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要闻 > 时事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足协正式脱离体育总局 新足协将独立自主活动

来源:京华时报
蔡振华在新闻发布会上。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蔡振华在新闻发布会上。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张剑在发布会上。
张剑在发布会上。
孙雯走出会场。

  孙雯走出会场。

  2015年8月17日,注定是要写进中国足球改革历史的重要日子,这一天,中国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召开,《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出炉。《方案》指出,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适时撤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理顺中国足协与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的关系,第六任足管中心主任张剑成为最后一任足管中心主任。

  刘延东出席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

  打好振兴中国足球攻坚战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17日出席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时强调,要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发展体育事业、振兴足球运动的决策部署,紧紧围绕《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改革创新,开拓进取,打好振兴中国足球这一攻坚战,开创我国体育事业新局面。

  刘延东指出,足球运动深受群众喜爱、社会关注。足球改革发展对振兴中国足球、推进体育管理体制改革、建设体育强国具有重要意义和作用。要从体制机制创新入手,以中国足协自我改革为龙头,贯彻落实《总体方案》的各项任务。要加强自身建设,建立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机制,使中国足协真正成为具有广泛代表性、专业性、权威性的社会组织;创新联赛管理模式,建立符合中国国情和足球发展规律的职业联赛管理和运营制度;大力发展青少年足球,夯实足球发展基础;加强国家队和教练团队建设,建立严格科学的队员选拔机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吸引社会投资等多种方式,加大足球运动保障力度。

  “管办分离”年底前付诸实践

  昨天中午12点30分到下午5点30分,对于中国足球界乃至体育界,都是一个值得铭记的六个小时。酝酿长达11年的中国足球管办分离,昨天在“精神层面”得以实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以“足球改革没有回头路”表达了改革的决心。

  中午12点30分开始,国务院足球改革部级联席会议代表、足管中心、地方体育局、国家体育总局党组成员等100余人陆续进入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大楼。作为足管中心最后一任主任的张剑,面带微笑骑着自行车抵达会场外。面对门口数十家媒体记者,张剑没有接受采访,只是笑着打个招呼:“都来了啊”。

  会议结束后,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现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此次会议的核心内容:《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对外公布,中国足协正式与体育总局脱钩,“管办分离”将在年底前付诸实践。未来的中国足协将以社团形式依法独立运行,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而足管中心将不复存在,体育总局将不再具体参与足球业务,但仍对中国足协进行监管。

  变化

  新足协将独立自主开展活动

  8大项改革展现变化

  此次《方案》从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主要目标、机构设置、人事、财务、外事、治理制度等诸多方面,制定了中国足协调整和改革的框架。蔡振华副局长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详解了此次足协改革的创新以及待解决问题。

  脱钩后,足协如何定位?

  脱钩前,中国足协是体育总局的下属直属单位;脱钩后,体育总局不再是足协的上级主管单位,中国足协将独立自主开展各项活动,服务会员。中国足协将变身为具有公益性和广泛代表性、专业性、权威性的全国足球运动领域的社团法人,是管理足球项目普及与提高工作的全国性自律机构。中国足协依法独立运行,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

  新足协负责哪些工作?总局负责哪些工作?

  脱钩前,中国足协依附于体育总局,依赖财政资金的投入,被动完成各项任务;脱钩后,中国足协将更多融入社会,调动各方面积极性,整合各方面资源,营造良好氛围,主动推动足球项目发展。

  此外,足协主要负责团结联系全国足球力量,推广足球运动,培养足球人才,制定行业标准,发展完善职业联赛体系,建设管理国家足球队。体育总局在足球方面的工作主要是购买中国足协服务,为中国足协提供各类保障服务和监管中国足协。

  撤销的足管中心职能由何机构替代?

  足管中心将被撤销,中国足协将全面担负起此前足管中心所有的职能,是真正实现决策权和执行权相分离,去行政化迈出第一步。此前,足协的会员大会和执委会的决策权发挥不充分,足管中心实际上既行使了中国足协的决策权,同时又行使了中国足协的执行权。本次改革后,明确足管中心将由新足协的秘书处替代,并仅行使执行权,决策权归会员大会和执委会,真正实现了决策权和执行权相分离。

  足协高层、足协员工如何安置?

  脱钩后,工作人员转换身份,中国足协在完善协会章程基础上自主办会,内部机构设置、人员管理等方面拥有自主权。足球中心领导班子成员作为国务院体育行政部门代表进入中国足协工作,免去事业单位职务,按国家有关规定进行管理。蔡振华在发布会上明确表示,足管中心四位主任张剑、林晓华、魏吉祥、于洪臣已不再有司局级干部等职位。其他人员根据个人意愿一次性选择去留。

  新足协的财务制度是怎样的?

  中国足协不再作为中央预算单位,执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单独建账、独立核算,实行财务公开,接受审计;由专业机构对足球中心及其下属企业的资产进行清查盘点,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规定并按照规定权限和程序报批后,相关国有资产无偿提供给中国足协使用。

  新足协增加哪些外事权利?

  中国足协开展对外交流合作享有一定的自主权,协会中的国家工作人员因公临时出国按现行外事管理规定办理,其出访次数、团组人数、在外天数根据工作需要据实安排,不受因公出国批次限制;协会中的其他人员持普通护照出国参加国际足球活动,承担协会外事任务;中国足协可向与本协会有合作关系的外国人发出被授权单位邀请函。

  党委在新足协起什么作用?

  设立党委主要是按照党管干部原则和人才政策,加强协会思想政治工作和干部日常管理。中国足协设立党委与中国足协独立办会没有冲突。2015年6月16日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中明确规定,社会组织领导机关中有党员领导成员3人以上,经批准可以设立党组,与社会组织的性质不冲突。

  职业联赛将由谁来负责?

  根据《总体方案》,未来将建立具有独立社团法人资格的职业联赛理事会,负责组织和管理职业联赛,合理构建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体系。中国足协从基本政策制度、俱乐部准入审查、纪律和仲裁、重大事项决定等方面对理事会进行监管,派代表到理事会任职。未来中超公司可能会更多地承担联赛的办赛、经营职能,足协放开抓着的手,中超公司商业开发迎来更好发展。

  后续

  蔡振华愿参加新足协主席选举

  不知道自己能否被选上

  现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昨天谈到未来中国足协的人选时表示:“新足协领导的产生,要按照中国足协章程产生,未来足协主席将由足协会员大会投票选举产生。参加中国足协主席选举的条件按照章程规定。”蔡振华透露,今年年底的足协代表大会,将对足协新的领导层进行改选。

  蔡振华主动回应大家对于足协主席人选的疑问,“我在会前就想到,大家会问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按照章程,新主席由会员大会投票选举产生,而不是一般意义的自愿报名和海选产生,必须按照规定的程序。第二,中国足协改革的核心是体制机制的转变,而不是简单的人或者领导职务问题。第三,从国际经验来看,各国情况不一样,还要根据各国情况来看。作为党的干部,不管我在什么岗位,都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出服务。”

  外界十分关心蔡振华是否会参加足协主席选举,蔡振华回应称,如果时机合适,条件合适的话,自己当然愿意参加足协主席选举,“但这是要通过投票选举产生的,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选上。”

  其他体育项目改革将陆续进行

  昨天的会议拉开了足协与总局脱钩大幕,而体育总局与中国足协的彻底脱钩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

  后续,体育总局和足协将对脱钩的细化问题进行处理,到年底前完成彻底脱钩。刘鹏表示:“至于时间,因为还有若干的细化配套政策,在进程当中要不断完善;另外还涉及中国足协的章程修改等问题,也需要一定时间。我想今年年底的话,都能完成。”谈到中国足协未来的发展前景,刘鹏说,“相信中国足协会焕发出新的活力,对这一点,我们抱有充分信心。如果用一个比较形象的话来说,以前没脱钩,(足协)可能有些事多少还要‘等靠要’。现在,要自主作战,主动应对可能出现的一系列矛盾和问题,去解决。”

  此外,足球改革也将成为体育行业改革的突破口。“此次足协的调整改革,并不是一个运动项目的事。包括奥运项目在内的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也将面临大势所趋的“去行政化”改革。”蔡振华强调,其他单项体育协会未来均将面临改革问题,“不是改与不改的问题,而是早改还是晚改,关键是积极稳妥进行。”

  声音

  吴金贵:新足协机遇大于挑战

  中国足坛诸多人士均在高度关注此次足协改革。著名教练吴金贵在昨天表示:“未来改革令人期待,但相关工作的细化落实,大家都很关心,我们拭目以待吧。”

  改革后的中国足协依法独立运行,吴金贵认为:“这是中国足球管办分离跨出的重要一步,未来对于‘新足协’,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机遇大于挑战,改革后的足协令人期待。”

  吴金贵希望,改革后的足协能够尽快跟国际接轨,“足协的权力会更加集中,而这种简化和集中会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更有效率。我们希望足协改革后尽快与国际足球接轨,包括足球之外的其他项目也要尽快改革。”

  昨天,参加会议的前中国女足球星孙雯也被媒体团团围住,孙雯笑着说:“一次会议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此我们要有耐心,慢慢来。”

  马成全:我肯定继续留在足协

  “新”足协未来的人员结构、人才结构将成为决定中国足协、中国足球发展的关键。

  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马成全昨天就明确表态:“我肯定留在足协。”马成全一直从事足球工作,见证了中国足协近些年的变化。在1970年至1973年,他曾是北京男足队员,此后担任体校教练,又考入北体大,在北京林业大学也是担任体育教师,1999年进入中国足协工作,此后历任联赛部副主任,2006年底担任联赛部主任职务,近两年开始担任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中超公司董事长。

  对于媒体提问“你是如何选择去留”,马成全回答得很坚决,“我肯定会留在足协,我从小就搞足球,一辈子搞足球了,就是喜欢。”对于足协其他人的选择,马成全表示:“目前还不是非常清楚,要有一个过程才能确认。”

  足协员工:等具体方案再定去留

  足协改革大方向确认,但对于处于改革风暴眼的中国足协多数员工来讲,依旧在等待着改革的细化方案。一位足协员工表示:“因为涉及到切身利益,还是希望等到具体方案出台之后,再做去留决定。”这也代表了足协一部分员工的心态。

  对于昨天的会议,有足协员工认为,“目前还是形式大于实质,我们还是想往下看看。这次会议,是向外界宣布足球改革进行到这一步了,但具体的内容,包括薪酬改革如何改、工资如何调整、未来部门怎么设置等问题,还需要等待。”

  一位足协工作人员认为,“如果为了钱,我们可以早就离开足协,这些年俱乐部、企业找我们的,不在少数。大家都是支持改革的,很兴奋,都想好好干一场。但目前,涉及到切身利益,确实要等待更详细的方案才能做出明确选择。”

  观察

  足协脱钩任重道远

  《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的公布,是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之后的第一个国家层面的足球改革发展重要配套文件。

  作为《方案》明确列出的改革目标,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标志着足球体制改革启动破冰之旅,正式进入实施阶段,具有里程碑意义。

  此次明确足协社团法人的地位,进而撤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就是要真正按照足球发展规律办事,实现去行政化和协会实体化。中国足协对足球的管理从而实现从行政化到社会化、专业化的转变。

  政社分开了,才能各司其职,权责分明,这既是政府简政放权的应有之义,也是防止官商一体、再次出现足球官员大面积腐败的有效手段。

  足协脱钩,社会大众千呼万唤的足球体制改革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应该为之喝彩。但中国足球积重难返,足协脱钩并不意味着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脱掉了“官皮”后,在中国社会行政化色彩颇浓的背景下,一个“非政府社团法人组织”如何有效统领社会关注度高的全国足球事务,仍会遇到许多难题需要破解。

  足协脱钩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但足球改革是“一揽子改革”,不能就此止步。在《方案》十大改革举措中,职业联赛管理体制改革、成立职业联赛理事会同样意义重大。联赛上接国家队,下带青少年足球,是目前体育市场最活跃、最具潜力的组成部分,也是体育产业实现“五万亿”目标的重要驱动力和载体。联赛体制改革可能比足协脱钩牵涉事项更多。

  中国足球改革任重而道远。

  据新华社

news.sohu.com false 京华时报 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15-08/18/content_227515.htm report 6698 蔡振华在新闻发布会上。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张剑在发布会上。孙雯走出会场。2015年8月17日,注定是要写进中国足球改革历史的重要日子,这一天,中国足球改革发展工
(责任编辑: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