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新闻 > 天津滨海新区爆炸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天津港爆炸后次生危害:数百吨露天存放氰化钠

来源:新京报
国家核生化应急救援队官兵进入爆炸核心区开展搜救。任强 摄
国家核生化应急救援队官兵进入爆炸核心区开展搜救。任强 摄
8月15日6时许,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爆炸事故现场,太阳在浓浓的烟霾中升起。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8月15日6时许,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爆炸事故现场,太阳在浓浓的烟霾中升起。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8月13日下午,河北诚信有限责任公司六七名工作人员“搅乱”了天津爆炸救援现场。

  下午2时许,位于天津港第九大街的现场救援指挥部传来消息,有人在警戒线外声称现场有他们公司约700吨氰化钠,如果不及时处理后果不堪设想。

  指挥部马上派人将他们接进救援指挥部。据他们汇报,他们通过一家第三方货代公司,将他们氰化钠运至天津港,准备在这里报关出口,但还未从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公司运走,就发生了爆炸,这批氰化钠不知现状如何。

  8月15日上午,天津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说,初步认为瑞海危险品仓库火灾爆炸事故危化品主要集中在装箱区和运抵区。装箱区的危险化学品可能有钾、钠、氯酸钠、硝酸钾、烧碱等,运抵区的危险化学品可能有环己胺、二甲基二硫、甲酸、硝酸铵、氰化钠等。

  这是官方首次证实事故现场中存在剧毒化学品氰化钠。

  昨日晚些时候,官方宣布这批氰化钠找到了,将由生产厂家回收。目前检测结果显示,氰化钠未发生大范围泄漏。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瑞海在仓储氰化钠的多个环节存在“糊涂账”及违规行为。

  现场究竟有多少氰化钠

  河北诚信坐落在离爆炸现场400公里的河北元氏县一个偏僻村子中。其号称中国规模最大的氰化钠及其衍生物生产企业之一,总资产50亿元。

  14日,河北诚信一名负责人向现场指挥部汇报称,该公司可能有高达700吨氰化钠滞留在爆炸现场。这一数据也被媒体广泛报道。

  据来到救援现场的河北诚信的工作人员称,他们的氰化钠经过一货代公司运到天津港报关,准备出口。停留的时间不长,还不到十天。

  但昨日,河北诚信办公室负责人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否认了“700吨”的说法,解释为“可能是某段时间公司运出公司的氰化钠的总和”,“货物每天都在装船外运,总量肯定没有700吨。”

  “事发后经过我们的现场检测,传回的信息显示,现场存有的氰化钠量并不多。”该负责人称,目前仍不能确认爆炸时现场究竟有多少氰化钠。

  他称,由于此前与该公司合作的物流公司去年危化品储运资质到期,且未能续期,该公司不得不换物流公司,最终通过中间人与瑞海物流签约,“我们把瑞海称作货代公司,除了负责仓储运输,他们还为我们处理报关、装船等事项。”

  该负责人称,由于天津港口船运发达,几乎每天都有船出海,可减少货物滞留海港存储产生的费用,因此很多企业都愿意从天津港出货。

  该负责人说,氰化钠的实际运输过程分为两部分,一是诚信公司的运输队或者客户指定的物流公司将货安全运送到瑞海物流,另一部分则由瑞海全权负责。“我们的司机把货送到后都不能停留,后续包括存储、报关、运输、装船具体过程和时间我们都无从知晓。”他声称,由于仓库内货物流通很快,而目前此前存储的氰化钠报关装船数据已在爆炸中损毁,公司目前也不掌握报关数据,也没有收到客户反馈收货数据,因此很难断定遗留在爆炸现场的氰化钠数量。

  此外,河北诚信一名工作人员还介绍了氰化钠的主要销售方式。“我们公司的氰化钠分溶液和晶体,溶液主要销往国内,氰化钠含量在30%左右,而晶体氰化钠则主要用于出口。”

  对于爆炸现场存放的氰化钠形态,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瑞海公司副总证实,他说瑞海货场中确实有氰化钠,但并没有在危品库中存放,而是存放在露天堆场中。

  昨日,河北诚信董事长褚现英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他们就是天津爆炸现场氰化钠的生产商,褚现英在短信中回复,目前他正在“帮助处理事故”。

  经瑞海公司和诚信公司工作人员证实,这些氰化钠装在容量为50公斤的白色铁桶和木箱中,然后都装在集装箱里。

  瑞海的危化品存储“糊涂账”

  氰化钠等危化品到达瑞海公司,一般都是要来天津港海关报关出口。

  53岁的李致远是天津港的物流从业人员,曾做过5年的氰化钠流转生意。

  他介绍,瑞海公司所属危化品仓库只是起临时中转作用,不会长期固定寄存化学品。一般情况下,如果海口船只运行正常,氰化钠等化学品在5天内就会出港。当然,也不排除特殊情况,如船只、天气等影响,化学品也可能会停留半个月。

  据诚信公司工作人员称,他们的氰化钠货物已由货代公司负责联系天津港海关报关,报关前先暂放在瑞海公司。而瑞海公司和诚信公司均声称,已经向海关报备过了,只等待船只到港后从瑞海的货场装船出海。

  瑞海公司副总经理称,他记得12号晚船已来先拉走了300吨氰化钠,但他的这个说法被另一名同事否认,据称当晚并没有船来。

  李致远表示,天津港的物流公司在进出港一批货物之前,需要向天津港海关提交申请单,上面写明将要运入运出什么物质、量有多少、预计将存放多久,待海关批准后,要用海关专用车队拉到海关专用仓库。

  海关专用车队的运输设备、司机熟练程度都要比一般车队高。进入仓库后,会有安监部门进行巡查。李致远说:“氰化钠是剧毒化学品,一般都不会主动跟人交代。但要是安监部门查到了,还是会配合检查。”

  安监部门会检查存放了什么物品,存放是否规范、与海关申请单是否有出入、库房建设是否达标等。“安监部门五天一小查,半个月一大查,什么时间检查说不好,有时候上午去了一次,下午又去。”李致远说。

  在仓储阶段,为防止发生反应,氰化钠不能和其他物品混合存放,只能单独存放在封闭的空间内。李致远说,除此之外,并没有特别的存储要求。

  等船只到位,物流公司会向海关提交出港申请单,上面同样写明物品、数量、存放时间等信息,经过海关抽检,氰化钠就可以运上船只,驶离港口。

  根据2014年9月的《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拟批复公示》,事发的瑞海物流仓库改造后用于电石、硅钙合金、氰化钠、烧碱、硫化碱、氩气等危险品和PVC、天然橡胶等普通货物进出口的暂存。

  “我不知道我搬的化学品是啥,也不知道是否易燃易爆。”

  李志强(化名),39岁,去年9月,他从天津港码头装卸工转行成为了运输车队的货车司机,其所属的车队承揽了瑞海物流公司的运输业务,负责装卸化学品。

  他说,工作中,他常能闻到刺激性气味,因此会戴口罩,此外没有别的防护措施。

  “没有正儿八经的安全培训”,李志强说,“只是队长有空给大家说几句”。

  他称,园区有消防车,四五个月消防员会来进行消防演习。“最近的一次消防演习在10天前的样子”,李志强回忆。

  多人证实先爆炸后起火

  事发当天21时许,正在瑞海公司休息室等活的李志强接到了调度任务,他和两名队友一起前往院子里拉货进入物流园的运抵区域。

  放进运抵区域的货物存储时间短则一两小时,长则半个月。在里面,集装箱是分类的,每一个类别放在一起。“集装箱没有固定哪个区域一定放哪个类别,哪里合适放哪里。”李志强说。

  随后约30分钟里,李志强两次进入运抵区域。他第一次拉了两个6米长标准箱,第二次拉了1个12米长标准箱。

  “其他人拉了三次。一共拉了3个大箱子,十一二个小箱子”,李志强说,大箱子的东西属于5类危品,小箱子则各种类型都有,它们都放在一起。

  将货柜送进运抵区域后,接下来还有活干,李志强回到瑞海办公楼的休息室等消息。

  当晚约22时50分,李志强从4楼的东侧休息室起身准备骑电动车回家睡觉。

  “嘭”,正当他拉开房门,西边传来一声闷响,顿时升起了白光,他疾步走向大楼西侧,透过走廊的玻璃窗,他看到运抵处着火了。隔着300多米,李志强看到火势越来越大。

  “就是我拉进来的大箱子最先着火了,就是那个位置!”8月15日下午,在天津医院,李志强对新京报记者说。他推测,起火位置“当时应该没人”。

  此时,瑞海公司副总也在办公楼里休息,已睡着的他被炸醒后,看到很多人在喊着火了,他连忙问报警没有,有人对他说,已经报警。

  “是先听到爆炸,后看到火。”这位负责人说,他说,最开始第一次爆炸时,他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因此他怀疑是硝酸盐区域最先爆炸的。

  发生爆炸的是中转仓库附近的硝酸盐存放区。据称这里放着硝酸钾、硝酸钠等。据了解,硝酸类遇热、碰撞均易发生爆炸。

  当晚23时30分,第一次大爆炸,气浪迎面将他击倒,他旋即爬起就跑。

  据了解,瑞海公司共有92名员工,事故中有1人死亡,2人失联,17人重伤。失联的员工分别是1名司机和1名运抵业务员。

  事故发生后,瑞海公司总经理只峰也受重伤。公司综合楼被炸毁,单据也损毁。因此,13日被拉到现场的公司副总也很难说清楚货场里还有什么危化品。

  他说,堆场里还有第4、5、6、8类危化品达七八种。

  事隔2日锁定氰化钠下落

  前日8时许,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灭火剂研究室主任傅学成在爆炸现场发现一处白色固体,并找来河北诚信公司负责人来辨识,确认后迅速组织相关人员查找氰化钠可能分布的区域。

  13日下午4时许,现场消防指挥人员带领货主和瑞海的工作人员穿着橘黄色防化服进入到爆炸现场,寻找了1个多小时回来后,几个人神色紧张。他们说,经指认放置氰化钠的集装箱露天堆场被炸得只剩一片空地,现场找不到氰化钠被炸到哪里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现场救援指挥部紧急开会,某军区舟桥部队,武警官兵及消防官兵和天津市各方面紧急作出预案,调运“双氧水”到现场抛洒处置。

  据了解,氰化钠遇“双氧水”后就会氧化分解,变为无害物质。

  昨日10时50左右,新京报记者在核心爆炸区东面1公里左右的东海公交车站附近看到,一队身着橙色环保字样的工作人员正在检测地面化学物品成分。约11时,现场特警指挥环保人员、公安人员、其他人员立即紧急撤离:“务必紧急撤离,有危险”一名特警朝人群吼道。记者问:为何要紧急撤离。特警说:找到了,那东西就在附近。记者追问“那东西是什么”,特警没有说明,要求记者尽快撤离,刻不容缓。

  11点10分,记者从一名一线武警处得知,爆炸区确实存在氰化钠,专业人员已经在核心爆炸区东侧一公里范围内找到氰化钠,正在用双氧水进行现场处置。

  记者从现场人员处获悉,双氧水是易燃易爆品,与氰化钠反应会产生刺激的氨气,为防止有任何化学反应造成不良的后果,因此紧急撤离人员。天津已紧急调制双氧水运往爆炸区。防化部队正在现场确认氰化钠存在范围,建立围堰围堵扩散。

  昨日下午,一名从爆炸中心逃离的瑞海物流公司仓库职员向记者介绍了爆炸仓库的情况,其介绍称,氰化钠存放在白色铁桶内,每桶100斤,至少存储400吨。

  河北诚信每月送来近200吨氰化钠,该职员介绍:“每个月送来6、7箱,每箱25吨。”河北诚信车辆有时使用木盒装载氰化钠,有时使用铁桶装载送来。

  瑞海项目安全管理存多角关系

  据记者多方走访调查,李致远所说的安监巡查,多数是天津港、东疆保税港的海事部门负责巡查。此处也正是这两个正局级单位的管辖范围所在。

  但据了解,瑞海公司存在着复杂的安全管理多角关系。

  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注册办公地址在东疆保税港,但其实际经营地却在天津港集装箱物流中心区域。

  “这属于异地经营,这是违反公司经营法的。”安全管理专家侯昭敏表示,在瑞海公司工商资料登记中,并没有查到异地经营这一项。

  而在其《港口经营许可证》上,经营地域明确为“天津港港区”,而据了解,天津东疆保税区管委会和天津港都属于正局级,两者仅在经营主体上均由天津港集团公司负责运营,但行政管理则分置,东疆保税港区由其管委会负责行政管理。

  按照《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理规定》规定,东疆管委会对保税港区及其毗邻区30平方公里实施统一行政管理。

  瑞海公司也理应隶属东疆保税港区管委会下属的安监、海事部门负责安全管理。

  记者据资料查实,瑞海国际的安全主体责任既不在东疆保税区管委会,也不隶属天津港集团公司,也不归天津交通部门负责。

  2014年,天津滨海新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台文件《区安监局关于对原塘汉大地区中央和市属重点企业进行直接或综合监管的通知》,明确安全生产监管“分级负责、属地管理”原则,将坐落在原塘沽、汉沽、大港地区参照副局级及以上的企业由区安监局直接监管。

  根据这个文件列出的监管企业名单显示,瑞海公司以及其仓储设施出租房爱兰徳公司均在区安监局监管企业名单中。责任单位均为区安监局及塘沽分局。

  而记者发现,瑞海公司自2014年、2015年两次获得的港口经营许可资质,均由天津市交港局和天津市交通委负责审查,并非是滨海新区安监局。

  另外,按照《危险化学品建设项目安全监督管理办法》,建设项目安全审查要求“建设项目安全条件审查、安全设施的设计审查和竣工验收三同步”。

  据记者了解到,建设项目涉及化学剧毒品的,需要由甲级安全机构进行安全评价。8月14日上午新闻发布会的消息,为瑞海公司做的安全评价报告的是天津中滨海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而据公开资料,这家公司成立于2005年8月,是以安全中介服务为主的有限责任公司,它是一家取得天津市安全评价乙级资质的单位。

  按照《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理规定》,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委会负责东疆港区行政管理,天津港集团负责东疆港区的开发和运营,海关、检验检疫、海事、边检只按职能分工负责东疆港区的口岸监管。管委会是天津市政府派出机构,天津港(集团)是天津国有大型企业,是东疆港区开发经营主体,对该区进行开发和招商。

  瑞海涉违规存放氰化钠

  据记者调查了解到,瑞海公司除了没有将氰化钠存放在《港口危险货物作业附证》中规定的危险品库2中,还涉嫌超量存放氰化钠。

  根据瑞海国际有限公司于2013年准备进行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时报批的材料,他们要建设的这个危险品仓库,只算是一个小型的仓库。根据该项目环评报告全本,危品2库可存放氰化钠的最大暂存量只有10吨。另外一种可能产生氰化氢的危险化学品甲苯二异氰酸酯(TDI)的最大暂存量是5吨。

  据其环评报告全本,露天堆场是用来存放电石等货物的,而电石在露天堆场的最大暂存量也应该只有20吨。

  目前从多方证实瑞海公司存放的氰化钠数量上看,瑞海公司涉嫌擅自扩大规模达数十倍之多。

  2014年9月25日,瑞海的堆场改造项目环评获批。

  根据环评公示阶段的主要情况和结论:本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国家及地方发展规划,符合天津港总体规划,采用污染防治措施后,废水和废气满足达标排放要求,工业固体废物的处理处置符合“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原则,对环境的影响满足环境功能区划的要求,环境风险水平可以接受,项目选址合理可行。

  环评单位为天津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

  而据天津市环保系统内部人士称,环评只是其中一个环节,环保管的就是环境的影响。就一个项目应当和居住区保持多少距离而言,归安监局管的是安全防护距离,归卫生局管的是卫生防护距离,而环保,则有针对污染物影响的环境防护距离。

  按理说,依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各部门审批都应该是独立进行的,“但是谨慎起见,”该官员说:“在实际的操作中,像危险品仓库这种敏感项目,我们也都是要先参考他的安全许可,才进行审批。”

  环境的防护距离又有两个不同的概念,其一,是常规的环保防护距离,是对于污染源而言的。有污染物的排放才有污染物的防护距离。但是根据现行的法律法规,这一类仓储项目,并没有污染物的排放,因此本身污染物的防护距离就是零。

  “他这个还不比其他仓库,按照报批的材料,只是一个临时的中转站,连拆封、分装的活都不干。如果他的生产过程,是大桶打开,分装小桶,那就会有无组织排放。但是他申报的作业内容,连分装都没有,都是原桶原罐。”该官员说。

  另外,瑞海公司租用爱兰徳物流公司用地,地块用地面积46226.8平方米。爱兰徳2007年协议受让土地,办理单位为新区规国局。当年6月5日签订土地合同。

  另据记者调查,爱兰徳物流堆场规划手续由滨海新区规化国土局批复,按照普通物流报建。但后来瑞海国际租用场地后增建危险品库的规划审批,由天津港规划部门负责,但其规划意见并未公开,记者也未能查到。

  A06-A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安钟汝 何光 刘素宏 肖鹏 萧辉 罗婷 韩雪枫 侯润芳 程媛媛实习生 张笛扬 刘思维 米惠惠 胡克凡

news.sohu.com false 新京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5-08/16/content_593419.htm?div=-1 report 8269 国家核生化应急救援队官兵进入爆炸核心区开展搜救。任强摄8月15日6时许,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爆炸事故现场,太阳在浓浓的烟霾中升起。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摄
(责任编辑:UN625)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