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要闻 > 时事快报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盘点:诺贝尔文学奖还有哪些著名“陪跑王”?

来源:澎湃新闻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村上春树继续“陪跑”。

  按照诺贝尔文学奖的惯例,在公布奖项后50年之内,不允许公开获得当年提名的作家名单。因此,在诺贝尔奖的官方网站上,只公布了1901年至1964年的提名。而每年都有哪些作家“陪跑”,都是根据博彩公司的赔率来确定的,并非诺奖评委会官方公布。

  自2006年获得有“诺贝尔文学奖前奏”之称的弗朗茨·卡夫卡奖之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已经连续七年排在博彩公司赔率榜前端,成为最悲壮的诺奖“陪跑王”。村上春树的作品畅销世界多地,但文学界多持有保留态度,许多人士认为,他的作品过于通俗、流行、小资化,不符合诺贝尔文学奖严肃、纯文学的品位。

  那么,除了村上春树之外,还有哪些诺奖“陪跑王”?

米兰·昆德拉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之外,最被中国读者知晓的“陪跑王”要数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了,他已经默默陪跑了十几年,但至今仍未获奖。而今年在赔率榜上,昆德拉的赔率一直在1:20之外,未能居于榜单前端。

  菲利普·罗斯

  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1959年以小说《再见吧,哥伦布》一举成名。在长达4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总共发表了28部作品,题材丰富,寓意深刻,常常涉及当代美国社会特别是犹太移民中最敏感、最尖锐的问题,如同化、异化、身份的背叛与回归、两代移民间的隔阂、道德观、价值观的变异等等。罗斯的多年好友卡纳罗曾说:“罗斯与其他作家不同,他不是凭某一部特别的作品青史留名。如果让读者选出各自心目中罗斯的最佳作品,可能会有15个不同的答案。”

  菲利普·罗斯多次出现在赔率榜上,却一直无缘诺奖。1993年托尼·莫里森获奖之后,诺贝尔文学奖就远离了北美,于2013年再次“临幸”,结果是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获奖。曾有报道评论:“对于瑞典人来说,给加拿大人和美国人没啥区别,所以,罗斯还要继续等!”不过这次,瑞典《每日新闻》文化版主编威曼表示:“瑞典学院展现了对美国文学的不喜爱,但若罗斯或欧茨得奖,我不会有意见。”
阿摩司·奥兹
阿摩司·奥兹

  被认为是当今以色列文坛最杰出作家,也是最富有国际影响的希伯来语作家。他的作品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曾获多种文学奖,包括法国费米娜奖、德国歌德文化奖、以色列国家文学奖、西语世界最有影响的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基本上,奥兹也年年是热门,曾有报道称,他政治很正确,处理纠结、复杂的宗教、文化、族群、历史冲突,但2006年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获奖,让奥兹获奖的可能性拖后了很多年。

  阿摩司·奥兹曾在致中国读者的一封信中说:“我不但希望我的小说让富有人情味儿的中国读者感到亲切,而且要在战争与和平、古老文化身份在现代的变化、深厚的文化传统的重建与改变方面,唤起人们对当代以色列状况的特殊兴趣。”被公认为奥兹巅峰之作的《爱与黑暗的故事》,堪称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描述家族历史和个人成长故事,感人至深;也描写了他童年时代耶路撒冷的文化、社会、政治生活,使作品含有民族史诗的特征。如此严肃、纯文学的作家没有赢得诺奖,也是令人费解。
除了村上春树,诺贝尔文学奖还有哪些著名的“陪跑王”?
高银

  韩国当代文坛最著名的诗人,已经连续多年“入围”,被视为最有实力冲击诺贝尔文学奖的韩国作家。2007年,英国博彩公司以1比14的赔率将高银顶上十强,2008年又以1比33的赔率冲进二十强,他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候选人。但2011年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得诺奖后,诗人再次获奖的可能还得多等几年。

  与去年的热门陪跑者、中国诗人北岛相比,国内对这位诗人了解甚少。1933年,高银出生于韩国全罗北道,朝鲜战争爆发后,他被迫辍学,周围的现实世界与人们的内心世界一片荒芜,他进入深山当了十多年的僧侣,直到1958年《现在文学》刊登了其《春夜之语》等作品,他就此迈入诗坛,并于1962年还俗后开始正式埋头诗歌创作。他前期的很多作品都萦绕着死亡这一主题,表现出对生的绝望和虚无的情绪;1974年后,高银表现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韩国知识分子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民族意识,作品体现了强烈的批判现实主义和斗争色彩。美国诗人艾伦·金斯堡把他称作“韩国诗歌菩萨”。

  彼得·汉德克

  这位奥地利著名小说家、剧作家近年来也一直是诺奖的热门人选。他在2009年获得了卡夫卡文学奖,2014年获得了国际易卜生奖。

  彼得·汉德克是当今德语文学重要作家之一,也是最具争议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等都已经译介成中文出版。而他的剧作《卡斯帕》自1967年发表至今,已成为德语戏剧被排演次数最多的作品之一,其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等待戈多》。

  阿西娅·杰巴尔

  作为法国前殖民地阿尔及利亚的作家,阿西娅·杰巴尔用法语写作,备受法国欢迎。她的作品常谈及妇女的独立人格、性、社交以及家庭与男人的关系,关注女性所面对的障碍,具有强烈的女权主义倾向。“她的人生道路上反抗过父权和家庭,作品为女权而战,在她身上更多的是女性主义的烙印。”

  1996年,因对世界文学所作出的突出贡献,阿西娅·杰巴尔获得了美国纽斯塔特文学奖,此后还获得过德国书业和平奖、阿尔及利亚尤瑟纳尔奖等,近年来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被认为是北非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去年博彩公司开出的诺贝尔文学奖热门名单中,阿西娅·杰巴尔排在第三名。不得不说,如果她能够获奖,对于非洲文学无疑也将是一次宣传和普及的好机会。
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

  叙利亚著名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是当代最杰出的阿拉伯诗人。他曾荣获布鲁塞尔文学奖、土耳其希克梅特文学奖等国际大奖,近年来,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阿多尼斯1930年生于叙利亚,长于黎巴嫩,最终定居巴黎,是传统阿拉伯的叛逆出走者,“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据说,一个文化的出走者往往是隔绝双方文化的完善者。阿拉伯文化,作为西方正统潜意识视为异类甚至敌对的这样一种文化,在9·11之后成为了亟须理解的文化。阿多尼斯的贡献,不只在于他是个诗人,还在于他是个信使,他以其迥异于西方中心与传统阿拉伯世界两者的反叛独立性,对二者的整合与共融意义重大。

  梅嫩德斯·皮达尔

  之前的陪跑者都是多次登上博彩公司赔率榜的,但就目前诺贝尔文学奖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截止到1964年,西班牙作家梅嫩德斯·皮达尔(1869-1968)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陪跑王”,他曾在1931年至1964年间的22年里都被提名诺奖,更是有关于他的152封提名信,而他自己也曾五次作为提名者为其他五位作家提名。

  今年的诺奖又尘埃落定,对于作家来说,继续陪跑也好,淡然处之也罢,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十分关键。想起惠特曼的一句诗:我闲步,还邀请了我的灵魂,我俯身悠然观察着一片夏日的草叶。

news.sohu.com false 澎湃新闻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82933 report 4051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村上春树继续“陪跑”。按照诺贝尔文学奖的惯例,在公布奖项后50年之内,不允许公开获得当年提名的作家名单。因此,在诺贝尔奖的官方网站上
(责任编辑:un64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