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新闻 > 国际范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一个政治犯眼中的俄罗斯监狱

来源:界面

  2014年12月30日,著名的俄罗斯政府批评者和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及其兄弟奥列格·纳瓦尔尼( Oleg Navalny)被俄罗斯法庭判决贪污罪名成立,该判决被普遍视为诬告。

  检方称,2008年至2012年间,两人从两家公司贪污3000万卢布(约合43.2万美元),其中包括法国化妆品公司伊夫·黎雪(Yves Rocher)的一家分公司。

  伊夫·黎雪抗议这一罪名纯属子虚乌有,但无济于事。

  阿列克谢被判缓刑,但奥列格被判三年半徒刑,后者有两个年纪尚小的孩子。

2014年12月19日,奥列格·纳瓦尔尼(左)与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右)在法庭上。

  2014年12月19日,奥列格·纳瓦尔尼(左)与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右)在法庭上。

  IMAGE: EVGENY FELDMAN

  2012年,阿列克谢领导了反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及其政府贪腐的大规模抗议。俄罗斯反对派人物担心囚禁阿列克谢可能会引发新的抗议,因此政府采取了一项残酷又非常的举动—将阿列克谢的兄弟奥列格投入监狱。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阿列克谢告诉 Mashable,这一情形让他? “觉得内疚”。

  ? “显然,我的兄弟被囚是因为我,”他说。? “克里姆林抓住了痛点。”

  此案被视为克里姆林宫越来越严厉地打击异见的典型案例之一—政府用精心的表演式判决迫害反对者。

2014年12月30日,奥列格被关押在法庭上,等待判决,阿列克谢站在一旁。

  2014年12月30日,奥列格被关押在法庭上,等待判决,阿列克谢站在一旁。

  IMAGE: EVGENY FELDMAN

  从那以后,奥列格一直系于牢狱。8月14日,他因为? “在周日下午睡觉”而被关15天单独禁闭,阿列克谢在博客中写道。

  俄罗斯的监狱以残酷著称,拥有世界上最严厉的一批惩罚机构。此前,造反猫咪(Pussy Riot)乐队的纳迪亚·托洛科诺科娃(Nadiya Tolokonnokova)因为在莫斯科一间教堂表演 “朋克祷告”而被关押近两年时间。2015年6月,她告诉Mashable,监狱就像?个“酷刑室”。

  ? “你对外界一无所知;你被隔离了,但你知道你感觉一天比一天糟,”她说。? “这很可怕。”

  在7月份入狱前,奥列格回答了 Mashable有关他的牢狱生活的问题。监狱要求他的回答都要经过审查,篇幅控制在一张正反面手写的纸以内。他的回答由Mashable翻译并校订。

2014年12月30日被判贪污罪前,两兄弟在法庭上最后团聚。IMAGE: EVGENY FELDMAN
  2014年12月30日被判贪污罪前,两兄弟在法庭上最后团聚。IMAGE: EVGENY FELDMAN?“好人”同住

  ? “我被栅栏、狱友和警察包围,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奥列格这么形容他被关押的低度设防监狱。? “地方不是很大,只有几个宿舍,一间食堂,一间浴室,一个足球场(正常的足球!),很多栅栏和铁丝网。”

  在俄罗斯的低度设防监狱里,犯人只会因为违规或为了他们的个人安全才被关在隔间里。

  ? “所以,通常所有犯人都住在每间可容纳40到100人的宿舍里,”奥列格说。? “这里60%的犯人都因毒品获罪,30%是轻微的盗窃和抢劫,5%对他人造成严重伤害,5%是一些更不寻常的罪犯。那些犯重罪的人,60%因为贩卖毒品被囚,40%是强奸和谋杀。”

  ? “所以,大体来说,都是好人,”他颇为讽刺地就狱友打趣道。

奥列格的手写回答(第一部分)单调的日常生活
奥列格的手写回答(第一部分)单调的日常生活

  奥列格形容,他在低度设防监狱里的日常生活是单调的。

  ? “起床-> 锻炼 -> 早饭 -> 工作 -> 午饭 -> 工作 -> 晚饭 -> 睡觉 -> 起床,”他写道。

  空闲时间他用来学习西班牙语,他说西语不太容易。? “这里有个人帮我提高英语,给我出了很多难题。”

  他说他开始修犯罪法第二学位。? “当然,我也画画。”

  他说他不看电视,也上不了网。犯人不允许接触这些东西,所以他的主要新闻来源是前来探监的家人。他们每三个月只能探视他一次。

  奥列格希望能有更多探监,他说如果实现的话就? “棒极了”。

  ? “[会客室]小而舒适,你还可以租DVD播放机和电扇。打开冰箱,把电扇放在旁边吹,就跟空调一样,”他说。

  ? “另外,食物也不赖,”他补充道。不过,他经常吃来访者给他的食物,这是他们在探监时带给他的。

奥列格的手写回答(第二部分) 都在盯着他
奥列格的手写回答(第二部分) 都在盯着他

  至于其他犯人和监狱看守怎么看待他,他说,后者通常? “支持我兄弟的做法。”

  ? “监狱的管理部门不支持,但一番解释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 “对我的关注太多了。有时候是好事,但通常讨人厌,”他说。

2014年12月30日,两兄弟在法庭上最后团聚。IMAGE: EVGENY FELDMAN提前释放无望
  2014年12月30日,两兄弟在法庭上最后团聚。IMAGE: EVGENY FELDMAN提前释放无望

  从心理状态上来说,奥列格称现在 “很好”。但他的? “身体状态很差,不是因为在坐牢,而是因为之前缺乏运动。”但在监狱里有时间锻炼,他解释道,? “目前正在恢复。”

  他知道他的案件纯粹出于政治原因。? “官方想阻止阿列克谢,这就是我为什么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他写道。? “让他坐牢有激起反抗的风险……而囚禁我则是安全的,也是给他施加心理压力的好方法。”

  被问到他觉得会不会被提前释放,他回答,“不可能”。

  译者:刘普曼

news.sohu.com false 界面 http://www.jiemian.com/article/368227.html report 3783 2014年12月30日,著名的俄罗斯政府批评者和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Navalny)及其兄弟奥列格·纳瓦尔尼(OlegNavalny)被
(责任编辑:UN006)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