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新闻 > 国际要闻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澳小伙服合肥产致幻剂跳楼身亡 父亲来华暗访供应商

来源:弧度 作者:张梦圆
澳大利亚父亲罗德•布里奇和《60分钟》节目制片人暗访中国合肥的致幻剂供应商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澳大利亚父亲罗德•布里奇和《60分钟》节目制片人暗访中国合肥的致幻剂供应商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据英国《每日电讯》9月14日报道,一位澳大利亚16岁的少年服用中国制造的合成致幻剂后,在迷幻状态下跳楼身亡。他的父亲布里奇悲痛欲绝,伪装成有意购买的“澳洲黑帮大哥”,与安徽合肥的致幻剂供应商商谈交易,并录制下了整个过程。

  2013年2月,罗德•布里奇(Rod Bridge)的儿子普雷斯顿(Preston)在服用了合成致幻剂25i-NBOMe后,出现幻觉后从阳台上纵身跃下身亡。一剂25i-NBOMe(6粒盐的大小)比LSD(D-麦角酸二乙胺,一种强烈的半人工致幻剂)强劲60多倍。

罗德•布里奇和坠楼后不治身亡的儿子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罗德•布里奇和坠楼后不治身亡的儿子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悲痛丧子的布里奇决定踏上中国,开始为儿子寻求公道的“特殊使命”。他联系到澳大利亚版《60分钟》节目组,将他卧底潜入中国致幻剂供应商的大胆计划告诉他们,希望节目组秘密拍摄下交易过程,公之于众,证明将大宗合成致幻剂未经检查偷运至澳大利亚是完全可能的。

罗德•布里奇和儿子普雷斯顿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罗德•布里奇和儿子普雷斯顿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布里奇说:“我们现在的处境好似在海啸的边缘,这些合成致幻剂正大批大批地进入澳大利亚,这一切必须停止。但总得有人站出来制止。”

  在《60分钟》9月13日播出的节目中,布里奇伪装成一位来自澳洲的犯罪团伙头目与合肥的致幻剂供应商谈判。在交易中,合肥卖家称可以运送至少5种不同类型的合成致幻剂到澳大利亚,其中一种可以保证超过200公斤的货量。

  合肥供应商也在交易中确认,他们每月向澳大利亚运送大约100公斤的致幻剂。“向澳大利亚运货我们很有经验。”一个卖家说。“我们很清楚海关是怎样运作的,不必担心,澳大利亚很安全。”

合肥致幻剂供应商向罗德•布里奇一行展示货品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合肥致幻剂供应商向罗德•布里奇一行展示货品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布里奇说,他之前曾联系澳大利亚政府相关部门希望采取措施打击这种合成致幻剂的贸易,但他的请求都没有得到回应。“我只是感到很厌恶。我的行动必须更进一步。”布里奇说,他希望这段录像能让新成立的澳大利亚边防部队更加有为,严厉打击合成致幻剂的进口。

  合成致幻剂对嗅探犬来说很难闻出来。吸食25i-NBOMe症状表现为心跳加快、高血压、烦躁、具有攻击性、视觉和听觉产生幻觉、痉挛、高烧和急性肾损伤,世界上曾发生多起与NBOMe有关的死亡案例。2013年6月,一名17岁华裔少年从同学那里买来25i-NBOMe以为是LSD,产生幻觉后从3层楼高的公寓坠楼后不治身亡。

澳大利亚父亲罗德•布里奇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澳大利亚父亲罗德•布里奇 图片来自节目截图


  弧度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世界卫生组织在今年1月22日发布的药物依赖性专家委员会咨询报告中,建议将包括布里奇儿子所吸食的25i-NBOMe等物质实行国际管制。

  弧度随意搜索发现,国内有多家化工企业公开销售25i-NBOMe的信息,用途标注为“医药中间体”,一些供应商明确表示购买“只得用于实验室和化学研究”。国内某论坛也有人讨论该致幻剂,有服用者声称使用后“感觉一瞬间分裂出十八种人格,看到任何地方都水汪汪的,颜色都变得异常鲜艳”。

  毒品通常分为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两大类,弧度查阅我国食药监总局《麻醉药品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25i-NBOMe并不在此列,因此这种合成致幻剂在我国并不能被定义为违禁毒品。但25i-NBOMe在以色列、俄罗斯等国被明令禁止,澳大利亚部分州(如新南威尔士州)也禁止此类药品的销售。

  本文来源:弧度(微信公众号:hudunews)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news.sohu.com true 弧度 http://news.sohu.com/20150914/n421099085.shtml report 3564 澳大利亚父亲罗德•布里奇和《60分钟》节目制片人暗访中国合肥的致幻剂供应商图片来自节目截图据英国《每日电讯》9月14日报道,一位澳大利亚16岁的少年服
(责任编辑:张梦圆)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