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要闻 > 海外博览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哈佛高材生因精神分裂沦为街头流浪汉(图)

来源:综合 作者:新闻晨报
67岁的阿尔弗雷德·博斯特尔继续街头流浪生活
67岁的阿尔弗雷德·博斯特尔继续街头流浪生活
年轻时的博斯特尔是个“学霸”,下图为他在哈佛毕业典礼上。
年轻时的博斯特尔是个“学霸”,下图为他在哈佛毕业典礼上。

  今年67岁的阿尔弗雷德·博斯特尔或许是美国华盛顿特区拥有最耀眼学历的流浪汉了。这位1979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的高材生,与美国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是同班同学,如今却无家可归,只能在华盛顿街头流浪。美国《华盛顿邮报》13日讲述了博斯特尔令人唏嘘的故事。

  流浪汉

  法庭遭遇同窗法官

  4月初,一起非法入室案在华盛顿特区高等法院开审。被告是一位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被控非法进入华盛顿市区一大楼过夜。

  法庭上,当这位名叫阿尔弗雷德·博斯特尔的流浪汉称,自己1979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时,审理该案的法官托马斯·莫特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与眼睛。

  莫特利本人也是1979年从哈佛法学院毕业的,同班同学中不乏如今大名鼎鼎的人物,包括美国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以及威斯康辛州前参议员拉斯·法因戈尔德。难道眼前这位头发花白、胡子拉碴、身材浮肿的流浪汉也是他的昔日同窗?

  “我记得你。”莫特利认出了博斯特尔。但是针对这位老同学的指控,身为法官的莫特利无能为力,只能让博斯特尔回到华盛顿特区监狱,直到针对他的指控被解决为止。

  好学生

  31岁事业有成上哈佛

  华盛顿有成千上万的流浪汉,但博斯特尔应该是学历最为辉煌的一个。在其母亲的公寓,可以看到壁橱里满是博斯特尔曾经获得的奖状、证书。他拥有三个学位,分别是会计、经济以及法律。

  从小,博斯特尔就是一个专注、读书努力的好学生,读书从不用父母操心。

  高中毕业后,博斯特尔获得了史脆瑞尔学院副学士学位。离开史脆瑞尔学院后,博斯特尔通过了注册会计师CPA考试,并在一家会计公司担任审计经理,每年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这在当时可是高薪了。

  不过,博斯特尔并没有因此满足,又去马里兰大学攻读经济学学位。毕业前,博斯特尔又申请进入哈佛法学院学习,并被录取了。进入哈佛法学院学习时,博斯特尔已经31岁,比大部分同学都要年长。

  其在哈佛法学院的同班同学马文·巴格韦尔至今还记得博斯特尔开学时的样子。那时,其他同学都跌跌撞撞、睡眼惺忪的样子,而博斯特尔则穿着外套、系着领结,“有一种安静的高贵气质。”

  巴格韦尔如今是一家大型保险公司的副总裁。在他的记忆里,博斯特尔非常聪明,经常会问一些直指事件核心的问题。

  所以,当他的哈佛同学听闻博斯特尔现在竟然在街头流浪,都不敢相信,当时那么优雅、优秀的尖子生,怎么落魄到了这个地步?

  精神病

  “黑暗一下子笼罩了他”

  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博斯特尔的亲友。

  从哈佛法学院毕业后,博斯特尔在事业上也顺风顺水。他在知名法律公司 Shaw  Pittman  Potts & Trowbridge谋得了一份工作,当时,他也是受聘于这家公司的唯一一位非裔律师。

  但是,生活突然断裂了,博斯特尔得了精神分裂症。

  博斯特尔的一个亲戚说:“那时,他过着富裕的生活,忽然之间,一切就变了。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失去了一切。这很疯狂,绝对疯狂。”

  即使是博斯特尔的母亲普利斯特也无法解释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普利斯特今年已经85岁,她说,有一天,黑暗忽然笼罩了他的儿子。博斯特尔一直念叨自己被捕的事情,他认为警察在追捕他,“我当时怕极了,我甚至试图扇他耳光,让他回到现实世界,他开始哭起来……从那以后,一切越来越糟。”

  之后,博斯特尔与他心爱的姑娘分手了,又没多久,他就彻底发疯了。30年一晃而过,这期间博斯特尔几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过着幽灵般的生活。

  他经常在一家咖啡店前出现,后来店主诉诸法律途径,博斯特尔于2014年4月被捕,并被禁止再在这家咖啡店前出现。此外,他还被警方逮捕过两次,被控非法入室。

  就是在因非法入室指控于今年4月出庭时,博斯特尔遇到了哈佛老同学,现在已是法官的莫特利。

  6月,针对博斯特尔提出的其中一项非法入室指控,法庭判决博斯特尔无罪,另一项非法入室的指控最后也得到了撤销。如今,博斯特尔又回到了华盛顿街头,继续无家可归的流浪生活。

  ●网友关注

  “精神疾病不应该让人羞耻”

  网友呼吁相关机构应给予更多关注和帮助

  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的博斯特尔的故事引起了读着和网友的强烈反响。不少读者对美国精神卫生体系展开反思,并呼吁,对于像博斯特尔这样街头流浪者的精神状况,美国相关机构应给予更多关注和帮助。

  网友保罗·费雷德称:“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就知道这个人了。他乞讨时的嗓音显得很有教养。我对此疑惑过,他的这种口音和韵律是从哪儿来的。现在,我知道了。这对我们的文化是一个多大的指控啊,像他这样的人竟然得不到帮助。真令人悲伤,精神疾病不应该让人羞耻。”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政府关闭了大批精神病院,并有意建立社区治疗体系,试图在较为宽松的环境中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优质服务。但是,批评声音指出,社区治疗体系一直停留在计划中,从未成为现实,造成的结果是,相当比例的精神病患者得不到应有的诊治,一些精神病患者流落街头。

  另根据联合国去年10月公布的数字,世界各地约有2100万人患有精神分裂症,这种疾病影响到感知、认知、行为和情感。在卫生和社会服务无法提供支助的地方,精神分裂症和其他严重精神疾病使患者遭受排斥,被弃于社会边缘,就业无门,甚至无家可归。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强调,精神分裂症是可以治疗的,患有精神分裂症并不注定意味着终身与世隔绝和健康不良。妥善的精神和身体保健,加上定期监测和心理社会扶助,可以带来很大的改变。如果整个社会认识到,精神分裂症和其他严重精神疾病患者享有平等权利,理应得到理解和援助,也会带来很大的改变。

news.sohu.com true 综合 http://news.sohu.com/20150716/n416871569.shtml report 3274 67岁的阿尔弗雷德·博斯特尔继续街头流浪生活年轻时的博斯特尔是个“学霸”,下图为他在哈佛毕业典礼上。今年67岁的阿尔弗雷德·博斯特尔或许是美国华盛顿特区拥有最耀
(责任编辑:un658)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