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三岁男童疑遭幼儿园虐打 园长拒绝接受采访

来源:综合 作者:东北网
在荆女士提供的视频中,记者看到荆女士儿子嘟嘟自述说:“园长老师打了我。”为弄清其中原委,记者两度联系哈市征仪爱德堡幼儿园赵园长,但对方表示拒绝接受采访。经调查,这家疑虐打3岁男童的幼儿园并没有办园资质。周围居民表示,该幼儿园已开办多年。
“6月11日,我大概下午4点多到幼儿园接孩子,当时发现孩子一个鼻腔内有一处划痕,而且伤口挺深的。我询问是怎么弄的,孩子说是被一名姓王的小朋友打的,但我儿子说的这名小朋友已经两个月没在幼儿园上学了,怎么可能打了我的孩子呢?”荆女士随后叫来征仪爱德堡幼儿园工作人员询问孩子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对方称不清楚。
在荆女士提供的视频中,记者看到嘟嘟拿起一件玩具往自己身上敲打了几下说:“这样打。”荆女士在视频中询问:“是老师这样打你的吗?”嘟嘟回答说:“是”。荆女士继续追问:“那你哭了吗?”嘟嘟回答说:“哭了,大声哭。”

  生活报7月23日讯 “我去幼儿园接儿子时,发现他鼻腔内有个划伤的口子,挺深的,肚子上也有伤痕,颈后、额头、腿也红肿,追问下孩子告诉我说幼儿园老师打了他。”近日,哈市市民荆女士向本报反映,年仅3岁零一个月的儿子在幼儿园上学期间,疑似遭到幼儿园园长及老师的暴力伤害。

  在荆女士提供的视频中,记者看到荆女士儿子嘟嘟自述说:“园长老师打了我。”为弄清其中原委,记者两度联系哈市征仪爱德堡幼儿园赵园长,但对方表示拒绝接受采访。经调查,这家疑虐打3岁男童的幼儿园并没有办园资质。周围居民表示,该幼儿园已开办多年。

  家长反映:“孩子放学身上有伤”

  我检查孩子全身,发现他脖子后面、额头和腿都红肿了,肚皮上有一道划痕。”

  “6月11日,我大概下午4点多到幼儿园接孩子,当时发现孩子一个鼻腔内有一处划痕,而且伤口挺深的。我询问是怎么弄的,孩子说是被一名姓王的小朋友打的,但我儿子说的这名小朋友已经两个月没在幼儿园上学了,怎么可能打了我的孩子呢?”荆女士随后叫来征仪爱德堡幼儿园工作人员询问孩子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对方称不清楚。

  “我也没太计较,可是带孩子回家后发现他状态不太对,我追问后,孩子告诉我说被打了,我检查孩子全身,发现他脖子后面、额头和腿都红肿了,肚皮上有一道划痕。”荆女士立即带孩子到哈南派出所报了警。

  男童自述:“园长老师打了我”

  “验伤报告显示‘头前额、后颈部外伤’。”

  荆女士说,6月11日当晚她带着儿子嘟嘟在派出所报案,并做了笔录,做笔录的过程中嘟嘟自述:“园长老师打了我!”。“办案民警曾询问了我儿子一些问题,嘟嘟毕竟刚3岁零1个月,表达能力有限,但还是说出了3条,一是老师曾用洗衣机轮过他,民警问洗衣机中有没有水,嘟嘟说有水,二是园长老师曾带着另外两名老师打了他,三是将他带去幼儿园外的其他地方。”听到孩子的描述,荆女士感到愤怒且心痛,随后带孩子到哈市公安医院验了伤。

  记者在荆女士提供的验伤报告上看到,公安医院在6月12日0∶50对嘟嘟做出的初步诊断结果为:“头前额、后颈部外伤”。

  在荆女士提供的视频中,记者看到嘟嘟拿起一件玩具往自己身上敲打了几下说:“这样打。”荆女士在视频中询问:“是老师这样打你的吗?”嘟嘟回答说:“是”。荆女士继续追问:“那你哭了吗?”嘟嘟回答说:“哭了,大声哭。”

  家长质疑:“监控为何有一个半小时空白?”

  “他在家总拿一些东西敲打自己,对我说‘妈妈,这个东西打过’。”

  荆女士介绍说,事发后她立即给嘟嘟换了幼儿园,但孩子状态还是不太好。“他在家很蔫,还总拿家里的一些东西敲打自己,对我说‘妈妈,这个打过’。我认为孩子是在向我诉说自己被打的情形。”

  她曾数次找到征仪爱德堡幼儿园讨说法,但对方既没有对孩子身上的伤给出明确解释,也没有道歉。她调取幼儿园监控后发现,6月11日下午,曾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幼儿园没有监控。“幼儿园有很多摄像头,但那个时间监控却是空白的,我问过园长,她只说是技术问题。”

  家长讲述:“园长拿几千元钱要和解”

  “她拿着一个信封说,‘给孩子拿点儿钱,也不多,就几千块钱’。”

  “你怎么不去死呢?你不得好死!”荆女士告诉记者,6月15日她曾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这名男子出言不堪、态度蛮横。电话刚放下不久,她再次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电话录音显示,该男子称:“我在你家楼下呢,你下来。我明天就去法院告你,告得你倾家荡产。你现在是诽谤,你啥时候看见我们打孩子了?”

  “在和赵园长通话时,她还曾说‘你可真有意思,你没单位啊’的话。”荆女士说。

  幼儿园园长:“我没什么好解释,拒绝接受采访”

  “你现在有什么事,跟我也说不到了,直接跟我律师说吧。”

  7月20日,记者和荆女士来到位于哈市南岗区征仪花园小区的征仪爱德堡幼儿园。幼儿园3处大门从里面用明锁上了锁,记者敲门后,园内老师称园长不在,不知何时回来。记者留下名片,表示希望赵园长在方便时回电话,但两天过去了,始终没有等来对方的电话。

  22日15时32分,记者致电征仪爱德堡幼儿园赵园长,询问嘟嘟被打事件的情况。赵园长当即表示:“现在这个事,有什么问题你跟我律师沟通。”在记者询问事情是否属实时,赵园长表示:“我不接受采访。”记者继续追问,赵园长表示:“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现在有什么事,跟我也说不到了,直接跟我律师说吧”,随即挂断了电话。

  此后,记者再次拨打赵园长电话,对方直接挂断了。15时40分,记者更换手机号码再次致电赵园长,电话接通后,记者提问爱德堡幼儿园是否有相关办园资质,赵园长说:“你现在想了解的是什么?是想了解打孩子事件还是资质问题?”当记者表示两个问题都需要了解时,对方表示:“我拒绝接受采访”,随后挂断了电话。

  南岗区教育局:征仪爱德堡幼儿园无办园资质

  22日,记者致电哈市南岗区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经调查,位于科研路上的征仪爱德堡幼儿园并没有办园资质。

  该工作人员称,征仪爱德堡幼儿园未经注册登记擅自举办幼儿园、擅自招收幼儿,经过确认其违法事实成立,已根据相关规定,对其作出责令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停止招生、停止办园的行政处罚。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heilongjiang.dbw.cn/system/2015/07/23/056689816.shtml report 3471 生活报7月23日讯“我去幼儿园接儿子时,发现他鼻腔内有个划伤的口子,挺深的,肚子上也有伤痕,颈后、额头、腿也红肿,追问下孩子告诉我说幼儿园老师打了他。”近日,哈
(责任编辑:UN006)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