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要闻 > 海外博览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新加坡男子从楼上扔下34个烟蒂被罚9万元

来源:解放网
新加坡康埔维乐小区224号C座,“全球高空抛物最高罚单”就在此诞生。 /晨报记者 姚克勤
新加坡康埔维乐小区224号C座,“全球高空抛物最高罚单”就在此诞生。 /晨报记者 姚克勤
监控拍下男子扔烟蒂瞬间 /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供图
  监控拍下男子扔烟蒂瞬间 /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供图

  晨报特派记者 姚克勤 发自新加坡

  新加坡的经济繁荣和市容整洁让各国惊叹,但其对于不文明行为的罚款之重也让世人瞩目。按照新加坡环境公共卫生法案,首次高空抛物罚款上限达2000新元(合人民币9000元),第二次抛物罚款上限提升至4000新元(合人民币1.8万元),第三次及之后的抛物罚款上限提升至1万新元(合人民币4.5万元)。一名新加坡男子因从楼上扔下34个烟蒂,综合抛物次数及产生后果等因素,被判处罚款近2万新元(合人民币9万元),这不仅是新加坡史上对高空抛物开出的最大罚单,也是全球高空抛物罚单之冠。

  高额罚款是否能遏制高空抛物行为?当地居民对高额罚款怎么看?这种“罚出来的文明”是否能被上海借鉴?新闻晨报记者走进新加坡寻找答案。

  根据记者采访的情况,上海市万隆众信律师事务所金玮律师表示,若要借鉴新加坡这种“罚出来的文明”,首先需要立法部门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修改方能实施,因为我国目前是按照高空抛物造成损坏物品的后果来确定赔偿金额,缺乏惩戒性条款。

  [记者探访]

  环境局接居民投诉装监控

  康埔维乐小区位于新加坡东北部,建于20多年前,由40多幢16层左右的小高层组成。224号C座是一幢浅灰色、一梯四户的建筑,“全球高空抛物最高罚单”就在此诞生。

  9月9日下午,记者来到224号C座,看到楼道门口处的水泥地上十分干净,仅有几片落叶,绿化带内也没有垃圾等杂物。“你是来打听‘垃圾虫’的?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这幢楼早就没有啦。”居民林女士告诉记者,在新加坡,人们一般把喜欢丢垃圾的人称为“垃圾虫”。

  据谢女士回忆,从2013年下半年起,224号C座的底楼水泥地上不时出现烟蒂,烟丝灰烬吸附在地面上,形成一个个黑色的斑点,影响环境整洁。“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某个居民在窗口吸烟时,不小心把烟蒂落下,就通知保洁人员把烟蒂扫掉了。谁知一天后,烟蒂又出现了,而且有时一天出现三四个烟蒂。”

  居民们一致认为,这种情况已不能用某位居民粗心大意来解释了,肯定是有人故意丢弃烟蒂,于是有居民拨打国家环境局的热线进行投诉。很快,身着制服的环境局官员到小区展开调查,便衣监视员也不定期到小区进行巡查,环境局还在楼下安装了摄像头,最终发现这些烟蒂系楼内一名38岁男子扔下的。监控画面显示,该男子赤裸上身站在窗前,一边用手机打电话,一边抽烟,打完电话后情绪似乎不佳,随手将烟蒂往外扔。

  屡教不改遭高额罚款

  居民们反映,这名男子生性较孤僻,不修边幅,居住环境较邋遢。环境局官员多次对其进行教育,告知其高空抛物将受到严厉处罚。但其似乎有逆反心理,高空抛烟蒂的情况不仅没有改善,还有愈演愈烈之势,有时一天里近10只烟蒂从天而降。

  去年3月份,在劝阻无效的情况下,环境局再次在居民楼下安装了摄像头,最终在3月13日至3月16日期间,成功捕捉到该男子34次从高空抛下烟头的画面,并将这些证据递交给法庭。去年9月19日,该男子被法院判处1.98万新元的罚款和5小时劳动改造。在新加坡,劳动改造是一种特殊的处罚方式,受罚者被强制在公共场所从事清扫等工作。

  “虽然法律规定了高空抛物的罚款上限,但考虑到居民收入等因素,法院一般不会按照上限来处罚,而是酌情处罚300新元至1000新元,其中最常见的是处罚300新元。但300新元不算多,所以很多‘垃圾虫’有恃无恐。”居民谢女士告诉记者,当她和其他居民得知该男子被罚了约2万新元后,惊讶之余不禁拍手叫好:“这笔罚金相当于一个白领大半年的收入。看来这次政府部门是打算彻底根治这个‘垃圾虫’了。”

  周边小区“垃圾虫”锐减

  “自从这张罚单生效后,一年以来,224号C座底楼别说烟蒂了,连一根针也没掉下来过。”谢女士称,她曾在电梯里遇到这名抛物男子,谈起这事时,该男子反复说“不敢再扔了”。清洁人员也表示,224号C座楼下变得十分干净,已很久没发现垃圾了,一两个月清洁一次足矣。

  除了康埔维乐小区外,附近多个小区的居民也知晓了这张最昂贵的高空抛物罚单。在一街之隔的瑞文维小区,不少喜欢随手朝楼下抛物的居民收敛了不少。“我家对面那幢楼里住着一名马来西亚中年妇女,以前几乎每天晚饭后,都会把一些剩饭顺手扔出窗外。第二天我经过楼下时,发现地面上有许多饭粒。”居民林小姐告诉记者,自从有人被罚2万新元后,很少看到她朝窗外甩饭粒了。小区清洁人员叶先生称,以前小区里高空抛果皮、垃圾袋等情况屡见不鲜,最近半年多以来确实减少了,“主要是很多居民被2万新元这个罚款金额‘吓’到了,与其冒着被罚巨款的风险,还不如管住自己的手”。

  组屋是高空抛物“重灾区”

  组屋是由新加坡建屋发展局承担建设的公共房屋,为80%新加坡人的住所,康埔维乐小区就是一个组屋住宅区。余下20%新加坡人则居住在从市场上购买的高档商品房里。

  记者走访了新加坡多个小区,发现高空抛物情况大多集中在组屋住宅区,高档商品房小区里的抛物现象则比较罕见。例如,在盛港地区的一幢组屋,记者见到一个装满生活垃圾的塑料袋安静地“躺”在楼前的水泥地上。在市中心牛车水地区的一幢组屋,3根用过的棉签、一只空香烟盒、两个烟蒂从楼上被人扔下。而在中山公园旁的高档商品房小区娜雅大厦,记者接连询问5名居民是否在小区里见到过高空抛物,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为何组屋“偏好”高空抛物?对此,娜雅大厦的保安江金庆认为,一方面和居住者的素质有关,商品房居住者的整体素质、受教育程度要高于组屋居住者;另一方面和人口密度有关,组屋的人口密度非常大,所以发生高空抛物的几率也更高。

  高空抛物

  最贵罚单

  2014年,新加坡38岁男子,3天内被监控拍下34次从高空抛下烟头。被法院判处1.98万新元的罚款,折合人民币近9万元,粗略计算,平均扔1个烟蒂被罚款2600多元人民币。同时他还被罚做5小时劳动改造,即被强制在公共场所从事清扫等工作。

  [政府说法]

  移动监控对付高空抛物“垃圾虫”

  在新加坡,负责治理高空抛物的政府部门为国家环境局。该局新闻发言人表示,高空抛物既容易导致环境脏乱差,又会给公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损害,因此政府将其与食品卫生、水污染、大气污染等并列为治理对象,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为了鼓励市民反映高空抛物情况,环境局开通了24小时热线电话,一旦接到投诉,调查人员会以最快时间赶到现场。

  对高空抛物“先礼后兵”

  在2014年,新加坡国家环境局大约接到2500个关于高空抛物的投诉,主要的抛物种类是烟蒂、餐巾纸和厨余垃圾。不过和外界设想的“铁腕处罚手段”不同,对于大多数高空抛物事件,环境局采取的手段是“先礼后兵”,即通过前期摸排和调查,掌握了抛物者的一些线索后,环境局官员找到这名抛物者,对其进行教育,告知其抛物会产生的严重后果,并表达希望其停止抛物的意愿。

  “一般来说,超过70%的抛物者会接受教育,并停止抛物行为。”新加坡国家环境局表示,但总有两三成左右的人不听劝阻。对于那些顽固的“垃圾虫”,环境局需对其居住地监控,以掌握其非法抛物的证据。

  高清摄像+移动数据处理

  2011年以前,环境局主要通过指派人员在大楼下蹲守观察获取抛物证据,但此举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效率低下。为了提高效率,从2011年起,环境局试点用高清摄像机和动态数据处理软件监控“垃圾虫”,效果竟是出奇地好,不仅迅速且成功地抓住了两名高空抛物者,还使得摄像机安装地附近小区的“垃圾虫”闻风丧胆,高空抛物的情况明显减少。

  民调还显示,居民对针对“垃圾虫”的监控摄像机十分欢迎,为此,环境局逐渐加大了对这种设备的投入力度。

  从2012年9月至2013年11月,新加坡国家环境局在近500个地点安装了监控设备,成功抓获了56名顽固的“垃圾虫”。2014年,在近600个地点安装了监控设备,抓住了超过200名“垃圾虫”。目前,这些“垃圾虫”均已受到法院的处罚,处罚金额多在400新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至2100新元(约合人民币9500元)之间。

  “我们安装的监控设备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移动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某个小区存在高空抛物情况,监控设备便会安装在小区里,直到掌握抛物者的证据为止。”新加坡国家环境局表示,这样不仅能够在取证上做到灵活机动,还能节约大量成本。如果每个小区都装一台价值数万元的监控设备,耗费的资金将是海量的。

  不再告知何时安装拆除

  新加坡国家环境局的上级管理机构是新加坡环境和水资源部,部长维文表示,安装可移动式的监控设备在整治高空抛物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些操作流程也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2013年8月前,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事先告知居民何时将在小区里安装监控设备,以及何时将设备拆除。此举满足了公众的知情权,但弊端是让一些高空抛物者事先获悉了整治行动,导致整治效果不理想。为此,从2013年8月起,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不再告知居民上述事宜,监控设备的震慑力更大了。

  维文表示,虽然政府部门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对高空抛物进行整治,但更关键的是,政府部门必须继续在全社会树立养成良好习惯、爱护生活环境、对他人的安全有责任心的价值观。

  [记者手记]

  觉得痛了,规矩也就有了

  新加坡的旅游纪念品店里,一些冰箱贴、T恤上印有一行英语“Singa-pore is a fine city”。这实际上是利用fine一词多义的一句调侃。表面上看是讲“新加坡是一个很好的城市”,当把fine理解成“罚款”的意思时,这句话就变成了“新加坡是一个罚款的城市”。

  在新加坡,地铁车厢吸烟罚1000新元、车厢里吃食物或喝饮料罚500新元、乱穿马路罚500新元、随地吐痰罚1000新元……初来乍到者容易被形形色色的罚款吓了一跳,但时间久了,就会感觉到“有了规矩才能成方圆”。正是这些规矩和方圆,让新加坡从一个脏乱、落后的弹丸之地成为一个整洁、有序的文明之都。

  坐出租车去机场时,和祖籍福州的68岁的哥Uncle Wang闲聊。说起高空抛物时,他说有一次小外孙在阳台上玩玩具时,不小心把一个玩具配件掉出阳台外。当Uncle Wang得知这件事情后,扒下外孙的裤子狠狠打了他一顿。小家伙哭得眼睛都肿了,几天不肯理人。不过自那以后,小家伙就养成了在阳台上玩玩具要小心的习惯,有时家里大人到阳台上抽烟,小家伙还三番五次提醒大人不要乱扔烟蒂。

  下车前,Uncle Wang漫不经心地说道:“人啊,觉得痛了,规矩也就成了。”细细品味,觉得挺有一番哲理:小孩被长辈打得肉痛了,大人被罚款罚得心痛了,方能牢记“高空不可抛物”的道理。也许,这能给上海治理高空抛物带来一点启发。

news.sohu.com false 解放网 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5-09/15/content_131347.htm report 5579 新加坡康埔维乐小区224号C座,“全球高空抛物最高罚单”就在此诞生。/晨报记者姚克勤监控拍下男子扔烟蒂瞬间/新加坡国家环境局供图晨报特派记者姚克勤发自新加坡新加
(责任编辑: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