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经济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股王”落入凡间:谁该对泡沫负责?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郭璐庆

  潮水退去,裸泳者现。

  前6个月两市频现高价股,背后公募抱团现象明显。可以说,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在上半年的泡沫化行情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说,高估值的有毒资产是这轮市场巨幅震荡的一个原因,那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公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尽管公募在前期暴涨行情中获利不小,事实上,在泡沫被挤掉系统性灾难来临后,公募基金同样未能全身而退。一部分企图赚泡沫钱的,到头来并没有得到便宜,甚至倒在了“泡沫”上。

  “大幅调整前全身而退的有,但一定不是公募基金。”深圳一位资深基金经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明星股纷纷掉落

  回头再看,这是发生在资本市场上的“狼来了”。

  在6月中旬发生这轮去杠杆的系统性危机前,资本市场的大小论坛、报告言必谈估值与泡沫,但仿佛是因为听得太多,时间久了便放松了警惕,当灾难真正来临时,却没有了逃跑的机会。

  当两市第一股的交椅频繁易主、创业板PE接近150倍时,以创业板为代表充斥在A股中的泡沫大到无法忽略。国泰君安宏观研究分析师任泽平一针见血地指出,引来这轮“股灾”的原因就是“有毒资产加杠杆”。

  所谓“有毒资产加杠杆”,一个是有毒资产,另一个就是加杠杆,高杠杆是外因,资产“有毒”便是内因,而有毒资产也就是高估值的小票部分。

  东方财富Choice的数据显示,今年来区间股价最高(不复权)到达300元以上的个股有6只,分别是安硕信息、全通教育、长亮科技、广生堂、暴风科技和京天利,200元以上个股则有39只。以6月10日为统计,按照从高到低排序市盈率排名前六的是暴风科技、朗玛信息、长亮科技、全通教育、京天利及安硕信息,PE分别是880倍、807倍、735倍、689倍、581倍和527倍。

  “有泡沫是毫无疑问的。就要看泡沫什么时候破,能不能来得及在泡沫挤破之前抽身。”这是股灾发生前绝大多数基金经理的心声。

  犹记得当时是5月下旬,记者与北京一家小型私募老总讨论何以判断行情见顶时,该私募老总坦言估值已经很高,但他希望能够追求更高的收益,表示暂时不会考虑撤退。7月初记者再与其见面时,他告诉记者旗下几只产品刚刚在前一天追加了保证金,言谈间不免唏嘘庆幸未发结构化产品。

  “在系统性风险来临的时候,几乎历史上没有人——除非你空仓或者有对冲的工具,或者做空——能够躲得过。”就在股灾发生前的一周,北京一家公募投资总监与记者沟通时谈到了系统性风险,但当时的他或许也没有想到,竟然能一语成谶。

  以下一组数据的对比或许揭示了问题的答案:6月15日至7月8日股灾期间,昔日的高价股安硕信息、全通教育、长亮科技、京天利及朗玛信息跌幅分别是63.4%、51.4%、51.5%、71.8%和43.8%;6月15日至今,这些股票的跌幅变为了62.5%、49.6%、57.5%、69%及40.1%。也就说是,在其他股票补涨时,这些曾经的“王牌”却失去了往日的动力。

  “现在投资依靠对未来的预期,但以我们对大多数公司的了解,私下讲现在的预期肯定是远远超过合理的范围。每个人觉得自己的股票可以跨越周期,但只有走过才知道。”该北京公募投资总监当时直言。

  基金经理倒在“泡沫”上

  这些高价股身后,是一帮活跃着的公募基金经理。公募基金与这些上市公司的关系,几乎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安硕信息最为典型。一季度末时,共有20家公募基金持有安硕,公募持仓占到流通股的比例高达42.3%,当上市公司股价在5月中旬达到历史最高时,重仓该品种的公募基金净值在排行榜上遥遥领先。

  全通教育与京天利同样如此。一季度末时在这两家上市公司重仓的公募有均有17只,并且都出现了一家基金公司集中持股的现象。

  不过到了二季度末,重仓公募基金数量明显减少,除了几只仍有大比例持仓外,均完成了清仓,或者二季度由其他基金公司来接盘。

  比如长亮科技二季度末,诺安、银河、大成、民生加银等作为接盘侠,合计接下了343.5万股,占到流通股的比例为10.57%。

  暴风科技则表现得更为明显。二季度末,暴风科技中公募持仓数量与比例都比一季度有大幅度增加,通过龙虎榜数据可以看到,公募成就了暴风股价创造历史,但同样在下跌中,公募也成了把暴风股价拉下马的最大“黑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戏剧性地上演。

  且不论彼时安硕信息与全通教育各自的业绩能否支撑300元以上的股价,就连被曝出造假丑闻的京天利也受到了众多基金经理的青睐。本报记者发现,截至6月末,仍有几家基金公司持有京天利,且其中一家的两只基金占到流通股的比例并不低。

  上半年如火如荼的行情中,一些会“讲故事”的上市公司受到各方投资者的关注,并且其股价也连创新高。一位资深基金经理坦言,当时市场的情绪在那儿,机构投资者也需要顺应市场的情绪,虽然这确实违背了公募一直以来秉持的价值投资的理念。

  “不应该质疑甚至恐惧泡沫,而是争取和利用泡沫。”在泡沫市中,这样的观点也被一些基金经理奉为圭臬,口号是“赚泡沫的钱”。

  那么,基金经理们是否真的赚到泡沫的钱了呢?

  “现在就看得很清楚了,当时希望赚泡沫的钱的现在都死在了泡沫上。所以这个理由本身就不成立。当时可能比较爽,但是会发现最后是出不来的。据我所知公募很少有出来的,公募即使有出来的,也是自己其他的盘去接的。”深圳一位资深基金经理受访时表示。

  基金二季报显示,截至6月末仍有11只基金持有全通教育,占流通股的比例为12.8%;仍有5只基金持有安硕信息,占流通股比例为12.5%。

  本报记者进一步发现,某只曾经的第一高价股的一季报和二季报中均出现了同一只基金,一季报显示该基金公司同时有6只产品持有该股票,到了二季报只剩下一只。但二季报中该基金持股数量与6只基金总持股只相差100万股,极有可能是该基金接盘了其他产品。

  该深圳公募基金经理进一步表示,5、6月新发的基金规模动辄100亿、200亿,但很快跌破净值,有可能就是用新发基金来接盘。

  “追涨杀跌”伤了谁的心?

  在以排名和规模给基金经理打分的体系下,如果要基金经理从理念和金钱之间选择,显然是后者更重要。

  “我们判断的是市场的方向,有泡沫也好,但是你今年做大盘股就是收益低。你看觉得非理性,觉得泡沫严重和经济背离,但严重空仓的人就是没有赚到钱。基金经理不可以这样做,这个行业很现实,就是以投资的结果来给你评判,不是以你的坚持为原则。”一位具有15年投资经验的基金经理一语道破。

  上述北京公募投资总监也告诉记者,对基金经理而言,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定要跑赢市场,如果暴跌的时候毫无反应肯定是失控的,暴涨行情下也没有上涨就一定是判断出现了错误。而价值投资者在牛市中不一定能获得更突出的收益,为了规模与业绩,把脉市场情绪就成了更迫切的事。

  “其实我们的理念就是赚钱,怎么赚钱怎么做,该进攻进攻,该防守防守,不会考虑其他。如果市场真能涨到6000点,我们在5000点出来也很难受。”该北京公募投资总监说。

  这样便导致一直以来“以价值投资”为导向的公募基金,在这半年来的行情中却表现出了跟散户一样的追涨杀跌,谈“价值投资”者多,做“价值投资”者少。

  “本身机构投资者应该遵循价值投资的,但现在公募引领了一个非常不好的趋势。”北信瑞丰基金副总经理高峰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news.sohu.com true 第一财经日报 http://news.sohu.com/20150803/n418030193.shtml report 3364 潮水退去,裸泳者现。前6个月两市频现高价股,背后公募抱团现象明显。可以说,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在上半年的泡沫化行情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说,高估值
(责任编辑:UN652) 原标题:“股王”落入凡间:谁该对泡沫负责?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