从一开始就秉承着高效、精干、清廉、绿色的治理和运营理念,因此亚投行肯定要在全球招聘一流的人才,“一些业内精英从IMF、世行或者其他国际金融机构流动到亚投行也是很自然、很正常的人才流动现象”。

  就尚未公布的亚投行行长人选,各界纷纷表示看好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通过与俄罗斯等国内部专家的交流,各方都认为金立群为理想人选。“内部作为亚投行筹备秘书处负责人的金立群先生此前在中国财政部以及多个国际金融机构都承担过重要职务,他对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及投融资各方面娴熟,因此,无论是领导、组织、协调、管理能力还是专业能力都胜任亚投行行长的职位。”

  此前也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亚投行可能已经聘用了美国世行前资深顾问担任亚投行的首席法律顾问。

  财政部消息显示,董事会共有12名董事,其中域内9名,域外3名;亚投行设行长1名,从域内成员产生,任期5年,可连选连任一次。同时设立副行长若干名。

  国际同行愿与亚投行合作

  此外,世行以及早前被视为亚投行“对手”的欧亚开发银行也纷纷表示愿与亚投行合作。

  《第一财经日报》从世界银行方面获悉,世行行长金墉昨日就亚投行签署协定发表声明称,“我们将亚投行看作是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具有消除极度贫困的共同目标。”

  由于世行长期关注减贫事业,因此亚投行带来的更多基础设施资金将有助于贫困人口。金墉表示,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面临每年1万亿至1.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融资缺口,其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巨大非任何一家机构所能满足。全世界每年的基础设施投资约为1万亿美元,但其中绝大部分流向发达国家。

  他认为,“有了良好的环境、人力和采购标准,亚投行将与我们及其他开发银行共同解决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这对于消除贫困、减少不平等和促进共享繁荣至关重要。”

  此外,不少观点认为欧亚开发银行(EDB)与亚投行的关系十分微妙。

  不过,刘英告诉记者,欧亚开发银行是在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以及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国家间成立的,旨在促进这些区域的经济增长,服务于欧亚经济联盟,额度不大,因此俄罗斯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就有限。

  “不同的是,包括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都表示支持亚投行,而且欧洲战略投资基金已与‘一带一路’开展资金对接。俄罗斯也是经过了较长时间的权衡后于3月2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出加入亚投行。加入亚投行后俄罗斯会在基建方面获得优惠的资金支持,也会获得比欧亚经济联盟和EDB更为广阔的平台来促进经济增长。”刘英指出。制图/蒋皓明

news.sohu.com true 第一财经日报 http://news.sohu.com/20150630/n415871731.shtml report 2503 千呼万唤始出来。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亚投行前五大股东依次为:中国、印度、俄罗斯、德国、韩国、澳大利亚(其中韩国和澳大利亚
(责任编辑:UN652) 原标题:中国获亚投行26.06%投票权 或从IMF、世行“挖人”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