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中年农妇喝农药昏迷20多天 “自杀”原因成迷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7月21日17时40分许,省第二人民医院中毒科的重症监护室里,躺在床上的中年妇女张菊香突然睁开了眼睛,嘴哆嗦着仿佛要说话。守在一旁的儿子岳虎强还没来得及兴奋,就看到检测仪器上的数据从103飙升到144,他赶紧跑出去喊医生来看。

  自打6月26日从晋中市榆社县转院到这里,张菊香就一直是昏迷状态。睁开眼睛无疑是病情好转的迹象,不过,醒来没多久,她没说一句话,就又闭上了眼睛。

  这是生命在挣扎。看着母亲睁开的眼睛,嘴哆哆嗦嗦地想说什么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岳虎强的心揪了起来,期盼母亲能早点儿好起来,也期盼母亲能早日解开他心中的疑团:6月26日,她为何狠心喝下剧毒农药甲拌磷,要抛下他们一家人?

  从绝望到不甘,这个现时沉默的生命,究竟发生了什么?

  疑点1 家境太艰难,让她对生活绝望?

  现实:家里去年刚盖了新房,儿子今年大学毕业,女儿将升大二,这分明是新生活要开始啊。

  张菊香,今年50岁,晋中市榆社县人,家在距离县城不远的一个村里,平时,她在县城的一家饭店打工,专门负责做面条。丈夫岳建英除了种地,也会打一些零工。家里条件不太好,但一双儿女很争气,儿子岳虎强今年将从山西农业大学毕业,女儿岳雅琴去年也考上了大学。这应该是一个日子越过越好的家庭。然而,悲剧在6月26日发生了。

  6月26日上午11点多,从地里回家的岳建英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农药味儿。他觉得情况不对,赶紧四处寻找,打开厨房的门,眼前的一幕吓了他一跳:张菊香趴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岳建英一下就急得快哭了,觉得妻子是喝了农药,慌乱中,赶紧给开出租车的侄女打电话。很快,侄女开车过来,拉上张菊香去了县医院。“洗了胃之后,她醒过来一会儿,我问她为啥要喝药,她说‘我心烦,不想活了’。”7月21日,在重症监护室外,提起20多天前的事,岳建英清清楚楚地记得每个细节,也暗自懊悔,妻子当时是有异常的,可“我就没有细究”。那天早上8点多,岳建英下了夜班回家,妻子已经熬好了稀饭,正在烙饼。看着妻子在忙活,他就帮着烧火。饼烙好了,他就问妻子吃饭不吃饭。妻子说不吃,紧接着就说“你找个本子,把这些年给别人上的礼都记一下”,他觉得没必要,可妻子坚持,他就按妻子说的记了下来。“吃完饭,我就去旧院喂鸡。再回到家时,她已经把院子打扫干净了。”岳建英说,原来的老房子漏雨不能住了,他家几年前就开始在新院盖房,因为没钱,只能陆陆续续地盖,去年刚盖好,收拾了一间住进去。旧院就养了三四十只鸡。

  岳建英喂完鸡回来,张菊香就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以后,你要照顾好闺女和虎强。”岳建英说,“我就说,怎么就是我照顾了,你不还在这个家了么,咱们一起照顾。”虽然岳建英觉得妻子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可也没有往深了想,就去地里干活了。没想到,等他一小时后回家,妻子已经喝了农药。

  张菊香喝农药的前一天,儿子岳虎强带着女朋友刚离开家去了学校。两人是趁着端午小长假回来的,在家住了四五天,张菊香每天给张罗着做好吃的。当时,在长治医学院上大一的女儿给人发传单,想着赚些路费找个周末再回家。

  悲剧的发生,那么猝不及防。

  疑点2 夫妻感情破裂,让她心生厌倦?

  现实:

  20多天了,丈夫衣不解带地守在病床前,细心地照顾着她。

  7月21日下午4点30分,记者来到省第二人民医院中毒科重症室时,岳建英正蹲在地上,准备给张菊香喂饭。张菊香昏迷的20多天里,完全不能自己吃饭,只能靠鼻饲。病床旁的地上放着一个料理机,岳建英拿着一个粗约3厘米的大针管,里面是黄色的糊糊。那些糊糊就是张菊香的饭——用料理机打得没有一点儿疙瘩的面条和菜。

  岳建英熟练地把针管和鼻饲管连在一起,一边慢慢地推针管,一边仔细观察着妻子的状态。推下去一点儿饭,就停下来,歇会儿再往里推一点儿。一针管的饭,推了将近10分钟。

  墙上,贴着两张A4纸,一张是医院给的食谱,写着一天6顿饭的内容加上喂饭时的注意事项,是打印出来的。另外一张是手写的,一共17行,写着从早晨6点30分到晚上11点30分的喂水、喂饭时间,具体到几点几分,要喂多少毫升。手写的内容,是他们根据医生的嘱咐以及这些天来的照顾总结出来的。

  岳建英是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人,面色黝黑,不爱说话。在重症室外,记者问啥他说啥,不问,就一句话都不说。“我妈内向,不爱说话。”在岳虎强的印象里,平时父亲母亲交流不多,就算自己在家,也和母亲说不了多少话。不过,家里啥事都是母亲做主,父亲也都听母亲的。“平时也没说啥,就说说地里的活儿。”岳建英也是想不出来,自己和妻子除了说地里的活儿还说些啥,“本来家里因为盖房还欠着外债,现在她这样,唉……”话里透着些埋怨,可是在出事后,他和儿子还是毫不犹豫地想办法把妻子从县医院转到省第二人民医院。岳建英看向病床上的妻子,目光里透着的,全是关心。

  疑点3 生活负担重,让她对未来无望?

  现实:

  儿女上大学都没要家里的钱。而且,儿子已经应聘于一家银行,说她可以不用那么辛苦打工了。

  家里只有两三亩地,种些玉米、豆子之类的作物,收入可想而知。岳建英打些零工补贴家用,张菊香也在七八年前到县城里一家饭店打工,做面条。“我妈特别特别瘦,平时特别特别辛苦。”和记者交流时,岳虎强一次次地说到母亲的瘦和累,满是心疼。张菊香每天清晨5点多就起床,9点多骑上车子去饭店,下午3点才回来。傍晚6点就又去了饭店,一直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饭店里,就张菊香一个人做面,饭店生意特别好,她有多忙可想而知。除了在饭店里忙,就算回了家,张菊香也是不得闲。岳建英打零工赚不了多少钱,张菊香的工钱最初只有七八百元,后来陆续涨到一千多元。就算如此辛苦,家里的新房也是盖了好几年才盖起来。

  家境的窘迫,岳虎强和岳雅琴看在眼里,上大学后,他俩都是自己挣生活费。“我们上学都办了助学贷款,生活费也都是自己挣的。”岳虎强说,从上大学后,他就没问家里要过生活费,寒暑假也很少回家,都是想办法打工。这几年,除了养活自己,岳虎强还攒了两三万元,他准备毕业后用这些钱把助学贷款还了。不光是岳虎强,岳雅琴这个学期也没要过生活费。原来,大一寒假期间,她就在哥哥的安排下到一家饭店打工,在学校时,她也是节假日就去发传单,虽然挣的不多,却也能勉强维持生活。

  张菊香喝农药那天,是岳虎强领取学位证的日子。在参加了无数次的应聘、笔试、面试后,岳虎强决定回本地一家银行上班,他说,他已经跟母亲说了,自己上班后,她就可以辞了饭店的工作,不用那么辛苦了。

  8月份,岳虎强就要上班挣钱了。可还是来不及。

  疑点4 工作不大顺心,让她难以承受?

  现实:

  并未和打工的同事产生矛盾,事发后老板还专程看望她。

  其实,6月25日,张菊香就有些反常。那天早上起床后,她就说肚子疼,不能去饭店了。“她说肚子疼,我就让她给饭店老板打电话,说不舒服不能去了。”岳建英说,给老板打了电话后,老板就来了家里,给她喝了藿香正气水,还带着她去了医院,但没检查出有啥问题。岳建英和岳虎强都说饭店老板是个好人,老板知道店里离不开张菊香,所以听说她病了,也很是关心。6月26日,老板知道她喝药的事后,还到医院看了她,留下两千元钱,并且给她结了当月的工资。事情发生后,岳虎强曾问过饭店老板,问母亲和饭店的同事有没有发生过矛盾,有过啥不顺心的事儿,但饭店老板说没有。“她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上班好几年了,基本没和人脸红过,只是偶尔开玩笑拌拌嘴。”7月22日,记者联系到饭店老板,老板说,张菊香是个老实人,在饭店员工里属于年龄比较大的,大家都很尊重她。不过,老板也坦承,饭店的工作确实比较累,张菊香的工作量比较大,出事前几天,张菊香每天都不怎么说话,总是干完活就回去了。

  累,能不能不干?岳建英说,6月25日他还劝妻子太累就别去饭店了,但她啥也没说。

  ○延伸采访

  这是生命在挣扎儿女发出求救声“救救我的妈妈”

  “我就读于山西农业大学,妹妹就读于长治医学院,6月24日(应为26日)我妈妈……喝了有机磷农药200多毫升……家里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虽然亲戚朋友都竭尽所能,但面对高昂的费用仍是杯水车薪……毒药无情人有情,面对生命垂危的母亲,面对接下来高额抢救治疗费用,我们已走投无路,我家人已经陷入迷茫之中,希望大家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妈妈,帮助她渡过难关。”

  这是7月20日岳虎强在朋友圈里发的一条信息。而上一条信息是6月25日发的,那时候,他母亲还安然无恙。“家里本来就没啥积蓄,我准备还贷款的钱也全部花光了,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现在我妈还昏迷不醒,我们真不知道该咋办了。”父亲老实,妹妹还小,岳虎强无疑已经成了这个家的支柱,他告诉记者,母亲每天的花费都在三千六七百元,除了医院的治疗费用外,由于母亲体内的白蛋白特别低,他还要去外面买白蛋白,一小瓶就500多元,现在,母亲还没醒过来,钱又没着落,他特别希望能有好心人帮帮他们一家人,帮母亲渡过难关。

  7月21日,看到张菊香睁开眼睛后,主治医生俯下身轻轻地跟她说:“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能听见就眨一下眼睛。你现在怎么样?”虽然张菊香没有反应,不过,主治医生说,现在要比刚来的状况好,“这两天,她应该能听见大家说话。昨天,女儿刚过来,在床边叫了一声妈,后来护士进来,就看见她眼角有泪。”

  原来,7月20日,岳雅琴上午刚考完最后一科,下午就从长治赶到太原。久别女儿的呼唤,张菊香想必是听到了。

  那一滴泪,是母亲对女儿的爱,更是一个生命在挣扎。也许,她曾经对生活绝望,但儿女的爱和呼唤,无疑将重新激起她对生命的渴望。

  如果有更多人的爱心和支持,她一定会重新坚强地活下来,而不是任生命陨落,带给家人无尽的悲痛。

news.sohu.com false 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http://epaper.sxrb.com/shtml/sxwb/20150724/240341.shtml report 4575 7月21日17时40分许,省第二人民医院中毒科的重症监护室里,躺在床上的中年妇女张菊香突然睁开了眼睛,嘴哆嗦着仿佛要说话。守在一旁的儿子岳虎强还没来得及兴奋,就
(责任编辑:UN65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