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要闻 > 世态万象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戒毒人员谈戒毒过程:身体累点不算什么 关键心累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作者:王比学

  截至目前,我国戒毒人员法律道德教育和戒毒常识教育接受率100%,97.9%的戒毒人员参加了各类康复训练……这是记者9月30日从全国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会议获悉的数据。会议总结了废止劳教制度一年多来,司法行政系统的戒毒经验。即便如此,与会代表表示,戒毒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生活已被掏空,除了毒品,还是毒品”

  “一朝吸毒,十年戒毒,终身想毒”。戒毒难,难就难在心瘾难断。

  何某曾因生意受挫,心情很烦躁。“第一次接触毒品时,觉得自己能控制住,没想到最后还是失控了。”

  身体上的透支、精神上的紊乱,让何某痛不欲生,他自愿来到北京天康戒毒康复所。“我必须脱离原来的环境,我只能求救这里的干警了。”何某说。

  多次到北京天康戒毒康复所戒毒的宋某也有类似经历。屡戒屡吸的他曾经下狠心把自己关了一个月,不见任何人,可最终还是没扛住,又吸上了。“很多时候骨头疼得像碎了一样,等这样的生理反应扛过去了,烦躁不安的心理反应就会接踵而至,满脑子全是毒品。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只有海洛因管用。”

  有着十几年吸毒史的施某曾多次问自己:“为什么复吸?为什么戒不掉?”他得出的结论是:其实戒的不是毒品,而是一种生活方式。即使我不吸了,周围人也不再相信我,只能破罐子破摔。

  即使戒毒人员逃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往往也很难发生转变。25岁的四川人木乃当年为了逃离老家多人吸毒的环境,私自跑到浙江打工,没想到在浙江还是碰到了老乡。“毒瘾发作时,感觉有千万只蚂蚁在挖心,正好老乡有海洛因,所以又吸上了。”

  依据我国禁毒法规定,戒毒人员在入学、就业、享受社会保障等方面不受歧视。尽管如此,残酷的现实还是让强制隔离戒毒期将满的郭某对未来不抱一点希望。郭某以前是KTV的老板,吸毒把赚的钱全花光了。

  “出了戒毒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生活。以前找工作时,别人一听说我吸过毒,就直摇头。”郭某说,“掉进泥坑里,爬起来还是一身泥。我不知道这次出去还能做什么,完全有可能再碰毒品。”

  记者采访了不少戒毒人员,发现这些人的故事都像是一场悲剧,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生活已被掏空,除了毒品,还是毒品。”

  “身体上累点、苦点,不算什么,关键是心累”

  戒毒人员的戒毒过程很痛苦,帮助戒毒人员戒毒的司法行政干警更辛苦,并且这份辛苦中存有很高的职业风险。戒毒人员患精神类疾病多、感染艾滋病病毒多、生活习惯差,常常自伤自残,甚至想自杀,干警们整天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特别是戒毒人员中有一类特殊群体——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精神异常者,看管这些人的很多干警都不敢跟家人说,怕家人担心。

  余志军是浙江拱宸强制隔离戒毒所医疗中心副主任,每当遇到那些抗拒治疗的精神病患者、毒瘾发作者,都是先从安全保障角度出发,用药物及时镇静。据他介绍,曾有一名戒毒人员突然冲击宿舍铁门,眼看就要冲上去了,干警及时制止,并给予药物治疗。事后了解,这名戒毒人员当时出现了幻听。

  干警们都说,身体上累点、苦点,不算什么,做戒毒工作关键是心累。北京天康戒毒康复所干警李松说:“付出和回报往往不成正比。每次看到曾教育矫治过的对象又回来了,都觉得是一种打击,甚至会觉得自己白干了。”

  浙江拱宸强制隔离戒毒所邱磊是生理脱毒区的一名干警,从事戒毒工作已有十几年。“每年我都会看到许多老面孔。今年我们收了800多人,其中初次戒毒的约500人,剩下的都是‘几进宫’的。”

  浙江拱宸强制隔离戒毒所心理矫治中心副主任赵立群曾遇到一名戒毒人员——当时在戒毒所接受心理矫治算比较成功的,干警在他身上花的时间和精力也很多,他出所时信誓旦旦地向干警保证一两年内绝不碰毒品,没想到出去后不到两个月就因吸食毒品过量而死亡。“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特别有挫败感。”赵立群说。

  有这种挫败感的干警,还不止赵立群一人。记者采访的干警中,很多人讲述了不少的挫败经历,只是时间、地点、人物不同。即便如此,他们仍然从没想过要放弃。当记者问起他们是否想到要转行时,没有一个人回答有此想法。

  从劳教到戒毒管理,执法价值取向发生转变

  尽管戒毒很难,但戒毒干警们不仅没有气馁,反而创造出许多行之有效的戒毒方法。

  9月29日,全国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会议的与会代表们参观考察了浙江省拱宸强制隔离戒毒所、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下午4时,戒毒人员正在干警带领下进行体能康复训练。据了解,这样的训练每天都有,目的就是帮助戒毒人员逐步恢复身体健康。

  浙江温州人张某,已是第二次被强制隔离戒毒,马上又要期满了。司法部部长吴爱英上前问他:“这次有没有信心戒掉?”他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当吴爱英了解到他上有父母、下有两个孩子时,鼓励他,“一定要坚定戒毒的信心,为了家,为了孩子!”

  从劳教到强制隔离戒毒,不仅仅是名称的改变,更是执法价值取向的重大转变。干警们都说,过去是重惩罚轻戒毒、重安全轻矫治、重劳动轻康复,现在更强调综合戒毒医疗、康复训练、心理矫治、教育矫正和习艺培训。

  浙江省司法厅探索形成了“四四五”戒毒模式,即在场所布局上,设置生理脱毒、教育适应、康复巩固、回归指导等4个功能区;在教育管理上,分别实行“病房式”“军营式”“校园式”“社区式”等4种管理模式;在组织架构上,设立戒毒医疗、心理矫治、康复训练、认知矫正、诊断评估等五大专业中心。

  根据禁毒法,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根据戒毒工作的需要,可以开办戒毒康复场所。戒毒人员可以自愿在戒毒康复场所生活、劳动。为此,北京天康戒毒康复所从生理、心理、认知、行为、劳动5方面入手,辅之以不同的治疗手段。其管理理念是人本、阳光、和谐。该所所长孙本良说,“吸毒人员既是违法者,也是病人和毒品受害者。戒毒工作坚持教育矫治、戒毒医疗、康复训练并举。”

  北京市司法局不仅肩负着强制隔离戒毒、戒毒康复及指导街道开展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工作的职能,还探索建立、有机整合各种戒毒方式,充分发挥戒毒所、地方政府、职能部门、社会各界力量作用的一体化工作机制,巩固戒毒成效。

  重庆市实行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与执行分离机制,由原来公安、司法分段式执行改为司法行政机关全程执行。目前,全市公安机关戒毒场所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已全部顺利移交司法行政戒毒场所管理。

  湖南省充分发挥司法行政戒毒场所专业优势,在全省14个市州毒情严重的乡镇(街道)试点,建立了28个社区戒毒康复工作指导站,并选派驻站干警指导。

  江苏省搭建网络平台,通过采集戒毒人员体质数据,利用电脑软件分析,自动生成个性化的“运动处方”,推进改善戒毒人员的体质健康。

  ……

  各地司法行政戒毒机关的经验介绍,让我们看到了司法行政机关为解决戒毒这一世界难题所付出的艰辛和探索。

  30个省份已成立戒毒管理局(链接)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废止劳教制度。2013年12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从立法程序上废止了劳教制度。劳教制度废止后,原劳教场所承担的劳动教养管理职能和戒毒管理职能转变为戒毒管理职能。司法行政各戒毒机关适应这一重大变化,建立健全戒毒组织机构,运用管理教育、戒毒治疗、心理治疗和身体康复训练等措施,不断提高戒断率、降低复吸率。

  目前,戒毒工作体系已经健全。司法部成立了戒毒管理局,全国30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也相应成立了戒毒管理局,90%多的劳教所转型为戒毒所,90%以上的干警转型从事戒毒工作,实现了干警队伍稳定、场所稳定、国有资产不流失。

  据了解,教育矫治工作也已取得成效。各级戒毒管理部门通过开展多种形式的教育矫治,戒毒人员法律道德教育和戒毒常识教育接受率100%,职能技能教育培育接受率73.8%,心理咨询接受率95.5%;通过加大医疗卫生投入,加快建立特殊病专管区域或建立专门的戒毒医院;通过加强康复训练,97.9%的戒毒人员参加了各类康复训练,合格率达98.8%,促进了戒毒人员体能和心理机能恢复;通过开展违禁品、违规品的清查活动,消除了安全隐患,保持了戒毒场所持续安全稳定。

news.sohu.com false 人民网-人民日报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5-10/14/nw.D110000renmrb_20151014_1-18.htm report 3823 截至目前,我国戒毒人员法律道德教育和戒毒常识教育接受率100%,97.9%的戒毒人员参加了各类康复训练……这是记者9月30日从全国司
(责任编辑:UN65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