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家校微信群家长话唠攀比晒娃 老师称影响工作挺烦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徐笛薇 徐晓阳 韩晓蓉

  家校微信群是把双刃剑,越来越多的家长与老师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一学校与家长沟通的新形式,大约兴起于两年前,老师可以在其中发布通知、作业,发布孩子在校生活照片,并及时获得家长反馈,很快兴起于诸多学校与班级之间。

  上海市杨浦区一家幼儿园的妈妈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一次有个家长说宝宝脸又被拉破了,要大家回家检查指甲,有几个家长也挺给面子的,都说回家就检查。”部分没有加入微信群的家长还会觉得不安,生怕错过了重要的内容。

  不过,在便捷与及时之外,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了解到,家校微信群也正成为家长们明争暗斗的“是非之地”:在群里,家长们攀比、晒娃、做微商、对老师奉承拍马,甚至滋生婚外情。在育儿论坛上,有关家校微信群交际的求问帖比比皆是。

  老师们也有怨言。有老师反映,家长不分白天黑夜地在群里提问,严重拉长了老师的工作时间;“家长们在群内对教育的指手画脚,让我们的工作很难开展”。

  聊天群成是非地:晒娃攀比、话唠刷屏

  顾女士家住上海市宝山区,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儿子进公立小学上一年级,进群一周,班主任有些事务或提醒,会在群内公布。

  一开始,顾女士觉得挺不错,但一周后,她开始觉得有嘈可吐。

  “很简单的事在微信群里会变得复杂无比。”顾女士举例,老师发下一张表格,告诉填哪里,很清楚,但有些家长会反复问,老师解释完后,再问其他家长,“那么清楚,为什么还要搞?有时我很无语。”

  许多家长喜欢微信家长群,是因为老师会放很多学生在校生活的照片。不过,这有时也成了老师厚此薄彼的证据。

  顾女士说,一次老师放上了孩子的游泳课照片,有些孩子出镜几次,有些孩子没有出镜,就有家长不太高兴。

  “其实照片都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而且班级39个学生,老师照顾不过来,但就是有不少家长计较这些事情。”顾女士说,自己其实并不希望孩子照片频繁出现在一个不是很熟悉的群里。

  此外,顾女士还经常被家长群里的聊天刷屏。“一不小心就发现190多条未读消息,都无关痛痒,看了觉得浪费时间”,她只能把群消息设置成了消息免打扰。但由于微信群也会公布重要的通知,真的屏蔽了微信群,又让她感到很焦虑。

  顾女士的困扰也是许多家长的心声。

  话唠、攀比、微商、晒自家娃,几乎会出现在每个家校微信群内。

  一家公立幼儿园的家长表示,开学后,由于聊得热火,自己孩子班级的家长很快撇开老师又单独建了个群,每天聊到凌晨2点多。

  在上海虹口区的一所小学里,数学许老师就表示班里有家长爱晒孩子,不太考虑其他家长的感受。比如,几个孩子一起参加竞赛,获奖孩子的家长就狂晒得奖照,一个劲夸自家娃,“一般这个时候,群里都鸦雀无声。” 许老师笑着说,我们欢迎家长晒好的学习方法,但一个劲晒孩子的家长,还是希望他们能更低调些。

  群内潜在的炫富和攀比,也让很多家长“看不惯”。网名为“哈哈大笑”的家长反映,儿子幼儿园的微信群,有家长整天炫富,“一会说自己买了套的房子,一会又说请了高价钢琴大师教女儿钢琴。”该网友表示,儿子只是普通公办幼儿园,大家都是“脚碰脚”的经济水平,不要再幼稚到觉得自己比人家的生活好到哪里去。

  “奉承拍马”的家长:发红包+点赞狂魔

  由于老师的身份特殊,几乎每个家校微信群都存在家长“拍马屁”。

  “自从今天有位家长一大早扔了个红包后,家校群已被红包沦陷了。校长得知后规定,所有老师都不准抢红包。”9月6日,微博身份认证为高级中学教师的@中二化学于老师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不过,@中二化学于老师向澎湃新闻强调,家校大群里发的红包本来也是大家抢着玩的,金额在25元左右,“学校有规定不能收任何形式的红包,老师都签了师德责任状,都比较注意”。

  儿子刚上小学的一位妈妈表示,老师每一条朋友圈下面,家长除了点赞,为了给老师留下好印象还争相留言,“而且字数都很多,经常两条就占了满屏,主动表示要配合老师的工作,真是太拼了!”

  奉承拍马之余,家长也对老师做微商颇有微词。

  有家长在育儿论坛上反映,自己孩子的幼儿园老师是做代购的,一天发无数广告,自己忍不住就屏蔽了老师。

  对此,一名家长质疑,老师也算是大半个公职人员,经商很容易利用职务之便,比如家长如果不买给孩子穿小鞋怎么办?有家长就在论坛上表示,同事女儿的老师也会卖东西,不管卖什么,家长都会去买一点。

  老师的尴尬:吃晚饭也忙着回复家长

  对老师来说,微信群是把双刃剑,便利了工作,也带来了困扰。首当其冲的,就是增加了老师的工作量,额外占用了休息时间。

  上海一所小学英语教师张老师表示,本来工作8小时内,老师需要上课、改作业、开会、做教研,“就像打仗一样”,而班级微信群建立后,自己不得不花下班时间去维护。

  张老师表示,每天晚饭时间最容易收到家长的集中询问,家人常常抱怨,这个点老发微信,家里也不要管了。

  虹口区的许老师也表示,每天晚上十点后,仍会收到家长的询问微信,“只要没睡着,一般都是要回的,还要考虑措辞,确实拖长了我们的工作时间。”

  此外,张老师还体会到,在微信群内,家长的想法容易互相传染,并抱团向老师施压,影响自己开展工作。

  一次,张老师在群里布置作业,有家长立即跳出说作业怎么那么多,引起了家长争相讨论。“其实,我们作业都严格按照课改标准执行,作业多,可能是几天的量积压在一起布置,但家长往往在搞不清状况,就先发表意见,别的家长也许原本没这想法,但群里就被带动了。”张老师说。

  加了家长微信后,老师发朋友圈也需要深思熟虑。张老师表示,每次发朋友圈之前都要仔细琢磨,避免不当言论被家长误会,“朋友圈原本是个很私人的地方,但现在难免会暴露隐私”。

  有学校拒绝建微信群

  因为一些负面效应,部分学校与家长开始拒绝微信群。

  澎湃新闻记者获悉,上海有一家幼儿园曾在今年暑假两次开会,并在家长会上强调老师和家长之间不要互加微信。

  家长小洁(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开学前老师连家长的微信好友都没通过,但是一周之后校方觉得不方便就都允许加了,但是只是老师跟家长单线联系,不设家长群。

  有家长在育儿论坛介绍了一种折中的方法——加老师飞信,“照片之类老师都发在一个公共邮箱里,家长自己去下载”。

  此外,2013年开始,上海市市立幼儿园就开始使用一款名为“市立家园”的APP应用。家长通过“市立家园”客户端,可以即时看到孩子在幼儿园的一举一动,还可以和老师、其他家长互动。

  幼儿园老师除了把小朋友的情况都发在APP上,还会及时回答家长的问题。有时老师还在APP上出一些益智类的题目,如搭火柴,再把孩子们的答案拍下来上传到APP,让家长及时点评。

  9月16日,上海市市立幼儿园的副院长陆海瑾告诉澎湃新闻,这款应用正在升级,将会新加入分享以及视频功能。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新闻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75876 report 3347 家校微信群是把双刃剑,越来越多的家长与老师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一学校与家长沟通的新形式,大约兴起于两年前,老师可以在其中发布通知、作业,发布孩子在校生活照片,并及
(责任编辑:UN660)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